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09 樹屋藏酒蟲

古月蠻石憾敗于新人方源!
  這個消息,很快就宣傳開來,在二轉蠱師當中掀起一陣小小的風浪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事件的兩個主人翁,大家都比較熟悉。
  蠻石是小有名氣的二轉蠱師,兩年前,曾經在白凝冰的手下逃得性命,不容小覷。
  而方源則是本屆的第一,年末考核之時,許多人目睹了他擊敗方正的情景。而后又因為他繼承了遺產,一夜暴富,更讓眾人眼紅嫉妒。
  雙方的差距應該很明顯才對,但是偏偏強者蠻石敗給了弱小的方源。這樣的反差,實在有些叫人大跌眼鏡。
  許多人都紛紛打聽事情的經過,方源因此聲名鵲起。
  二轉蠱師們都開始正視這個年輕的后輩新人。
  “居然一言不發,就動手了。小年輕,容易沖動。”
  “手中有財富,合成了月芒蠱,也算是小有能力了。”
  “這是個瘋子,行事狠辣。據說古月蠻石敗走后,躺在床上足足修養了三天!”
  人們評論著方源。
  雖然他和蠻石交戰的過程中,忽然出手,占據先機,首先就將蠻石重創,確立了極大優勢,似乎有些勝之不武的味道。
  但是勝利就是勝利,失敗就是失敗。
  結果說明一切。
  或許在地球上,會有許多人注重過程,不注重結果。但在這個世界,生活困苦艱辛,周圍充滿了致命的危險。勝了往往就表示活著,敗了就是死去,喪失一切。
  勝者為王,敗者為寇的理念,得到了幾乎所有人的強烈認同。
  方源勝利了,不管過程如何,事實就是這樣。
  一個新人崛起了,踩在蠻石的肩膀上,正式踏入眾人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而蠻石則成了墊腳石,名聲毀于一旦,回去之后,就辭去了組長的職務。
  這就是失敗者的下場。
  親人們會同情這樣的失敗者,但是他們更崇拜和認可勝利者。勝利者代表著強大,而強大則意味著人們的生命更加安全。
  此件事情之后,古月凍土也明智地停止了小動作。
  古月蠻石的下場,終于讓精明的舅父認識到現實。方源的成長,讓他無奈、憤恨、不甘。
  他知道自己再無可能奪回這筆遺產了。再堅持下去,毫無意義。
  自己動用關系網,雇傭其他人找方源的麻煩,這是在消耗元石。而方源則財源滾滾。
  一旦僵持下去,哪怕他有大量的元石積蓄,最終失敗的人也一定是他。
  因為他失去了竹樓、酒肆和九葉生機草,已經成了無源之水,元石消耗出去就很難補充回來了。反觀方源,雖然元石缺少,但卻日漸增多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古月凍土沮喪地發現,這樣的僵持毫無利益可言。
  所以當他聽到蠻石敗逃的消息后,他立即停止了這種無謂的舉動。
  事實上,當方正鬧事被方源化解之后,就已經意味著他古月凍土的失敗。
  這樣一來,方源的酒肆又能照常運轉了,算得上一件高興事。
  還有一件喜事,那就是商隊的提前到來。
  三月。
  春光明媚,春天的輕歌踏著歡快的節拍而來。
  春暖花開,草長鶯飛。
  青茅山上,放眼望去,都是新生的碧綠。有些向陽的山坡上,盛開的一朵朵野花兒,形成色彩斑斕而又絢麗的花海。汩汩流淌著的花流,似烈火般熊熊綻放,與陽光相互交織。
  新生的龍丸蛐蛐從一顆顆的細卵慢慢地長成,組成一支支新的蟲群,開始在夜間活躍。
  而在白天,彩雀鸚鵡大群地出沒,盤旋在半空中,喳喳地鳴叫。
  陽春布德澤,萬物生光輝。
  在這樣的風景下,一支商隊緩緩地開進青茅山。
  黑皮肥甲蟲,緩慢地蠕動著,上面坐滿了人和貨物。
  驕傲的駝雞,七彩羽毛絢爛光鮮,拖著一輛輛的板車。山地大蜘蛛無視地形,翼蛇扭曲著身軀,蜿蜒前行,時而睜開雙翼,飛翔一段距離。
  一頭寶氣黃銅蟾,高達兩米五,渾身橘黃色,打頭而來,上面坐著的正是四轉蠱師強者賈富。
  知道商隊進駐山寨后,方源在心中輕輕一嘆:“又改變了。關于前世的記憶里,這支商隊應該是在夏季才到。按照往年的慣例,也是夏季的時候商隊到達這里。但是如今,卻是提前了兩三個月份,在春季就到了。并且規模更大。”
  方源的重生,改變了自己的現狀,同樣也影響了周圍,導致了未來發生了改變。
  其實究其根本,還是因為他殺了賈金生。
  在蒙騙了眾人之后,賈富便誤認為,賈金生的死是競爭對手賈貴的一場陰謀。
  賈富回到家族之后,便采取了一系列的激進措施,這使得他們兄弟間的競爭變得更加激烈。
  為了爭取更優異的商隊成績,今年雪還沒有完全解化時,賈家的幾位兄弟,就爭先恐后地出發,領著各支商隊開始四面行商了。
  族長古月博接見賈富。
  兩位四轉的蠱師,各是兩方的首腦。
  “古月老哥,別來無恙乎?”賈富臉上堆著笑,熱情洋溢,只是他的臉上增添了一道長長的疤痕。
  “哈哈哈,賈富老弟,今年來的挺早。”古月博看著賈富臉上的傷疤,心頭一動,卻沒有發問。
  “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嘛。這次我帶來了許多珍貴的貨物,相信高貴的古月一族會有大量的需要。”賈富為了爭取成績,這次是下了血本。
  “哦,這可是個好消息。”古月博目光一閃,又接著道,“正巧后天就是我族的開竅大典,邀請賈老弟觀禮。”
  “哈哈,能見證古月一族的繁榮昌盛,是在下的無比榮幸。”賈富立即抱拳,語氣誠摯地道。
  能邀請旁人觀看本族的開竅大典,這是真的把這外人當做了貴賓對待。賈富從這個邀請上,感受到了古月一族的誠意。
  “事實上,還有一件事情。”賈富欲言又止。
  “貴客遠來,有什么要求盡管說就是,我族一定竭力而為。”古月博道。
  賈富嘆息:“唉,還是賈金生的事情。這次特地從族中帶了幾個偵察能手,希望在調查中,能打開方便之門。”
  古月博頓時露出了然的神色。
  看來賈金生的死,讓賈富在家產的競爭中陷入了尷尬的被動境地。聽說,回去家族之后,賈富就和賈貴當眾發生了口角,爆發了一場激戰。他臉上的傷疤,很有可能就是那場激戰留下的印記。
  也難怪他開春時就跑了過來,可見他賈富雙肩扛著的壓力頗大啊。
  方源在各個帳篷商鋪間游走閑逛。
  今年的商隊規模,比往年任何一次都更加龐大。不僅是帳篷增多了,而且還出現了蠱屋。
  蠱屋是大型商隊才有的事物,往往一個大型商隊,有兩三座蠱屋。賈富的商隊規模頂多只能算是中等,但是卻有了一座蠱屋。
  這座蠱屋,是一棵大樹。
  它高達十八米,名副其實的參天巨木。樹根粗壯,根根虬枝如龍蛇糾纏,一小部分裸露在地表,其余則深深地根植于地表之下。
  底部樹干,直徑有十米。往上遞減,但是減少的幅度并不明顯。褐色的樹干,并不密實一體,而是在樹干里開有三層空間。
  樹干表面,也開了窗戶。陽光和清新的空氣,透過窗戶,進入樹干的三層空間里去。
  大樹枝干稀疏,枝葉也顯得稀少,只有樹冠如蓋,碧綠一片,郁郁蔥蔥。春風吹來,樹葉搖晃,有輕微的沙沙之音。
  這是最常見的一種屋蠱。
  三轉草木蠱,名為三星洞。
  被后勤蠱師種下去,灌溉真元而頃刻長成。樹干中的三層空間,就是三個上下排列的房間。防御力絕非帳篷之流可比。
  綿延一片的帳篷里,一顆高大的巨樹聳立其中,如同一座塔樓,頗有鶴立雞群的意味。
  巨樹底部,特意開了兩個寬敞的門戶,供人進入。
  方源順著人流,走進巨樹。
  樹屋里的三層空間,都被改造成商鋪的格局。一座座柜臺里,擺放著各式各樣的蠱蟲。
  這些柜臺,都是木頭,是整個巨樹的一部分。上面長了綠色的枝葉。三星洞樹蠱可以按照蠱師的意愿,進行特定造型的生長。
  除了這些柜臺之外,還有圓凳,以及長椅,供顧客休息之用。
  一名三轉的后勤蠱師,不知在這巨樹的什么地方,時刻操縱著,監控著。
  一旦有什么人搶走柜臺上的蠱蟲時,他就操縱這巨樹生長,立即就能閉合樹干底部的大門,在瞬間打造成密室。無數的枝干會瘋狂生長,形成密集的攻擊。同時樹屋中駐守的蠱師,也會參加戰斗。
  樹屋比帳篷要安全得多,因此里面販賣的商品,就更加貴重。
  方源剛剛到達一層,首先看到中央的一個單獨的柜臺上,靜靜地擺放著一只酒蟲。
  已經有不少的蠱師圍著這只酒蟲,在評頭論足,或者發出嘖嘖的贊嘆之聲。
  方源掃視一圈,其他的柜臺上亦擺放了許多較為珍貴的蠱蟲。
  有玉皮蠱、旋風蠱、痕石蠱等等。
  這些蠱蟲,都是能和月光蠱搭配起來,合煉成更高級數的蠱蟲。
  賈富雖然并不完全清楚這些合煉的秘方,但是這么多年行商,經驗已經積累下來,知道古月一族對哪些蠱蟲比較有需求。
  “賈富行商自然不是針對古月山寨一家,由此可見,這一次他真的是動了全力,看來回去之后是被刺激到了。”方源看到這里,心頭一動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