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16 斬殺猴王得新蠱

“一成一分的真元,也就是兩記月刃,或者承受石猴王兩次的偷襲。塵×緣?文?學?網單靠月芒蠱或者白玉蠱,是不行的。唯一的機會,就是在石猴王攻擊我的瞬間,抓住戰機,催出月刃,斬殺掉它!”方源腦海中電光火石般,閃出此刻最佳的戰術。
  石猴的防御能力并不出眾,石猴王既然選擇這種偷襲的攻擊方式,也從側面暴露出它防御低下的弱點。
  一記月刃,能一下子斬殺五六只玉眼石猴。即便不能能斬殺掉石猴王,亦能重創它。
  但別以為很容易。做到這點相當的難,就算是一組的蠱師過來,沒有偵破隱形的蠱蟲,照樣要飲恨當場。
  “這猴頭狡詐,一直不攻擊,是想等著我真元耗盡嗎?也罷,就相信春秋蟬一次,賭了這一把!”方源瞬間便有了決斷,雙眼中閃過一抹冷酷的光。
  他站在原地,雙手垂下,提著上衣的領口。同時他緩緩地合上眼簾,只留出一條眼縫。更驚人的是,他撤掉了白玉蠱的防御。
  空竅中真元的消耗,頓時停止下來。但與此同時,他渾身上下再無白玉之光的保護。
  石林中不斷傳來石猴的怒叫和慘嚎,但是方源卻感覺這些聲音,離自己越來越遙遠。
  一種靜寂籠罩住他的心神。
  他在靜心地等待著石猴王的攻擊。
  當它攻擊的時候,就是這場戰斗決出勝負的一刻!
  等待……
  等待……
  陡然間,空竅中春秋蟬再出震動。
  吱!
  下一刻,方源耳邊一聲炸響,石猴王陡然出現在他的左側!!
  “白玉蠱!”方源雙眼一抹精芒暴射,白玉之光籠罩住他的全身。
  砰。
  石猴王打在方源的身上,力道兇猛,幾乎把方源打了個趔趄,空竅中的真元驟然縮減半成,只剩下另一半!
  狡詐的石猴王一擊不中,立即遁走!
  方源根本來不及反擊,但這時間足夠他將手中的上衣一揚。
  旋即,他就感到上衣兜住一個東西,一股力道拖拽著上衣向外跑。
  上衣并不是鐵絲網,為了防止上衣的破裂,方源及時地松開雙手。就看到上衣裹著一個東西,以驚人的速度在四處亂竄。
  “就是此刻!”方源眼中寒芒一閃,此戰成敗,就看他手中這記月刃,他心中冰雪般冷靜。
  石猴王到底是野獸,被上衣遮住臉面,頓時陷入慌亂當中。
  它發出吱吱的尖叫,呼喚麾下石猴相助,同時頂著上衣不斷地變向,突兀轉折,四處亂竄。
  一道幽藍的月刃斜斜飛來,正中石猴王。
  石猴王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,顯出身形。
  它外形和普通的玉眼石猴,沒有什么兩樣。但是體型比它們大了三倍,同時雙眼綻放著血紅的光芒。
  一道細長又深重的傷口從它的胸膛處,一直延伸到左大腿。鮮血不斷地向身外涌出來。
  雖然沒有死亡,但是它已經身受重傷,死亡的氣息已經籠罩住它的全身。它驚恐地捂住傷口,重新隱去身形。
  方源的上衣被月刃斬出一道長長的缺口,落在地上。但是血跡卻仍舊暴露了石猴的動向——它慌張地后退,再沒有追殺方源的**。如此重傷,再不處理,恐怕性命不保。
  趁著這個功夫,方源也退向石門。催出月刃之后,他空竅中的真元只殘留一絲,戰斗力急劇下滑。
  此戰看似平手,其實是方源勝了。
  石猴王的傷勢,一時半刻必定恢復不了,血流的越多,它就越虛弱。
  反觀方源,依靠元石就能快速地補充真元,將戰斗力恢復過來。
  即便沒有偵破隱身的蠱蟲,亦沒有大范圍的攻擊手段,但是憑借著豐富的戰斗經驗,以及臨危不亂的鋼鐵意志,方源做到了以弱勝強。
  “猴、狐、狽……此類野獸,有著超越尋常獸類的智慧,因此狡詐。但正因為如此,它們缺乏一種蠻勇,受了重傷,就會遠遁。若是野牛、野豬這種生物,越是受傷越是狂暴。這只猴王身上,看來只有一只蠱蟲。這只蠱蟲雖然能隱身,但是卻連血跡都遮掩不住,若我所料不差,應該是一轉的隱石蠱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思量著,依靠腦海中的記憶,石猴王對他來講,已經再無秘密可言。
  “戰局已定了。”方源退回到石室,關上石門,利用元石補充真元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真元重新補充到巔峰狀態,推開石門,他再次來到石林中。
  石林中仍舊是一片混亂,但是比之前的程度要好許多。
  “這場混亂之后,恐怕整個石林的猴群勢力都要重新洗牌。石猴的遷徙和重整,流浪的孤單石猴將組成新的猴群。我辛辛苦苦打通的通道,恐怕也要因此消失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一沉,他必須趁著這個通道沒有徹底消失之前,斬殺了石猴王。
  否則重新打通這通道,將耗費他大量的時間。當他再次到達石林中心的時候,恐怕要面對一只痊愈之后的石猴王。
  宜將剩勇追窮寇,不可沽名學霸王。
  方源沿著開辟出來的路線,闖入石林。沿途中不時的有石猴蹦跶出來,都被他一一絞殺。
  一刻鐘后,他再次來到最中央的巨大石柱跟前。
  石猴王倒在地上,化為了石雕,已經死了。
  一只玉眼石猴,一腳踏在它的尸體上,吱吱的亂叫著。
  王位更替,舊王已死,新王上位。不管是獸群內部,還是人類社會,都有冷酷的淘汰機制。
  “倒是省去了我一些功夫。”方源慢慢走近。
  就在這時,一只蠱蟲悠悠地從石猴王的尸體上懸浮而起,向著新王飛去。
  月芒蠱!
  方源及時地發出一道月刃,趕跑了石猴新王,然后走上前去,一把抓住這只蠱蟲。
  此蠱外形極為平凡普通,就是一個灰色的石塊兒。表面凹凸不平,不是正立方,也不是圓珠狀。估計把這蠱隨處丟在路邊,單看外表,將無人注意。
  但實際上,它卻是石中之精,大自然孕育而生的天然蠱蟲。
  它看起來是個石頭死物,不過事實上,卻是貨真價實的生靈,有著自己的靈智意識。
  一如方源所料,正是隱石蠱。
  它被方源抓住,不斷掙扎著,還想脫離方源的魔掌。
  春秋蟬。
  方源心念一動,春秋蟬在空竅中浮現出來,氣息泄露了一絲出去。
  隱石蠱頓時死了一般,再也不敢掙扎,就像是老鼠見到了貓。
  方源緋紅的真元一催,瞬間將它煉化。
  又得一蠱!
  隱石蠱被方源收入空竅,沉入真元海底,和白玉蠱靠在一起。
  石猴新王在一旁眼睜睜地看著,方源將隱石蠱收入體內,急得在原地亂蹦,吱吱喳喳地尖叫著。
  它才剛剛上位不久,沒有多少的石猴響應它。
  方源又一記月刃掃過去,立即就收了四五天猴頭的性命。那些聚集在它身邊的猴群頓時轟然崩潰,四散開來。
  新的石猴王沖著方源齜牙咧嘴。
  “滾。”方源盯著它,說了一個字,眼神寒冷如冰。
  石猴王渾身一顫,真正感受到方源散發出來的恐怖殺機。它呆呆地看著方源一眼,旋即嗚咽一聲,轉身而逃。顯示出它超越其他野獸的靈智。
  方源驅散了這群石猴,也不理會它們。而是抓緊時間走到石柱底下。
  離得近了,他發現了石柱下的一個洞口。
  洞口不大,一排石階從洞口延伸往下,一直沒入黑暗當中。
  方源沒有偵察蠱蟲,自然不知道地洞下面有什么東西。
  情況不明,方源沒有進入地洞,走下石階。他方才直闖進來,自身狀態并不是很好。更關鍵的是,石林中的混亂正在消失,已經趨于穩定。
  他花費了大量時間和精力,才打通的路線,已經有許多的石猴在路線上的石柱中定居。
  “欲速則不達,找到了接下來的傳承線索,就已經達到了目的。是時候回去了。”方源忍住一探究竟的**,按照原路返回。
  一路上,前進的壓力明顯增大。但最終,方源頂住壓力,被數百只石猴攆著跑,狼狽不堪地沖出石林。
  時間匆匆,春夏交替。
  不知不覺間,又到了炎炎夏日。
  方源勤練不輟,抓緊每時每刻刻苦修行。赤鐵舍利蠱的使用,使得他一下子就追上了方正的修為進度。
  他沒有特殊蠱蟲,中階的氣息是隱藏不住的。在斬殺了石猴王,獲得隱石蠱的一天之后,他的修為就被人發現。
  族人這才知道,原來得到了赤鐵舍利蠱的人,竟然是方源!
  同時,方源也故意暴露出黒豕蠱。
  方源為了購買黒豕蠱和赤鐵舍利蠱,將那么一大筆遺產都給賣掉了。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他的想法,一時間“大傻瓜”、“蠢蛋”、“瘋子”、“目光短淺”成了方源的代名詞。
  關注度的上升,讓方源不得不減少對花酒行者傳承的探索次數。
  他一面繼續溫養空竅,向著二轉高階邁出穩健的步伐,另一面收集酒蟲以及隱石蠱晉升合練的材料,同時催生生機葉,賺取元石,維持修行。
  七月,初秋。
  在山腳下的村莊附近,一只野生的五轉蠱蟲忽然出現,引發了整個古月山寨的強烈震動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