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25 哦那我認輸

“傳統霸主的古月一族,新進崛起的白家寨,不容小覷的熊家寨……”方源目光逡巡,站在人群中,縱觀全局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古月族有青書、赤山、漠顏,熊家、白家同樣有出色的二轉蠱師精英。
  再加上石樓上,各族的族長以及當權家老,會盟坡上可以說是群英薈萃。
  “不曉得哪一位是白凝冰呢?那個象征著白家崛起的男人!”
  “白凝冰已經三轉修為,肯定不在二轉蠱師里面了。”
  “貌似石樓上也沒有啊。”
  漸漸地,人們討論的話題,都集中在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白凝冰雖然沒有出現,但是他的光芒已經蓋壓了石樓下所有的蠱師。
  “遙記三年前的會盟坡上,就是他白凝冰第一個站出來,當眾邀戰斗蠱。短短三年之后,他就成了三轉的家老,想想看真是有一種恐怖。”
  “他是一飛沖天了,二轉的時候,就擊敗了熊家寨的一位家老,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啊。”
  “關鍵是現在他已經成長起來了,按照這樣的進展下去,他足以成長為四轉強者,甚至五轉都有可能。至于六轉……”
  “五轉為凡,六轉成仙,五轉就已經很了不得了。六轉?哼!你們不要太高估他了……”
  “這也不一定啊,未來的事情誰說的準?”
  ……
  在這樣的議論聲中,石樓上三位族長站了起來,俯瞰臺下的上千名蠱師。
  古月族長居中,白家族長、熊家族長分別位列他的左右。
  會盟坡漸漸地安靜下來。
  古月博手扶欄桿,掃視一眼,言簡意賅:“三寨會盟,同舟共濟。斗蠱大會,以切磋為主,點到為止。開始吧。”
  會盟坡上一片寂靜,眾人你望我我望你。
  三家會盟,都會有一場斗蠱大會。目的除了彰顯本族實力之外,更有促進交流,暫時化解恩怨,達成協作共識的目的。
  只是究竟是誰第一個站出來呢?
  第一個站出來挑戰的蠱師,若是當眾失敗了,個人的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。更是削了樓上家族高層的臉面。
  上一屆,是白凝冰站了出來。但這一屆……
  眾人正遲疑間,熊家寨這邊,忽然有一組蠱師越眾而出,正是熊力小組。
  頓時,這小組五人身上,就牽引了無數人的目光。
  熊力小組走過古月一族的陣營,在眾目睽睽之下,站到了白家寨的陣營前。
  “是熊力啊。”
  “青茅山第一大力士?”
  “不錯。據說不久前,古月一族的赤山也當眾輸給了他。他的名號無人撼動,就算是白凝冰也不行。”
  “可惡,古月一族不去,是專門欺負我們白家寨的嗎?”
  白家寨的陣營中,傳來一陣陣微微的騷動。很多人都認識熊力,心中感到了一股壓力。、
  但是熊力掃了一圈,一直站在原地,倒是身旁的熊姜站了出來。
  熊姜身材瘦削,在熊家壯漢遍地的環境中,顯得十分突出。
  他向前邁出幾步,面對著白家寨的眾多蠱師,抱拳道:“熊家寨熊姜,向白病已兄請教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頓時石樓下傳來不可抑止的驚呼聲。
  白病已的地位,相當于赤山、熊力一流。在白家寨的年青蠱師中,僅次于白凝冰。熊姜要和他斗蠱,明顯是想以弱戰強。
  但他能行嗎?
  白病已臉色陰沉地站了出來,他身材矮小,臉色蒼白,像是大病初愈的病人,有點弱不禁風的樣子。但沒有人敢小覷他。
  “熊姜你敢向我挑戰,也算是有些勇氣。你想怎么比?說吧,我都接著。”他對熊姜道。
  熊姜陰測測地笑了聲:“我擅長防御,白兄你則是長于進攻。這樣吧,你防守你進攻。給你三次的進攻機會,咱們再看結果。”
  這不是生死斗,只是切磋。
  但熊姜這般有信心,明顯是有備而來,倒讓不少人泛起了嘀咕。
  白病已一挑眉頭:“熊姜,不管你得了什么蠱蟲,但你終究是二轉蠱師,修為放在這兒呢。你真以為你能擋住我的水鉆蠱?要把你打傷了,可不能賴我。”
  熊姜嘿了一聲:“試試怎么知道?來吧。”
  說著,他就催動體內蠱蟲,渾身肌膚頓時褪色,變得干枯慘綠,仿佛是陰沉的死木。
  同時他的牙齒變得又尖又長,上下四顆犬牙都齜出了嘴唇。
  并且,他的雙眼的瞳孔也變成了綠瑩瑩的綠瞳。
  這是二轉游僵蠱。
  只要催動起來,就能使人變成僵尸。
  相比較活人,僵尸更能抵抗拳腳攻擊,恢復力更加強大。但是懼怕火雷光,不過對于水風毒的攻擊,防御力反而更高。
  同時,僵尸在陽光下的戰斗力,遠不如在黑夜中強大,受著天時的影響。
  “即便是這樣,我也不懼。”白病已冷笑一聲,舉起右手。
  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,他將五指并攏到一點,拳頭窩縮起來。
  先是一滴水珠子,在他五指上憑空凝聚起來。然后轉眼之間,水珠膨脹開來,化成一股湍急的水流。從五指的起點開始,繞著白病已的手掌旋轉。
  兩個呼吸的功夫,白病已的手拳上,就形成了一個不斷自轉的,淡藍色的螺旋水鉆頭。
  二轉水鉆蠱!
  能鉆破山石鋼鐵,攻堅能力極為可觀,幾乎難有蠱蟲能防御得住。
  “接招吧。”白病已咳嗽一聲,右拳擊去。
  熊姜舉起雙臂,組成臂盾。
  水鉆擊打在他的手臂上,大量的水液飛濺出去,雙方僵持了幾個呼吸的功夫。忽然水鉆轉速激增,將熊姜打飛五六步之遠。
  熊姜倒在地上,但很快一個鯉魚打挺,又站了起來。
  只是他的雙臂上的肌肉,幾乎都被水流絞碎了,露出慘白的手臂枯骨。
  白家的蠱師見到此景,不由地發出一陣歡呼。唯有少數人深深地皺起了眉頭。
  “嘿嘿嘿……”熊姜陰笑幾聲,對自己的傷勢毫不在意。他化身僵尸,痛感早已經降至為零。
  白病已站著原地,忽然蒼白的臉色驟變,猛地吐出一口鮮血。
  白家蠱師的歡呼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!”有人驚呼。
  “是影殤蠱!”白病已深深地盯著腳下,熊姜的影子呈現出一種詭異的扭曲,鋪成在雪地之上,將熊姜和白病已聯系在一起。
  “看來是我贏了,白兄。有了這影殤蠱,我受多少的傷,你也要承受其中的十分之一。我本就擅長防御,而你只是進攻蠱師,身體并不健康,就算是十分之一的傷害,你也承受不起啊。”熊姜淡淡地道。
  白病已擦了擦嘴邊的血跡,深深地盯著熊姜看了好一會兒,這才道:“好,真是好的很。你心思巧妙,技高一籌,我輸了。”
  他當眾認輸了。
  “太卑鄙了。”
  “簡直是陰險無恥!”
  “沒有想到他竟然有一只影殤蠱蟲,白病已前輩完全是被他算計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白家寨的蠱師們爆發出一股噪雜的聲浪。
  熊姜抱拳道:“不敢當,真要戰起來,相信最終的勝者還是白兄。影殤蠱畢竟范圍有限,只能欺負一下近戰蠱師。這一次的狼潮,還請白兄多多關照!”
  “應當的。”白病已的表情緩和了一絲,點點頭。
  白家的眾蠱師的聲音,也弱了下來。
  站在石樓上,一直憑高俯看的三大家族高層,看到此景,亦是微不可察地點點頭。
  斗蠱大會,只是切磋,不是斗狠。熊姜主動暴露出一份底牌,也是為了增加相互間的了解和信任。
  不管是熊姜,還是白病已的態度,都很好。
  這樣一處理,白家的蠱師就算心里頭不承認,也不得不對熊姜有些隱隱的佩服。
  畢竟強者總是受到尊敬的。
  “熊力小組算是開了一個好頭啊。”古月博輕輕贊道。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身旁的熊家族長輕笑兩聲,熊姜算是給他長臉了。
  另一旁的白家族長的面色,則有一絲的難看。
  但熊力小組并沒有見好就收,他們五人離開白家這邊,又來到古月一族的面前。
  “挑戰完了白家,又想挑戰我們古月一族嗎?”
  “糟糕,這次是熊力本人站出來了!”
  古月族人也不免有些緊張,許多人的目光都紛紛聚集在赤山、漠顏以及青書的身上。
  但哪知熊力卻大聲地道:“哪一位是方源,請站出來。聽說你能獨自一人驅趕了那吞江蟾,不如大家比試一番氣力!”
  一瞬間,眾人大嘩。
  熊力站了出來,卻沒有挑戰青書、赤山或者漠顏,而是指名道姓挑了一個新人后輩。
  “方源,方源是誰?”一些其他山寨的蠱師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名字。
  “一個人驅趕了吞江蟾,我的天,那可是五轉蠱蟲啊。有沒有這么牛啊!”許多人都投來驚奇的目光。
  古月一族的蠱師們自動讓開了一條通道,將人群中的方源暴露出來。
  再無東西阻礙視線,熊力和方源四目相對。
  熊力的嘴角扯起一個弧度,很有風度地沉聲道:“還望方源你不吝賜教。”
  “這個方源,究竟是何方神圣,也不是長著三頭六臂嘛。”
  “驅趕吞江蟾也是機緣巧合,不是什么難事。嘿,被熊力這肌肉男盯上,這次他有大麻煩了。”
  “方源,你一次你是實在避不開了。唉,那就只好硬著頭皮去戰吧!”赤山心中嘆著。
  “哦,這樣啊……”方源一臉平淡地聳聳肩,道,“那我認輸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眾人齊齊一愣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