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20 得來全不費工夫

秋高氣爽,風和日麗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瓦藍的天空,如水晶般澄澈干凈。
  風徐徐地吹著,拂動方源的發梢。
  遠遠望去,附近的村莊已經人煙稀少。近處,小山一般的吞江蟾沉睡著,卡在河床中。方源站在河岸處,和這只五轉的巨型蠱蟲對比起來,就仿佛是大象身邊的小猴子。
  方源心境平和,沒有一絲的緊張,他暗暗思忖:“我先后用了白豕蠱、黒豕蠱,淬煉身軀,提升力量。有了兩豬之力,再加上我本身的力量,足以超過五六個成年人。但是要推醒這只吞江蟾,恐怕得有兩牛之力。單憑我自身之力,當然不行。不過,只要借助浪濤的力量……來了。”
  嘩嘩嘩……
  方源側身望去,一陣浪濤起伏而來,平靜的河水迎來了動蕩。
  浪潮越來越大,不斷地拍擊著吞江蟾,激起沖天的浪花。
  方源只是站著一會兒,身上就被打濕了。
  他也不在意,開始奮起全力推動吞江蟾。
  吞江蟾仍舊在死睡,它本來就是生活在江河湖海中的蠱蟲,浪潮的打擊對它來講,太平常不過,根本就不能喚醒它。
  接著一股股的水浪的沖勢,方源努力了半晌,終于將吞江蟾緩緩推離原來的位置。
  這條河越到下游,河床就越是寬敞。再加上兩側的水流,使得方源越推越輕松。
  大約推了三百多米遠,吞江蟾睜開了它朦朧的睡眼。
  一對深綠色的瞳眸,從迷茫散光的狀態,漸漸地收束起來,然后盯住了身邊的方源。
  方源毫不畏懼,與它對視。
  從它深幽的瞳孔中,方源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倒影。
  “江昂!”吞江蟾揚起腦袋,忽的張開大嘴,發出一聲古怪的蛙鳴。
  蛙鳴聲傳播開去,在青茅山中回響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感到雙耳嗡嗡作響。
  吞江蟾將蛙頭垂下,大嘴對準沖刷而來的河水猛吸。
  嘩嘩嘩!
  河水的流速頓時加快了十倍不止,紛紛涌入到吞江蟾的肚皮里去。河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,迅速下降。
  方源站在吞江蟾的身邊,清晰地看到無數的魚蝦鱔鱉,也隨著河流被吞江蟾吸入肚子中。
  察覺到河水的異變,赤山小組趕了過來,一個個看到正在進食的吞江蟾,皆是動容。
  “真是壯觀吶!”赤城望著,難掩震驚的神色。
  “你成功了?”赤山則看向方源。
  “應該是吧。”方源神情淡漠地點點頭。
  河水越降越低,直至斷流,吞江蟾又再次高高地昂起頭顱,肚皮一漲一縮,吐出無數的魚蝦龜鱉。
  啪啪啪。
  一時間,大量的河鮮落在地上,發出噼里啪啦的脆響。
  一條魚兒在地上蹦跳,龜鱉摔得七葷八素,螃蟹在橫走,然后又被落下的河鮮砸中身軀。
  方源起先沒有太在意,只是隨意的看著,忽然聞到了一絲酒香。
  “奇怪,怎么會有酒的香味?”赤城嗅了嗅鼻子,一臉驚奇。
  “應該是百年苦貝。”組中的女蠱師手指著一個磨盤大小,破損的黑色貝殼。
  這貝殼渾身漆黑如墨,殼上一圈圈的白色紋路,好像是樹木的年輪。
  “不錯。苦貝能將沙石化為苦水汁液,百年苦貝中的苦水,經過時間的積累達到質變,便變成了酒。白家寨的當代族長,就很喜歡喝這種苦貝酒。”赤山在一旁補充道。
  無須他細說,方源早就拿起這只貝殼,開始采集苦貝酒。
  不久前,他還在困惱如何獲得這種苦貝酒,想不到卻以這種形式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,得來全不費工夫!
  吞江蟾幾乎吞吸光了這條河的河水。河水深處,埋藏在泥沙中生活的百年苦貝,也因此暴露出來。
  方源很快就收集了六只百年苦貝。其中兩只貝殼已經破損,其余四只卻是完整無缺。
  “終于收集到苦酒,如此一來,就可以開始合練四味酒蟲!”這一刻,方源心中的歡喜,不足以外人道也。
  “江昂!”
  吞江蟾吐完這些河鮮,又叫了一聲,然后它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緩緩地轉過巨型身軀,沿著河道,向下游而去。
  “真的成功了!”赤山口中喃喃,心石落地。他一直注視著吞江蟾離去,直至它的的背影,消失在視野中。
  “什么嘛,居然這么簡單就趕跑了它。早知道這樣,我們自己就可以完成了。現在卻讓方源這般容易,就成了英雄!”赤城撇撇嘴,語氣充滿了嫉妒,很不甘心。
  “方源,不管怎么說,你這次立下大功了。你是我們古月一族的英雄!”赤山復雜地看著方源說道。
  “哦。”方源心不在焉地應和一聲,充滿了敷衍的味道。同時,他雙目炯炯,在滿地的河鮮當中,繼續翻找著百年苦貝。
  什么英雄,不過是一個贊譽罷了。
  而贊譽和詆毀,都不過是外人對自己的看法和觀念。
  外人對自己的看法,方源根本就不在乎。
  你認為你的,我自活我的。
  英雄?狗熊?呵呵,還不如一只苦貝來的實在。
  趕走吞江蟾的消息,第一時間傳入山寨。
  古月博連道三聲好,廳堂中沉悶氣氛一掃而空。
  唯有內務堂家老臉上神情復雜,他對方源并不看好,更在不久之前,對方源大肆批判。如今古月山寨危機,卻是方源站出來解難。一前一后,這不是打他的臉么?
  “古月方源驅趕吞江蟾有功,破格提升為一組之長,獎五百元石。”古月博沉吟了一番,下了這道飽含深意的命令。
  酒肆中。
  “什么,方源竟然成功了?!”
  “奇怪,他不過是區區新人,如何能驅趕了一只五轉蠱蟲?”
  “就連赤山都要鎩羽而歸,他卻做到了……”
  消息傳來,眾人驚異萬分。
  “方源成了拯救我族的英雄?這……”和方源有仇怨的男蠱師聽到這個消息后,不知所措。
  他的組長卻忽然大喝一聲,手指著酒肆掌柜還有一眾伙計:“你們這些區區凡人,詆毀我族英雄,該殺!”
  話還未說完,他就是一道月刃。
  掌柜老者哪里料得到殺身之禍來得這么突然,被這記月刃射中脖頸,頓時身首異處。
  “大人饒命啊!”伙計們看到這一幕,先是楞了楞,然后猛地跪倒在地上,大聲哭喊求饒。
  “組長,你這是干什么?”男蠱師站起身來。
  “干什么?”他的組長抖了抖眉頭,語氣沉重地嘆息道,“今時不同往日了,阿海。方源一下子成了英雄,必定被高層看中。你說,如果我們在此詆毀他的事情,被有心人宣傳了出去,會怎么樣?在場的偵察蠱師大有人在,若是有看我們不順眼的家伙,對家老們說上幾句壞話,我們的前途就毀了!”
  男蠱師聽得渾身冷汗。
  的確是這樣,家族親情至高無上。方源在外面對五轉蠱蟲,冒著生命的危險,保衛家族。而在此同時,他們卻當眾詆毀他,咒罵他,侮辱他。這是什么心態?這是狼心狗肺,不識好歹的無情冷漠!
  就好像是地球上一段歷史,岳飛在外干仗,保家衛國,秦檜在朝廷中當內奸陷害。
  這些蠱師雖然還達不到陷害的地步,但這事情要真被人宣傳出去,家族高層能放心他們這樣的人嗎?
  若要是漠顏、赤城這樣有背景跟腳的,也就罷了。偏偏他們幾個,都是上頭沒人的貨色。
  在體制內往上爬,無非是人擠人,人踩人。這事情若被其他人利用,對他們的前途而言,將會造成極壞的影響!
  “現在挽救還來得及,只要表明態度,外人也不會多說什么。這些凡人賤命一條,死不足惜。不,他們能為我們犧牲,這是他們的榮幸。你們立刻就動手,一人殺一個,殺完之后,夸贊方源,表明態度!”組長低聲喝道。
  “該死的!”男蠱師狠狠地咒罵了一聲,在仇恨和前途中,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。
  一記月刃砍下去,頓時一位伙計就慘死當中。
  “大人,求求你們放過我吧。”一時間,其他的伙計都癱倒在地上,嚇得屎尿橫流。
  男蠱師卻不管他們,眾目睽睽之下,他義正言辭地手指著這些可憐的伙計,喝斥道:“你們這群人真是該死。古月方源是何等英雄,單憑一己之力,保全家族,你們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膽?竟然敢詆毀他!”
  男蠱師說著,緊緊地皺起眉頭。
  這神情倒不作偽,方源是他深恨之人,但他卻得當眾夸贊方源,他為自己的話感到一陣的膩味和惡心!
  “大人,這都不是你叫我們……呃!”一位伙計感到冤屈的不得了,高聲喊著。
  但他剛喊了一半,聲音就戛然而止。
  一記月刃飛來,將他劈死。
  “一群賤民,自己詆毀也就罷了,還想倒打一耙,牽連我們!”出手的是一位女蠱師,此時她面罩寒霜,冷喝出聲。
  其他蠱師看著這邊,像是看一場鬧劇。
  有的冷笑,有的淡漠,有的繼續交談,但沒有人來上來勸阻。
  死些凡人算得了什么?
  大不了賠償一些家奴罷了。
  大家都是一族中人,都是親人,不會為了這些外人,而去干擾或者追究,憑白無故地生了什么間隙的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