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3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3)     

蠱真人135 北冥冰魄十絕天資

“什么?!”熊林頓時失聲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“強取蠱?青茅山上只有一人有這蠱蟲,就是我的表弟熊氈!!”熊姜的臉色也頓時陰沉下來。
  熊力捏緊了雙眼,眼中兇芒閃爍,別人怕白凝冰,他當然也忌憚。但是忌憚并不代表軟弱和懼怕。在他的心中,早有為家族捐軀,死戰白凝冰的覺悟!
  “白凝冰,強取蠱到底在不在你的手上?”他大步跨出,任由方源錯身而過,直面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呵呵冷笑:“在又如何?”
  熊姜臉色陰沉如水,質問道:“說!我表弟究竟是怎么死的?他的蠱蟲,為什么在你的手中?”
  熊林亦道:“白凝冰,我敬你是前輩。但是你私自吞沒了我們熊家寨的蠱蟲,卻不上繳。你這是公然違反盟約!”
  說罷,揚手一只信號蠱。
  砰的一聲,彩色的焰火在空中迸發。
  煙火的彩光映照在白凝冰的臉上,他哈哈大笑:“什么狗屁的盟約,我從未放在心上。只是看有人用了強取蠱,過程有趣罷了,才拿來收藏的。”
  熊姜聽了這話,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憤怒。低沉地怒吼一聲,奔殺向白凝冰:“白凝冰,你眼睜睜地看著我表弟戰死,卻不出手。你這個混蛋!”
  小組五人,俱是一體。于公于私,熊力小組都要和白凝冰勢不兩立。
  戰斗難以避免,場面頓時一片混亂。
  一方面,是白凝冰遭受著熊力小組五人合力的進攻。另一方面,他們身處在狼群的包圍當中,仍舊要面對電狼的撕咬。
  方源脫離戰場,站在遠處好整以暇地觀望著。
  狼群攢動,好像是一個大磨盤,六位蠱師忘我地拼殺著,稍有不慎,就是落入狼口的凄慘下場。
  熊姜催動了游僵蠱,雙瞳一片慘綠。熊力則雙目赤紅,白凝冰的雙瞳如水晶一般湛藍。這三人之間的交手,成為整個戰場上最激烈的地方。
  在游僵蠱的力量下,熊姜化身僵尸,對水、冰的防御力暴漲,堪堪能擋住白凝冰的進攻。而熊力則催動熊豪蠱,雙熊之力下,砂缽大小的拳頭威猛無儔,兩三拳下去,哪怕是白凝冰的水球護罩,也要被轟散。
  至于其余的三位熊家蠱師,則難以插手這邊的戰斗,只能竭盡全力地應付著電狼。那只被方源引來的豪電狼,本來能輕松拿下,但是如今卻也成了一個巨大的威脅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要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!”熊姜嘶吼著,沖向白凝冰。
  “哼,就憑你?”白凝冰冷笑一聲,靈活地往后一躍,拉開距離,同時左手一甩,甩出五根手指大小的冰錐。
  冰錐正中熊姜的身軀,但熊姜卻沒有感受到絲毫的疼痛。當他化身僵尸的時候,哪怕是斷手斷腳,也不會有任何的痛感。
  冰錐的寒氣,能凍得正常人行動遲緩,但他卻感到一陣冰涼的舒爽。僵尸本就是陰體,對火焰、雷霆、烈日不堪對抗,但是對這等冰寒之氣,卻有足夠的承受能力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這樣的處境,還想玩弄我們?使出你的真正實力吧!”熊力怒喝一聲。
  交戰一來,白凝冰一直壓制著自己的修為,只呈現二轉蠱師的實力,同時使用的蠱蟲也大多都是二轉。
  這讓熊力感到自己遭到了蔑視,由此產生的屈辱,更令他怒火熊熊燃燒。
  “呵呵呵,你們這些小角色,怎么有資格讓我使出全力?”白凝冰冷笑幾聲,攻勢越發凌厲,但仍舊壓制著實力,沒有動用一只三轉蠱蟲。
  站在遠處,抱臂旁觀的方源,心中卻是一片了然。
  “他不是不想用,而是不能用。白凝冰,呵,他可是北冥冰魄體啊……”
  按照這個世界上最古老的傳說,所有的人類,都是人祖的子孫后代。
  但俗話說的好,龍生九子各有不同。絕沒有兩個相同的人,哪怕是雙胞胎,也有著差異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人們最關注的差異,就是資質。
  有修行資質的人,成為蠱師,就能成為人上人。沒有修行資質的,就是凡人,生活在社會中的最底層,被踐踏被玩弄。
  修行資質分為四等,甲等、乙等、丙等、丁等。這一點已經為世人所知。
  但實際上,甲等之上,還有更優秀的資質。
  關于這個消息,就是秘聞了。家族從不會大肆宣傳,只有社會地位達到一定程度的人,才會得知。
  熊力等人當然不會知道,甚至家老、族長都未必知道。但方源前世高達六轉,已經脫離凡體,成為蠱仙之流,自然對此心知肚明。
  這個甲等之上的資質,有十種,被統稱之為十絕體。
  “人祖在徹底死亡之前,前前后后一共生有十子。大兒子太日陽莽,二女兒古月陰荒……里面就有一子,名為北冥冰魄。人祖的傳說,似真似假,影射了蠱師修行中的許多秘密。人祖十子,分別代表著十種絕頂的資質。”方源回憶著。
  “十絕體中的任何一種,都凌駕于甲等資質。最優秀的甲等資質,空竅真元能存儲到九成九。但任何一種十絕體,空竅中的真元都是圓滿的十成!”
  “但是,萬物平衡,十成真元的十絕體太過于完美了,天地都不容許他們的存在。人祖的故事中,他的十位兒女都沒有長壽的例子。現實中,身懷十絕資質的蠱師,則幾乎都是英年早逝,很難成長起來。當然,若真正成長到六轉,則必能橫掃同階,甚至在六轉時,還能做到越級挑戰的奇跡!”
  “擁有北冥冰魄體的白凝冰就是如此。十成的真元,讓他的空竅不堪重負,隨時有崩塌毀滅的危機。為了降低這種危機,白凝冰就必須修行,耗費真元溫養空竅竅壁,讓其底蘊增厚,能承擔住十成的真元。因此他修行精進的速度出類拔萃,十分驚人。”
  “然而,修為越高,真元的質量就越高,對空竅的壓迫力也隨之增大,反而令本身的危機擴大。白凝冰就像是孤舟飄蕩在海面上的遇難者,他沒有淡水,只能喝海水解口,但是海水是咸的,并且會吸收身體內原本的水分,令他越來越渴。”
  “白凝冰越是修行,就離自我的毀滅越來越近。但他又不能不修行,家族的期盼,來自熊家寨、古月寨的暗殺,逼迫他必須越來越強。身為北冥冰魄體的他,想必也明白自己的處境。知道自己時日無多,必死無疑,所以才會養成了這樣的性格啊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心中嘆息一聲。
  這無疑是一種諷刺。
  過于優秀的資質,沒有令蠱師們平步青云,反而是他們滅亡的罪魁禍首。
  過猶不及,人都需要喝水吃飯,但是吃喝多了,就會撐死。
  從另一種角度理解,不管任何世界,都沒有真正的完美。沒有真正完美的愛情,沒有真正完美的作品。
  過于完美的話,就會引來毀滅。
  在方源的前世,狼潮過去之后的三年后,白凝冰的修為不可避免地達到了四轉境界。終于讓他的空竅無法承受真元的重負,轟然自爆。
  十絕體不容于天地,逆天之物的自爆,像是一聲絕唱,威力不同凡響。直接將三寨中人全部殺死,將整個青茅山都化為絕死冰域。
  幸好當時,修為平平的方源,被方正擠兌刁難,只好參加了商隊外出,這才僥幸地躲過一劫。
  為了拖延死亡的來臨,白凝冰主動利用蠱蟲,將三轉的白銀真元稀釋成二轉的赤鐵真元。同時也極少使用三轉蠱蟲。
  皆因催動一次三轉蠱蟲,將消耗大量的赤鐵真元,造成后力不濟。反而不如連續使用多只二轉蠱蟲,在戰斗中,對他白凝冰的幫助更大。
  這才是白凝冰壓制修為的真正原因。
  否則明明有實力,卻偏偏自縛手腳,把自己陷入險地,那是傻缺腦殘才會干的事情。
  白凝冰聰穎靈動,又被大力栽培,受到良好的教育,怎么可能做出這樣的傻事呢?
  只是他如此年輕,這樣的性格的確異于常人。不過對于將死之人,他行事之間還有什么好顧忌的呢?
  就是這樣的毫無顧忌、肆無忌憚,才沒有被組織的體制同化,讓他養成了一顆魔道之心。
  否則,以他的這種生存環境,萬眾期待、大力栽培、榮耀包攏、強敵環伺、前途光明,早已經被組織同化,養成了領導者般的心性。
  白凝冰其實是個很可憐的孩子,方源先前并未想過要對付他。只是他既然要追殺方源,那方源也不介意先利用他一把,再提前將這個禍端除去。
  場中的戰斗仍舊在繼續著。
  這么一會兒工夫,局勢已經發生了轉變。
  豪電狼被白凝冰消滅,狼群潰散奔逃。熊力小組中的治療蠱師也倒在了白凝冰的刀下,而他為此也付出了沉重代價。右臂被熊力狠狠擊中一拳,似乎是骨折了,在接下來的激戰中一直無力地垂著。
  但是這一些,都并不妨礙他現在占據上風。
  熊力是二轉蠱師中第一流的精英,實力和青書、赤山相當。熊姜是新近崛起的防御能手,熊林是那一屆的天才新人,如今也是二轉戰力。再加上另外一位蠱師,四人合力,卻仍舊被白凝冰壓制。
  要知道,白凝冰先前已經戰斗了一場,耗費了不少赤鐵真元。同時他出手斬殺了豪電狼,殺了治療蠱師,右臂喪失行動能力,只能舍棄慣用的右手冰刃,轉為左手。這樣一來,他用左手催發冰錐的手段,就只能暫時擱置了。因此進攻能力,幾乎就降低了一半。
  在這樣的情況下,他仍舊占據上風,并且優勢越來越穩固。
  “到底是北冥冰魄體啊,雖然是用蠱蟲稀釋了真元,也封印了北冥冰魄體的真正優勢,但是真元恢復速度,卻還保留著。戰斗越久,他的優勢就越大。”方源看著,暗暗感嘆。
  “憑借我如今的戰力,還不足以擊敗了他。”對于這點,方源坦然承認。
  方源只有丙等資質,四成四的真元。就算是乙等資質的熊力、熊林、熊姜,合力作戰之下,也要被白凝冰壓制住。可想而知,方源獨自一人,面對白凝冰,情況只會比熊力他們更艱難。
  “但是,不能敗你并不代表,不能殺你啊。”想到這里,方源一聲冷笑。
  這就是五百年經驗積淀出的智慧了。
  盡管是有些相似的影子。
  但和他這個百年老魔相比,白凝冰不過是個被殘酷的命運,提前催熟的小魔頭罷了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