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24 我不需要理解

“原來如此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”方源摸摸下巴,卻又搖搖頭道,“我這酒蟲是不賣的。既然藥姬執意要收購,不妨去找那位買了酒蟲的蠱師去。”
  聽了此話,青書頓時一朵愁云罩臉,他深深嘆息道:“唉,也不知道是哪個族人,收購了這只酒蟲,一直秘而不宣。我們是調查不出來的,總不能隨意探索其他人的空竅吧?這是侵犯**,犯忌諱的事情。為了酒蟲這么一件小事,惹了眾怒可不好。不過也可以理解這個族人,有了寶物遮掩起來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
  青書并不知道,真正的收購者此時就坐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但青書從未懷疑過方源,在他的想法中,方源有了酒蟲,不可能購買第二只酒蟲。買來有什么用呢?
  若他知道合煉四味酒蟲的秘方,那么他絕對會首先懷疑方源。但就現在而言,四味酒蟲的秘方也就方源獨一份。
  真正知道方源是購買者的人,是賈富。但在賈富看來,方源完全可能是給別人代買的。可能是為了親人,可能是為了情人,這無可厚非。藥姬不也是這種情況,為了孫女而購買酒蟲的嗎?
  “不管怎么說,酒蟲的事情,我是不會讓步的。”方源態度堅決,沒有松口,心中冷笑。
  這就是體制了。
  一方面體制強大,另一方面體制也是一種束縛。
  古月藥姬是三轉的蠱師,明明比方源強大,但她礙于體制,卻不好明搶。礙于體制中的規矩,顧及自己的名聲,也不能強購。
  一旁,方正忽然開口勸說道:“哥哥,酒蟲你也沒用了,何必守著它呢。藥姬奶奶很慈祥,藥樂妹妹我見過好幾次面,人很好的,她一定會善待酒蟲的。而且酒蟲對于她來講,也會很有幫助。幫助他人是快樂之本。哥哥你拯救了村子,我實在為你感到高興。這令我也面上生光。但你這次何必守著不放,這樣做,未免太小氣了些。”
  方源臉色頓時一板,冷聲道:“我的好弟弟,你這是在教訓我嗎?酒蟲是我的事情,哪怕爛在手心里,也容不得你來指手畫腳。”
  他倒不至于真的生氣,只是態度是心的面具,表明了這個態度,更能讓青書明白他拒絕的決心。
  “看來方源是鐵了心拒絕啊。這次故意帶著方正前來,是打錯了算盤。這兄弟倆的關系一直不和睦,弄巧成拙了。”古月青書目光一閃。
  “方正,你先出去逛逛罷。”方正還想說什么,但被青書伸手阻擋。
  方正咬咬牙,終究是聽了青書的命令。
  “總之這事情我不能理解,哥哥。”他打開門,留下這句話。
  “我做事情,還不需要你的理解,方正。”方源面無表情。
  方正開門的動作一頓,然后頭也不回,快步走出房間,砰的一聲關上房門。
  這個動作令房間中的氣氛更加尷尬。
  “若是沒有其他的事情,還是請青書兄回吧。”方源直接下了逐客令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青書干笑了兩聲,企圖緩解氣氛,奈何方源臉色冷淡如冰,并沒有變化。
  不過他秉性溫和,也不著惱。
  摸摸鼻子,青書尷尬地笑起來:“的確還有一件事情。是關于九葉生機草”
  “九葉生機草不賣。”方源翻了一下白眼。
  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青書連連點頭,“是生機葉的事情,這是我個人小組的私事。希望你能將生產出來的生機葉供應給我們。當然我們會給你一定的補償的。”
  有生意上門,方源當然并不排斥:“那好,每片生機葉六十五塊元石。”
  青書聞言,頓時咂舌。
  按照市價,家族中原本的賣價是五十五塊元石。生機葉雖然是一轉消耗蠱,用一次就沒了的,但是這保命的東西,誰也不嫌多呀。
  而且狼潮將近,家族也提價,一片生機葉賣到了六十塊。其實不止生機葉,很多東西的物價都在上漲,這是局勢動蕩,蠱師們也只好捏著鼻子認了。
  但青書沒有想到,方源的出價竟然比家族的價格還要高。
  “嫌我這價格貴?可以不買嘛。但據我所知,狼潮之后,家族管控物資,生機葉供不應求。到時候,這方面的價格還會上漲,你想要還未必有貨呢。你說呢?”方源語氣篤定,穩坐釣魚臺。
  青書一噎,語氣有些無奈:“你倒是看得通透。只是你這樣提價,未免有些過分。就不怕得罪人嗎?你若降下價格,就能借勢搭建人脈。但你如此提價,反而會讓族人們怨恨你這樣子發財。”
  方源仰頭哈哈一笑:“狼潮將近,我這等小人物,說不定哪天就死了。哪里顧得上這些細枝末節呢?”
  “你早就不是小人物了。人際關系更加不是細枝末節。”青書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然后輕輕地搖搖頭,“不過,個人有個人的想法和選擇,我也不強求。只是你要多注意一些,藥姬大人那邊可不會如此善罷甘休……告辭了。”
  青書再不提購買生機葉的事情,方源的價格嚇到了他。
  他是個聰明人,聰明人購買東西,不是靠購物的沖動**,而是理智。聰明人心中都會有個心理的價位,超過這個價位,他們就會冷靜地收手。
  方源看似只漲了五塊元石,但是青書要購買的絕不止一片生機葉。狼潮至少要持續整整一年,消耗的生機葉的數量會很大,這樣積累起來,就很多了。
  “謝謝你的提醒,慢走不送。”方源看著青書離去,心中一片清明,知道青書必定回來。
  皆因他大大低估了此次狼潮的嚴重程度。
  在這樣的狼潮當中,死亡會隨時降臨在每一個人的身上,生機葉是不愁賣的,在方源的記憶中,甚至炒到過一百塊的高價!
  當然,這價格也是在狼潮最猛烈的時候。現在方源要做的,就是順應時局,徐徐增價。
  隨著時間流逝,冬風越加寒冷。
  今年的冬天對于青茅山的三家山寨來講,顯得比往年更冷一些。
  就拿古月山寨來講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殘狼,出現在山寨周圍。
  家族中發布大量的任務,幾乎清一色的都是剿滅殘狼的內容。
  到了十二月,殘狼群的數量達到最高峰,這令局勢直轉而下,達到惡劣的程度。甚至出現了,山腳的一座村莊,被一大股的狼群屠盡的情況。
  好在駐扎在村子里的十多位蠱師,及時主動的撤退了。這令家族高層暗松了一口氣,死一位蠱師,他們都要心疼半天。至于凡人,都是奴仆,死就死吧。
  這個世界上,可沒有什么人權可講。
  一個蠱師的命,比一百個凡人的命都要高貴,這是所有人共同的觀點。
  只是傷亡是絕對少不了的,因此山寨中一到晚上,就常有隱隱的哀哭和悲泣。
  山寨中彌漫著一股悲傷和壓抑。
  殘狼群還只是前奏,真正的狼潮要更加可怕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人意識到,今年的狼潮可能非同以往。
  在這樣的壓力下,僵持的談判得到了迅速的進展,三寨聯盟促成了。
  一月,冬末。
  會盟坡,三寨會盟。
  小雪如白色絨毛,慢慢地飄零而下。
  成百上千的蠱師,匯聚在這里,形成一股巨大規模。
  會盟坡本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山坡。但在歷史上,古月一族的二代族長就在此處促成了首次的三寨聯盟。從此以后,接下來的所有聯盟,都在此地進行。
  歷經多年的改造,如今的會盟坡已經比原本面貌大了數十倍,簡直就是一個巨大的廣場。
  廣場中靠著山壁的那邊,豎立著高大的巨石。
  巨石臺上,有石頭雕刻而成的樓臺,樓臺中石桌石椅俱全,三家的高層此時正坐在里面,密切地商談。
  巨石樓臺下,三寨的蠱師涇渭分明地站著,形成三個龐大的團體。
  蠱師們都穿著相似的武服,帶著腰帶,各自的修為一目了然。方源亦在其中。
  他暗暗打量觀察。
  臺下的這些蠱師,都是二轉蠱師。一轉蠱師大多都負責后勤,二轉蠱師才是真正的主流部隊。至于三轉蠱師,皆是家老。像古月山寨這樣的中型家族,每一代辛辛苦苦地積累下來,也就那么二十幾個家老。
  方源在觀察,其他的蠱師也在觀察。無數的目光相互交雜,有仇恨,有好奇,有警惕。
  古月一族的蠱師,普遍身形偏瘦。熊家寨的蠱師,則幾乎都很壯實,從外形看上去就知道氣力很大。白家寨的人,可能是處于后山瀑布,肌膚都偏白,帶著一股陰氣。
  “那個長頭發的就是古月青書,二轉巔峰,是古月一族的二轉第一人。”有人指指點點。
  “漠顏!哼,就是你這賤人,斷去我的一只手臂。狼潮之后,我一定要討回來!!”有人心中冷哼。
  “哇,那個騎在巨熊身上的女子,應該就是熊家寨的熊驕嫚了。不要被她可愛的外表迷惑了,她戰斗起來十分瘋狂。”
  “看到那個白白的女胖子了嗎?那是白家的白重水,二轉高階的強者,擁有水豚蠱,為人很浪,極好男色。你們新人都要小心,不要被她給推倒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三家山寨的恩怨情仇,早已經深厚無比。
  會盟坡上議論聲越來越大,噪雜一片。很多蠱師前輩都在指指點點,為新人后輩介紹其他兩家的強者,提醒他們今后要小心注意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