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23 天地我在獨行

“有什么事情?”方源看著赤山。
  即便是在冬天,他仍舊**著上身,赤紅的肌膚散發著暖意,讓人仿佛覺得靠著一只火爐。
  白雪飄落在他的身上,瞬間就消融掉。
  這是因為他體內的空竅中藏著一只雙竅火爐蠱。
  火爐蠱是二轉蠱蟲,蘊藏火氣,用于進攻。御寒只是一個附作用罷了。
  赤山的眼神有些復雜,他盯著方源沉聲道:“你知道這些天,熊家寨的熊力,要找你比拼力氣的事情嗎?”
  “知道。”方源點點頭。
  赤山長嘆一聲:“熊力要找你比氣力,不是單純的比斗,而是關系到此次三寨聯盟的利益分配。狼潮之下,不聯盟就是滅亡。但是聯盟之后,利益如何分配卻是最關鍵的問題。因此這些天來,三寨都為此事膠著僵持。”
  方源看了赤山一眼,頓時明白他主動找上門來的意思。
  談判是最艱辛的事情,為了利益,三家都不會主動退讓,寸土必爭。談判桌上早已經硝煙彌漫,戰火如荼。
  這個世界的價值觀,一是力量,二是親情。
  青茅山三大家族,各是各家,摩擦已久,仇怨早深,自然不能動用親情和稀泥。那么要打破談判的僵局,就得靠力量。
  地球上有軍事演習,彰顯力量。這個世界異曲同工,也有切磋斗蠱,來展現自己的強勢一面,從而爭奪更大利益。
  熊力要找方源切磋,比斗氣力,就是這個緣由。
  果然,接下來赤山便道:“我和熊力交過手,他有棕熊本力蠱,已經養出一熊之力。又有熊豪蠱,能再暴漲一熊之力。疊加起來,就是雙熊之力。我遠不是他的對手,盡管不想承認,但是青茅山第一大力士的名頭,他實至名歸。”
  他頓了一頓,繼續說道:“咱們就事論事,你我力氣相差并不大,所以你也不會是他的對手。但你卻不能輸,因為你是推醒了吞江蟾,將青茅山拯救的英雄。你一旦輸了,我們古月一族的利益就要受損。所以請你為了家族的利益,舍棄掉個人的名譽,選擇避戰!”
  方源沉默地看著赤山。
  赤山低垂下目光:“我知道這件事情對你而言,十分為難。畢竟選擇避戰,對個人的勇名簡直是毀滅性的損害。但是家族的利益為重,若是你輸了,恐怕家族要退讓得更多。家族培養了我們,我們自然也要為家族貢獻,不是嗎?家族需要你,你為了家族犧牲個人的名譽,這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!但此事因我而起,我以個人的名義,補償你一點東西,算是我的心意。”
  說著,赤山就遞給方源一個大型錢袋。
  方源接過來掂了一下,不由地哂笑出聲:“原來我的名譽,只值兩百塊元石?”
  赤山聽出了他話中的嘲諷之意,他眼中厲芒一閃,肅容道:“方源,你不要有憤懣之心!先前是對你好言相勸,事實上我是帶著任務而來。要你避戰,這是家族高層的秘令。你聽也得聽,不聽也得聽。請你好自為之。”
  說完,他轉身離去,深深的腳印印在雪地之上。
  方源看著赤山的背影,眼中露出了然的光。
  “家族為了爭取最大的利益,恐怕早已經將我驅趕吞江蟾的事情,當做了談判桌上的一個籌碼。畢竟吞江蟾在這里,對于青茅山上下都是一種危害。熊家寨方面,為了打消掉這個籌碼,就秘令熊力來挑戰我。”
  “對于家族來講,我不過是個棋子罷了。熊力也是棋子,赤山更是棋子。可笑有些人心甘情愿成棋子,還引以為榮,認為理所應當,這是被家族成功洗了腦的。”
  “不過我本來就不想和熊力比斗。所謂的名譽,不過是他人的贊賞罷了。這把羈絆人的枷鎖,不知拘拿了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杰。但對我而言,舍掉又有什么可惜?呵呵,倒是要謝謝赤山,憑白送了我兩百塊元石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暗暗冷笑一聲。
  自己為什么會招來熊力的挑戰,無非是因為拯救山寨名譽罷了。赤山為什么要挑戰熊力,無非是為了青茅山第一大力士的名譽罷了。
  所謂的名,只不過是一塊虛榮的大餅。誘惑了多少人,羈絆了多少人,圈住了多少人。
  可嘆可嘆!
  雪仍舊在徐徐地下著。
  整個古月山寨,靜靜地立在雪中。身邊的行人,在路上匆匆而行。
  “可笑這些人,都被一張虛幻的大餅套牢了身軀!”方源眼簾低垂,睫毛下漆黑幽深的眼眸半遮半掩。
  雪地中的光映照在他的臉上,少年的臉顯的蒼白,透著一股清冷。
  忽的呵呵一笑,方源輕吟道:“白雪盡皚皚,天地我獨行。獨行無牽掛,孤影任去來。”
  他邁開腳步,繼續行走。
  一路上行人匆匆,方源卻在獨行。
  不管是族人、白雪、山寨,都不過是模糊的背景罷了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回到自己的租房。
  竹樓酒肆等等,都被他轉賣掉了。他依舊住在租房當中,雖然環境十分簡陋,但方源并不苛求,只要有一個落腳點就行。
  盤坐在床上,方源開始修行。
  蠱師修行中,突破大境界,需要天資和才情。但是突破小境界,就純粹是水磨工夫。只要時間足夠,竅壁總會被不斷地溫養,總能不斷地提升。
  按照約定,到了傍晚時分,江牙來到了方源的住處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,這是這次的元石,請您查收。”他進了房間,恭敬地遞過五個錢袋,里面自然裝著滿滿的元石。
  元石遠超四百塊。狼潮漸漸來臨,蠱師們對于生機葉的需求,也增大了。這就導致了方源販賣生機葉的價錢,也越來越多。
  方源交給江牙九片生機葉,同時問道:“我先前要你收購的東西,你辦妥了嗎?”
  江牙卻露出赫然之色,搖搖頭道:“方源大人,時機不巧啊。狼潮將近,族中已經實施了物資的管制。其他的東西還好說,但是那只魚鱗蠱,價值只比玉皮蠱稍差。在下已經盡了全力,但恐怕一時之間難有成果。”
  方源皺了皺眉頭。
  魚鱗蠱是用來和隱石蠱一起合煉,煉成隱鱗蠱所用。沒有了魚鱗蠱,他就合成不了隱鱗蠱。
  “不過就算是物資管制,也未必弄不來魚鱗蠱。歸根結底,也是這江牙能量太小。看來合煉隱鱗蠱這事,恐怕也得拖延下去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嘆。
  不過他也不氣餒。
  世間之事,不如意者十之**。
  此乃人生之常態,所謂“一帆風順”不過是句美好的祝福語罷了。
  “白家寨盛產魚鱗蠱,家族中也有魚鱗蠱,只是數量較少罷了。看來這事情,得等到正式聯盟之后了。”
  方源并不急躁,他知道一旦三家正式聯盟之后,就會設立戰功榜,鼓勵蠱師們積極獵狼。到那時,用戰功就能換取三家的物資。
  當然,古月一族的月光蠱,熊家寨的熊力蠱,白家寨的溪流蠱,都是各家標志,并不在這換取的范圍內。
  但是魚鱗蠱,必定有的。
  危機常常伴有機遇。
  對于蠱師們來講,狼潮是一次嚴峻的考驗,但同樣也是一次崛起的良機。
  在狼潮的沖擊下,無數的成名蠱師死去,無數的蠱師因此成名。家族中舊有的勢力也許因此而衰弱,新生勢力昂首走上政治舞臺。
  到了晚上,又有意外的客人到訪。
  是古月青書和古月方正。
  青書開門見山,舊事重提,意欲收購方源的酒蟲。
  但除此之外,他還想一同收購方源的黒豕蠱,甚至是九葉生機草。
  九葉生機草絕對是非賣品,酒蟲早已經合煉成了四味酒蟲,方源想拿也拿不出來。因此都做了拒絕。
  倒是黒豕蠱……
  “我已經又增長了一豬之力,黒豕蠱對我的利用價值已經很低了。黒豕蠱的最優晉升結果,是鋼鬃蠱,雖然說此蠱攻防一體,但對我來講,有了白玉蠱在手,用處并不大。不妨換一只魚鱗蠱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就提了出來。
  “魚鱗蠱?”青書微微皺了皺眉頭,旋即又點點頭,“我知道了,你的確缺少一件防御性的蠱蟲。魚鱗蠱可以合煉成二轉鱗甲蠱,倒是能起到不錯的防御效果。”
  利用魚鱗蠱和隱石蠱合煉出隱鱗蠱的秘方,也是前世后兩百年后,一場意外而發現的優秀秘方。現在青書不知道也很正常。
  方源也不揭破:“黒豕蠱比魚鱗蠱要貴的多,若是換了,你必須得補償我其中的差價。”
  “這是自然。”青書點頭又問,“九葉生機草就算了,但是酒蟲你真的不賣嗎?它對你來講,也已經無用了。白白養著,還耗費元石。”
  方源搖搖頭:“酒蟲的事情你就不用再提了,它是非賣品。”
  青書摸摸鼻子,不禁苦笑:“方源,這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要復雜。古月藥樂你知道嗎?她是藥堂家老古月藥姬的孫女,今年的學堂新生,有著乙等資質。古月藥姬十分疼愛這個孫女,曾經在樹屋中競價過一只酒蟲,可惜沒有成功。”
  “酒蟲你也用過,其中的好處你自然體會最深,我也不多說了。只是藥姬大人,為了孫女,真的很想求購這只蠱蟲。老人的舐犢之情,完全可以理解。所以就找到你這里來了。她是真心想要求購,開的價格很高,甚至允諾,你若在狼潮中受傷,必能得到藥堂的悉心照顧。請你好好再考慮一下吧。”
  (ps:沒有存稿,過年也比較忙,今天是一更,明天是一更,后天可以兩更了。這是刪除了存稿的后遺癥,我也早就料到了。讓諸君失望的后果,我也在默默承受。缺的四更會補上的,只是時間上要長一點。來日方長,總歸是要補的。唉,這次敗了一下人品,卻還有這么多童鞋支持我,很感動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