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1 元石不過身外物

“奶奶,這只是什么蠱?”少女指著三層的中央柜臺,好奇地問道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這樹屋中,分三層。其中第一層,專買一轉級別的蠱蟲。第二層,販賣二轉蠱蟲。第三層,則賣著三轉蠱蟲。
  越往上層,蠱蟲越少,價格也越高。
  當然,能擺放在樹屋中出售的蠱蟲,都是比較珍稀的。
  古月藥姬順著孫女的眼光看去,只見一個圓桶狀的高瘦樹墩,樹墩上生長著五條枝葉,好像是人的五根手指,又在中間交錯。
  一只圓球狀的蠱蟲,只有拇指大小。被細小的樹枝纏繞著,在翠綠的樹葉掩映下,散發著銀白色的光。
  “這是白銀舍利蠱,只能使用一次。能讓三轉蠱師的修為,瞬間提升一個小境界。”古月藥姬緩緩地解釋道。
  舍利蠱,也是一個系列的蠱蟲。
  一轉的是青銅舍利蠱,專門針對一轉蠱師。二轉的是赤鐵舍利蠱,只對二轉蠱師有效。三轉的就是這白銀舍利蠱了。
  到了四轉,還有黃金舍利蠱。
  “標價就要三萬塊元石,好貴!”少女嚇得吐了吐舌頭。
  古月藥姬點點頭:“這只蠱最后至少能賣到五萬塊元石。好了,這里我們已經逛得差不多了,去一層大門處的總臺,酒蟲應該有結果了。”
  樹屋中的一轉蠱蟲,只要是被投了價格的,每一只在柜臺上擺放的時間,都只有半天。無人問津的蠱蟲,則仍舊擺放著,直到有人投價。
  二轉蠱蟲,會擺放一天。三轉蠱蟲則是兩天。
  這規矩乍看之下,比較古怪。但其實卻是實踐積累出來,最適合買賣的方式。
  總臺。
  “什么,酒蟲已經被其他人買走了?”古月藥姬得到結果后,頓時蹙起眉頭。她覺得自己開價已經很高了,對于得到酒蟲她至少有**成的把握。但是沒有想到,居然失手了。
  “哼!是誰這么壞,搶了我的酒蟲寶寶?”少女氣鼓鼓地問道。
  “藥樂。”古月藥姬提醒了少女一句。
  少女撅起櫻桃小嘴,乖乖地不再說話。
  柜臺后的店員,是一名二轉的女蠱師,她微微鞠躬,回答少女的話,道:“很抱歉,顧客的信息是一概不公布的。行有行規,還請見諒。”
  正是因為不公布,才能打消了許多顧客的顧慮,使得他們能夠放開手腳來競價。
  有些時候,很多東西明明想要,但是礙于情面,只能禮讓。畢竟家族中人嘛,抬頭不見低頭見的。
  但是用了這樣的售賣法子,暗地里買賣,就能繞開這個情面問題。
  憑什么這么好的東西,必須要讓給你,就因為你是我的長輩親戚朋友?
  永遠不要小看每個人心中的陰暗面。
  而私密的交易,更能讓這種陰暗面展現出來。
  古月藥姬沉吟了一下:“老身知道行規,你放心,小姑娘,老身也不問購買酒蟲的那人姓名,只想打聽一下最后成交的價格。”
  女蠱師又鞠了一躬:“實在對不起,價格也是要保密的。但成交的價格一定是所有價格中最高的,請您老放心。賈家行商,向來以誠意為本。”
  “哼,小姑娘你知道我是誰嗎?”古月藥姬臉沉下來,不悅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“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這時,一位三轉的中年男蠱師趕了過來。
  這間樹屋一直在蠱師的監控之下,發生了什么事情,自然一清二楚。
  “管事大人。”女蠱師立即向這位中年男子問好。
  男子對她揮揮手:“你先下去罷,這里由我來處理。”
  然后轉身正對古月藥姬,笑道:“原來是藥姬大人吶,這位一定是您的孫女吧,真是靈慧可人。”
  見這位男子也是三轉蠱師,古月藥姬的臉色柔和了下來,但是卻仍舊想知道成交價。
  男管事感到有些棘手。
  他是商隊的老人了,也是賈富的心腹,行商多年,對古月山寨的情況了解很深。知道眼前這位老人家的來頭。
  對于他們來講,哪怕得罪了古月赤練或者古月漠塵,也不愿得罪古月藥姬。后者的影響力,僅次于族長古月博。
  男管事想了想,道:“這樣吧,藥姬大人既然這么想購買酒蟲,那我就做主,私下里秘密地調一只過來。實不相瞞,庫存中有三只酒蟲,每一只售賣的地點,賈富大人都是親自敲定的。大人您應該也知道,酒蟲的珍貴。至于多少元石,就按照您老的出價算賬。”
  古月藥姬卻微微搖頭,將手中的拐杖頓在地上,發出砰的一聲輕響。
  她說道:“老身可不想貪圖這個便宜。價格……就按照剛才那只酒蟲的成交價算吧。”
  “這……”管事的猶豫起來,他當然看得出古月藥姬的目的。
  古月藥姬故作不悅,繼續向男管事施壓:“怎么,難道這價格很高,怕老身付不起嗎?”
  “當然不是這個意思了。唉,那好吧,就按照您說的辦。”管事的嘆了口氣,說出了一個價格。
  少女聽了,先是輕舒一口氣,旋即又有些不忿:“什么呀,只比我們多二十塊元石罷了。”
  古月藥姬則瞇了瞇雙眼,卻是沒有說話。
  于此同時,出了樹屋的方源,已經來到了酒鋪。
  第二只酒蟲已經到手,現在剩下的就是酸甜苦辣四種美酒。
  “甜酒我已經有了,當初完成家產任務時,還多出不少的黃金蜜酒。辣酒、酸酒應該不成問題,現在擔心的就是苦酒。”方源心中想著,隱隱有些擔憂。
  如果有苦酒,他今晚就能開始合煉四味酒蟲。若是沒有,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馬月了。
  人生很多事情,都是怕什么,來什么。
  方源的擔憂成了真。他花費了數個小時在無數的帳篷中奔波,尋到了辣酒和酸酒,但卻沒有找得到苦酒。
  “世間之事不如意者,十之**啊。”方源無奈得很,這樣一來,他只好擱置了酒蟲的合煉計劃了。
  沒有了四味酒蟲,他的修為晉升速度,就很平常了。
  當天下午,他又來到樹屋。
  一層的許多柜臺上,都換上了新的蠱蟲。
  原本擺放著酒蟲的中央柜臺上,已經被一只凈水蠱占據了。
  凈水蠱就像是地球上的水蛭,俗稱就是螞蟥。只是它比螞蟥可愛多了,渾身都是淡藍色的,泛著水光。
  “凈水蠱能消除空竅中的異種氣息,對于赤城來講,是必得的蠱蟲。”看到這只凈水蠱,方源就想到了赤城。
  他知道赤城只是丙等資質,靠著爺爺古月赤練的真元強行提拔修為,因此空竅中摻雜了赤練的氣息。如果不洗練掉,對于此次赤城的前景來講,危害頗大。
  “赤練一定會為赤城購買這只蠱蟲的。讓我算算看,嗯……他的報價應該在六百三十到六百四十之間。”
  這價格,已經比酒蟲的市價還要貴了。主要還是因為赤城特別需要這只蠱蟲。
  “我如果能出價六百五十,應該就能拿下這只凈水蠱了。若再加十塊,這只凈水蠱必定落入我手!至于今天上午買的酒蟲,我的出價應該比古月藥姬多出大約二十塊元石。”方源心中冷笑。
  他有這種自信。
  這種自信,是他五百年的經驗,再加上地球上發達數倍的商業理論,凝結起來的。已經凌駕于凡俗。
  按照方源在前世的實踐經驗,往往當他多出十塊元石,就有八成把握能拿下物品。買酒蟲的時候,之所以又多出十塊,完全是方源謹慎的行事作風。
  方源最終沒有出價,凈水蠱并不是他所需要的。同時一旦得到它,也會引來赤練的調查。當然最主要的原因,還在于方源需要留著錢財,看看接下來的幾天里,有什么好的蠱蟲。
  “我現在缺少兩只蠱蟲,一只用于偵察,一只輔助移動。來年青茅山上就會爆發狼潮,商隊不會再來了。雖說有著花酒行者的遺藏,但那畢竟是花酒行者受傷之后,倉促留下的東西。誰知道完整不完整,接下來會有什么蠱蟲?”
  記憶中,來年的狼潮十分兇險。方源可不想由于缺少蠱蟲的原因,導致自己應對能力不足,在狼潮中傷殘甚至殞命。
  現在的他,一旦陷入狼群的包圍當中,基本上就是兇多吉少了。
  所以,在此之前,他需要做到最充足的準備,修為和蠱蟲一個都能少。
  此后連續三天,他多次來到樹屋。
  第三天時,在樹屋的第一層,他發現了一個驚喜——一只黒豕蠱!
  黑白豕蠱,都是能從根本上增加蠱師力量的蠱蟲。方源已經利用白豕蠱,為自己增添了一豬之力。如果他繼續使用第二只白豕蠱,那么不會有任何力量增加的效果。但是黒豕蠱卻不同,黑白豕蠱之間的力量是可以相互疊加的。
  于是當中午來臨時,他的手中再次多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接下來就沒有什么了。
  柜臺上出現了一些用于偵察和輔助移動的蠱蟲,但都不是方源滿意的。
  這些蠱蟲都在普通柜臺上展出,行情并不好,沒有多少人購買。方源又打聽到這次商隊將要停留長達八天的時間,所以他一直耐心地等待著,并不著急。
  一直到了第七天。
  在樹屋的第二層,方源發現了一枚赤鐵舍利蠱。
  二轉蠱師用之,能立即提升一個小境界!
  標價三千塊元石,引得無數二轉蠱師爭相出價,紙片投入柜臺當中,場面十分火爆。
  “我若得了這只赤鐵舍利蠱,就能將自身修為立即推到中階地步。有了中階的緋紅真元,不管是月芒蠱還是白玉蠱,我都能催動更多次。”
  修為是蠱師的根本,修為一旦提升上去,戰斗力就會隨之上漲。在效果方面,遠比方源補上偵察和移動蠱蟲的,要好上許多。
  況且樹屋中這兩類的蠱蟲,對方源來講,都是普通貨色,還沒有令他看中的。
  “但是我之前收購了酒蟲和黒豕蠱,還買了一些酒,這赤鐵舍利蠱最后的成交價,一定超過五千塊元石,甚至能達到八千左右。畢竟大家都知道狼潮即將到來,這個時候提升一個小境界,對自己的幫助太大了。要將這舍利蠱得到手,我的元石恐怕不夠用!”
  方源瞬間意識到,一個難題已經擺在了他的面前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