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28 嚴冬不肅殺何以見陽春

山體石林仍舊充斥著一片晦暗的赤光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根根石柱從洞頂垂下,如倒長的參天巨木,蔚為壯觀。
  “距離上一次進入這里,已經是一個多月了吧。“”方源心中想著,有些無奈。
  自三寨聯盟之后,不斷掃蕩周邊的狼群,以至于石縫秘洞附近,總是不斷地有蠱師出沒。在這種情況下,即便方源有隱鱗蠱隱身,也有暴露的危險。
  方源做事謹慎,五百年的生涯也孕養了足夠的耐心,這段時間就一直克制著**,沒有過來這邊。
  直到冬去春來,殘狼被掃蕩干凈,蠱師進出的少了,方源這才在外門繞了一個大圈,然后動用了隱鱗蠱,一路隱身來到此處。
  一個多月過去,曾經打通的通路上,又有一些石猴群遷徙過來。
  不過慶幸的是,猴群的數量較為稀少。
  方源花費了一些功夫,斬殺猴群一路挺進,終于再次抵擋石林的最中央。
  巨大的石柱陰影下,一個明顯是人工開辟的洞口,出現在他的眼前。
  洞口中,粗糙的石階一直通往黑暗的地下。
  方源催動白玉蠱,渾身上下罩住一層微亮的玉光,小心翼翼地拾階而下。
  他的左手高舉著一只火把,右手掌心則亮著盈盈的月光——月芒蠱已經蓄勢待發。
  周圍一片黑暗,就算是有火把,也只能照亮周圍五步遠的距離。
  這種情況下,若是有一只照明的蠱蟲就好多了。可惜方源身家還沒有如此豐厚。
  一步一探,走了半晌,他這才走到石階的盡頭。
  一扇做工粗糙的石門出現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“金蜈洞中殺身禍,可用地聽避兇災。”方源舉起火把,發現石門上刻著一些字。
  地聽……
  金蜈……
  方源瞇起雙眼,精光閃爍一陣,隱有所悟。
  “如果我所料不差……”他蹲下身子,用手撫摸地面,很快就在石門前摸到一處濕潤的土地。
  “有了。”他心中微微一喜,用手挖開這片泥土,果真發現了一朵地藏花。
  小心翼翼地撥開花瓣,他從花心中取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只蠱相當特別。
  它就像是一只人的耳朵,只是更小一些,通體都是土黃色澤,干癟且暗啞
  捏在手中,有些干癟,就像是腌制的蘿卜干,帶著一點微微的溫熱。
  耳朵周邊上,向外延伸出根莖。這些細長的根須,足有數十根,像是人參的參須。
  這是一棵二轉的草蠱,人們稱之為——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看著手中的地聽肉耳草,方源目光閃了幾閃。
  這地聽肉耳草來的及時,可用于偵察,正適合他用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有一大優點,就是偵察距離遠達三百步,這個距離在二轉偵察蠱蟲中,相當的出類拔萃。
  而且地聽肉耳草又容易喂養。
  它的食料,便是人參的參須。
  這世界的南疆多是深山老林,人參比地球上要多得多。獵戶上山狩獵,時不時地就會采到一些。
  尤其是人參很容易貯藏,只要確實是干透了的,密封之后常溫之下,就能存儲很久。
  月蘭花瓣幾天內就會枯萎,但參須卻能長久儲藏。
  “蠱蟲養、用、煉,這三個方面博大精深,奧妙非凡。地聽肉耳草雖然容易養,但是用起來卻比較麻煩。”方源暗忖。他手捏著這棵地聽肉耳草,真元暗暗一催,頃刻間就煉化了它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十分優秀,在偵察的距離上簡直可以媲美許多三轉蠱蟲。但上天是公平的,要使用地聽肉耳草,并非煉化了就行,還需要付出某些代價。
  就像是僵尸蠱、木魅蠱,必須搭配一些其他的蠱蟲一齊使用。否則單個用久了的話,蠱師的身軀就會受到侵蝕,變成真正的僵尸或者樹人。
  “很多蠱蟲,單單煉化成功,卻也不能使用,還需要一些特殊條件。這棵地聽肉耳草就是如此。我若是有了這蠱,就能探聽虛實,真正在狼潮中做到游刃有余,甚至能利用這場狼潮,達到一些目的……”
  方源思索了一下,就決定采用這棵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收益已經大于損失,因此哪怕是要付出那個代價,為了未來,也算不了什么。
  “不論哪個世界,沒有付出,哪來收獲?”方源心中冷笑一聲,將地聽肉耳草收入空竅之內。
  他深深地望了石門一眼,轉身離開。
  如果所料不差,石門的另一側將有一番兇險。需要用地聽肉耳草,才可避過。
  方源退出秘洞,卻不忙回轉山寨,而是在外轉了幾圈,獵殺了幾頭孤狼后,得了幾對狼眼珠子,這才回去。
  戰功榜上他仍舊是最后一名,走在街道上,一些認識他的蠱師,都對他投來隱隱嬉笑、輕視的目光。
  方源也不在意,仍舊我行我素。
  其后幾天,他用微薄的戰功兌了參須,好生喂養了那棵地聽肉耳草,讓它恢復到生機飽滿的狀態。
  家族的大部分注意力都被狼潮所牽扯,無人關注方源。若是以前,興許舅父舅母那邊還會有所糾纏,但自從方源將家產轉賣過去后,那邊就再無動靜了。
  明事難成,暗事好作。
  很快,方源低調且順利地完成了一些準備工作。
  這一夜,月明星稀。
  月亮如玉盤高高懸掛,溫柔夜幕如紗,罩住青茅山。
  時不時地,就有一陣狼嚎聲從遠方隱約傳來。
  方源將門窗關緊,赤身**地站在租房的地板上。在他面前的小桌上,擺著一張盛滿溫水的面盆,面盆上旁是一張白色的巾布,白棉布上擺著一把鋒銳的匕首。
  就連他站著的這塊地板上,都鋪了一層厚布。
  一縷縷的月光,透過窗戶的縫隙,映照在桌子上。
  方源面色淡漠,伸手抓住匕首。雪亮的刀刃上,透著寒芒,能當做鏡子照。
  在微光下,少年的眉目映在匕首上,透著一種冰冷。
  就在此刻,方源不由想到地球上的一部武學秘籍《葵花寶典》。
  《葵花寶典》第一頁第一句話,即是“欲練此功,揮刀自宮”。
  要獲得速成的力量,就必有舍棄和付出!
  自宮又如何?
  沒有這種近乎殘酷的決斷和割舍,如何能成就野望,實現霸業?
  想要不付出,就得到,那都是欺騙小孩子的童話。
  換到方源如今的狀況,為了能用這地聽肉耳草,付出點代價算得了什么!?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忽的一聲冷笑。
  他用手指指腹,輕輕地撫摸著冰冷的刀刃,輕吟出聲——
  月如霜滿夜,刀光尤冷寒。
  嚴冬不肅殺,何以見陽春!
  話音剛落,他閃電般出手。
  手起刀落,血光迸現。
  一塊肉就掉在了桌上——
  方源整個的右耳都被切掉,血液噴涌而出。
  霎時間,他先是感到耳朵一涼,然后是一股強烈的劇痛猛地襲來。
  他咬著牙關,微微倒抽一口冷氣,強忍住痛楚,從空竅中召出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這棵地聽肉耳草被他養得生機勃勃,已經和剛取出來的并不相同。
  剛從地藏花中取出時,它色澤暗啞且干癟,如今卻是溫潤肉呼,又肥又大,漲到成年人的巴掌大小。
  摸在手中,富有彈性,像是地球上佛像的垂下的耳朵。
  方源將地聽肉耳草按到頭側的傷口上,一股赤鐵真元緊隨著灌注而入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的根須頓時得到了一股動力,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生長,扎根到了方源的傷口處。
  這又是一股疼痛!
  方源仿佛感到,有數十根蚯蚓從傷口處向自己的腦袋中鉆進來。
  這種感覺不僅痛楚,更有一種惡心。
  一般而言,進行這個過程,蠱師都會利用一些其他的蠱蟲麻痹自己的神經。但是方源卻無這種條件,只能靠著自身鋼鐵般的意志力,硬生生地扛起。
  到底是少年的身軀,方源承受著這樣的劇痛,身體也不由地開始晃動。
  越來越多的根須,延伸進傷口當中。慢慢的,地聽肉耳草和血淋淋的傷口黏合起來,成了方源新的右耳。
  到最后,傷口處不再流血,甚至就連疤痕都沒有。
  但是方源臉色慘白,劇痛只是稍減,仍舊折磨著他。
  他頭冒青筋,心臟咚咚的急速跳動。
  到此處,已經成功大半,但方源的身軀仍舊需要時間來適應這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他先取出鏡子,借著微微的月光,照了照。
  只見鏡子中,自己面色蒼白,眉頭微微皺著。左邊的耳朵小,右邊的耳朵卻是肥大了兩倍不止,有些畸形。
  方源也不意外,反而照了片刻后,沒有發現問題,感到一陣滿意。
  他放下鏡子,又取布巾,沾上盆中的溫水開始擦拭身上的血跡。
  他沒有穿衣服,血跡清理得極為方便。一些血跡流到腳邊,也都被地板上事先鋪著的棉布吸收住。
  方源將血跡清除干凈,最后拿起桌上自己原先的右耳。
  他冷哼一聲,手掌心中月芒蠱一催。就將自己的右耳,絞成了碎肉末兒,來個毀尸滅跡。
  剩下的滿盆的血水,則被方源端到床底下,又投了一塊煤石進去。
  做完這一切,方源這才躺倒床上。
  疼痛已經削弱大半,但是仍舊折磨著他。
  方源感到自己的頭一陣陣的痛,隨著心跳,突突突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他終于沉沉地睡去。
  (ps:這些天重新看了一下前文,可能是專注于抒發了心中的郁憤,導致了類似說教的感覺,還有節奏緩慢。進行了一些思考,今后將做些調整,重視情節推進,好好寫小說,更純粹地來講故事,讓行文更流暢一些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