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9)     

蠱真人127 所謂的道德和感情(大章)

一直到傍晚時分,斗蠱大會這才將將結束。塵?緣?文?學?網
  會盟坡上,蠱師們的三大家族陣營,已經再不像之前那般涇渭分明。蠱師們布滿了整個山坡,只是隱隱殘留著三個較為密集的人群。
  斗蠱切磋,是一種發泄,亦是一種妥協。
  在這個以力量為第一價值觀的世界里,有了力量就能得到尊重,才有合作的基礎。
  自從熊力挑戰過方源之后,就再也沒有蠱師來找他。
  方源只是個新人,還沒有和其他兩家的蠱師產生多少交接,更沒有什么恩怨情仇。至于本寨子里的蠱師,在這樣的場合下,也從不會挑戰同族之人。
  尤其是,方源主動認輸,更讓其他的蠱師失去了對他的興趣。這樣的一個“憊懶”、“懦弱”的對手,就算是戰勝了又有什么值得吹噓的呢?
  不想被人踩,有兩個途徑。一個是變成強者,強大到讓任何人都不敢踩。第二個是變成狗屎,讓其他人都不屑踩。
  方源并不在乎什么狗屎、強者的名譽,他向來行事不擇手段,并且只在乎結果。沒有人來約斗他,這讓他甚是輕松。
  周圍人鄙視、輕蔑的目光,他更是視若無睹。若是連這些目光都承受不了,他還談什么魔道追求?
  會盟成功地結束了,古月一族、白家、熊家暫時達成了盟約。
  第一,頒布法令。三族暫時拋去過往恩怨,共同對抗狼潮,危急時必須相互援助。同時嚴禁內部殘殺,設立調查督戰組,一經發現,殺人者首先被驅逐家族,同時三家聯手制裁,殺人者必須償命。若殺人者逃亡在外,將以其親屬抵命。
  就算是蠱師死亡,從尸體上回收的蠱蟲也必須上繳,私自吞沒使用,一律以殺人罪處理。蠱蟲上繳之后,可兌換戰功。
  第二,設立戰功榜。以小組為單位,時刻顯示三大家族各個小組的戰績排名。一顆電狼眼珠兌換十點戰功,戰功可兌換蠱蟲、元石等等物資。
  戰功榜的出現,自然激發了蠱師們無以倫比的熱情。
  斗蠱切磋的結果,并不能說明雙方真正戰斗起來的結果。就拿熊姜和白病已來說,除了水鉆蠱之外,白病已自然還有其他的進攻手段。而熊姜的影殤蠱的有效范圍,卻只有十米。
  并且任何的一場戰斗,對于結果的影響因素都會很多。
  斗蠱切磋缺乏一定的說服力,但是戰功榜卻提供了一個更為公平的競爭舞臺。
  三大家族的蠱師們,無不奮力狩獵電狼,爭取戰功榜上更好的名次。
  這不僅關乎自身的榮耀,更關系著家族的臉面。
  尤其是戰功榜的前三名,呈現出空前激烈的競爭景象。幾乎每隔一天,前三位的名次都會有所變化。
  很快,一個多月的時間就過去了。
  冬去春來,萬物萌發。
  一場戰斗之后。
  方源踩著地上的殘雪,鼻息微喘,環顧著身邊的戰場。
  戰場上,倒著十多頭電狼,都已經死了。狼血和碎尸隨處可見,空氣中亦是彌漫著濃濃的血腥氣味。
  嗷嗚……
  就在這時,不遠處忽然又傳來狼嚎之聲。
  方源面色微微一變,憑借著經驗,他知道有一支狼群正在迅速接近這里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蠱師,歷經一場激戰,空竅中真元不足,恐怕已經打起了退堂鼓。但方源卻不管這些,仍舊蹲下身子,采集狼尸中的眼珠子。
  他動作熟練,極有效率,但即使如此,當他采集完畢之后,已經顯露了狼群的半包圍當中。
  這是一支中型狼群,足有上百只的殘狼,綠瑩瑩的狼眼流露出兇殘的氣息,緊緊地盯住方源毫不放松。
  方源將狼眼收好,微笑著站起來,然后身影如水波蕩漾了一下,緩緩地消失在了原地。
  奔襲而來的狼群,頓時騷動了一陣。不少殘狼,腳步都頓住,都露出疑惑猶豫之態。
  畢竟都是野獸,對于這樣的神奇一幕,難以理解。
  “不過,這也是因為電狼主要利用一雙狼眼觀察,而并非是利用鼻子。電狼是這個世界的奇妙生物,它們的視力有如蒼鷹般銳利,但是嗅覺卻不比人類好到哪里去。我的隱鱗蠱恰好克制電狼這種野獸,但是卻瞞不過一只狗的鼻子。”方源心中有數的很。
  隱鱗蠱是他在斗蠱會之前,就已經合煉成功。它就像是一塊鯉魚化石,灰撲撲的,躺在方源的真元海中,任由真元之水在它表面栩栩如生的魚鱗上流過。
  而方源先前缺少的魚鱗蠱,自然是用黒豕蠱和青書兌換而來的。
  有著這只隱鱗蠱,方源在狼群的眼皮子底下安然遠去。
  這種情形,在這些天里,已經發生了許多次了。
  一般的狼或者犬,嗅覺都會很靈敏。但是電狼不同,它的速度很快,沒有銳利的視線,是會撞到樹木和山石上的。
  不過大自然是公平的,在賦予了它們銳利的狼瞳的同時,剝奪了它們的靈敏的嗅覺。
  然而,雷冠頭狼又不同。
  方源有了隱鱗蠱,完全能在普通的狼潮中游刃有余。但是在雷冠頭狼這樣的萬獸王的面前,卻是無所遁跡。
  皆因雷冠頭狼的雙眼中,往往寄居著電眼蠱,此蠱能窺破隱行之身。
  除了電眼蠱之外,其實還有其他的許多蠱蟲,能察覺到隱去身形的方源。
  就比如說蛇信蠱,可以感知熱量。獸語蠱,能讓蠱師從和野獸的對話中得到訊息。順風耳蠱,能使蠱師的聽覺能力變得極其靈敏。
  所以,有了隱鱗蠱,并不代表方源就能安全無恙,頂多是有了一個小小的保命手段。
  回到山寨時,還是晌午。
  春日明媚,山寨門前人來人往。和往年不同,路上的行人多數都是蠱師,只有極少數的凡人。
  在狼潮的影響下,野外并不安全。獵戶們完全不敢上山狩獵,農田也都荒廢了。
  街道上,蠱師們卻是士氣高漲,一個個血跡斑斑地從外歸來,或者精神煥發地出發。
  他們或是談論著戰功榜上的名次,或是探討著獵殺電狼的經驗心得,或是議論著其他寨子的優秀蠱師。
  方源夾雜在人群中走入山寨,來到家主閣前的廣場。
  廣場上已經搭上了臺子,兌換戰功就在此處。
  大量的蠱師匯集在這里,一轉蠱師們記錄著。一部分二轉蠱師則相互擁擠著,用沾著血跡的狼眼換取戰功。
  還有一部分,則在消去戰功,用來兌換元石或者蠱蟲,食料等等。
  廣場中央,一根巨幡豎立起來,幡面上游動著這個世界的文字,時時刻刻地變化著。
  這是戰功榜,上面寄托著十多只游字蠱。
  一轉的游字蠱,被一轉的后勤蠱師們操縱著,能在幡面上隨心所欲地轉化成文字內容。
  “哼,第一名怎么還是白家的白病已小組?”有人望著戰功榜,皺起眉頭。
  “我看看,白病已是第一,我族的青書小組是第二,熊力小組是第三……我的小組,是第一百三十七位。”有的蠱師則默數著。
  這時忽然有人叫道:“變了,變了!青書小組上了第一位次,將白家的病秧子擠下去了!”
  戰功榜上,標志著第二位青書小組的文字,忽然由靜化動,向上攀登。將第一名的白病已小組一“手”扯了下來,然后自己登上第一位,同時還用“腳”踩了踩。
  文字上這種人性化的動作,當然是操縱游字蠱的蠱師所為。
  看到這番有趣的變化,廣場中的蠱師都爆發出一陣哈哈大笑,對在場的青書小組豎起了大拇指,交口稱贊不絕。那位操縱游字蠱的一轉蠱師更是滿面紅光,帶著興奮的神色。
  “青書大人,您真不愧是我們二轉蠱師的第一人!”
  “青書大人,您真是好樣的。”
  古月青書走在人群中,微笑以待。身后的古月方正則握緊雙拳,亦步亦趨,神色中流露出激動的情懷。
  周圍的贊譽撲面而來,充斥了少年渴望榮耀的火熱心田。這讓方正覺得自己正走在光明的坦途上,無形中他對家族的認同更加深了一步。
  “哥哥……”他意外地瞥見人群中默默站立,抱臂旁觀的方源。
  “哥哥,你還是形單影只,獨自一人啊。難怪你的小組從一開始,就在戰功榜上墊底呢。只有自己主動敞開心扉,融入集體,才能感覺到家族的溫暖和快樂啊。”方正心中嘆息一聲,忽然覺得方源有些可憐可悲。
  像方源這樣,獨自一人打拼,身邊沒有同伴,根本就感覺不到那種家族中的親情,戰場中的戰友情。
  一個人面對所有的一切,不僅危險,更是無趣。
  一個人活著,若沒有友情、愛情、親情,他活著還有什么意思?
  方源站在人群中,默默地看著高高豎立著的戰功榜。毫無疑問,在戰功榜最后一位,寫著“方源小組”四個大字。
  別的蠱師,看到這里,都以為恥辱。但方源目光平淡得很,不以為意。
  他被古月博提拔為組長之后,就從未打算過招攬其他組員。他是光桿組長,青茅山三大家族中,最特殊的小組。
  只有他一人,當然每天狩獵的成果就沒有其他小組的多。當然,依方源目前的個人實力,真正爆發出來,排位絕非是最后一位。
  但這對方源來講毫無意義。
  他不是太需要戰功的,生活物資、蠱蟲的食料,他都有所囤積。先前打算用戰功兌換一只魚鱗蠱,但現在他已經不需要了。
  他現在每天狩獵電狼,一個是應景兒,做做樣子,第二個就是積累一些戰功,用來換取月蘭花瓣。
  畢竟,他的月芒蠱還需要這種食物。
  大半個月的時間一晃即逝,春意漸濃。
  樹木抽出新綠,路邊野花盛開。
  溫暖的春風醺醺欲醉,蠱師們在戰斗中凱歌高唱,戰局形勢越來越好。
  方源走在街道上,看到的都是眾人洋溢的笑臉,聽到的都是相互夸贊,標榜勇武的話。
  當然,也有一些蠱師憂心忡忡,愁眉不展。這樣的蠱師,大多都是老者,人生經驗豐富,知道真正的狼潮還在夏秋兩季。
  方源心中一片了然。
  “造成這樣的情形,一個是因為三寨聯盟,降低了相互間的防備,因此有更多的蠱師投入到了抵抗狼潮的事情中。第二個原因,是剿滅的電狼,只是殘狼。第三是春天到了,狼潮中電狼群忙著交配繁衍。等到了夏季,真正的精壯狼群將如潮水般從四處涌來。對三家山寨都將造成巨大的傷亡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眼中寒芒一閃。
  今年的狼潮厲害程度,將超越歷史,達到空前的地步。就算是家族高層,也大大低估了狼潮的嚴重程度。
  記憶中,大部分的蠱師都將死去。三大家族積累出的底蘊,都幾乎將消耗一空。
  方源從未想過去提醒家族高層。一來就算是提醒了,家族也未必重視他的這個建議。重視了更麻煩,他解釋不清楚這個消息的來源。二來提醒了也沒用,這是實力差距。三者,也是最關鍵的原因,提醒家族并不符合他的最大利益!
  寧我負天下人,不教天下人負我!!
  什么親情、友情、愛情,不過是人生中的一些點綴,能和男人的大業相比么?
  地球上,項羽要烹了劉邦的父親,漢太祖劉邦笑著說:烹吧,不要忘了到時候分我一塊肉。
  唐太宗李世民玄武門殺兄弟,曹操的軍隊沒有軍糧了,殺人煮成人肉干,當做口糧。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。
  高層宣揚鼓吹的價值觀、道德觀,都不過是維護統治的工具罷了。
  真要被這些束縛住,還能成什么大事?
  踏上真正高位的人,哪一個雙手不沾著血,踏著尸骨?資本家的資金原始積累,都是血腥的。任何的政治家都是骯臟的。所謂的慈善家,都是拿金錢換取社會名望的。
  只是成功者,大多矯飾遮掩了過往的不堪。被成功者的自傳騙住的人才是蠢材。
  “這些蠢材比比皆是,被感情和道德框住,活該被統治被愚弄被擺布。更可悲的是,見到其他人沒有被框住,往往就會跳出來,不斷指責和批評,想要將這樣的價值觀灌輸給自由者,見不得其他人比他們自由。并且在這個過程中,還享受著一種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、幸福感。”
  方源想到這里,望著走在身邊的蠱師們。
  這些人,空有一身本領,有的人修為比他都要高。但又有什么用?
  都不過是些棋子,被框住的奴犬罷了。
  其實真正禁錮一個人成就的,往往不是天資,而是思想。
  任何一個組織,人一生下來,就被不斷地灌輸價值觀,不斷地洗腦。要想有超凡脫俗的成就,就得打破思想上的項圈。可惜大多數人,都被項圈牢牢套著,驅策著奮力前進,并且還把這項圈當做一個榮耀的標志。
  方源暗想著,不由地冷笑幾聲。
  出了山寨大門后,他將散漫的思緒收回來。
  今天有一件重要的事情,他準備再入石縫秘洞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