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2 真是好魄力

雖然說是繼承了雙親的遺產,但是對于方源來講,積累的時間還是短了一點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催生生機葉,他也不是每天都進行,畢竟很損耗時間。往往催生出九片生機葉,大半天的時間就消耗殆盡了。
  方源思考了一下,這枚赤鐵舍利蠱的出售時間,只有一天。要在這么短的時間內,籌措到這么一大筆元石,唯一的方法就是將自己手中的酒肆或者竹樓抵押出去。
  這也沒有什么可惜的。
  一年之后,就是狼潮。記憶中,在狼群的圍攻之下,古月山寨幾次都是搖搖欲墜,最兇險的一次,連大門都被破開。族長和一眾家老牽制雷冠頭狼,古月青書用自己的生命,堵住大門,這才堪堪穩住局面。
  狼潮將造成青茅山三大家族的嚴重減員,雖不說十室九空,但至少也去了五成人口。
  到那時,房多人少,還談什么竹樓出租?酒肆又靠著東大門,誰還敢到前線處去喝酒?就算有人想喝,酒肆也早就被家族征用了,改造成防御塔樓。
  現在,家族中的許多人都大大低估了狼潮的嚴重程度。這個時候,若能拋掉手中的酒肆和竹樓,反而能賣到最好的價格。
  “錢財只是身外物,只有自身修行才是根本。不過,賣給家族還稍顯便宜了一點。賣給個人,價格上會更多一些。但是誰手頭上剛好有這么一大筆錢,能買我的竹樓和酒肆?這樣的大買賣,也不是第一次見面就能談成的,雙方總歸要考察,要討價還價,這就耗了時間。而我只有一天的時間啊。等一等,也許有個人可以……”
  方源忽然靈光一閃,想到了某個人。
  這個人,不是別人,正是他的舅父古月凍土。
  舅父舅母精明而又吝嗇,這十幾年來,經營酒肆、竹樓還有售賣生機葉,手中一定有大量的積蓄。
  再者,這份產業,本來就是他們經營的,知根知底,也就省下了考察的時間。
  更關鍵的是,現在他們也迫切地需要一份家產,來經營下去。再多的錢財,沒有進項,就是無源之水,看著元石越用越少,誰都會犯愁的。
  可以說,舅父舅母是目前最適合的交易對象。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再不遲疑,出了樹屋,就走向古月凍土的住處。
  為他開門的是沈翠,他曾經的丫鬟。
  “啊,是,是你!”看到方源,她很是吃驚。
  很快,她意識到自己的失言,害怕得臉色驟然一白。方源如今是二轉蠱師,她卻不過是一介凡人,雙方差距已經是天差地別。
  更關鍵是,方源可是連漠家的家奴都敢殺了,然后碎尸之后,還送還給漠家的兇人吶。
  “奴婢見過方源少爺,歡迎方源少爺回家。”沈翠驚恐得渾身顫顫,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家?”方源跨步邁進庭院,他看著這熟悉的一切,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之色,毫無緬懷和留戀之情。
  時隔一年,他再次來到這里。
  和印象中相比起來,這里明顯冷清了許多。就像方正說的,一些家仆已經被轉賣或者辭退了。
  方源忽然到來,自然驚動了舅父舅母。
  作為管家的沈嬤嬤,第一時間趕了過來,卑躬屈膝地將方源迎進了客廳,并親手奉茶。
  方源坐在椅子上,環顧這個會客的廳堂。
  許多的家具都已經不見了,布置上簡樸寒酸了許多。
  不過這并不意味著舅父舅母手中沒有積蓄。
  “古月凍土還是精明的,這是他的自保之舉啊。他已經退隱,戰斗力早已經急劇下滑。最關鍵的是,他失去了九葉生機草,就意味著失去了維系人際網的底牌,再不能對外施加影響力。”
 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。
  方源繼承了遺產之后,引來了許多族人的眼紅和覬覦。
  對于舅父舅母來講,他們同樣面對著這個問題。他們手中的大筆積蓄,既是福又是禍。
  財不露白,對他們來講,乃是正確的生存之道。
  這時,一陣蹬蹬蹬的腳步聲傳來。
  腳步聲越來越近,隨即,舅母就出現在門口。
  “方源,你還居然還敢過來!”看到方源,她頓時氣不打一處來,尖聲罵道,“你個養不熟的小狼崽子,我們夫婦是怎么撫養你長大的。結果你這樣對待我們,你還有沒有良心,你的良心是不是被狗吃了!”
  “你還好意思過來,還好意思坐在這里喝茶?你是專門來看我們落魄的樣子是嗎,現在你看到了,你滿意了嗎?!”
  她一手指著方源,一手叉腰,潑婦一樣喝罵著。
  若不是方源穿著一身醒目的二轉蠱師的武服,提醒著她,恐怕她早就撲上去,撕扯扭掐方源了。
  方源被舅母手指著,遭到喝斥怒罵,面色卻不變,仿佛沒有聽到似的。
  一年不見,舅母那一張黃臉,雖然充滿了憤怒和猙獰,卻難以掩蓋她的憔悴。
  她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了簡約的麻衣,頭上的發飾也少了。沒有涂脂抹粉,顯得尖嘴猴腮。
  方源奪回了家產,對她的生活造成了相當大的沖擊和影響。
  對于她的怒罵,方源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,他好整以暇地端起杯盞,喝了一口茶水,語氣悠悠地道:“我這一次來,是想出售酒肆和竹樓,不知道舅母和舅父有沒有興趣?”
  “呸!你這個白眼狼,會安什么好心,哼,想要出售酒肆和竹樓……”舅母語氣忽的一滯,她終于反應過來,臉上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,“什么,你要出售酒肆和竹樓?”
  方源放下手中的茶杯,背往后靠在椅背上,閉目養神:“還是叫舅父來跟我談吧。”
  舅母咬牙,猶自不信,她雙眼噴火似的,狠狠地瞪著方源,咬牙切齒地道:“我知道了,你是故意想戲耍我,才這么說的吧!我一旦答應下來,就會遭受你狠狠的奚落和嘲諷。你真當我是傻子,讓你這般耍弄?”
  這純粹就是小人之心了。
  方源心中嘆了一口氣,然后說了一句話,就讓舅母改變了態度——
  “你若再廢話,那我就走了。我相信其他人對這份家產也會很感興趣,到時候,我賣給了別人,你們可不要后悔。”
  舅母頓時愣住:“你真要賣了這些產業?”
  “我只等五分鐘時間。”方源睜開一絲眼縫說道,旋即又閉上了雙眼。
  他聽到舅母一跺腳,然后是一連串,越來越小的腳步聲。
  不多時,舅父古月凍土出現在方源的面前。至于舅母卻沒有同行。
  方源看了看他。
  舅父已經明顯的衰老了許多,原本保養的很好的臉,也消瘦下來,雙鬢增添了許多白發。
  這些天他愁壞了。
  失去了這筆家產,他一下子就失去了經濟來源。尤其是沒有了九葉生機草,讓他失去了對外的影響力。
  所謂“隱家老”的名頭,已經名不副實。
  手中雖然捏著一大筆積蓄,但沒了這層影響力,這些元石就顯得有些燙手了。
  家族的政策,隱隱有鼓勵族人相互競爭資源的意思。尤其是斗蠱的政策,顯得無情又缺乏人性。但這卻能杜絕寄生蟲,以及紈绔子弟的出現,使得家族人人都保持著危機意識,讓家族的戰斗力始終處于一種強盛之勢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只有強盛的戰斗力才能保證生存。颶風、洪澇、猛獸可不會和人講什么道理。
  古月凍土這些年來,生活安穩,個人戰斗力早已經下滑很多。早年一些得力的蠱蟲,他為了減少喂養的耗費,早已經將它們賣掉了。
  要是有人向他下戰書,他絕對是輸多贏少。
  面對舅父,方源直接闡明來意。
  “方源,那我就直言不諱了。有些事情我不太明白,你何必要賣了酒肆和竹樓呢?保留著它們,今后的元石就會源源不斷的。”舅父也有些不相信,但是語氣比舅母委婉多了。
  “因為我想要購買一只赤鐵舍利蠱。”方源坦誠,這事情也不必隱瞞。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。”舅父目光閃了閃,“那么,九葉生機草你也想出售嗎?”
  “這是絕不可能的。”方源搖頭,一點都沒有猶豫,“我只出售酒肆、竹樓還有田地以及那八位家奴。”
  九葉生機草才是遺產中最具有價值的東西,方源需要它的治療作用,同時出售生機葉賺取元石,能支撐他的修行,還有喂養其他蠱蟲。
  而且,明年的狼潮來襲,生機葉的價格肯定要暴漲。方源有這株九葉生機草在手,二轉修行的元石就不愁。
  但若是舅父得了九葉生機草,那么他“隱家老”的影響力就要再度恢復。方源也不愿意看到這種事情發生。
  見方源態度如此堅決,古月凍土心中很是失望。同時,也相當的無奈。
  雙方密談了兩個多小時,這才簽訂了一份嚴密的轉讓契約。
  古月凍土重新得到了酒肆、竹樓、家奴還有田地,而方源則領著三個家奴,每個家奴都抬著一個裝滿元石的箱子,向樹屋走去。
  雙方算是各取所需。
  舅母聽到這消息,趕過來。她看著古月凍土手中的一疊房契、地契,瞪圓了眼睛,露出狂喜之色:“老爺,那小子修行傻了,居然把這生錢的產業都給賣了!真是愚蠢,為了雞蛋,不要下蛋的母雞。”
  “你不說話能死啊,給我閉嘴。”古月凍土卻顯得有些煩躁。
  “老爺……”舅母嘟囔著,“我這不是高興嘛。”
  “得意不要忘形!有了這酒肆和竹樓,更應該謹慎行事,低調做人。樹大招風啊。雖然說方正是我們的義子。但這層關系,不能擅用。畢竟方正還沒有成長起來,誰知道未來能發生什么?”古月凍土發出一聲深深的嘆息。
  “知道了,老爺!”舅母一邊聽著,一邊拿過這疊房契觀看,笑得嘴都合不攏了。
  古月凍土的臉色,卻一直陰沉著。
  雖說是做成了這筆交易,他就有了進項。花費掉的元石,經營個兩三年就能補起來。但是他心中卻沒有一絲高興。
  他滿腦子都是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方源為了一只舍利蠱,毫不猶豫地出售了家產,這就等若他直接放棄了今后安逸而舒適的生活。
  舅父古月凍土設身處地一想,自己能做到這事情嗎?
  不能啊。
  哪怕他對方源不待見,有著厭惡和憎恨,但是此刻心中卻也不禁感嘆一聲:“能舍能棄,真是好魄力!”
  (ps:捏個……求一張月票,好不?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