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07 熟能生巧掂元石酒肆當中惡客來

寒雪梅中盡,春風柳上歸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不知不覺,冬天已過,春天到來。
  凍結的山溪,重新開始潺潺的流動。竹樓屋檐下的冰錐,樹掛,都在陽光中滴著晶瑩的水。
  早晨,酒肆中有些冷清,并沒有多少酒客。
  方源坐在里面,靠近窗戶的位置上。應他的要求,位置周圍用木板屏風豎著,做成了一個隔間。
  一陣微風從窗戶外吹進來,夾裹著一陣清新而又芳香的泥土氣息,讓人聞之心曠神怡。
  江牙就坐在方源的對面,堆著滿臉的笑。
  “這是這次的元石,請您查收。”他將裝的滿滿的四個錢袋,放在桌上,推給方源。
  錢袋子里,裝的自然都是元石。
  方源沒有一一的打開來看,而是放在手中稱量了一下。
  他前世做過近一百多年的買賣,多少塊元石放在手中掂量掂量,心中就有數了。少一塊元石,他都能立即察覺到。
  這本事也沒有什么。
  地球上,有賣油翁,往瓶口處擺個銅錢,他滴油進去,油成一線,透過銅錢中間的小孔,絲毫不濺出一滴來。又有神射手,于百步外射樹葉,百發百中。干了多年的老屠夫,用手稱稱肉,就知道幾斤幾兩,用秤一稱量,分毫不差。
  怎么練成的這等本事?
  無他,熟能生巧罷了!
  經驗的積累,有時候就能堆砌起一場奇跡。
  重生之后,這種源自經驗的手感自然也帶了過來。方源用手分別稱了稱,發現沒有問題,便從懷中取出一個小布袋,將其遞給江牙。
  江牙連忙雙手接過去,打開袋口,仔細清點。
  方源雖然有九葉生機草在手,但他并不直接販賣。要是古月凍土,巴不得這樣做,有利于維系社會關系,增加他的影響力。
  但是方源卻不愿意這么干。這樣做,實在太浪費時間和精力了。所以他將生機葉都賣給江牙,江牙作為商鋪的店主,去對外販賣這些一轉治療草蠱。
  江牙是江鶴的弟弟,方源在尋找酒蟲的時候,就和他見過面。他的哥哥江鶴,更是方源的半個盟友。因此讓他做代理,出面販賣,是比較安全可靠的。
  “一、二、三……九。的確是九片生機葉不錯。”江牙數了三遍,這才閉上袋口,將袋子小心地貼身收起來。
  然后他舉起酒杯,向方源敬道:“方源大人,合作愉快,我敬你一杯!”
  他看向方源的目光中,隱藏著濃厚的羨慕,甚至化為了一絲嫉妒。
  就在一年之前,也是春天,他第一次見到方源,那時方源還只是學堂的一介學員,連蠱師的武服都沒有資格穿著。
  但是如今,方源不僅一身武服,同時腰間已經系著赤色腰帶,腰帶中間鑲著方形鐵片——已經是二轉蠱師了!
  而他現在卻仍舊只是一轉,戴著青色腰帶。
  這些倒也罷了,更讓他江牙眼紅的是,方源得了遺產之后,一躍從窮小子成了一名富翁。
  他掌握的酒肆、竹樓還有九葉生機草,都是他江牙一輩子打拼,也可能打拼不到的財富!
  不過,江牙卻不敢將這嫉妒的情緒表現出來。
  方源將生機葉售賣給他,而他賺取其中的差價。方源已經成了他的金主,江牙如今可不敢得罪眼前的這個晚輩。
  “唉,人比人氣死人啊……”江牙舉著杯子,臉上堆著笑,心中卻是深深地嘆息著。
  方源也舉起杯子,然后一飲而盡。
  江牙的神情雖然隱晦,但是他年老成精,怎么可能看不出來?
  方源并沒有放在心上,江牙若不嫉妒,說明他心懷遠大,反倒是能讓方源高看一眼。
  不過他盯著方源的這份際遇而眼紅,單單這份格局就顯得小了,不足掛齒。和他喝杯酒,只是他目前有些許的利用價值罷了。
  江牙放下酒杯,興奮地道:“家族中的生機葉,每一片要賣五十五塊元石。聽了您的吩咐后,我們的草蠱,只賣五十塊元石,果然是供不應求!大人,不如你每天都催生一些生機葉,這樣一來,我們就能賺得更多了!”
  方源聽了緩緩搖頭,斷然拒絕:“不行,催生出九片生機葉,已經是極限了,浪費了我許多修行的時間。”
  這就是方源和江牙這等俗人的區別了。
  在方源看來,元石不過是修行的資源,是道具。一切都是為修行服務的。而江牙則將元石當成了人生追逐的目標,之所以修行就是為了賺取更多的元石。
  不過即便方源每天只催產九片生機葉,每天賺取四百多的元石,經過這些天的積累,他手中的財富也上漲到了一種可觀的程度。
  見方源拒絕,江牙也不敢強勸,只好可惜地咂咂嘴,殷勤地給方源斟酒,然后再給自己倒上。
  “也是。”他感慨道,“大人您坐擁如此財富,何必每天勞心勞累。照我看呀,大人您又何必仍舊住那破舊的租房呢?不如把一座竹樓騰空,自己住了。再娶一個貌美的媳婦,招攬七八個家奴伺候著。這日子過得就美滿了,嘖嘖。”
  方源輕笑一聲,沒有言語。
  燕雀安知鴻鵠之志!
  他轉過頭,看向窗外。
  一棟棟竹樓,頂出殘雪,沐浴在明媚的春光下。遠處有一株柳樹,舒展著黃綠嫩葉的枝條,在微微的春風中輕柔地拂動。
  方源目光有些失神,他想著自己如今的處境。
  解決了方正的問題后,家產可以說已經保住了。
  白玉蠱、月芒蠱都已經合煉成功,可以說已經攻守兼備。接下來就是合煉酒蟲。
  但是酒蟲這事情比較麻煩,為了合煉出四味酒蟲,他必須要有第二只酒蟲,以及酸甜苦辣四種美酒。這些東西,大部分他都沒有頭緒呢。
  “酒蟲是必須要合煉的,沒有酒蟲,我的進度就會減慢一倍不止。但是要合煉四味酒蟲,至少得等到商隊的到來。借助商隊的機會,我也可以暴露出白玉蠱。這樣一來,我的戰斗力就能展現出來,不必要縮手縮腳了。”
  方源現在有月芒蠱、白玉蠱在手,再搭配上他五百年的戰斗經驗,已經凌駕于大部分的二轉蠱師。
  病蛇角三這等小些名氣的組長,若是和他單打獨斗,也并非方源的對手。
  但是對于赤山、漠顏、青書一流,方源還是弱的。
  一來是修為不足,方源只有二轉初階。而他們卻都是高階甚至巔峰。二來是強力的蠱蟲不夠多。方源用作戰斗的蠱蟲,只有兩只,而赤山、漠顏、青書一流,至少都有三只,同時還有雪藏的底牌。
  而同齡人中,方正、漠北、赤城都毫無意外地開始展露頭角了。
  尤其是方正,擁有了二轉蠱蟲月霓裳之后,已經有了和方源一戰的實力。并且隨著時間的流逝,他的修為會越來越高,漸漸地將方源甩遠。
  除非方源盡快地合煉成四味酒蟲,才能在修行的速度上跟得住方正。
  至于更高一層,那些三轉、四轉的蠱師。
  對于方源來講,不提戰平,就算是保住性命也是一件難事,更別提什么越級挑戰了。
  越級挑戰是很難做到的,方源一沒底牌,二沒資質,就算是有豐富的戰斗經驗,但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沒有強力的蠱蟲,這些經驗根本體現不出什么優勢來。
  “如果四味酒蟲能合練出來,修行的速度就比較滿意了。但是還需要補充一些蠱蟲,防御有白玉蠱,進攻有月芒蠱,治療有九葉生機草。還缺偵測類以及移動類的蠱蟲,這兩種蠱蟲雖然只是輔助,但是一旦擁有,就補全我的短板,能讓我的戰斗力至少翻上三倍!”方源思量著。
  他不需要在實踐中一步步的認知,豐富的人生經驗,已經讓他知道自己的準確定位。
  耳邊,江牙的聲音傳來:“我聽說了,最近似乎有人在找大人您的麻煩?專門在您出租的竹樓和酒肆里鬧事?”
  方源皺了皺眉頭,被打斷了思緒。
  不過,江牙說的倒是沒錯。
  方源也已經調查清楚了,這是舅父古月凍土在后面挑事。
  他被古月青書警告過之后,再也不敢利用方正來鬧事。但是沉寂了一段時間后,他懷中不甘和憤恨,利用他的關系網,雇了一些蠱師來鬧方源的場子。
  做生意的,最怕這種麻煩。
  所以他最近,都抽空過來看看場子。
  “少東家,又有人來鬧事了。”就在這時,一個伙計帶著焦急害怕的神色,走進隔間。
  “哦?”方源眉頭一展,想不到今天被他撞到了。
  不待方源有所動作,江牙卻騰的一下站起來,殷切地道:“大人您且稍作,待我去看看。”
  他走出屏風,然后眨眼間就轉身回來。
  “是古月蠻石!”江牙臉色變白,壓低聲音道。他的目光中也流露出驚恐擔憂之色。
  古月蠻石?
  方源行事謹慎,深知情報的重要。這段時間,已經將家族中全部的二轉蠱師的情報都收集到手,并且大略都記住了。
  古月蠻石是個略有聲明的蠱師,擅長防御,有一把力氣,擔當著蠻石小組的組長。論名聲地位,比病蛇角三還要稍強一籌。
  砰!
  從外傳來酒壇砸碎在地上的聲音。
  隨后一個粗獷囂張的聲音響起:“呸,你這是什么酒?像馬尿一樣,也敢賣給大爺我喝?”
  “哼!”方源眼中寒芒一閃,站了起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