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14 洞中有猴王

商隊離開山寨的三天后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山體石林,晦暗的紅光充斥其中。
  一根根的巨大石柱,從洞頂延伸下來,宛若倒長的巨木,組成一片巍然的灰色石林。
  方源在石林中且戰且退。
  吱吱吱……
  一群石猴瞪著綠色的圓瞳猴眼,對方源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月芒蠱!”方源念頭一動,右手朝著猴群的方向,輕輕一劈。
  呼。
  一片幽藍色的月刃,足有臉盆大小,驟然形成,穿透空氣,直接切入猴群當中。
  一只玉眼石猴飛躍在空中,無法借力,被這片月刃擊中。
  它還沒有來得及發出慘叫,下一刻,它的整個身軀,從從頭到腳,被月刃劈成了兩半。
  生命的氣息已經離它遠去,濃重的死亡籠罩下來。
  在轉瞬之間,它靈動的雙眸,變化成一對玉珠。身軀在落下的過程中,化為石雕。
  砰。
  一聲脆響之后,石雕摔在地上,碎成一塊又一塊。
  而月刃只是光輝黯淡了一些,斬了這只石猴,余勢不減,又劈中后面的時候。
  嚓嚓嚓……
  幾聲脆響之后,又有五六只的石猴被當場斬殺。
  吱吱吱!
  同伴的慘死,讓猴群更加憤怒,它們厲聲嘶叫,聲勢暴漲一倍,氣勢洶洶地向方源撲來。
  方源臨危不亂,心中冰雪一般冷靜,且戰且退。石猴漸漸接近,他就用月刃反擊。
  以前的月光蠱,哪怕是動用小光蠱增加威力,一記月刃也只能斬殺一兩只石猴。但現在的月芒蠱,只要催發出一記,往往就能收割掉五六只石猴的性命。
  不過有利有弊,月芒蠱對于現在的方源來講,消耗并不低。
  每一記月刃,就要消耗掉他一成的赤鐵真元。方源的空竅中,元海最多只有四成四。
  這也就意味著,他一口氣最多只能爆發四記月刃。
  “如果合煉了四味酒蟲,精煉了真元,我就能連續催發八片月刃。可惜,第二只酒蟲雖然到手,酸甜苦辣四種美酒,也收集了三種,就差一種,卡在最后這一步。”方源暗暗嘆息。
  三記月刃之后,他的空竅當中只剩下一成四分的淡紅真元。
  保險起見,他不再催發月刃,而是催動了白玉蠱。
  石猴群包圍了上來,沖在最前面的一只猴子跳到方源的腳邊,然后猛地暴起,由下而上,用堅硬的猴頭向方源下巴撞去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正想用拳頭擊爆這只自不量力的小猴子。
  但是心念一動,卻住了手,用下巴硬生生地承受住這次攻擊。
  在碰撞的前一刻,他的下巴處泛起一抹白玉的冷光。
  砰的一聲悶響。
  撞擊的力量迸發出來,方源不禁向后一仰頭。而那只石猴則倒在地上,抱住腦袋,慘叫著,滿地打滾。
  若是沒有白玉蠱,下巴絕對就要被撞碎。不過現在,方源除了有些微微的眩暈之感外,毫發無傷。
  不過,雖然有白玉蠱的防御,但是撞擊的力道還是要承受的。
  方源連退幾步,這才緩過勁來,雙眼一片清明。
  他剛剛有意地承受了石猴的這記頭槌,目的就是要讓這個身軀習慣這樣的攻擊,適應這樣的眩暈感覺。
  以后若是在生死關頭,遭到這樣的攻擊,他就能更快地回過神,掙扎出一線生機。
  方源一向手段狠辣,這份狠意,不僅針對敵人,更針對他自己!
  他幾乎每隔三天,就來這里,斬殺石猴。
  目的不僅僅是為了花酒行者的力量傳承,還有一個重要的目的,就是借助石猴群來錘煉自己的戰斗能力。
  蠱師的身體素質,拳腳功夫,空竅真元,戰斗經驗,每一只蠱蟲,都是影響整體戰斗力的因素。
  只有將這些因素緊密地統合在一起,才能發揮出最強大的戰斗力。
  石猴群就像是一個鐵錘,而方源就像是剛出爐的鐵錠。鐵錘的每一次敲打,都能讓鐵錠更加堅硬、純粹、凝練。
  一刻鐘之后,這場戰斗結束了。
  地面上,是隨處可見的碎石塊,其中掩藏著顆顆玉珠。
  “這次殺了四十一頭玉眼石猴。”方源心中有數,每一次都會統計戰果,從每一次戰果中檢討自己,挖掘不足加以改進。同時也能感受到自己的進步程度。
  “在剛剛的戰斗中,月芒蠱居功至偉,三記月刃,至少殺了十七八頭的石猴,已經幾乎占了一半。剩余的石猴,都是我動用拳腳擊殺的。”
  月光蠱對于石猴的攻擊效果,并不是很明顯。但晉升為月芒蠱后,它就一躍成為方源目前最犀利的攻擊手段。
  不僅攻擊力強大,更關鍵的是,效率很高。
  方源催發了三記月刃,前后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。他用拳腳擊碎石猴,卻花費了十多分鐘。
  這些石猴真的很滑溜,身手靈活得很。
  石猴立在地上的時候,根本就不要想用拳腳擊中他們。它們往往一蹬腿,就能輕而易舉地竄出去,躲避方源的攻擊。
  唯一的破綻,就是當它們蹦跳在半空中時,無法借力。方源擊殺它們,都是抓住這個破綻。
  但這也是仰仗了他豐富的戰斗經驗。若換做其他的二轉蠱師,就算是赤山、漠顏、青書之流,也做不到像方源這樣,次次都能抓住破綻。
  前世的記憶,讓方源能敏銳地捕捉到,戰斗中稍縱即逝的戰機。他能精細地使用每一分力量,雖然只是二轉,卻能將自身的戰斗力發揮到了極致。
  絕不會像方正,明明有玉皮蠱,但是在擂臺上,被方源氣勢震懾,結果應該有的戰斗力沒有發揮出來。
  當然,方源目前的修為還是比較薄弱的。面對猴群,還做不到直接強推。
  每一次都是邊打邊退。
  幸好石猴智慧不高,不懂得修改自己的攻擊方式。明明看到許多次,同伴在半空中被方源擊碎,它們仍舊前仆后繼地蹦蹦跳跳地向方源進攻。
  同時,它們追殺方源,每次距離過遠,對家園的留戀之情,就會取代心中的憤怒。很多石猴都會主動地放棄追殺。
  蠱是天地之精,人是萬物之靈。
  方源正是靠著人的靈慧,抓住石猴習性,采取正確的戰術,才能不斷地深入石林,如今他已經身處在石林的中央地帶。
  如此三番五次之后,方源終于將這根石柱中的猴群全部剿滅。
  現在,垂在他眼前的,是最后一根石柱。
  它是這片石林中,最為粗壯龐大的石柱,堪稱石柱之王。就算是五十個人合抱,也抱不過來。
  石柱從壁頂延展下來,幾乎要觸及地面。在靜默中,隱隱散發著一股巍然之氣勢。
  方源數了數上面的石洞,略微估算了一下,至少得有五百只石猴。這是他目前為止,碰到的數目最多的一只猴群。
  不過玉眼石猴的數量再多,對于方源來講,也不過只是一點小麻煩罷了,最多是耗費些功夫,多折騰幾次罷了。
  真正讓他目光凝重的,是最上層的一個石洞。
  這個石洞的洞口,比周圍任何一個石洞都要大,至少要大出兩倍不止。
  在它下面的石洞,緊密地排布著,有一種眾星拱月,百鳥朝鳳的格局架勢。
  “看來這石洞里面住著一只猴王。”方源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這才是問題所在。
  只要獸群一大,就有獸王產生。野豬群中,有野豬王。石猴群中,當然也會有石猴之王。
  獸王的威脅,比普通的野獸要高出許多倍。
  原因在于,它們的身上都會有一兩只蠱蟲寄生著。這些蠱蟲和獸王之間,是一種共生合作的關系。獸王一旦遭受攻擊,蠱蟲也會出力幫助。
  “這只玉眼石猴王,應該不是很強,至少比野豬王要弱。否則周圍的猴群,早就被它收服了。”方源靠著經驗,暗自揣測石猴王的實力。
  一般而言,獸群越大,獸王就越強。弱小的獸王,是沒有能力統御大量的同類的。
  若是按照獸群的規模大小,粗略地劃分一下獸王實力的話,那么,從低到高,就可以劃分為百獸王,千獸王,萬獸王。
  病蛇小組圍殺的野豬王,是一頭千獸王。它統御的野豬,多達上千頭。
  方源眼前的石猴王,則是百獸王,麾下的石猴有數百只。
  掀起狼潮的罪魁禍首雷冠頭狼,就是萬獸王。每一只雷冠頭狼,至少統率一萬頭的電狼。
  這三等獸王之間的實力差距,相差很大。
  千獸王往往需要三支小組合作,才能艱難狩獵。病蛇小組之所以對付野豬王,有個大前提,就是野豬王早受了重傷。
  萬獸王則需要一干家老和族長合力,才能正面對抗。
  至于百獸王,一支尋常的五人小組,就能妥妥的收拾掉。
  但是方源要對付這只石猴王,當然不可能借助外力,他只能依靠自己一個人的力量。
  “二轉初階的真元太不經用。看來是時候,用了那只赤鐵舍利蠱了。”方源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個石洞,然后退回到第二密室,關上了石門。
  若攔在他面前的,是野豬王這種千獸王,那方源想都不想,就會選擇避退。
  但現在是一只百獸王,若是方源是二轉中階的修為,倒是可以一試。
  當然結果怎么樣,也說不好。哪怕是晉升了中階,這事失敗仍有七成半的可能,成功機會只有三成不到。
  (ps:碼字碼得太投入,忘記更新了,Sorry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