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15 晉升中階

光膜透亮,淡紅色的真元海面,波濤生滅,潮起又落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海面上,兩只白胖胖的酒蟲在吸水。海面上空,黑色瓢蟲一般的黒豕蠱,在繞著懸停著的赤鐵舍利蠱周圍,不斷地振翅飛旋。
  白玉蠱如鵝卵石一般,沉在海底深處,一動不動。
  春秋蟬則隱了身形,仍舊在沉眠休養。
  “是時候了。”方源心念一動,海浪頓起,一股真元逆沖而上,直接灌入到赤鐵舍利蠱當中。
  赤鐵舍利蠱頓時搖搖飛升,散發出一股赤紅色的光芒。
  很快,舍利蠱就仿佛是一顆冉冉升起的太陽,光芒映照在整個空竅的竅壁上。
  光芒如火一般熾熱,如刀劍般刺眼逼人。
  黒豕蠱很快就受不了,撲通一聲,鉆入真元海中去了。
  兩只酒蟲也沒入了元海深處。
  白玉蠱則在海底深處一閃一閃。
  若按照正常手段,方源要進軍二轉中階,只有用那水磨的功夫,不斷催動淡紅真元沖刷周圍的光膜竅壁。
  但是如今,赤鐵舍利蠱爆發出氣勢磅礴的逼人紅光,取代了淡紅真元,直接灌注到周圍的竅壁當中,效果驚人。
  方源心神注視之下,就看到整個光膜,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地增厚。
  光膜中的光,凝結成一股股的光流,最后光膜漸變成水膜。白色的波光在上面流轉不定,時而明亮時而晦暗。
  這一刻,方源晉升中階!
  但是舍利蠱卻仍舊在綻放著赤色華光。
  光芒充斥著整個空竅,取代真元,不斷地將精華和底蘊注入到方源的空竅當中去。
  水膜全數接受過來,上面的波光盈盈如水,流動得越來越暢快。
  這個過程,又持續了一刻鐘左右。
  赤鐵舍利蠱徹底消耗了所有的底蘊,它的身軀變得透明,然后徹底消失在紅光當中。
  它一消失,逼人的紅色光芒也陡然消散。
  空竅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。
  只是水膜變得更加厚實,赤鐵舍利蠱的這番作為,省去了方源大量的時間和苦功。
  一絲緋紅色的真元,出現在了元海之中。
  這是二轉中階的真元,它比淡紅色的初階真元要更加凝練,沉在海底深處,縈繞在白玉蠱的周圍。
  赤鐵舍利蠱,能直接增強空竅的底蘊,表現在蠱師身上,就是提升一個小境界的效果。
  這種蠱蟲自然是越早用越好。
  蠱師修為越高,戰斗力越高,生存幾率就越大,同時完成的任務越多,賺的元石也就越多。對各個方面,都有有益的影響。
  到達中階之后,方源又取出幾塊元石,快速補充真元。直到將空竅中的真元海,全部積蓄成四成四的中階緋紅真元,他這才罷休。
  半個小時之后,他再次踏入石林,深入中央地帶。
  一踏入猴群的警戒線,頓時石柱中冒出一只只憤怒的玉眼石猴。
  它們吱吱大叫著,向方源撲去。
  方源面不改色,大部分的注意力都盯在最高層的那個石洞上。
  普通的玉眼石猴,只要不陷入它們的圍攻當中,并不要緊。問題的關鍵,在于這只石猴王。
  究竟有什么蠱蟲寄居在它的身上呢?
  這點方源也不好揣度。
  方源一邊徐徐后退,一邊謹慎觀察,但是這只石猴王一直沒有露面。
  方源心中暗暗覺得奇怪:“難道這只猴群沒有猴王?如果存在猴王,家園被侵犯,它勢必第一個出來。等一等,也許它已經出來了!”
  他剛想到這里,空竅中原本一直沉睡著的春秋蟬,猛地浮現出來,身軀不停地顫抖著,發出一種微弱的,只回響在方源內心當中的驚鳴。
  本命蠱示警!
  這是當本命蠱感到蠱師的生命,受到強烈的威脅的時候,才會發生的現象。
  霎時間,方源汗毛炸立。他想也不想,直接下意識地全力催動起白玉蠱。
  他渾身都籠罩住一層白玉的光暈。
  就在下一刻,一只比尋常石猴要大出三倍的石猴王,忽然在方源的左側出現,尖銳的猴爪猛地抓在方源的左肩上。
  砰的一聲,石猴王的攻擊被白玉蠱的防御抵擋住,無功而返。
  受到攻擊的這一剎那,方源空竅內的白玉蠱驟然一亮,驀地吸收了多達半成的緋紅真元。
  這要換成方源二轉初階時,一成的淡紅真元就消耗殆盡了。
  由此可見,石猴王暴然偷襲的一擊,是多么的陰損狠辣!
  饒是方源,心性沉穩,此刻也不由地出了一身冷汗。若不是這些天他努力磨礪自己,將自己打磨到一種巔峰的戰斗狀態,還真要著了石猴王的道了。
  剛剛如果有一點點的反應不及,那方源的左肩勢必就不保,整個左臂就不能再用了。方源的下場,就會和不久前的古月蠻石一樣凄慘了。
  “這個石猴王的身上,竟然寄居著一只可以令其隱身的野生蠱蟲!”方源急速爆退,他沒有能偵測隱形的蠱蟲,一下子就落入了下風。
  那只石猴王似乎也比普通的石猴要更加狡詐,一擊不中之后,就重新隱去了身形,不知道藏到哪里去了。
  這無疑帶給方源一股龐大的心理壓力。
  他催動白玉蠱,形成全身防御,每時每刻都在消耗真元。他不可能一直維持著它。
  就算是曾經他和石猴群戰斗,也是在關鍵時刻,才啟動白玉蠱進行防御。
  如果一直維持著這樣的狀態,那么過不了多久,他的真元就要被消耗殆盡了。
  五百多只的石猴,氣勢洶洶,向方源圍剿過來。
  方源盡最大速度,往后退去,拉開距離。
  一些石猴的氣勢越來越弱,一些石猴頓足原處,開始回首望著家園。
  “吱!”就在這時,玉眼石猴王又現出了身形,大聲號令。
  “吱吱!!”石猴群立即響應,迷茫和猶豫頓消,重新對方源展開追殺。
  看著五百多只玉眼石猴,鍥而不舍地向自己追殺過來,方源并不慌亂,反而嘴角流露出一絲冷笑。
  這個變故,他早已經在預料當中。
  他向石林中央深入,只是選擇了一個最容易的路線,打通了一個通道罷了。在通道的周圍,還生存著大量的石猴群。
  這個通道,對于方源來講,十分熟悉。
  但是對于這些智力不高的石猴,它們怎么可能知道?在石猴王的督促下,石猴群在石林中橫沖直闖,自然入侵了其他猴群的警戒線,很快就惹來了其他猴群的反擊。
  石林陷入大混亂!
  無數的玉眼石猴站在自己的立場上,保家衛國,開始自相殘殺。
  若是再等個十幾年,石猴王說不定就能成長為千獸王,完全統一這片石林。但是現在,它只是百獸王,還沒有能力駕馭住這么多的石猴。
  不同的石猴群,相互之間,陷入了大亂斗當中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耳中全是石猴吱吱喳喳的亂叫。
  追殺他的五百多只石猴,很快就被其他石猴群絆住。但是那頭石猴王卻是對方源緊追不舍。
  方源且戰且退,這期間,石猴王多次偷襲他,每一次都造成他真元的大量損耗。幸虧他在這之前,晉升到了中階。否則初階的那點真元,怎么能支撐這樣的消耗。
  方源陷入絕對的下風,他捕捉不到石猴王的破綻。
  唯一反擊的機會,在于石猴王攻擊自己的一瞬間。但是方源即便反應過來,也來不及做出反擊的動作。
  石猴王有著隱身蠱蟲,牢牢地掌握了主動權。想什么時候襲擊方源,就什么時候襲擊。就算是方源斬傷了它,它也能利用隱身蠱蟲安然逃遁,可以說已經立于不敗之地。
  “我沒有偵破隱形的蠱蟲,這場戰斗勝算極小!若是有個大范圍的攻擊手段,興許可以一試。但是月芒蠱……除非走了運氣,正好擊中這只石猴王,但這可能性實在太小了。”
  方源洞悉了戰局,立即就要撤退。
  但是石猴王卻鐵了心似的,要擊殺他。
  方源退到距離石門一百米遠的距離,忽然停住腳步。
  “我的真元只剩下一成多一點。一百米的距離,根本支撐不到。就算是進入了第二密室,關上石門,這只石猴王也有可能破門而入!”
  方源原本以為,這只石猴王追殺自己這么長一段時間,應該要放棄了。但沒有想到它竟然還是這般執著。
  此時,他已經退出了石林,周圍是一片空地。
  無數的石猴,在石林中亂戰,群情沸騰,它們發出嘈雜無比的聲音,嗡嗡地回蕩在這片山體空間當中。
  方源不再動彈,一股戰斗直覺告訴他,石猴王就隱身在某處地方,等待著他的破綻,然后實施致命一擊。
  方源知道自己已經陷入絕境。
  若是普通的二轉蠱師,此刻恐怕已經崩潰了,受不了這種無形的壓力。
  但是方源依舊冷靜。
  這個情形,亦在他的料想當中,只是可能性很小罷了。按照道理來講,石猴王也具備著石猴的習性,留戀家園。但這只石猴王不知道為什么,非要追著方源殺不可。
  “既然選擇冒險,就要有付出生命的覺悟!”方源眼中寒芒一閃,開始脫下上衣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  PS:
  修改了錯別字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