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21 四味酒蟲

“古月一族……”熊力站在山坡上,遙望著遠處的古月山寨,臉上浮現出一絲復雜之色。塵?緣?文√學←網
  秋風颯爽,徐徐吹來。
  此時望去,秋意染遍山巒。
  樹葉紅黃交雜,野果累累。唯有青矛竹,碧綠如玉,依舊挺立。
  “曾幾何時,古月一族就像是這山上的青矛竹,四季常青,第一霸主。現在嘛,竟有一種落魄。”熊力的嘴角扯動出一絲冷諷的弧度。
  但是很快,他又想到自家的山寨,嘴角的弧線抹平,他的心情沉重起來。
  白家寨的崛起,已經打破了青茅山舊的平衡。傳統霸主古月一族的暗弱,熊家寨的經營不佳,都讓青茅山的格局,趨于一種動蕩當中。
  熊力知道,這個問題之所以沒有徹底爆發出來,都是因為狼潮在上面壓著。三家山寨必須通力合作,才能渡過這次狼潮,所以都有默契地選擇合作,暫時拋去過往恩怨。
  “狼潮一過,青茅山的陳舊格局,想必就要被打破了吧。白凝冰,這才幾年,已經是三轉修為,真是恐怖啊……”熊力的心中浮現出一個白衣少年的身影,心中更是像壓了巨石一般,沉重壓抑。
  他熊力是熊家寨二轉蠱師第一人,生平大小戰數十次,勝多敗少,立下赫赫之威。身懷熊豪蠱,爆發出來,有一熊之力,號稱青茅山第一大力士。
  他早已出道,算是親眼目睹著白凝冰火箭般的崛起,更明白此人的恐怖。
  “組長,那個就是古月山寨啊!還那么遠呢,為什么我們要停在這里呢?”一旁,熊林雙手搭在一起,抱著后腦勺,好奇地道。
  在這一行五人的小組當中,熊林最為年輕,是剛剛出道的新人,和方源同歲,是熊家寨此屆的第一天才。
  他身材矮小,剃了一個光頭,在陽光下顯得白亮亮的。
  熊力目光掃了一下這個家族中的后起之秀,沉重的心情稍微舒緩了一絲。他沉聲答道:“我們此行是在執行出使任務,不是偵察任務。這里已經是古月一族的警戒線,我們如果冒然進去,恐怕會當做敵人來處理。”
  “哦,原來是這樣。”熊林恍然。
  “我們這次來,有兩個目的。一個是將族長大人的親筆信,交給古月族長。另一個,是調查吞江蟾事件。古月山寨,畢竟不是我們的地方,待會到了那里,都把你們的臭脾氣收斂起來。但是也絕不能墮了我們熊家寨的威風,聽明白了嗎?”熊力目光掃視身邊四人,輕輕一喝。
  其余蠱師無不神情一凜,默默點頭。
  “組長,有人來了。”組中的偵察蠱師,忽然開口。
  “我們暴露行跡這么長時間,也該來了。就是不知道是誰……嗯?原來是赤山。”不久,熊力也發現了赤山小組,不由地目光一閃。
  “哇!那個人好高大,他就是赤山嗎?比熊力組長還要高啊,這身肌肉,一塊塊的……組長,他就是那個天生巨力,一直想要搶奪青茅山第一大力士稱號的那個人嗎?”熊林頓時看直了眼。
  “哼,就憑他……”陰測測的熊姜不屑地撇撇嘴。
  “熊力!”
  “赤山。”
  兩支小組距離縮短到五十步,兩位組長照面,眼神銳利似在半空中噴撞出了火花。
  “看來這一次,你是熊家寨的特使。”赤山冷哼一聲,他沒少和熊力交手。
  “正是如此。白家寨的特使來了么?”熊力面色如鐵。
  “問那么多干什么,隨我來吧。”赤山帶著戒備,微微側身,邀請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。
  第二密室中,四個酒壇擺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酸甜苦辣四味美酒,甜的是黃金蜜酒,辣的白糧液,酸的是楊梅酒,苦的是苦貝酒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地上,心念一動,空竅中的兩只酒蟲便飛了出來。
  合煉四味酒蟲的過程,和普通的合煉稍稍有所區別。
  兩只酒蟲在方源的意志下,一齊鉆入到楊梅酒壇當中。
  在楊梅酒液中,它們開始嘗試著融合。白色的光團在酒壇中產生,豪光從壇口沖出來,映照在壁頂上。
  方源往酒壇中投入元石,一塊,十塊,五十塊……
  一直到一百塊的時候,光團凝縮成拳頭大小,懸浮在酒壇當中。
  此時,楊梅酒已經消耗一空,方源便拿起第二壇酒,將濃稠如油的黃金蜜酒傾倒其中。
  在蜜酒的浸泡下,白色的光團忽然漲大成原狀。
  方源頭上浸出汗漬,他要一直維持著兩只酒蟲的意識融合,因此一心多用,極耗心力。
  他繼續往酒壇中投去元石。
  每投一塊元石,白色光團就會縮小凝聚一分,直到再次凝聚成拳頭大小,達到極限。
  方源如法炮制,再依次倒進苦貝酒、白糧液。
  當四壇美酒通通消耗之后,酒壇中白光驟然一盛,旋即消散至無。
  “成了。”方源不用往酒壇中看,就知道已經成功了。
  他心念一動,酒壇中就晃晃悠悠地飛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正是四味酒蟲。
  和酒蟲相比較起來,它的外型并沒有太多的變化,只是比酒蟲稍大一些。
  同樣酷似蠶寶寶,一對黑亮的小眼睛。
  只是酒蟲通體乳白無暇,而這只四位酒蟲的身上卻是四種顏色不斷地漸變,代表辣的紅色,代表苦的藍色,代表酸的綠色,代表甜的黃色,讓方源不禁聯想到地球上的霓虹燈。
  “呼……”方源長出一口氣,這次運氣不錯,沒有失敗,第一次就成功了。
  怕就怕失敗之后,酒蟲受損嚴重,死掉一只。或者苦貝酒消耗光,那就麻煩了。
  慶幸的是沒有這種情況發生。
  蠱師用蠱、養蠱、煉蠱,那一方面都不容易。合煉蠱蟲方面,很多蠱師都要千辛萬苦地尋找秘方,籌集材料。
  秘方各有不同,未必就有適合的。有的蠱師為了籌集材料,甚至會耗費十幾年的功夫。就算是找到了秘方,收集全了材料,但是合煉失敗了,材料損失消耗,那么之前的努力和準備往往就打了水漂。
  “蠱師修行艱難啊……”方源在心中深深地一嘆。
  合煉蠱蟲,在修行前期,還算是容易的。到了四轉、五轉,往往十次未必能成功一次。
  六轉的成功率更是降到百分之一。合煉高級蠱蟲,每一次失敗,都意味著損失大筆的資源。
  不過,一旦成功,收益將極為可觀。
  就拿方源新煉成的這只四味酒蟲來說,它能精煉二轉真元,提升一個小境界。
  方源使用了一只赤鐵舍利蠱,晉升到中階。如今用了四味酒蟲,就是高階真元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他的戰斗力猛地暴漲兩倍。同時溫養空竅,修行起來事半功倍。
  不過凡事,皆有利有弊。
  方源用四味酒蟲精煉真元,必會導致元石消耗的增加。單靠販賣生機葉的收入,已經不足以持平他的修行消耗了。
  “接下來,還要將隱石蠱,合煉晉升為隱鱗蠱。這又是一筆開支。”
  每次合練蠱師,不管成功還是失敗,都會消耗一筆元石。合練四味酒蟲,方源就先消耗了四百多塊元石。
  他這次驅趕吞江蟾之后,族里獎了他五百塊元石。五百塊元石足夠其他蠱師花銷很長一陣子,但是方源幾乎就全用在了這里。
  幸好他之前轉賣了家產,用了大半收購了赤鐵舍利蠱后,手頭上還余著一筆錢財。短時間之內,倒不用過于擔心。
  只是,這隱鱗蠱必要合練。
  方源斬殺了石猴王后,得到了這只隱石蠱。但是這只蠱缺乏實用性。
  它僅僅只能隱去本。也就是說方源用了之后,他的軀干、腦袋、頭發等都會隱去形跡,讓人瞧之不見。
  但是他身上穿著的衣服,帶著的護腕綁腳,踩著的竹芒鞋仍舊在那里,能被肉眼觀察到。
  石猴王當然沒有這個顧慮,它是野獸,不需要服飾。
  但是方源就尷尬了。要想發揮出隱石蠱的最佳效果,讓人看不見他,他就必須脫去身上的所有衣衫。若是不脫,即便隱身了,別人也會發現一套在“行走”的二轉蠱師的武服。
  隱石蠱只是一轉蠱蟲,當它晉升到二轉的隱鱗蠱時,這個問題就能解決了。
  隱鱗蠱能將蠱師的衣服也同時隱形,如果石猴王催動的是隱鱗蠱,那么方源的上衣即便蓋在它的身上,也會消失不見。
  倘若石猴王身上是一只隱鱗蠱,那么方源能否戰勝石猴王,還是一件頗有懸念的事情。
  合煉隱鱗蠱的,除了隱石蠱之外,當然還有其他材料。不過這些材料都比較普通,方源已經拜托江牙幫忙收集了。
  “若是合練成了隱鱗蠱,不僅出入石縫秘洞方便了許多,而且在狼潮中更能游刃有余,有此保命手段,進可攻退可守。”方源尋思著。
  時候也不早了,他收了四味酒蟲,歸入空竅,就出了洞口,往山寨走去。
  他成功驅趕了吞江蟾,一時間成了眾人關注的焦點,這些天行動并不方便,因此有所顧忌。在這秘洞中待久了,會引起他人的懷疑。
  山寨的門口,一場有關氣力的較量已經結束。
  熊力一組人面色傲然地站著,赤山一組以及門口守衛蠱師,都是一臉的凝重。
  熊力身材沒有赤山高大,此時目光中卻帶著居高臨下的意味。他緩緩地道:“赤山,你的確天生巨力,有著天賦。但是我有棕熊本力蠱,已經養了一熊之力。剛剛比斗的結果你也看到了,你還不是我的對手。”
  “哼,想要青茅山第一力士的名頭,做夢去吧。”一旁,熊姜冷哼著。
  赤山臉色鐵青,他知道這是對方故意約戰,行為舉動充滿了政治意圖。此刻,他輸了,已經不是個人的私事,而是墮了古月一族的名頭。
  “戰勝我有什么可得意的。你們不知道,我早已經不是家族中最有力氣之人。有本事的話,勝了方源再說。”赤山逼不得已,不得不動抬出了方源。
  “哦,方源?我聽說古月一族出了一位甲等天才,名叫方正。方源又是何人?”熊力疑惑地問道。
  赤山冷哼一聲便答:“方源便是方正的哥哥,亦是天賦異稟,有著天生的巨力,同時還與蠱蟲增添本身力氣。先前五轉吞江蟾,就是被他一人之力,推出百步之遠。最終趕跑了吞江蟾,你若不信,可去寨子里隨便打聽。”
  熊力小組臉色不由一變。
  五轉吞江蟾!
  方源!
  這個名字一下子就刻在他們的心中。
  (ps:這是修整大綱后的第一更,呼……不會斷更的,這點大家放心。缺的更新,以后會爆發的。錯過雙倍月票真是可惜,但是為了長遠打算,這也算不得什么了。呵,酸甜苦辣,這不過是人生的一場小雨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