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38 居然有人追著白凝冰殺

“呵呵呵,還從來未有人,將我逼迫到如此絕境!方源,你這個家伙……真是有趣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等我喘過氣來,必要殺死你!!”白凝冰一邊奔逃,一邊在心中咆哮。
  來自方源的殺機,讓他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。
  這對他來講,是前所未有的體驗。
  死亡的濃郁氣息,更讓他渾身戰栗,生出一種病態的興奮感。
  身后,方源越追越近。
  “接我這招!”他忽然甩手,拋出一只黑色蠱蟲。
  方源腳步頓緩,如臨大敵,但離得近了,他卻發現這蠱蟲就是熊氈的那只強取蠱。
  啪。
  一聲輕響,方源將這蠱蟲接到手中。
  強取蠱是一只黑色的甲蟲,正常大小,頭部前端長有一對鐵鉗。背甲上有著一點點白色的斑點。
  春秋蟬的氣息一泄,真元一吐,就把這強取蠱煉化,收入空竅。
  他繼續拔腿猛追。
  白凝冰連這種手段都使出來,正說明他傷勢嚴重,窮途末路。但因為剛剛這一頓,方源艱難拉近的距離,又再次拉遠了一些。
  “可惜我始終缺少一只輔助移動的蠱蟲,若有這樣的蠱蟲,我早就追上白凝冰了。”方源心中嘆息一聲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居然頃刻之間就煉化了強取蠱?”白凝冰心中十分驚疑。
  他得了這強取蠱,煉化了許多時日,雖然有所進展,但過程艱難,沒有成功。這也是因為,熊氈的死和他具有間接的關系。這只強取蠱的意志,本來就來源于熊氈,因此對于白凝冰更加憎恨厭惡,加重了他煉化的難度。
  但方源瞬間就煉化了強取蠱,白凝冰用用眼角的余光看到這一幕,心中又驚又寒。
  有一些特殊的蠱蟲,的確能做到這種效果。
  但白凝冰從來未擁有過,方源居然有?
  不由地,他對方源越加忌憚起來。方源在他心中的形象,更增添了一份危險的神秘。
  然而,隨著時間的推移,方源的心情卻在下沉。
  時間過的越長,白凝冰恢復的真元就越多,傷勢就越小。方源凌駕于他的優勢,就會變得越來越低微。
  “恐怕這一次,殺不了他了!”方源心中暗暗嘆息。
  照這樣發展下去,不久之后,白凝冰的傷勢、真元都會有很可觀的恢復。
  雖然方源一直動用月芒蠱,追加他身上的傷勢,但是北冥冰魄體的資質實在是優秀,簡直可以說是得天獨厚。真元的恢復速度比方源汲取元石,還要更快一些。
  “除非……前方遭遇到狼群,陷入圍困。或者是蠱師小組的出現,能暫時攔住白凝冰。但若是白家小組,那我就危險了。”
  方源腦海中念頭翻騰,已經萌生退意。
  他們這番追逐,路途很長,但是中途竟然沒有遇到一支狼群,或者蠱師小組。這就說明,掌握逃跑方向的白凝冰,也有偵察蠱蟲,提前做了規避。
  青茅山那么大,四面八方都可逃竄,方源不可能讓白凝冰只認準一個方向逃跑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面對狼潮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務必要團結在一起,不能被狼群沖散。一旦被沖散,就危險了。”古月青書一邊趕路,一邊對身邊的方正關照道。
  “若對手是豪電狼群,我們可以據險而守,將它們正面擊潰。但若是狂電狼群,首先要做的就是撤退,然后使用信號蠱,等待周圍的蠱師小組匯合起來。至少三個小組聯合,才有戰勝狂電狼群的把握。當然,狼潮中的對手,不僅是電狼,還有蠱師。”
  說到這里,古月青書頓了一頓。
  其他四人都知道他說的是誰。
  很明顯,就是白凝冰。
  這些天,白凝冰四處挑戰,故意壓低修為,只用二轉的赤鐵真元找了熊力、赤山等人的麻煩。
  他放出的話中,古月青書就是他的下一個目標。
  “如果我們遇到白凝冰的話……”古月青書繼續道,“能不交手,最好就不交手罷。”
  這話方正聽在耳中,不由地升騰起一股不平之心。
  在他心中,古月青書雖然外表溫和,但是內心卻是堅強,很有原則。從古月青書的身上,他體味到了濃重的親情。對古月青書,他敬重并且愛戴,自然不愿意白凝冰壓過青書一頭。
  “大家都在議論白凝冰,那他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方正皺著眉頭問道。
  小組中的其他三人,都不由地沉默下去。
  古月青書對方正溫和一笑:“他是青茅山的第一天才!方正,你聽好了。你還很年輕,擁有甲等資質,將來未必不能超過他。所以在你成長起來之前,最好不要和他有正面的沖突。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的那個故事么?低頭和抬頭,人有的時候,是需要低頭的。”
  方正看向青書,當他目光觸及到青書那溫潤如玉的眼眸時,不由地點頭應道:“我懂了,請青書大哥放心。”
  “這就好……”青書正說著,忽然小組中偵察蠱師開口道,“前方不遠處,有一位蠱師,正在急速奔行”。
  眾人不由地面色一變。
  治療蠱師古月藥紅表情凝重地道:“應該是哪個小組被被狼群沖散了吧,我們快去救援。”
  方正卻脫口而出道:“會不會是白凝冰呢,他不是獨來獨往的一個人嗎?”
  “有可能是,也有可能不是。但若真的是落單的蠱師,不管是哪個山寨的,現在都是我們的盟友。我們應當去救援。”古月青書說著,率先一折,改變了前進的方向。
  身邊的四人,自然緊隨其后。
  但很快,偵察蠱師又道:“不是一個蠱師,在第一名蠱師的身后不遠處,還有一位蠱師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有兩名蠱師啊。那看來,就應該是藥紅姐姐說的那樣。應該是有小組被狼群沖散了。”古月方正不由地松了一口氣道。
  古月青書面色不變,其他三人的神情卻不約而同的輕松了幾分。
  此時,若從高空鳥瞰,青書小組和方源、白凝冰二人,正在崎嶇的山路中不斷地接近。
  “嗯?”白凝冰的面色微微一變,他有偵察蠱蟲,察覺到了一支五人的蠱師小組正迎面對撞過來。
  他連忙改變了方向。
  他雖然有偵察用的蠱蟲,但是卻不能準確地分辨出準確的身份。每一只蠱蟲的能力,都是只有一種。有著優勢,同時也有弊端。
  就拿方源的地聽肉耳草來講,也是這樣。能聽得到聲音,對腳步聲最敏感。但他并不能判斷男女等詳細信息。并且若是有蠱師運用了悄步蠱,遮掩了腳步聲,那他就察覺不到了。
  不知道對方何人,保險起見,白凝冰當然要選擇避退。
  但這次情況卻不同,青書小組中各個都是精英,偵察蠱師也很有一手。
  “有人!”隨后,方源也察覺到青書小組的存在。
  他在奔馳當中,右耳參須飄飄。因為沒有扎根大地,導致他的偵察范圍沒有達到巔峰的一半。
  白凝冰再次轉變奔跑的方向。
  但青書小組亦緊接著,調整了方向。
  這下子,不管是白凝冰還是方源,面色都鄭重起來。
  兩人都是再聰明不過了,立即明白:這未知的小組,就是最大的變故,必將影響著此戰的最終結果。
  “若來者是白家的小組,那我立即就動用隱鱗蠱撤退。但若是其他兩寨的,哼哼。”方源雙眼寒芒一閃。
  他也知道,自己的這個選擇,帶著冒險的成分。
  若來的是白家小組的蠱師,擁有探測隱形的手段,那他將陷入絕境。
  但若喪失了這個良機,恐怕就再難有斬殺白凝冰的機會了。
  而且,究竟是哪家的蠱師,方源有三分之二的勝率,而白凝冰只有三分之一。方源沒理由不賭一把。
  奔跑中,雙方不斷接近。
  “快要看到他們兩個了,就在那處轉角的后面。”偵察蠱師指著山道上的拐角。
  眾人不由地放慢了腳步,等待著即將到來的匯合。
  一抹白色的身影,陡然轉過拐角,出現在他們的面前。
  “白凝冰!”方正失口叫道,他當然看過白凝冰的畫像。
  其余四人,哪怕是青書,也不由地面色一沉。
  “白凝冰如此狼狽,看來是遭遇了狂電狼群。”
  “哼,他這是活該,獨自一人在狼潮中,耍的什么威風呢?”
  眾人一時間,都沒有主動迎上去。
  白凝冰的神態和動作,都明顯是逃跑的景象,這讓青書五人看著,都不由地心生快意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方源在拐角那邊爆喝出聲:“白凝冰,你跑什么跑?今日我必殺你!”
  他說這話,是存著試探之心。
  利用地聽肉耳草,他也知道拐角那端,就是未知的五人小組。
  若是白家小組,他這一聲問去,自然會引發他們的激烈反駁。
  拐角這邊,古月青書等人聽到他這話,頓時一個個瞪圓了眼珠子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居然有人追著白凝冰殺?!”
  “有沒有搞錯啊,竟然有這樣的事情發生?”
  “白凝冰居然這么狼狽,那么他身后之人又是何方神圣?”
  古月藥紅等人不由地面面相覷,均在彼此的臉上,看出了震驚之色。
  古月方正則又驚又疑:“怎么這聲音,似乎有點耳熟?”
  還未等到他想起來這聲音的主人,方源就轉過了拐角。
  “嗯?!”古月青書原本凝重的表情,頓時一愣。
  其他四人原本瞪大了眼珠,待看到方源出現時,他們差點把眼珠子都瞪掉下來。
  “這這這!”古月藥紅張大了嘴巴,足以能吞下一個鴨蛋。
  “哥哥!”方正瞠目結舌。
  “是他?”饒是古月青書定力非凡,此刻也驚訝不已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