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33 謝謝你讓我殺你

急速地奔馳!
  眼前的一棵棵樹木,似乎都在向方源撞擊而來。方源靈活地閃避著,拔腿飛奔。
  他的右耳參須飄飄,在他的身后,是一只被他故意激怒的豪電狼,以及數百頭健壯的普通電狼。
  電狼的速度,比他快得多。尤其是豪電狼,矯健的狼軀在復雜的地形中騰挪電閃,速度極快。
  眼看著方源就要被它追上,忽然,方源的身形一陣波光泛動,緊接著,就消失不見了。
  豪電狼只得暫緩了腳步,疑惑地掃視四周。
  方源又奔行到了遠處,重新顯露出身形來。
  豪電狼銳利的目光,立即就發現了他。它憤怒地低吼一聲,再次向方源撲殺過來。
  至于那些普通電狼,更是緊隨其后。
  方源暗暗冷笑一聲,再次奔逃。
  如此三番五次,他終于到達了目的地。這一次,他徹底隱去了身形。
  追殺過來的狼群,在方源消失的地方躊躇了一下。隨后豪電狼就發現了新的目標。
  在不遠處的山谷中,就有五位蠱師正和一支狼群交戰著。
  嗷嗚!
  豪電狼智慧有限,頓時忘掉了方源,它仰頭嗥叫一聲,身后的電狼如潮水般,加入了山谷的戰場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正在交戰的蠱師,看到這一幕各個面如土色。
  “不是說每一支狼群,都有各自的活動范圍的嗎?”
  “我們辛辛苦苦斬殺了一只豪電狼,沒有想到又來一只!這次兇多吉少了。”
  “還不趕緊發信號求救!!”
  這一支新狼群的加入,讓蠱師們壓力驟然暴漲,各個的語氣中都流露出驚慌失措的情緒。
  其中的偵察蠱師,連忙甩手朝空射出一只蠱蟲。
  這蠱蟲形如金色小圓球,卻長著一對色彩斑斕的羽翼翅膀。它振翅飛到半空中,猛地爆炸開來,化為一團彩色的鮮艷焰火,方圓百里可見。
  這是信號蠱,一轉的消耗蠱蟲,常常用來發射信號之用。
  “已經發了信號了,大家要堅持住,等待援兵的到來!”這一組蠱師中的組長適時叫道,稍稍提升了一點士氣,穩住了軍心。
  “沒有用的。”方源出現在高處的山壁上,居高臨下地看著,心中冷笑。
  這蠱師小組周圍的情況都被他探聽清楚了,離著最近的一支小組,也深陷在狼群的包圍當中。
  那支狼群自然也是方源故意引去的,就是要牽絆住他們的手腳。
  “獵殺電狼,一顆眼珠只有十點戰功。但是要在戰場中回收蠱蟲,上繳給家族高層,卻有至少上千點戰功!這樣的事情,做個兩三次,我就有能兌得三步芳草蠱的戰功了。”方源心中暗道。
  在他的謀算下,這支蠱師小組的結局已經確定了。
  “接下來,就是等著他們被滅,然后引開電狼群,再回到這里收刮蠱蟲。”方源走到山壁旁的大樹下,就地悠然地坐下。
  誰也不甘心死亡,所以這些蠱師正在極力抵抗。
  方源沒有冒險去勾引千獸王級的狂電狼,而是選擇了豪電狼。這更給他們留下了盡情掙扎上一番的時間。
  尤其是這些蠱師中,還有一個方源的手下敗將。
  就是古月蠻石。
  他擁有磐石蠱,有很強的防御能力,一個人擋住了許多電狼的進攻。
  不過,這也是方源選擇這個小組的原因。
  蠱蟲越珍貴,回收之后上繳,得到的戰功也就越多。磐石蠱回收之后,方源足以能得到三千九的戰功,能讓他在戰功榜上的排位直接上漲二十多位。
  當然,赤山、漠顏、青書這些人的蠱蟲,比磐石蠱更珍貴。
  但是赤山小組中有古月赤舌,他擁有蛇信蠱,能依靠熱量偵察。方源的隱身,對于蛇信蠱根本不起作用。
  至于漠顏,是比赤舌更強大的偵察蠱師,手段更多樣化。曾經多次一個人完成家族中下達的,觀測狼巢的任務。
  青書小組中,雖然沒有強力的偵測蠱師。但是因為有古月方正的存在,家族必定有家老秘密跟隨防護。方源要引去那里,簡直是自討死路。
  而其他兩個山寨中的蠱師,方源并不太熟悉。
  陷害這活兒,也不好干的。他左挑右選之后,這才選定了幾個組。跟隨了好久,才尋到了這個恰當的時機。
  ……
  白凝冰正睡著,一陣激戰聲傳入他的耳中。
  他微微睜開雙眼,眼縫中流露出一絲冷光。
  “又是這種無聊的場面。”他就睡在懸崖邊上,微微側身就看到了山谷中的景象,正要繼續合眼睡去,忽然瞥到了一個身影。
  “咦?”他眼中閃過一陣驚異的光,他看到了方源。
  方源背靠著大樹,吃著隨手摘來的野果,正冷眼看著下面的戰場,無動于衷。
  白凝冰心中頓時就起了興趣,他從未遇到過方源這樣的人物。皆因從小到大,他身邊之人,無不忠心于家族,沉醉于感情。
  但是在方源的身上,他感受到了一股他極其熟悉的孤獨和冷漠。
  “他是誰?”白凝冰心中頓時產生了一股疑惑和好奇。
  ……
  野果就是方源就地取材,以他的經驗,自然一眼就能分辨出它有無毒害。
  野果多汁,又酸又甜。方源正吃著,忽然右耳一動,他聽到了動靜,而且就在身邊!
  白凝冰先前睡在更高一層的崖壁上,毫無動靜,因此地聽肉耳草并不能感知。如今他移動腳步,立即被方源發現。
  方源眼中電芒激閃,側身望去,只見一位白發白衣的少年,用冰刃的尖端插著山壁,一路滑行而下,落在了他的不遠處。
  白凝冰!
  方源眼簾微垂,頓時就認出了這人。
  青茅山當之無愧的第一天才,白家寨崛起的象征,二轉期間就斬殺了三轉的他族家老,如今年紀輕輕就已經是三轉修為,是以一人之力改變青茅山格局的關鍵人物!
  若換做別的蠱師,獨自面對白凝冰,必定神色變幻,不是緊張就是忌憚。
  但是方源目光只是在他身上一轉,就再次投向山谷,神色仍舊平淡,簡直是無動于衷。皆因方源對白凝冰的底細和秘密,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  “哦……”白凝冰走過來,怔怔地看著方源,嘴巴微張,聲音拖得老長。
  他好奇地盯著方源猛看,好像是瞧著一件從未見過的事物。
  他不斷走近,越看方源,眼中越是發亮,心中的興趣越濃。
  “這個人的身上,怎么有一股我熟悉的味道?好像是以前,見過他一樣。好像我們很久之前,就是朋友的感覺!”白凝冰心中泛起波瀾。
  朋友——這個詞,他一直不屑、鄙夷,甚至唾棄。
  他從未想過自己會有朋友,身邊的那些凡夫俗子,只配仰望他,怎么有資格成為他的朋友。
  白凝冰一直認為,終其一生也不會有一個朋友。
  但是現在——他忽然有了這種感覺!
  這種感覺玄之又玄,但他確信就是這種感覺。皆因他看著方源,就仿佛看到了他自己!
  白凝冰的距離有些過近了,方源轉過黑幽的眸子,用目光淡淡地盯住他。
  沒來由地,白凝冰就懂了方源目光的含義。
  這是警告自己的目光。
  他連忙停住自己的腳步,愣愣地,很不禮貌地緊緊地盯著方源看,同時道:“喂,你真是一個有趣的人。”
  若是熟悉他的白家蠱師在此,聽了這話,勢必要瘋了。
  因為白凝冰從小到大,都未說過如此贊賞別人的話。
  方源并不理會他,一邊咬著野果,一邊看著山谷中的激戰。
  白凝冰繞著方源轉圈,仔細地觀察他。像是打量全世界最新奇的食物。他從各個角度,看著方源,忽然又蹲下身子,從底下仰望方源。
  他一塵不染,干凈如水晶絲的白發,頓時垂在泥地上,他不管不顧。
  一身白袍也拖拉在地上,他也毫不在乎。
  這一刻,他仿佛是一個純真的孩童,看到自己的玩伴,在好奇地端詳著方源的神色,幾次想要說話,卻說不出來。
  白凝冰覺得自己有好多話想對方源說,但是到了口中,又覺得不必再說。因為他感覺到,方源都會懂。
  沉默了半晌,他疑惑地開口道:“山谷的戰斗,一點都不精彩,有什么好看的。”
  只是話剛剛說了一半,他的眉頭飛揚起來,露出了然的神色:“我明白了。這狼群是你引來的,你要殺了這些蠱師。但為什么你不自己動手呢?哦,你是害怕留下證據啊。你太謹慎了,從你的氣息上判斷,你已經有二轉修為。若我是你,想殺就殺,早就動手了!”
  忽然,他呵呵地笑起來,像是小孩子發現了世界上最好玩的玩具。他眉飛色舞起來:“你這個人真是有趣,做的事情也有趣。呵呵呵,我開始喜歡上你了!”
  方源抽回視線,目光一轉,再次看向白凝冰。
  他懂這個人。
  因為這個人也是個天生的魔頭。
  什么是魔頭?
  將世俗摒棄,將眾生漠視!被孤獨包圍,對感情不屑!
  這個人就像是方源的倒影,只是方源更深邃,而他白凝冰多了純粹。
  簡而言之,這就是同道中人!
  前世記憶中,在三家艱難挺過狼潮之后,就是這個男人,滅殺了三大家族,導致生機勃勃的青茅山化為一座冰山絕獄!
  “白凝冰,白凝冰……”方源心中一嘆,緩緩開口道,“很孤獨吧。”
  白凝冰眼眶一撐,蹲在地上,連連點頭,深有同感地嘆息道:“是啊,這日子過得超級無聊呢。前些時候,殺了一個熊家的蠱師,有些趣味,奪了這只蠱蟲,你看看。”
  他像是一個可愛的孩童,掏出了強取蠱,仿佛就像是在給同伴展現自己的新玩具。
  方源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強取蠱,呵呵地笑起來:“所以,你想殺死我吧?”
  白凝冰雙眼猛地從黑瞳,化為了藍色水晶。他騰地一下,站直了身體。
  “哈哈哈!”他仰頭大笑三聲,然后神情激動萬分地對方源道,“你果然知道!沒錯,我就想殺死你,你也來殺死我吧。生死之戰是最有趣的事情了,又碰上你這么有趣的人,我發誓從未做過這么有趣的事情!”
  他越說越激動,忽然張開雙臂,仰頭長嘆:“啊——!我感到我的人生,從來沒有這么精彩過!謝謝你,謝謝你,雖然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,但謝謝你讓我殺你!!!嘎嘎嘎……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