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30 還是族人可靠

天空上烏云密布,陰影籠罩住整個青茅山,一副風雨欲來的架勢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在一處偏遠的山坡之上,十幾只健壯的電狼,咧著嘴,發出一聲聲的低吼,包圍著方源。
  這些狼,都四肢健全,再不是先前的殘狼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的二轉蠱師,獨自一人到陷入如此包圍當中,必是絕望。但是此刻,情形卻是恰恰相反。
  方源立在原地,淡定從容。而包圍他的這些電狼,在神色中,卻隱隱有一種緊張、忌憚。
  戰斗早已經進行了一會兒,在這個鮮血淋漓的戰場上,有好幾頭的電狼已經倒下,無聲地彰顯著方源剛剛的戰績。
  殺!
  方源心中一喝,作為被包圍的人,反而主動出擊,腳下一跨,撲向左側的一只電狼。
  這只電狼頓時被嚇得往后退縮一小步,然后被激發了兇性,矯健有力的四肢猛地一躍,反向方源撲殺過去。
  在空中,電狼將狼口張開,露出滿嘴尖銳的獠牙。
  方源哈的一聲大笑,不閃不避,右手直接一甩。
  呼。
  一記幽藍色的月刃,水平飛射而出,穿透空氣,正中電狼張開的獸口。
  只聽哧的一聲,這只不幸的電狼頓時從嘴到尾,瞬間被這記月刃飛割成兩半。
  滾燙的狼血,嘩啦一聲,噴射出來,如同血雨傾蓋而下。
  方源渾身閃著白玉之光,沖過血雨,在狼群中橫沖直撞。
  電狼群反應過來,從他的前后左右圍殺過來。它們張嘴撕咬,卻在白玉蠱的防御下,咬碎了自己的牙齒。
  它們的爪子亦是無功而返。
  方源拳打腳踢,在兩豬的巨力下,一只只電狼被他遠遠地踹飛了出去,或者直接打碎頭骨,當場死亡。牢牢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只是好景不長,體內空竅中的真元消耗很快。
  方源只是丙等資質,如今二轉中階的修為,真元最多都只有五成不到。
  眼看著真元就要耗盡,電狼卻還剩數頭,方源不禁心念一動——隱鱗蠱!
  頓時,他的身形就如水光波動了一下,漸漸隱去,眨眼功夫,就不見蹤影。
  電狼們不知所措地站住,發出一聲聲憤怒的嘶吼,又開始在這處山坡上逡巡,卻毫無發現。
  方源就在不遠處,一邊望著電狼的動靜,一邊取出元石汲取真元進行補充,同時還持續催動著隱鱗蠱。
  電狼視力出眾,但是嗅覺卻反而很不靈敏。方源動用隱鱗蠱,正好克制它們。
  待他真元恢復到三成之時,眼前的電狼群終于不甘地退去。
  方源還沒有輔助移動的蠱蟲,電狼真的退走的話,他的速度還跟不上電狼的腳步。于是他主動撤銷掉隱鱗蠱,顯現出身形來。
  嗷嗚!
  這些電狼看到方源,頓時像是見到了殺父仇人,齊齊向他奔撲而來。
  方源一聲冷哼,待得電狼到了自己的面前,猛地右拳暴擊。
  他的右拳上罩著一層微微的白玉之光,堅硬無比,狠狠地擊打在一只電狼的腰上。
  頓時,就聽到咔嚓一聲的脆響,這只不幸的電狼,被方源遠遠地擊飛出去,腰椎已經骨折。
  它落在地上,一陣瘋狂的掙扎和慘嚎,卻再也爬不起來。
  方源此刻真元充足,戰力強大。不一會兒,又擊殺了四只電狼。
  剩下的幾只電狼,則完全傷勢了斗志,恐懼地看著方源,發出嗚咽之聲,然后夾著尾巴轉身奔逃。
  方源立在原地,也不追擊。
  論速度,他還比不上這些電狼,追之無用。
  滿地的狼尸,都是方源的戰利品。不過方源謹慎,卻沒有忙著挖取電狼的眼珠。
  地聽肉耳草!
  他半蹲下來,用手掌撐地,右耳貼向大地。耳廓上的參須都生長出來,一根根扎在泥土里。
  頓時,他的聽力就暴漲數倍,方圓三百步的范圍內皆在他的偵察范圍當中。
  無數的聲音,傳入他的耳中。但并沒有狼群奔襲而來,或者其他蠱師移動的腳步聲。
  “暫時安全。”方源輕舒一口氣,取出匕首,開始挖取電狼眼珠。
  這些眼珠,他只上交了一小部分,其余的都收藏起來。
  若全部繳納上去,這樣的戰績勢必會引來懷疑,甚至是暗中的調查。方源當然會盡量避免這樣的麻煩發生。
  將這些電狼的眼珠全部挖走,方源便立即離開了這里。
  如此又殺了兩支狼群之后,天空中的烏云已經厚重到了極點。大風呼呼地刮起來,吹動山林泛起碧色的松濤,樹葉沙沙地響作一片。
  嗷嗚……
  風聲中隱約傳來大批電狼的嗥叫。
  方源面色微微一變,按照前世的記憶,今天就是狼潮真正爆發的日子。
  再次動用地聽肉耳草,方源卻沒有聽到大批電狼急速奔襲的聲響。
  他并不意外,反而心中一定。
  這就意味著,電狼群距離他要至少要超過三百步。這樣的距離,再加上他本身的速度,以及熟知地形,已經足夠他安全返回山寨了。
  “這電狼也有著狡詐,在這樣的天氣出擊。大風呼嘯的聲音,松濤的聲音,都在很大程度上為它們做了遮掩。”方源心中微微一嘆,以最大速度,直朝山寨飛奔。
  剛跑了幾百米的距離,他就迎面撞上了一支蠱師五人小組。
  “哎喲,是古月方源你啊。”小組中的一位少年蠱師,發現方源后,頓時眉毛一挑,陰陽怪氣地打招呼道。
  他是古月鵬,方源的同窗,在學堂的日子里,自然受到了方源的欺壓和勒索。
  方源淡淡地掃了他一眼,速度不變,與他擦肩而過,不給他開口說第二句話的機會。
  “這個家伙!”古月鵬頓時愣了一楞,旋即一股憋悶之氣涌上心田,腳下速度一慢。
  他還沒找到機會奚落方源呢。
  “小鵬,快跟上來。我們今天要保住戰功榜上的位置,至少得要獵殺五十頭電狼呢!”組長開口道。
  古月鵬郁憤的神色頓時一斂,連忙跟上身邊組員的腳步。
  “我現在的小組,名列戰功榜第七十五位。那個方源,卻是兩百名開外的墊底,這樣的差距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!說起來,我也很幸運,遇到了組長大人這樣照顧新人的前輩。狼潮至今,我靠著分到的戰功,已經增添了一只蠱蟲。我前程似錦,方源怎么能和我比?”
  想著想著,古月鵬心中就平衡了許多,甚至產生了一種幸福的感覺。
  “這個世界,單打獨斗能成什么氣候?眾人拾柴火焰高,團結的力量才更大。還是族人可靠啊!借助家族的力量,我們這些新人才能得到更好更安全的發展。那個方源,真是傻瓜,真以為自己是個人物了。碰巧解決了五轉吞江蟾的麻煩,尾巴翹上天了。雖然當上了組長,但是一個組員都不招,活該他墊底!呵呵,不過話說回來,他這么怪癖的性格,怎么可能招得到組員?”
  想到這里,古月鵬的腳步也不由地輕快了許多。
  又奔行了一段路程,卻奇怪地沒有遭遇到一支狼群。
  古月鵬抬頭望望天空,雖然還是下午,天空卻已經入傍晚般昏暗。
  風呼嘯地吹來,頭頂上的烏云濃重濃密至極,在急速地翻騰著,醞釀著雷霆和暴雨。
  但是古月鵬絲毫不懼,嘴角浮現出一抹譏諷的笑,他在心中暗道:“呵呵呵,方源如此匆匆回去,想來是擔心這場暴雨吧。真是膽小鬼,一場暴雨有何可俱?”
  就在之時,小組的組長忽然猛地變色,張開大嘴倒抽一口冷氣。
  “組長大人,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其他四位的目光,自然被吸引過去。
  在這個蠱師小組中,這位組長負責偵查。他雖然也是二轉蠱師,但是偵查用的蠱蟲,自然沒有方源的地聽肉耳草那么大的范圍。
  此刻,他臉色煞白,根本就沒有**做更多的解釋。
  “快跑!”他驚恐地大叫一聲,在其他四人驚訝的目光中,轉身就跑。
  “快跟上組長!!”其他的組員自然也不笨,反應過來后,連忙拔腿就跑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身后傳來連綿起伏的狼嚎,聽這聲音就知道電狼的數量足以上千!
  小組五人各個臉色慘白,大喘著氣,拼勁全力奔逃。
  “等等我啊!”古月鵬拔腿飛奔,卻仍舊落在了最后面,他倉惶大叫求救。
  他已經感覺到身后電狼的鼻息聲。
  但是讓他絕望的是,平素對他照顧有加的組長,連頭都不回一下。平時拍著胸脯大談義氣、親情的伙伴們,更仿佛是沒有聽到他的叫喊。
  吼!
  古月鵬的耳后,忽然傳來一聲狼吼。
  下一刻,他就感到一股巨力從他背后壓迫而來,一下子就將其撲倒在地。
  他跌倒在地上,摔得頭暈眼花。
  他下意識地拼了勁,回首抵抗。
  咔嚓!
  天空中,突閃出一道電蛇。
  黑暗中,一只豪電狼的身形頓時就被照亮。
  它的體型比普通的電狼要大一倍,渾身狼毛炸立,裂開的嘴角中,露出白銀色的鋒銳牙齒。
  古月鵬瞳孔猛地縮成了針尖大小,腦中回蕩著一個念頭——“百獸王!”
  狼巢中狼群規模龐大,不單有三只萬獸王級的雷冠頭狼,還有百獸王級的豪電狼,千獸王級的狂電狼。
  下一秒,豪電狼張開大口,一聲脆響,將古月鵬的整個腦袋都咬斷了。
  鮮血和腦漿濺了一地,豪電狼垂下腦袋,就這古月鵬的脖頸開始吞吸血液,啃噬脂肉。
  無數的電狼從它的身邊,飛奔而過。
  轟隆隆,雷聲不絕于耳。
  嘩嘩嘩,大雨亦傾盆而下。
  真正的狼潮來臨了!
  (ps:從明天開始,新的一周開始了,正常更新了。早上8點一更,下午14點一更。三月四號開始補更新,將之前欠下來的都爭取補上。生命短暫,其意義在于快樂,希望大家沒有被最近的更新影響了好心情。呵呵呵,最后祝大家元宵佳節愉快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