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22 人生幾多風雪

嗤嗤嗤!
  接連三片臉盆大小的月刃,在空中劃出幽藍的光線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嚓嚓嚓。
  頃刻之間,就有十六七只玉眼石猴當場死亡。
  追擊方源的石猴群,頓時就少了一小半。
  方源站在原地,并沒有后退,而是再次舉起右掌,劈空三次。
  又是三道月刃,直直地撞入石猴群中,所到之處石猴翻倒一片。
  石猴的尸體摔在地上,摔成一塊塊的碎石。眼球所化的玉珠,也滾跳在赤紅色的地上。
  方源查看了一下空竅,空竅中還剩下一大半的深紅真元。
  月芒蠱的一片月刃,需要一成的淺紅真元才能催動出來。方源若是二轉初階,只能連續催動四記。到了中階,上升到八記。到高階,數量再增加一倍,提升到十六記。
  方源雖然沒有達到二轉高階,但是此刻有四味酒蟲精煉出高階真元,算得是偽高階,因此戰斗力暴漲。
  原先這七八十只的猴群追殺,他需要且戰且退,但是如今單靠月刃攻擊,就能迅速剿滅絕大部分。只余下十多只,往往又望風而逃。
  “不過才兩天時間,就打通了三根石柱。這樣的速度,比先前要快了數倍!這么算的話,一個半月后,我就能再次打通通往石林中央的道路了。”方源暗暗尋思著。
  “按照花酒行者的布置風格,石林中央的地洞,就是下一道關卡。在關卡之前,極有可能種下地藏花蠱。不過到了此步,估計花酒行者的力量傳承也差不多了。畢竟他身受重傷,狀態極為不妙,才倉促之間設下的這道傳承。最大可能估計,往后也最多只有一兩道的關卡了。”
  有著前世的豐富經驗,方源又想到了當初影壁上,花酒行者那般渾身浴血,奄奄一息的景象,做出了判斷。
  花酒行者布下這道傳承,畢竟時間太短,沒有辦法做得更多。但這只是一個傳承的特例。
  其實正常的傳承,都要經過蠱師經年累月的設計和布置。有的規模宏大,有的每隔十多年才開啟一次。有的在傳承的過程中,地點并不是只有一處,而是分割成數個地點,分布在五湖四海,相互間距可能相隔天涯海角。
  后來者要繼承這樣的傳承,非得經歷十數年甚至數十年的時間,進行探索以及歷經各種考驗。
  一些傳承,終其蠱師的一生,也未必能探索成功。往往就將這未完成的事業留給了后輩子孫。
  “花酒行者的這道傳承,屬于微型傳承,有個缺點,就是傳承的東西比較稀少。但也因此有個優點,那就布置的關卡往往因地制宜,因此相對簡單。我從這道傳承中,先后得到了白豕蠱、玉皮蠱、酒蟲。隱石蠱勉強也能算上。接下來剩下的,恐怕只有一兩朵地藏花了。但愿接下來的這些蠱蟲中,有偵察類或者輔助移動的蠱蟲!”
  時間匆匆,秋去冬來。
  初冬,第一場雪。
  天空陰沉,雪花飄飄,灑落在青茅山上。
  方源獨自一人,行進在雪地中,他剛剛從石縫秘洞處出來,現在正往山寨中趕回去。
  “算算時間,已經過去了兩個多月,但是我打通石林的進展,卻一直不佳。”方源的眉眼中藏著一股陰郁。
  這并非是他不肯努力,而是狼潮的前奏,已經打響。
  冬天,寒風中食物稀少,日益壯大的狼群為了收集更多的食物果腹,開始大范圍的獵食。
  這導致狼巢周圍的野獸群,都被肅清。混亂不堪的小型獸潮頻頻發生,同時還有殘狼潮。
  這些殘狼,都是被狼巢淘汰出來的。為了生存,它們成群結隊,開始在山寨周圍顯形露跡,頻繁活動。
  雖然還沒有達到沖擊山村的猖獗地步,但是凡人獵戶已經不敢上山打獵,同時村莊中不時的有村民被狼叼走而喪命。
  古月山寨為此,調動大量的蠱師,進行清剿。這樣一來,來來往往的人多了,其中又有很多的偵察蠱師,這讓方源不得不明智地,大量減少前去石縫秘洞的次數。
  這樣一來,毫無疑問地,石林推進的速度就暴降了許多。
  呼呼的寒風越吹越大,雪勢亦是在變大。
  吼……
  一聲聲低沉的獸吼,夾雜在風雪中忽然傳來。
  方源倏地停下腳步,警惕地四處觀望。
  一支小型的殘狼群,大約有二十多頭的電狼,很快就出現在他的視野里。
  “又來了么……”方源口中喃喃,這已經是他這個月碰到的第八次了。
  但是這一次,又有些不同。
  “靠著山寨這么近的距離,都有狼群在活動了。看來接下來,家族蠱師出擊的次數會越加頻繁。石縫秘洞又距離不遠,看來接下來的這些天,我是不能再去了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心中不禁一沉。
  行路難,這世上總會出現一些風雪,阻擋住人們一時前進的腳步。
  狼群很快就包圍了方源。
  吼吼吼!
  它們低沉地咆哮著,紛紛向方源撲殺過來。
  “月芒蠱。”方源心頭一動,甩手一記月刃呼的飛射出去。
  幽藍的月刃劈開風雪,連續斬中殘狼,瞬間解決了三頭,到了第四頭時,殘狼忽的就地一滾,狡猾地躲過了這記月刃。
  這些殘狼,雖然大多數都缺胳膊少腿,瞎眼少尾等等,但是它們有著豐富的戰斗經驗,極為狡詐。
  若是一位普通的二轉中階蠱師,碰到這樣的一群殘狼,尤其是在被它們包圍之后,性命就要受到強烈的威脅。
  不過方源卻臨危不懼。
  他豐富的戰斗經驗,以及四味酒蟲精煉出來的高階的深紅真元,都是他的依仗。
  殺殺殺!
  他在殘狼的圍攻中,敏捷地騰挪,冷靜地閃避,果斷地出手。
  一頭頭殘狼,死在了他的手上。
  很快,殘狼群中電狼的數量,就銳減了一半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一只頭狼發出凄厲的嗥叫,狼群頓時收住攻勢,開始撤退。
  這就是殘狼的狡詐。
  一發現方源是個硬骨頭,它們就果斷撤退,放棄了圍殺狩獵方源的打算。
  這些老狼、病狼、傷狼,雖然沒有完美的身體狀態,但是能生存到今天,都有一套生存的智慧。
  方源站在原地,靜靜地看著殘狼群消失在風雪當中。自己的實力,能不暴露,就無須暴露。
  確認了狼群已經徹底遁走之后,方源這才蹲下身子,匆匆地采集狼尸上的東西。
  狼皮、狼牙等等,都是有價值的。
  雖然市價比較低,但也耐不住量多。
  方源這一兩個月里,鏟除殘狼,靠著戰利品也小賺了一筆。
  雪地上,狼尸流淌出來的血液,還帶著溫熱。有了殘狼,雖然倒在了地上,但還沒有死透,狼眼中還殘留著一絲的華彩。
  “在這自然中,萬物都在抗爭,都在生存,并不是僅僅只有人而已。這個天地,就是用生和死來演繹精彩的大舞臺啊!”方源心中感嘆著,毫不留情地給這些奄奄一息的殘狼補上最后一刀。
  一只殘狼的戰斗力,就已經高出了兩只玉眼石猴。狼群相互配合之下,戰斗力又會提升一倍。
  “我對付這樣的小型殘狼群還好,要是對付大型的殘狼群,或者今后對付一支小型的健康狼群,恐怕就要有麻煩了。”
  方源隱隱感到一股壓力。
  “接下來,狼潮爆發,整個家族都要動員起來,我自然也不會獨善其身。今后我獨自一人,要在野外狩獵電狼,必須要有一只偵察類蠱蟲,或者是輔助移動的蠱。否則的話,說不定就能隕落在這次狼潮當中。”
  越是經驗豐富,方源越是能認清自己的不足。
  有了四味酒蟲之后,他的戰斗力已經暴漲許多。月芒蠱、白玉蠱在手,有攻有防,再靠著前世之積累,方源完全不屬于青書、赤山、漠顏一流。
  可以說,他已經勉強站在了家族中,二轉蠱師的一流行列當中。
  之所以是勉強,是因為他畢竟不是真正的高階,同時資質也只是丙等,有限得很。
  戰力這塊已經做到了目前最好,但要在狼潮中生存下來,戰斗力只是一方面罷了。
  “偵察手段不可或缺,若是我有一只偵察蠱蟲,就可以提前感知到狼群的接近,而迅速遠離,改變路線。或者利用蠱蟲加速奔跑,脫離狼群的圍殺,甩掉它們。”方源暗忖。
  只有有這兩種蠱蟲中的一只,他的生存幾率就會大增。兩只在手,基本上就能做到游刃有余了。
  “希望花酒行者的傳承中,有這樣的蠱蟲。若是沒有,也不打緊。按照記憶,每逢狼潮,三大家族會聯手布置戰功榜,拋售庫存的蠱蟲,其中就有許多較為珍稀的蠱。到那時,我甚至可以利用戰功,兌換白家寨或者熊家寨里的蠱蟲。”
  方源在心中謀算著,起了身。
  這一會兒功夫,他就將戰利品都麻利地打理妥當,裝在一個袋子里,背在身上。
  白雪紛紛揚揚,很快就將狼血凍結,將狼尸覆蓋。
  “快看,是方源回來了。”
  “他背著袋子,又是出去狩獵殘狼的么?”
  “就是他拯救了我們山寨?”
  “嘿,只是機緣巧合罷了。過程我們都清楚,如果我有那么大的力氣,也足以做到。這不算什么。”
  方源走入山寨,一路上行人們紛紛側面,有的贊頌,有的好奇,有的嫉妒。
  “方源。”赤山忽然出現在一處拐角處,叫喊了一聲。
  (ps:昨天重新立大綱,花費了許多時間。過年嘛,應酬也多,你們懂的。已經是很抓緊時間了。有人反映看到了不同的第121章節,標題是“地聽肉耳草”的,那是我之前的存稿,現在已經刪掉了的。現在立的大綱,更緊湊了,情節也通暢了許多。衷心謝謝大家的支持!接下來,情況會變好的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