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0 老太婆你太嫩了

“酒蟲……”方源口中輕聲喃喃,走到中央的柜臺旁。塵←緣↑文↗學?網
  他只要有了這酒蟲,再補足酸甜苦辣四種美酒,就能合煉成四味酒蟲。當然這種合煉,自然存在失敗的可能性。
  但是如果方源手中沒有第二只酒蟲,他連嘗試一下的機會都沒有。
  人生就是這樣,努力不一定有好的結果,不一定成功。但是不努力,一定是失敗。
  魔道亦是如此,魔道中人大多都擅長披荊斬棘,勇猛精進。這在那些大多數世人眼中,就顯得偏激和冒險了。
  “我先前還在擔憂,如何能找到第二只酒蟲。想不到,命運就將這只酒蟲送到了我的面前。機會就在眼前,我怎么能放棄?得到這只酒蟲!”方源眼中閃過一抹堅定的光芒。
  “如果我修為達到五轉四轉,戰力雄渾,那自然二話不說,搶了就走。神擋殺神佛擋殺佛!如果是三轉四轉,手段豐富,就可以偷盜竊取,神不知鬼不覺。可惜我現在只有二轉修為,還只是初階……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暗暗嘆氣:“如此只能老老實實地購買了。”
  他看了一眼柜臺上的標價。
  “酒蟲——五百塊元石。”
  酒蟲的正常市價,是五百八十塊元石。這里的標價比市價竟然還要便宜八十塊元石。
  但方源若真覺得,自己花費五百塊元石就能買到這只酒蟲,那他前世五百年都白活了。
  標價之所以這樣低,只是賈富想吸引人氣,勾動人心理的購買**。
  這座樹屋,很明顯就是他賈富的產業。
  “奶奶,這只酒蟲竟然只賣五百塊元石呀!”一個少女走到這里,小小的驚呼一聲。
  少女的雙眼泛著亮彩,搖晃著身旁奶奶的手臂:“奶奶,明天就是開竅大典了,你不是答應過我,要送我一個禮物的嗎?不如你就買了這只酒蟲送給我吧。”
  少女的奶奶赫然系著白色腰帶,腰帶正面鑲著方形銀片,上面刻著大大的“三”字。
  蠱師一旦修行到三轉,將自動晉升到家老之位。
  只是家老之間,也有區別。有的是當權家老,位高權重。有的則不是,管理著油水稀少的部門。
  但這個三轉的老人家,顯然不是那種蹩腳的家老。
  “古月藥姬……”方源認出了她。此人是藥堂家老,藥堂是整個家族后勤的中心,可以說是最有油水的部門。古月藥姬資格很老,就算是面對族長,也可以不行禮,坐著答話。她是族中治療蠱師第一,曾經救過許多家老的性命,在族中人脈極強。
  “好好好,乖孫女想要,奶奶就給你買。”老人家滿臉皺紋,勾勒著背,一手拄著拐杖,無奈地嘆了口氣,慈祥地笑著。
  “奶奶最好了,就知道奶奶最疼我了。”少女高興地當場摟住古月藥姬,開心地撅起小嘴,在奶奶的臉頰上親了一口。
  “那奶奶,我們把這的店員叫出來,趕緊把這酒蟲買下吧!”
  古月藥姬搖搖頭:“乖孫女啊,這里的蠱蟲可不是這么買的。奶奶來教你,你看到柜臺上的那疊紙和筆了嗎?”
  少女懵懂地點點頭:“看到了。”
  古月藥姬:“你去取一張紙,用筆寫上自己購買這酒蟲的價錢。然后塞進柜臺側面的洞口里去。如果在所有想要購買的人中,你的價格是最高的,那么這只酒蟲就歸你所有了。”
  “原來這樣啊,蠻有趣的嘛。”少女拿起一張竹紙,執著筆,寫的時候卻猶豫了。
  她皺起可愛的眉頭,苦思冥想了好一會兒,終于還是微微撅嘴,問道,“奶奶,我究竟該寫多高的價格才合適呢?我怕價格低了,酒蟲被人買走了。價格高出別人太多,自己就吃虧啦。”
  古月藥姬哈哈一笑,故意地逗趣道:“想要買酒蟲哪有那么容易?就看乖孫女你的啦……”
  “奶奶!”少女撒嬌,抱著古月藥姬的胳膊一陣搖晃。
  “好了,好了,不要晃了。奶奶的身子骨都要被你晃散架啦。”老人嘆著氣,“奶奶幫你填就是了。”
  少女頓時小小的一蹦,嬌聲叫道:“我就知道奶奶對我最好啦!”
  古月藥姬執筆寫了一個價格,另外附屬了自己的姓名。少女在一旁直勾勾地看著。
  老人寫完之后,將紙折疊起來,向少女擠擠眼:“去吧,把這紙投進去。”
  少女乖巧地接過來,尋到柜臺側面的一個方口,將紙片塞了進去。
  她回到古月藥姬的身邊,有些不放心地問道:“奶奶,這樣就可以了嗎?”
  老人家點點頭:“應該差不多了。但是世事難料,也許有人出價比奶奶的還要高呢。不過那個價格,就高太多了。真要出的比奶奶的還要高,那購買這酒蟲的人真的是冤大頭了。放心吧,這件事情已經十拿九穩了。”
  “哦。”少女點點頭,神情可愛。
  “走吧。陪奶奶到上層去看看。”
  “好的,奶奶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望著祖孫倆離去的背影,方源的眼中閃過一絲凝重。
  這個古月藥姬,對他來講,的確是一個強大的競爭對手,不容忽視。
  不過這個情況,方源心中早已經有所預料和準備。
  酒蟲珍貴,雖然只能對一轉蠱師起到作用,但是酒蟲能精煉真元,這點實在是優秀。真元精煉,提升一個小境界,這就意味著真元儲備的增加,同時對于蠱師的修行進展有很強力的推動作用。
  唯一的缺陷,就是酒蟲的發展前景不大。
  按照流傳最廣的晉升秘方,酒蟲只是作為一種合煉的材料,合煉出來的新蠱蟲,不再具有精煉真元的能力。
  這點實在是可惜,甚至有些得不償失。
  所以很多家族有了酒蟲,并不會將其合煉晉升,而是用于學堂,專門給新學員輪流使用。
  如果方源將他的晉升秘方,暴露出來,那么酒蟲的市價必定將要暴漲許多。
  “想要得到這只酒蟲,不容易啊。這對祖孫只是其中的一個對手罷了,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其他的競爭對手,已經在這柜臺中投了紙片呢?”
  酒蟲是個好東西,好東西自然人人都想要。
  只是這些競爭者當中,有些人是誠心想要購買,有些人只是想撞撞運氣。有些人財力豐厚,如古月藥姬。有些人財力薄弱,如方源。
  “幸好我奪回了家產,這些天通過販賣一轉生機葉,還有酒肆、竹樓出租,積累了一些元石。否則我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  然而他終究積累的時間太短了,另一方面也有不少的蠱蟲需要喂養,論財富哪里會是古月藥姬這等家老的對手呢。
  “唉,走吧,藥姬大人剛剛當眾投了紙片呢。”
  “我也看到了,看來這酒蟲注定和我無緣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圍在這柜臺周圍的蠱師,都一個個垂頭喪氣地離開。
  只有方源還站著。
  他的雙眼如幽泉,閃著冷光。
  離開的蠱師,都被古月藥姬的氣勢所嚇倒,主動退出。但是方源怎么可能被嚇住?
  “有時候機會就擺在眼前,只是人們主動地放棄了。我還有機會!”方源腦海中思緒翻騰,陷入沉思。
  要比拼財富,方源絕對不是古月藥姬的對手。
  然而……
  這并不意味著,古月藥姬的出價,就一定比方源要高!
  酒蟲雖然珍貴,但它終究只是一轉蠱蟲。任何的一件商品價格都會浮動,但是絕不會無限制地上漲或者下跌,所有的價格浮動,都處在一個范圍內。
  所以現在的關鍵是,古月藥姬出了什么價格!
  她并不缺錢,為了疼愛的孫女,她能出多少?
  只要方源的出價,哪怕高出藥姬出價一丁點,都是方源勝了。
  這是一場別開生面的戰斗!強大者不一定是勝利者,弱小者未必會失敗。猜測和賭博,讓戰斗顯出別樣的精彩。
  “如果是別人,興許會猜不透。古月藥姬,你剛剛故意說出了一些話,就是想要嚇退一些競爭者嗎?但是在我面前,你還太嫩了!”方源的嘴角微微翹起一個弧度,露出一抹自信的微笑。
  這個世界的貿易,其實很有意思。
  若放在地球上,賣家要販賣酒蟲這類珍稀的蠱蟲,一般都會采取拍賣的形式。
  但是這個世界,拍賣并不盛行。
  一個重要的原因,就是親情至高的價值觀,即家族的凝聚力。
  如果舉辦一場拍賣會,家族的成員,面對賈富這種外人,都會在潛意識內升起一種同仇敵愾的情緒。
  拍賣的商品,一旦價格高了一些,許多競爭者就會自動退出。甚至會當場溫言協商,做一些利益的妥協、交換和補償。
  這個世界里的人,幾乎都有一個觀點——輸給家里人不算什么,但是要讓外人賺了錢去,那是對整個家族的羞辱。
  除非是,幾個家族同時參加一個拍賣會。這樣一來,就有競爭,充滿了火藥味。
  但這種拍賣會,很難舉辦。
  因為交通不便利。
  交通是商業的基礎,交通不發達,商業就凋敝。因為商業從根本上說,就是貨物的流通。
  各個山寨占據著一座座山頭,相互距離遙遠。中間的路途難以行走,有獸群出沒,有懸崖峭壁,有惡劣氣候,有危險的野生蠱蟲,充滿了艱難險阻。
  如此不便利的交通,很難將各方人士組織起來,參加一場拍賣會。
  就算是在青茅山,有三家山寨相鄰。賈富也不敢組織拍賣會。
  首先拍賣會在哪里舉行呢?在野外舉行不安全,在古月山寨舉辦,其他兩方不放心。
  他只是四轉修為,三家山寨的族長也都是四轉,他也難以鎮住場面。
  比起地球來講,這個世界的商業并不發達,有著獨特的規則。
  方源前世靠著地球上的熏陶出來的商業理念,賺過錢財,也虧過本。歷經了不少血淚教訓,從實踐得出真知。
  結合地球上健全豐富的商業理論,再加上親身實踐的經驗,毫無夸大地講,方源對于這個世界商業的認知,絕對占據世界一流水準。
  就憑區區一個生活在山寨中,從未出過青茅山的老太婆,也想阻止我得到酒蟲?
  老太婆,你太嫩了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