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13 悶聲發財

“競爭真是激烈啊,不知道誰才是最終的勝利者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”
  “我站在這看了一刻鐘,就陸續有十多位蠱師,往柜臺里投了紙片。”
  “唉,這都是有錢人的游戲,我們這些人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。”
  樹屋二層,蠱師們圍著中央柜臺,議論紛紛,感嘆連連。
  臨近傍晚,針對赤鐵舍利蠱的爭奪,達到了高峰。許多一直在暗中觀望的二轉蠱師,都抓住最后的這段時間開始出價。
  有些蠱師甚至連續出了幾次價格。
  “這場爭奪戰,最后的勝利者應該是漠顏、赤山中的一位。”有人猜測道。
  “很有可能。漠顏和赤山,都是二轉高階,用了這只舍利蠱后,就能晉升到巔峰,和青書持平了。”
  “近幾年,古月青書一直壓在他們的頭上,我不相信他們兩個沒有一點想法。”
  “這事情說不準,其實不止我們這些二轉蠱師。有些三轉的家老也出價了,上午就有人看到藥姬大人投了紙片。”
  “不錯,我也聽說了。藥姬大人的孫女古月藥樂今年要參加開竅大典,看來藥姬大人是未雨綢繆,想給孫女鋪路。”
  “唉,我要是有這么一個疼愛自己的長輩那該多好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站在人群當中,聽著眾人的談話,目光平靜。
  沒有人提到他的名字。在眾人眼中,方源只不過是剛剛繼承了一筆遺產的幸運兒罷了。在人們的印象中,他還不足以和赤山、漠顏、青書這些人相提并論。
  “很好,對我的關注越少,我得到這只赤鐵舍利蠱就會越順利。不過我這樣接連收購蠱蟲,應該引起了他的注意才對。”
  方源自信拿下這只舍利蠱的把握,已經高達九成九。他開始思考另一個問題。
  若是接下來的事情,真的按照他的預期發展下去,那么他這些天的努力就有了一個完美的結果。
  時間到了。
  柜臺上的枝葉忽然生長起來,將舍利蠱牢牢包裹住。綠色的葉子遮蓋了所有人的視線,當這些枝葉重新舒展開來的時候,赤鐵舍利蠱已經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幡然蠱。
  幡然蠱的外形似一片扁平的橢圓石塊,巴掌大小。石塊上面微微隆起,圓潤光滑,形成眼睛的圖案,石塊底部則是一個平面,手感很粗糙。
  石塊是黑色的,眼睛的花紋則用白線組成。
  大約每隔兩秒,石塊表面的眼睛就會眨動一次,白色線條描繪的眼珠子也會轉動一下。給人感覺就好像這個石塊在翻白眼。
  幡然蠱的作用,也很特殊。
  它針對蠱蟲,能將二轉的蠱蟲分解成一轉。
  舉個例子,方源的白玉蠱,若用幡然蠱分解之后,就會重新化為白豕蠱和玉皮蠱。
  這個過程,被稱之為逆煉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,就失去了興趣。幡然蠱他并不需要。
  周圍的蠱師們也開始嚷嚷起來,幡然蠱并不能取代赤鐵舍利蠱,成為眾人關注的焦點。
  人們很好奇赤鐵舍利蠱的最終歸屬。
  一些人找上了這一層的商隊蠱師,還有一些人則專門到總柜臺守候著。
  人群在漸漸散去,方源卻站在原地,沒有動彈。
  “方源公子,請到三層上來,我們商隊的賈富大人請您一敘。”一個聲音忽然傳入方源的耳中。
  方源也不驚奇,這個世界上能秘密傳音的蠱蟲,有很多種。
  根據這個聲音的不斷提示,他來到樹屋的第三層,走到一面墻壁處。
  木頭墻壁上,長滿了綠色的葉子,鋪疊成一片,郁郁蔥蔥。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枝葉自動地向兩邊分開,露出隱藏在里面的密門。
  方源推開密門,便見到一個旋轉向上的小巧樓梯。
  他踏著樓梯走上去,來到一處空間并不大的書房。
  書房中,賈富正埋頭處理著一些賬目,手中執筆如飛。
  聽到方源的腳步聲后,他抬起頭來,露出臉上新添的一道傷疤。他發出和善的笑容:“方源小兄弟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
  “見過賈富大人。”方源抱拳行禮道。
  “來,請這坐。”賈富指著一個最靠近書桌的位置。
  方源坐下之后,他左手一推,將書桌上的一疊竹紙,推到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,頓時認出這疊竹紙上,都是他在最近幾天,為了購買蠱蟲報出的一個個的價格。每個出價下方,還有他本人的簽名。
  他心中得意地一笑,事情果真不出自己的所料。表面上卻泛起疑惑之色,問道:“不知賈富大人有什么見教?”
  賈富臉上的笑容收斂了一些,雙眼綻放出精芒,他盯著方源道:“我看了一下你這些天的出價,包括剛剛你買下赤鐵舍利蠱的價格。老實說吧,小兄弟,你做買賣的天賦讓我吃驚。你知道嗎,你出的每一個價格,都十分接近最終的成交價。”
  “這些天,你雖然只成功購買了一只黒豕蠱,一只酒蟲,還有剛剛的那只赤鐵舍利蠱,但是你對其他蠱蟲的報價,都是只差十幾塊元石,就能成功收購。小兄弟,有沒有興趣到我這邊來做事呢?”賈富對方源發出招攬。
  “就是這個!”方源心中哈哈一笑。這些天來,他屢次出手,大部分都故意失敗,距離成交價只差十多塊元石,唯有黒豕蠱、酒蟲、赤鐵舍利蠱這三次成功。
  果然如他所愿,賈富對他表現出來的商業天賦很感興趣,主動招攬他。
  但事實上,只要方源愿意,他幾乎能保證成功收購下所有的蠱蟲。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方源猶豫了一下,然后搖了搖頭,“承蒙賈富大人的厚愛,但是我并不想離開家族。”
  “哦,是這樣啊。”賈富目光一閃,“小兄弟可能對我有些誤會。一年前,我的確懷疑過你,但是用了那只竹君子之后,小兄弟你的嫌疑已經洗盡了。賈金生是我的弟弟,他死了我什么心情希望你能理解。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,我已經請動了神捕鐵血冷。在他的眼里,從來就沒有解不開的謎案。我相信他一定能調查出真相,到那時就能還小兄弟你一個公道了。”
  “神捕鐵血冷……這倒是個麻煩。”方源在心中咀嚼著這個名字,這對他來講,可不是個好消息。
  這個世界的偵測手段,有許多神奇的地方。同樣也有許多奇妙的手段,來針對偵查。
  方源殺了賈金生時,不過才一轉修為。很多手段即便心里知道,但用不出來。
  而記憶中,鐵血冷修為高深,是個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。他一生都在懲惡揚善,極富正義感,思維縝密,最擅長從蛛絲馬跡中找到微不可察的線索。
  “神捕的大名,我早有所耳聞。不知道這位神捕大人,什么時候能到達青茅山?”隨后,方源做出一副期待的模樣,直接問道。
  “這個……”賈富尷尬地笑了一下,“神捕事務繁忙,按照他的回信,恐怕要到后年了。”
  方源頓時心石落地,他還有大把的時間可以準備。
  “小兄弟,我很看好你。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一下我的建議。”賈富接著,又開出了一堆誘人的福利。
  方源委婉拒絕,現在還不是走出青茅山的最佳時機。
  沒有實力到達另一個陌生的環境,必定遭受欺凌和排擠。商隊中同樣充滿了欺壓和潛規則。
  “那真是可惜了你的天賦。這樣吧,這塊令牌你拿去。如果將來有一天,你想來投靠我,這張令牌就是憑證,我隨時歡迎。”賈富招攬失敗,也不意外,他深深地理解這種家族的凝聚力。
  如果現在讓他知道,方源就是殺害賈金生的兇手,不知道他會有什么表情。
  方源連道慚愧,接過賈富遞來的令牌信物,同時還有那只赤鐵舍利蠱。
  他將這兩樣東西都貼身藏妥了,這才按照原路返回。
  一名少女蠱師正撫摸著墻壁上的綠葉,忽然驚叫一聲。只見枝葉忽然散開,露出里面的一道門。
  門被人從里邊推開,方源面無表情地走了出來。
  “你,你,你!”少女瞪大眼睛,愣愣地看著方源和自己擦肩而過。
  周圍的一些蠱師看到這個情形,有的見怪不怪,有的會心一笑,有的則投來驚異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對投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毫不在意,他下到二層,一些蠱師還滯留在這里,興致勃勃地談論著赤鐵舍利蠱的歸屬。
  有些人一直在大膽地猜測著,另一些人則提供各種小道消息,什么“漠顏走出樹屋時,露出一絲神秘微笑”,“赤山臉色鐵青”等等。
  更有一些人,直接說出某某某買下了這舍利蠱。說的時候信誓旦旦,甚至還賭咒發誓。
  方源穿過這無聊的人群,誰也不知道在這一刻,赤鐵舍利蠱距離他們是如此之近。
  走出樹屋時,方源碰到了赤山。
  他的確臉色有些難看,而一旁的赤城則在四處打聽赤鐵舍利蠱的下落。
  發現方源后,赤城冷哼一聲,扭過頭去,故意不看他。而赤山則沉默地向方源點點頭,算是打招呼。
  方源也點點頭回應他,臉上帶著一絲微笑。
  夕陽的余暉映照在少年的臉上,他的確有些愉悅。
  有了赤鐵舍利蠱,他的修為就能瞬間提升一個檔次。
  還有那塊令牌。
  一年前,方源結交賈金生,就是想要借助他的身份,參加未來的斗蠱大會。在風云際會中,收獲好處。
  可惜世事難料,最終的結果讓方源也有些哭笑不得,竟然是他自己親手將賈金生殺了。
  不過沒有賈金生,借助賈富也是一樣。這塊令牌就相當于,未來的斗蠱大會的入場券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