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37 影之殤

眼看著熊力的拳頭就要砸中白凝冰,熊林、熊姜都不由地露出喜色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惟獨方源站在遠處,眼中閃過一抹深沉的光。
  以他對白凝冰的了解,怎么可能犯下如此低級的失誤?
  果然,就在下一刻!
  白凝冰忽然暴起,他的右手和前臂的血肉,陡然間化為透明的淡藍寒冰,從外面便可清晰地看到他的根根手骨。
  他手指并攏,形成掌刀,閃電般出手,直接戳穿熊力的心臟!
  “呃——!”熊力飛撲而下的身軀,頓時止住。
  他瞪大眼眸,緩緩低下頭,難以置信地看著自己的胸口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熊力大人!”
  突兀的轉折,讓熊姜和熊林無法接受。
  “你以為我的右臂,真的被你一拳打成骨折?真是天真!我已用三轉冰肌蠱,練成了這身冰肌,防御卓絕!之所以一直假裝,不過是想給某個人一個驚喜罷了。”白凝冰緩緩站起,眼中流露出不屑的笑意,說到最后,他瞄向方源。
  方源面色平淡,也凝視向他。
  噗。
  “白……凝冰……”熊力張口,艱難地吐出他最后的遺言。白凝冰的冰手散發的寒氣,直接凍結了他的心臟,斬斷了他的生機!
  “卑鄙陰險的家伙,我和你拼了!”熊林親眼目睹了熊力的死亡,巨大的悲痛下,暴怒如火山噴涌,不管不顧地向白凝冰沖殺過去。
  “熊林,你冷靜一點!”熊姜及時出手,將熊林攔下來。
  “組長已死,我們再也不是他的對手,你快走,我來殿后!”熊姜強忍著悲痛,低喝道。
  “熊姜大哥……”熊林呆在了原地,眼眶泛紅。
  熊姜甩手將其拋向身后,然后腳下向前一跨,擋住白凝冰。
  影殤蠱!
  他腳下的影子陡然間活過來,詭異地扭曲,聯上白凝冰的影子。
  “我有影殤蠱,我一旦受傷,白凝冰也會受傷。他不會這么輕易就能殺我的,熊林你還年輕,天資比我和組長還要優秀,你快走!”熊姜目光緊緊地鎖住白凝冰,口中大叫。
  “熊姜大哥!”熊林眼眶泛淚,他又如何不清楚影殤蠱的弊端。
  先前戰斗中,熊姜也不斷使用過這蠱蟲,但只要被白凝冰拉開足夠距離,影子就會斷裂開來。熊姜說這樣的話,不過是安慰他罷了。
  而且現在,熊姜真元不足,已經損耗很多。游僵蠱都停止了催動。
  熊林的雙腳似扎了根,挪動不了分毫。他轉過頭來,怒視方源:“方源,你說的援兵怎么還沒有到!?”
  方源沒有答話,只是緊緊盯著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活動著右手,這一會兒,他的右手又恢復成正常的血肉。他用嘲諷的語氣冷笑著:“援兵?呵呵呵,要到早就到了,這話根本就是謊言啊。嘖嘖嘖,你們倆一個比一個天真。還真以為影殤蠱這樣的小手段,能束縛得住我?”
  他不屑地掃視了腳下的影子,毫不在意。
  “方源,這是真的嗎?”熊林捏緊雙拳,雙眼直欲噴火,怒吼出聲。
  方源并不理會他,而是看著白凝冰,嘴角勾勒出一絲了然的笑意:“剛才那招數,消耗了你不少真元吧?戰斗到如今,你空竅中的真元,還剩下多少呢?”
  熊力用來防御的蠱蟲,比方源的白玉蠱只是稍差一籌。結果就被白凝冰直接洞穿防御,這樣的攻擊力量,明顯不是二轉蠱蟲擁有的。
  按照方才的情景,方源猜測,白凝冰應該是動用了三轉的霜妖蠱。
  此蠱威能強大,在三轉蠱蟲中鼎鼎有名,但是使用過度,反會損傷自己。關節病癥只是輕微癥狀,嚴重的能將自身筋肉凍壞,因此需要搭配其他蠱蟲一齊使用。
  剛剛白凝冰也說了,自己的肌膚已經練成了冰肌,正耐冰霜寒冷。以此使用這霜妖蠱,可謂相得益彰。
  只是白凝冰用二轉真元,強行催動三轉蠱蟲,必定真元有大量損耗。但他必須又得用這種強力手段來打破僵局。
  白凝冰面色微微一變,剛剛那招,的確讓他的真元的確損耗過大,被方源瞧破了底細。
  所以殺了熊力之后,卻沒有直接出擊,而是用話語來爭取恢復的時間。
  他朗聲一笑,坦然點頭,直接承認道:“不錯,我的確真元不多了。我忍耐右臂不用,是為了引誘你出手。結果你并沒有上當,呵呵呵。真正的戰斗才剛剛開始,不是嗎?”
  方源不由地微微瞇起雙眼。
  若是白凝冰否定這點,他便可以大膽進攻。但此刻白凝冰卻直接承認,有恃無恐的樣子……
  除了白凝冰是個將死之人,把生死看淡之外,恐怕手中還有強力的底牌,因此有著十足的底氣。
  普通的蠱師,只有三到五只蠱蟲。哪怕是青書、赤山之流,也是如此。
  但凡事都有例外。
  就比如方源,如今有月芒蠱、白玉蠱、隱鱗蠱、四味酒蟲、春秋蟬、地聽肉耳草、九葉生機草。手中的蠱蟲,多達七只。
  白凝冰是白家全族寄托的希望,擁有北冥冰魄體的絕頂天才。從修行開始到現在,一直都受著家族全力的培養。他的身家絕對比方源還要深厚。
  從激戰至今,他就已經至少展露出了六只不同的蠱蟲。方源幾乎可以斷定,他必定還有其他蠱蟲。
  而正是這些蠱蟲,讓他在真元不足的情況下,仍舊冷靜。
  其實,最麻煩的就是白凝冰這種對手。
  不僅有天資,而且不怕死,手中更有大量蠱蟲。
  以上這三點,都是影響蠱師戰斗的勝負關鍵。尤其是蠱蟲,一只強大的蠱蟲,或者能力詭異的蠱蟲,常常能讓蠱師在絕境中翻盤逆轉。
  白凝冰的霜妖蠱,是三轉蠱蟲,哪怕方源的白玉蠱防御,也可被他洞穿。這也是為什么,方源一直沒有和白凝冰直接交手。
  方源先后利用古月蠻石、熊力等人來試探白凝冰的底細,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。
  按照天資比較,方源只有丙等,和白凝冰相比,就已經有了天地之別。白凝冰更早修行,又受家族全力培養,手中的蠱蟲比方源還要優秀。
  在心性方面,不怕死的白凝冰亦近乎無懈可擊。
  兩人之間,本來就是白凝冰強盛,方源弱小。這是事實,必須認知和接受。
  但戰斗之所以精彩,就是因為強大未必會勝利,弱小也不一定會倒下。
  方源要以弱勝強,并非沒有可能,就得活用一切手段,利用一切的力量。
  “古月蠻石只是一個開始,而熊力小組也不是結束。”心中想著,方源突然出手。
  一記月刃飛出,頭顱飛起,血光乍現!
  這一刻,白凝冰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臉上驟然變色。
  方源的月刃沒有攻向他,而是斬去了熊姜的頭顱。
  熊姜哪里會料到方源會突然反水,白凝冰給他的壓力太大了,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后者的身上。
  他體內的真元不多,為了節省,沒有維持著游僵蠱,更導致了方源的一擊必殺。
  噗!
  白凝冰臉色驟然慘白,吐出一口殷紅的鮮血,同時他的雙耳、鼻腔甚至眼角,都流淌出血跡。
  自激戰以來,這是他受過最嚴重的傷勢。
  影殤蠱!
  有傷害鏈接之效,擁有影殤蠱的蠱師受了多少的傷,被鏈接之人也要承受其中的十分之一。熊姜如今身死,他的傷勢自然通過影子的聯系,傳遞到白凝冰的身上。
  這種傷,直接作用,就算是白凝冰的水罩蠱撐起來,也難以有效地抵擋。
  “方源,你干什么?!”一秒之后,熊林才從呆滯中反應過來,睚眥欲裂,發出凄厲憤怒的咆哮。
  方源沒有理會他,渾身閃著白玉之光,直接向白凝冰沖殺過去。
  白凝冰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勢,身軀搖搖欲墜,腦袋昏昏沉沉,戰斗力驟然暴降。他見到方源殺來,連忙后退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不是要和我生死大戰么?”方源在其身后緊追不舍。
  白凝冰咬緊牙關,悶頭逃竄。他腳步踉蹌,但是強撐精神,不管方源在其身后如何挑釁。
  他雖然自知是將死之人,也不怕死,但是并不蠢笨,危機重重,他的心中卻越發冷靜。
  熊林站在原地,沒有選擇幫助方源追殺白凝冰。
  他的心中充滿了悲傷和憤怒,他恨白凝冰,亦憎恨方源。
  白、方兩人相互追逐,穿山越嶺。
  隨著時間的流逝,白凝冰傷勢漸好,鼻竅眼角都不再流血,同時踉蹌的腳步,也變得只是虛浮。
  他并非一味地奔逃,而是在這過程,暗中利用蠱蟲治療身體的傷勢。
  方源追殺著,暗暗心驚。
  “先前白凝冰已經將真元幾乎耗盡,這一路上爭取的這點時間,恢復出來的真元,卻足夠他治療自己的傷勢。北冥冰魄體,十絕天資,這是何等的真元恢復速度!”
  越是認知,方源想殺白凝冰的心意便越是堅定。
  月芒蠱!
  方源甩手一記月刃,臉盆大小的幽藍月刃飛出,穿透空氣,發出呼嘯之音。
  白凝冰聽到這聲音,極力閃躲,但仍舊被削中胳膊。
  一道傷痕顯現出來,鮮血噴涌,但很快傷口出現一層淺淺的冰霜,將血止住。
  白凝冰已經練成冰肌,這肌膚一經練成,就如同黑白豕蠱增添的力量,再無須真元支持。
  但白凝冰心中不斷地往下沉,他舊傷不去,新傷又來。很明顯,方源這是想要磨死他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