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34 追殺

“你放心,你只是二轉修為,我不討你的便宜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我也會將修為壓制到二轉,來吧,來一場真正的公平較量!”白凝冰狂笑著大喊道。
  面對神色癲狂的白凝冰,方源面色平靜。他凝望著白凝冰,語氣淡淡:“想要殺我,那就來吧。”
  話音剛落,方源微微向前邁出一步,身形如柳絮般從高處落下。
  白凝冰大笑聲戛然而止,惱羞成怒起來:“你不要跑!”
  他頓時拔腿,對方源緊追不舍。
  方源無聲冷笑,直奔山谷而去。
  兩人一前一后闖入山谷中的戰場,狼群沸騰起來,紛紛對方源和白凝冰展開攻擊。
  被逼入谷底的蠱師,已經死去一人,剩下的四人看到狼群異動,臉上頓時露出喜色。
  一人更是大喊:“兄弟們堅持住,有人來支援我們了!”
  “怎么只有兩人?”他們看到方源和白凝冰模糊的身影。
  “是他!”離得近了,古月蠻石的臉上露出了異色。
  他認出了方源,就是這個男人,將他當眾擊敗。那雙眼睛,勾動出他內心最深處的夢魘。他永遠不會忘了方源。
  他曾經發誓,一定要奮發圖強,將這個場子找回來。
  但是如今,方源親自趕來“救”他,這又讓古月蠻石的心中,增添了一份復雜之情。
  “等一等,第二個人是……”
  他們很快又認出了白凝冰,一個個皆現出驚容。
  “白凝冰,白凝冰!”古月蠻石雙眼瞪大,他沒有想到會在這樣的情況下,再見白凝冰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混蛋,你給我站住!”身后傳來白凝冰的叫喊聲。
  方源充耳不聞,在狼群中沖突穿梭。
  他的渾身都閃爍著白玉之光,抵擋住電狼群的撕咬和抓啃。但也因此,導致他空竅中的真元在急劇地下滑。
  在他身后不遠處,白凝冰亦是鼻腔中不斷噴吐出水汽,形成一盞圓球水盾,將其渾身罩住。
  無數的電狼撞上這水盾,皆被上面流轉的水流化解了沖擊力,然后順勢帶動著,甩飛出去。
  按道理來講,白凝冰的修為已經高達三轉,但是此時卻表現平平。按照他的話來講,似乎真的是主動壓制了修為,只用二轉的實力來對付方源。
  在二轉的實力下,白凝冰的速度要比方源略快一些,真元更是多得多。但是在狼群中跋涉,他卻距離方源越來越遠。
  關鍵的原因,還是雙方的力量差距。
  方源有兩豬之力,白凝冰的力量則稍遜一籌。方源能頂住群狼的沖擊力,不斷往前。白凝冰的水汽護盾,雖然能化解一部分的沖擊力,卻不能像方源這樣直接沖撞出一條路來。
  嗷嗚!
  豪電狼的注意力也被方源和白凝冰吸引過去。
  它嚎叫一聲,身邊的普通電狼頓時如潮水般分開,閃出一條通道。
  豪電狼邁開四肢,向方源直直地沖撞過來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被困的四位蠱師,都不由地流露出擔憂之色。
  至于方源身后的白凝冰,看到了這幕好戲,頓時哈哈大笑。
  但下一刻白凝冰就看到,方源的身影一陣水光般波動,然后消失在他的視野當中。
  他的大笑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谷底的幾位蠱師亦是一陣嘩然。
  豪電狼失去了方源的蹤跡,怒吼一聲,速度不停,向白凝冰奔去。
  白凝冰的臉上又浮現出笑意:“呵呵呵,有趣啊有趣,你果真很有趣!哈哈哈,那就把這些當做正餐前的開胃小吃罷!”
  說著,他的雙眼陡然由黑變藍,宛若碧空。
  他單足而立,平伸冰刃,開始旋轉。修長的冰刃劃出一道道的劍刃之光,光芒劈在空中,形成龍卷風暴一樣的盛況。
  雪亮的劍刃組成的冰風暴,在狼群中肆虐。
  無數的電狼撞在這股風暴中,被絞殺分尸成一塊塊的碎肉。但卻沒有多少的鮮血飛濺,血液已經被冰冷的霜寒之氣凍住。
  豪電狼咆哮一聲,被激發出了兇性。它身上寄居的蠱蟲也開始發威,讓它渾身都繚繞著金色的電流。
  它渾身毫毛炸立起來,金色的電流如鎖鏈一般,纏繞在它的身軀和四肢上,形成一套粗陋的鎖子甲胄。
  它四爪奔踏,如一顆金色的流星,狠狠地沖向冰刃風暴當中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聲雷霆炸響,冰刃風暴倏忽頓止,一截斷裂的冰刃前端,拋飛在空中,然后哧的一聲,插在一塊山石之上。
  白色的霜氣四溢彌漫。
  豪電狼倒在地上,心臟被冰刃刺中,如此致命的攻擊,已經讓它徹底死亡。
  白凝冰呵呵笑著,緩緩地抽回手中的冰刃。
  冰刃已經斷了一截,所剩下的刃面上亦是缺口和裂紋滿布。但他毫不在意,只是伸出左手輕輕一抹。
  冰冷的寒氣從他左手中發出,從刀柄開始,一直輕撫上去。
  所過之處,冰刃重新煥然一新,再見鋒銳。同時斷面上也重新凝結出新的刃尖。
  豪電狼已死,群狼潰散。
  但方源仍不見蹤影。
  “我等必將銘記白大人的救命之恩!”幾位蠱師主動上前拜見白凝冰。
  惟獨古月蠻石停留在原地,神情變幻不定。
  當年,他敗在白凝冰的手上,十分不甘心,被后者放生。如今他已經合煉出了磐石蠱,再見到白凝冰。但他此刻,卻再無任何挑戰后者的信心。
  白凝冰冷哼一聲,忽然手臂一振,冰刃在空中劃出幾道閃亮的刀光。
  “這……”
  “呃!”
  三位蠱師猝不及防,怎么也料不到白凝冰居然痛下殺手。他們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,栽倒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來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干什么?!”古月蠻石驚怒交加,咆哮道。
  “殺人啊,你長得什么腦子,這么明顯都看不出來?”白凝冰聳肩冷笑。
  “該死的混蛋!”古月蠻石將雙拳攥緊,出離了憤怒,他咬牙切齒地喝斥道,“我們三家已經聯盟,你向我們古月一族痛下殺手,你這是違反盟約!有什么沖我來就是,我都接著。罷了,當年的恩怨也是該了結了!”
  說著,古月蠻石啊啊大叫,連續邁出幾個大步,向白凝冰沖撞過去。
  他極力催動了磐石蠱,渾身賁發的肌肉都隆起來,形成厚重的石皮。整個人的形象,已經徹底轉變成了一個石頭人。
  “自找死路。”白凝冰漠然冷笑,手起刀落。
  鋒利的冰刃,由上而下,直直地劈出。先是砍在古月蠻石的頭頂,然后眉間,鼻梁,嘴唇,咽喉,胸膛,一路往下。
  石屑飛濺,冰刃砍到小腹處,亦再次折斷。但冰寒之氣已經徹底凍結了古月蠻石體內的一切生機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栽倒在地上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  他的身上隆起的石皮,緩緩消失,露出本來面目。
  “好像在哪里見過……”白凝冰甩了甩被震痛的手腕,他差不多已經忘記當初放走蠻石的事情。
  他微微搖了搖頭,轉過身來,面對空曠的山谷大喊道:“你出來吧。你想要干掉這些蠱師,我替你做了。來來來,我們來一場生死大戰!”
  白凝冰的話音剛剛落下,在不遠處,方源就顯現出了身形。
  白發少年的目光頓時炙熱起來,舉起手中的冰刃,向方源沖殺過去。
  方源無聲冷笑,轉身就走。
  白凝冰怒罵一聲,緊追不舍。
  追逐中,方源將白凝冰引向最近的另一個戰場——熊力小組正在和一只豪電狼率領的狼群激戰。
  這支狼群,當然也是方源故意引來的。
  “大家再加把勁,這狼群已經快抵擋不住了!東南方向發出信號蠱,已經過了一段時間。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!”熊力正在鼓舞士氣,剛剛說了一半,卻頓住不講。
  他看到了方源,還有身后的白凝冰。
  自從方源主動認輸,熊力就再沒有把方源放在心頭。所以他的目光很快就略過方源,轉向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“白凝冰!”熊力雙眼噴射出怒火,一看到白衣白發的少年,他的心中就不由自主地充斥著一股憤怒。
  就在不久前,白凝冰忽然出現在他的面前,二話不說,展開了進攻。
  尤其還故意壓制到二轉修為。
  熊力猝不及防,因此戰敗,個人的勇名,家族的榮耀都遭到了白凝冰的狠狠踐踏!這對他來講,是極其巨大的恥辱,他怎么能不憤怒呢?
  “等一等,白凝冰好像在追殺方源。”一旁的熊林忽然道。
  他身材矮小,一個圓溜溜的光頭似乎在閃耀著光。熊林和方源同歲,擁有乙等資質,是那一屆熊家寨中的第一天才新人。
  他如今也是二轉修為,不少的歷練之后,已經成長起來。
  熊力壓制住動手的沖動。
  方源只是古月一族的人,不是他們熊家寨的。雖說有三族盟約,但到底還是親疏有別的。既然是外人打架,能不動手牽連自己當然最好了。
  熊力一組正準備袖手旁觀,但方源怎么會料不到?他一句話就徹底改變了他們的立場。
  方源一邊快速接近熊力小組,一邊用驚惶的語氣喊道:“我看到強取蠱就在他的身上,保護我,白凝冰要殺我滅口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