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39 斷臂

白凝冰是誰?
  青茅山第一天才,以一人之力改變三大家族格局,甫一修行就獨占鰲頭,讓萬馬齊喑,讓甲等天才們都黯然失色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誰也不會懷疑他的未來成就,哪怕是他的敵人,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。
  但現在,居然有人追殺他,讓他如此狼狽逃竄。
  這是青書等人,都料想不到的。
  更叫他們的驚訝的是,追殺白凝冰的人,居然就是同族中的方源。
  對于方源的印象,他們還停留在以前的擂臺,以及幫助家族趕跑吞江蟾的事件上。又因為方源主動向熊力認輸,更讓他人對的真正實力產生了低估。
  “什么時候,方源的實力竟然這么強大了?”
  眾人對此難以接受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轉過拐角。
  “古月青書!”當他看到青書小組五人的身影時,心頭也不禁一震。
  “看來這次是我賭贏了,白凝冰,看來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。”心中這般想著,方源口中則喊道,“弟弟,你竟是在這里!這真是好,快攔住白凝冰。他不僅殺了熊力一組,還殺了我族的古月蠻石等人。實在是罪大惡極!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我們三大家族可是簽訂了盟約的。”
  “不,如果是白凝冰的話,做什么事情都不過分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!難怪方源能追殺著白凝冰……”
  青書等五人又是吃驚,又是恍然。看來是白凝冰喪心病狂,幾場激戰后戰力降到最低谷,被方源恰巧占據了上風。
  “難道我白凝冰真要命喪于此?不,我現在的真元勉強可以自爆霜妖蠱,我還有勝利的希望!”白凝冰心中吶喊,前有青書小組,后有方源追殺,局勢對他極為不利。
  事實上,方源方正兄弟倆存在間隙,方正當然不會聽從方源的話。
  但他白凝冰并不知道這一點,作為外人,看著方正和方源相似的外貌,白凝冰做出了一個毅然決然的選擇。
  他突然高舉右臂,將空竅中好不容易恢復積累的全部真元,都傾數灌注到右手掌心的霜妖蠱中。
  他的右臂血肉,再次變成了淡藍色的堅冰。在堅冰外,可以清晰地看到他白皙的臂骨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炸響,白凝冰的整個右臂忽然發生了自爆。
  一時間,云霧乍起,強烈的寒氣瘋狂地向四周彌漫。
  咔嚓嚓。
  在這炎熱的夏季,狹窄的山道上,潔白的冰霜卻蔓延開來,覆蓋泥土,吞沒樹木。周圍了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。
  “竟然棄了自己的整個右臂!”方正被白凝冰的狠辣驚得呆住。
  “快退。”古月青書一把抓住方正,急速后退。
  大片大片的冰霜,就仿佛是浪潮一般,向他們涌去。
  真要冰凍住,可就麻煩了。
  不僅是青書小組,方源也不例外,一直后退到百步之外,冰霜這才緩緩停止。
  原先這段山道,郁郁蔥蔥,野草芬芳,樹木茂盛。如今卻已經成了冰霜的世界,樹木都凍住,地上積著一層厚厚的冰雪。
  方源踏著厚雪,走入山道中心。
  只見白凝冰渾身上下,都被冰晶凍住。仿佛是琥珀中的昆蟲,表情還顯示著前一刻的猙獰、決絕以及狠辣。
  “他……已經自殺了嗎?”青書小組也趕了過來,看到這一幕,方正喃喃發問。
  “不是!”青書的表情十分凝重,“白凝冰已經練成了冰肌,這層冰晶凍不死他,反而成了保護他的護甲,給他爭取了恢復的時間。”
  方源緊緊盯著白凝冰,甩手一記月刃。
  嚓。
  月刃站在白凝冰身上的冰晶上,發出一聲脆響。
  三米高,兩米寬和長的冰晶上,只顯現出一道淺淺的刀痕。但很快,冰晶中的寒氣又彌漫開來,將這刀痕彌補至無。
  “方源,你剛剛說的可是真的?”青書轉過視線,看向方源問道。
  “當然,熊力小組中還有一位熊林活著,可以作證。此地不可久留,詳情我待會說吧,先離開這里要緊。”方源點點頭,答道。
  他已經萌生去意。
  這層冰晶他斬去不掉,就算是合力除去,也得耗費大量時間,消耗許多真元。
  一旦到白凝冰破冰而出的那時,己方戰力下降,而他真元恢復到圓滿,一旦戰斗打響,必然是不容樂觀了。
  “離開,為什么要離開?”方正不禁大聲反問,“他白凝冰已經斷去了右臂,歷經激戰,身心疲憊。我們可以破開這層冰晶,同時發射家族的信號蠱,集合族人的力量,將他除去!這可是千載難逢的好時機啊。”
  這話說的眾人心頭皆是一動。
  “既然方源都能夠追著白凝冰殺,那我們自己為什么不可以呢?”幾位蠱師面面相覷,心中都不由地盤算起這樣的想法。
  “如果殺了白凝冰,我們就是古月一族的大英雄!”
  “但若殺了他,不怕白家寨憤然發動戰爭嗎?如今可是狼潮之下……”
  “不,正是因為有狼潮,我們就算是殺了白凝冰,白家寨也得捏著鼻子吞下這個苦果。”
  “不錯,死去的天才,都不是天才!”
  幾位組員紛紛議論起來,眼中無不充斥著對功名榮耀的向往。
  “真是愚蠢,北冥冰魄體的厲害,豈是你們能想象的?”方源瞇了瞇眼,心中冷笑。這些人想要找死,他可不奉陪。
  古月青書也不禁猶豫起來。
  對于白凝冰的認知,他比其他人無疑要更加深刻。
  他并不知道十絕體的秘密,對于斬殺白凝冰的功名也不是十分向往。
  他對名利看得很淡,曾經是族長古月博培養的下一代族長種子,為了方正,他主動讓出這個位置。
  他真正關心的是家族的利益,心系家族。
  “白家寨的崛起,完全是因為白凝冰的緣故。如果把白凝冰殺死,那么我古月一族仍舊將是青茅山的第一家族!白凝冰雖然是三轉修為,但是我有木魅蠱,完全有能力和三轉蠱師戰斗。而且,他新喪了右臂,短時間之內必定不會習慣。這在生死激戰中將是最大的破綻!
  想到這里,古月青書眼眸一定。
  方源一直觀察著青書的神情,此時看著,心中已明白了他的選擇。
  “古月青書如果不計后果地動用木魅蠱,比一般的三轉蠱師都要強大得多,有越級挑戰的能力。但是對付擁有北冥冰魄體的白凝冰,恐怕不太容易。白凝冰既然能稀釋真元,壓制修為,自然也能夠回復到三轉境界。現在他在冰晶中有充分的時間,可以撤銷掉這層壓制。當他破冰而出時,極有可能是三轉的蠱師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天資雄厚,在二轉修為時,方源就須得借助外力,才能與之抗衡。
  一旦成了三轉,戰斗力將狂漲數倍。同時,方源是他丟去右臂的罪魁禍首,一旦交戰,依他恣意的性格,必定要將方源當做首要目標。
  而且在古月青書面前,方源有些顧及,還不想展現出最真實的戰斗力。
  當即,方源直接表明了去意,不管其他人的挽留,堅決離開這處戰場。
  “真的離開了?果真是個膽小鬼。”
  “哼,離開了也好。有他插手,反而會破壞我們之間的默契配合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,先前看到他追殺白凝冰,真的把我嚇了一跳。現在看來,方源始終是方源,一個在斗蠱大會上居然主動認輸的孬種!”
  “少說兩句吧,人各有志。至少他在離去之前,告訴了我們許多關于白凝冰的最新情報。而且,他回山寨報信,我們將不缺后援。”青書遙望著方源離去的背影,眉頭微微皺起。
  “組長大人,你就是脾氣太好了。何必為方源這等膽小鬼開脫呢?”
  “不錯,雖然方正是方源的弟弟,但依我看,兄弟倆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嘛。”
  “我,我其實已經很少和方源他講話了。”方正漲紅了臉,為方源的臨陣脫逃感到一陣羞恥。
  “方正,你也離開。”古月青書卻忽然道。
  “什么?!”方正霎時瞪圓了雙眼。
  “你是我族中唯一的甲等天才,不容有失。白凝冰雖然斷了一臂,但是接下來的戰斗,必定艱險無比。為了家族,我們都可以死,而你方正不可以死。”
  古月青書的這番話,讓其余四人齊齊動容。
  “說的好!”一聲朗笑,現出一位蠱師老者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。”方正連忙拜見,他認出此人,是家族中的一位資格很老的家老。
  家老走近,用贊賞的目光看著古月青書:“古月博收養了一個好義子啊,能為家族死戰,有這種覺悟,何愁我古月一族不壯大呢?”
  方正還未成長起來,自從王二的刺殺事件之后,家族中就委派了一位家老,時刻跟蹤在方正身邊,起到保護的作用。
  “不過方正,你不用參戰,但也不必回去,為我們掠陣罷。不就是一個白凝冰么?常聽人說如何如何的了得,說什么已經有了家老的實力。哼,現在看來,不過就是個毛頭小子而已。戰斗經驗能有多少?動不動就自殘,真是太嫩了!”蠱師老者不屑地冷哼一聲。
  古月青書扔想堅持己見,但又不好當面反駁了家老的主意。
  作為一個后輩,要做到尊老愛幼,怎么能動不動就反駁和質疑長輩呢?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