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08 那雙眼睛

江牙見方源有出去的意思,連忙攔住他:“方源大人,好漢不吃眼前虧啊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這個蠻石很強,是曾經能在白凝冰下逃得一命的人物,絕不可小視啊。”
  “把敗績當做榮耀來宣揚,這樣的人有何可懼?”方源輕笑一聲,伸手按住江牙的肩膀:“你坐在這里喝酒就是了。”
  “大人……”江牙張口還想再勸,但是卻觸及到方源冰冷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眼中的冰寒,讓他心頭一顫。
  他結舌無語,手足無措地被方源重新按在座位上,而方源則幾個跨步,繞過這屏風擋板,走到大堂中。
  只見正中央的方桌上,一位二轉蠱師,一只腳踩著長凳,一只腳踩在桌面。
  他身軀有些矮小,但是腰板臂膀卻是粗壯。濃密的黑色胡須,從兩頰一路向下延伸,在下巴處匯合。渾身上下似乎在散發著一股洶洶氣勢。
  附近的地上,則是摔裂的酒壇碎片,大部分的酒水,都順著石磚之間的縫隙,滲透到地里去。
  唯有兩三灘的酒水,積在青磚表面,或者是酒壇碎片中。
  擔任掌柜的老人家,把頭垂得很低,戰戰兢兢地賠罪道:“大人稍安勿躁,這壇酒水大人若不滿意,小店就再給大人免費上壇最好的佳釀!”
  “哼,我不要酒!你這酒難喝死了,還開什么酒店。賠償,必須得賠償!大爺本來好好的心情,就這樣被你們敗壞了,至少得賠償五百塊元石!”蠻石獅子大開口。
  “這已經是第三回了,看來這酒肆的動腳得罪了什么人。”
  “唉,以后最好不要來這喝酒了。”
  “快走,趕緊走。蠱師打架,我們凡人遭殃啊。”
  周圍的人紛紛離座,只有一些蠱師安坐不動,也在聊著。
  “我聽說這家酒肆是方源的鋪子。究竟有誰看他這么不順眼?”
  “哦!就是那個父母雙亡,繼承了遺產,一夜暴富的小子?”
  “難怪有人看不順眼了。就算是我也要嫉妒的眼紅啊。你說我們拼死打拼,還不是為了能打拼出這些財富,過個安穩日子。他方源一個區區的新人,憑什么就得到這些東西!”
  “不錯。就算是他祖上陰澤后人,但此一時彼一時。家族的資源有限,每個人分到手的就那么一點,憑什么他一個丙等資質,年紀輕輕地享受這么多財富呢。真是豈有此理。”
  “蠻石不是想激他賭斗吧?要真是斗蠱,說不得還真能剮出一塊肥肉來。”
  有人搖頭:“嘿,你當那些家老是傻子?”
  有人卻點頭:“不過也說不定。家族的政策放在那里,這些年你們還看不明白嗎?就是在某種程度上,默許我們爭斗。強大的人就應該得到更多的資源,不是嗎?弱小者保不住家產,那就只有割舍出去。一切都是為了整個家族的強大!”
  “嗯,說的有道理。不過先看看吧,這水有點深。據說蠻石背后還有某個退隱的前輩。”某人壓低了聲音,說道。
  “走什么走,都給大爺我站住,誰都不能走!”桌上子,蠻石突然一喝。
  那些凡人酒客,已經走到了門口,不敢不聽蠱師的話,頓時都噤若寒蟬地站著。不少的行人也發現了這邊的熱鬧,都在門口駐足,停下來觀看。
  “果然是純粹想來鬧事!”方源看著這一幕,臉色淡漠,眼中閃過一抹如冰的寒光。
  蠻石發現了他。
  “嗯?你就是那個方源吧。小輩,你開的好酒肆,來誆騙大爺我的錢啊。不過念在你是新人,我就給你一個當眾賠禮道歉的機會。免得有人說我蠻石依仗前輩身份,欺負你這個后生小輩,哈哈哈!”
  蠻石大笑幾聲:“你只要道個歉,鞠個躬,這事情就這么算了。本大爺講信用,說話一言九鼎!”
  他把胸膛拍得砰砰直響。表現出一副豪爽正大的氣度,但意圖卻瞞不過圍觀的蠱師們。
  “蠻石這招陰損啊。”
  “沒錯。方源要真是道歉了,以后就抬不起頭來。誰都會趕過來,在他頭上踩上一腳,欺負他的軟弱。但是他不道歉,這就是無視前輩,桀驁不馴,會受到整個圈子的排擠的。”
  “是啊,他是進退兩難……哎呀,我草!!”
  蠱師們竊竊私語,陡然間便有人嘴巴張大,能吞下一個鴨蛋。
  其余旁觀的蠱師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  有人的雙眼瞪得差點從眼眶中瞪掉下來。
  有人噗的一聲,吐出嘴里的酒水。
  有人無以倫比的震驚地看著,宛若雕塑。
  他們原本就一直盯著場子,想看一場好戲。
  結果,方源不僅滿足了他們的愿望,而且還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“驚喜”。少年郎直接一甩手,就催出一道月刃。
  哧!
  這是月芒蠱的月刃!
  幽藍色的月牙,飛射在空中,大如臉盆。沿途的一張方桌,被它快刀切豆腐般,劈成兩半。
  “嗯?!”蠻石的笑聲戛然而止,他瞳孔猛縮,一記月刃在他眼中急劇放大。
  轉眼間,幽藍的月光已經映照在他的臉上,將他的每根胡須照的分毫畢現。
  強烈的死亡氣息撲面而來,危機關頭,蠻石失態地大吼一聲:“磐石蠱!”
  頓時,他的全身都浮現出一片深灰色的光。他渾身的皮膚都隆起來,長成石皮。
  但石皮還未完全長出來,方源的月刃就已經陰狠地印在他的胸膛上。
  噗的一聲輕響,石皮開裂,蠻石的胸膛上瞬間形成一道斜長的傷口,血液如線,噴灑出來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劇痛沖擊他的神經,蠻石驚恐地大叫出聲,聲音中充滿了驚駭和難以置信。
  他從未料到過,方源什么話都不說,直接就出手。
  他真敢出手!
  在山寨中,直接動用蠱蟲,對付自己在這個族人?!
  別說是蠻石,就是其他旁觀者,也紛紛涌現出瞠目結舌,不感相信的神色。
  “這什么情況啊,這小子是瘋子嗎?!”
  “什么話都不講,就動殺手!他就不怕真殺了蠻石,自己被刑堂拒拿,殺人償命嗎?”
  “年輕人,就是沖動啊。”
  “你們看到剛剛那記月刃沒有?那絕不是月光蠱,而是月芒蠱。想不到方源已經合煉成了月芒蠱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干什么東西?!”蠻石站在方桌上,扯開喉嚨,臉上一片猙獰,咆哮聲宛若炸雷一般。
  他的全身肌膚都隆起來,長成石皮,更加深厚。傷口也被石皮掩蓋住,但大股大股的血液仍舊奔流而出,只是再不像之前那般噴涌了。
  方源面色一片冷淡,腳下徐徐走來,他沒有說話,準確的說,他沒有開口說話的**。
  他用一個動作回應了蠻石。
  又一記月刃!
  哧。
  月刃跨越短短的距離,飛射而去。
  “你!”蠻石來不及說話,連忙舉起雙臂,護住腦袋和胸口。
  他的雙臂上都覆蓋著厚實的深灰色的石塊,仿佛就是石頭雕刻成的手,又粗又壯。
  月刃印在他的雙臂上,斬出一道深深的傷痕,無數的小石塊飛濺出來。
  月刃附帶的力量,讓蠻石身軀向后仰去。
  他渾身都是厚重的石塊,這使得他體重暴增,終于讓他腳下踩著的方桌不堪重負,咔嚓一聲,完全崩塌。
  蠻石立足不穩,倒在地上,防御上露出破綻。
  方源徐徐慢走,眼中寒光一閃,抓住他的破綻,仍舊一片月刃射來。
  月刃劃破空氣,竟發出呼呼的風聲。
  蠻石連忙伸手,但他低估了方源老道的戰斗經驗。月刃雖然是直線攻擊,但是卻刁鉆地傾斜了一個角度,并不和地面完全垂直。
  蠻石的手臂擋住半片月刃,還有半片卻印在他的胸膛上。
  頓時傷上加傷,蠻石的胸口血液大量地流淌出來。
  “要,要殺人了嗎?”原本穩坐在座位上的二轉蠱師們,都坐不住了,紛紛站了起來。
  凡人們大氣都不敢喘一口。他們恐懼又興奮地看著。
  蠱師大人的自相殘殺,觸發了他們心中,一直被死死壓抑著的某些東西。
  蠻石大喘著粗氣,想要爬起來,但是卻扯動傷口,劇烈的疼痛讓他功虧一簣,又砰的一聲,栽倒下去。
  方源慢慢走來。
  蠻石大量失血,臉色蒼白,他驚恐地看著方源,方源冷漠而緩慢的腳步,不斷走近,帶給他相當龐大的壓力。
  “方源,你不能殺我!殺了我,你也會被刑堂拘捕的!!”蠻石雙腳蹭地,向后挪去。
  他流淌下的鮮血,隨著他的身軀,在青磚地面上劃出一道鮮艷的軌跡。
  眾皆無聲。
  所有人都被方源冷酷的氣勢所攝,屏住呼吸眼睜睜地看著。沒有人覺得蠻石一無是處,毫無風范,換做他們只怕不會比蠻石好到哪里去。
  方源走到蠻石的面前,抬起一腳,狠狠地踩在蠻石胸膛上的傷口。
  蠻石頓時痛得倒抽一口冷氣。
  方源腳下又碾了碾,蠻石就感覺到自己像是被一頭野豬沖撞過來,又踩著他的身體碾壓過去。
  他再也忍耐不住,痛得大叫,哪怕有厚厚的石皮保護,但是胸膛被方源大力擠壓,傷口處鮮血汩汩的奔流涌動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方源的右手始終籠罩著一層幽藍月光,凝而不發。
  這是月刃的攻擊前兆。蠻石心中惴惴,更不敢動彈。
  “你,你不能殺我!”他瞪圓了雙眼,艱難地吼道。
  “我不會殺你的。”方源說出了他登場來的第一句話。
  他的語氣很平淡,在死靜的酒肆中,清晰地傳入眾人的耳朵里。
  “不過我可以打殘你,斷掉你的一個胳膊,或者一條大腿。按照族規,我要賠償你一大筆元石,并且受到監禁。但是你呢,你的余生只能在床榻上渡過,你的傷殘讓你的戰力大減,再不能夠外出執行任務。你覺得這樣的結果,你能接受嗎?”方源居高臨下地俯視蠻石,慢條斯理地說道。
  冷漠的聲音傳入蠻石的耳朵,讓他心臟驟停,渾身一顫。
  他張開大口,喘著粗氣,腦袋里越加混沌。方源腳上的力量讓他感覺自己正被一塊巨石壓住,他感到呼吸越加艱難。
  “可惡,可惡!如果事先我有防范,如果不是我猝不及防,一開始就受了重傷,怎么可能……呃!”
  蠻石的聲音戛然而止,因為他的目光觸及到了方源的眸子。
  他躺在地上,向上仰望。
  方源半垂著眼簾,黑沉的眼眸俯視著他。
  這是怎樣的一雙眼睛。
  若是殺機滿布,倒也不讓蠻石害怕。但是這雙眼睛里,卻充滿了一種冷漠。
  這種冷漠,是對現實的傲慢,是對世人的不屑,是對生命的踐踏,是對規矩的摒棄!
  “這雙眼睛,這雙眼睛……”蠻石的雙眸驀地縮成針尖大小,心中最深處的回憶浮現出來。
  那是他一生的噩夢!
  兩年前,月夜竹林。
  有一個白衣少年,同樣將他踩在腳下。
  “可惡,可惡啊!要是我合煉了磐石蠱,你怎么能攻破我的防御?”死亡將要來臨,他歇斯底里地吼著,充滿了不甘心。
  “哦,既然這樣,那我這次就不殺你了。”白衣少年嘴角上翹,露出一絲感興趣的笑意,“回去山寨后,好好修行,合煉出磐石蠱來,我們再交手。呵呵呵,希望將來的你,能給我的人生,增添一分精彩。”
  說著,少年抬起了腳,放過了他。
  蠻石喘著粗氣,躺在地上,未料到有這樣的突兀轉折。
  他呆呆地仰望著這個白衣少年。
  少年俯看著他,像是看一只螞蟻,語氣淡然:“還不快滾?”
  蠻石渾身一顫,連忙爬起來,跌跌撞撞地逃走。
  這個白衣少年,不是別人,正是白家寨第一天才白凝冰。當時的他還只是二轉,卻已經能斬殺三轉的家老!
  蠻石在他手中逃得一命,因此聲名鵲起。
  兩年來,白凝冰的面容已經在他的記憶中模糊一片了,他唯一記得的是他的那雙眼睛。
  那雙漠視世俗,看淡世間,高高在上的眼眸,隱藏著凡人難以企及和理解的驕傲。
  想不到……
  想不到!
  竟然在自家的山寨中,又看見了這雙眼睛!
  這一刻,蠻石心中充滿了恐懼,心中的不甘和惱怒消逝至無,沒有點滴的斗志。
  蠻石的神情變化,被方源盡收眼底。
  少年微微有些詫異,沒想到這蠻石如此不濟。
  不過,算了……只是個沒有膽氣的慫包。
  方源已經達到了目的,他松開腳:“你可以滾了。”
  蠻石如聽仙音,帶著滿臉的蒼白,連滾帶爬地跑出酒肆。
  眾皆啞然。
  方源立在原地,目光四掃。
  圍觀的蠱師,有些一轉,有些二轉,都下意識地避開他的視線。
  掌柜和一干伙計,都震驚又興奮且崇拜地看著他。誰不想有個強硬的后臺?
  身后,則是江牙目瞪口呆地立著。
  他聽到動靜,跑了出來,結果看到方源趕跑蠻石的一幕。
  那可是古月蠻石啊……
  他心中驚訝至極,看著方源的目光已經變得不同了。
  嫉妒已經消失。
  這一刻,江牙忽然明白,方源為什么有這樣的成就。
  “因為他從根本上,就和自己不是一類的人!”
  (ps:更新慢了,此章4300多字,雕琢了一下,希望大家能喜歡,祝閱讀愉快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