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40 古月青書VS白凝冰(上)

白凝冰破冰而出的時間,比任何人預料的都更早一些。塵√緣×文?學×網
  冰晶先是開裂,一道道的裂紋擴大蔓延,然后徹底地破裂開來。
  家老、古月青書、古月藥紅等五人,已經將他團團圍在中央。而古月方正則站在遠處的山坡上,一邊居高臨下地遙遙地觀戰,一邊警戒。一旦有白家的蠱師小組出現,他就要第一時間出聲示警。
  “白凝冰,你竟敢殺了我族中的蠱師,公然違背三寨盟約。殺人償命,天經地義!你還有什么話好說?”家老冷哼一聲道。
  白凝冰并不理他,而是低頭看向自己的右臂。
  他徒勞地伸出左手,但在身體的右側,他只握到了一片虛無的空氣。
  他的眉頭漸漸皺起,臉色陰沉如水,眉眼間孕育著雷霆電閃。
  “居然逼得我自斷右臂,那個家伙,是叫做方源吧……”從熊力以及青書等人的稱呼中,白凝冰已經得知方源的名字。
  說到這里,白凝冰一對藍晶的雙眸中充斥著極端冷酷的殺機。
  他渾身散發著三轉蠱師的氣息,正如方源所料,他能壓制修為,自然也能解開這種封鎖。只是在之前的戰斗中,他一直沒有足夠的時間,來解除這種桎梏。
  如今三轉的白銀真元,將他的空竅充斥得全滿。沉重的真元,帶給周圍竅壁巨大的壓迫力,白凝冰知道:此刻的自己正在向毀滅前行。
  蠱師的空竅中產生真元,反過來真元也會溫養空竅。
  事實上,只要真元存在于空竅當中,對于竅壁就有一種溫養的效果。只是這種效果,并不明顯,遠沒有蠱師主動消耗真元來的突出。
  就如平靜的海水,仍舊會對周圍的礁石產生侵蝕效用。只是這種效果,沒有海浪拍擊礁石明顯罷了。
  但對于北冥冰魄體來講,達到三轉后,哪怕不主動消耗真元,只要真元存于空竅,溫養竅壁的效果,就如同尋常蠱師主動消耗而溫養的一樣。
  這就是北冥冰魄體,能令蠱師修行飛速提升的奧秘所在。
  而且這種溫養的效果,會隨著真元的提升,而越來越強。到了四轉,只要有真元存在于空竅當中,就能溫養空竅,效果比尋常蠱師主動消耗真元還要好上數倍。
  普通的蠱師,境界越高,修行的提升速度就越慢。但十絕體恰恰相反,越往后,資質就越強大,修行就越快。直至蠱師自爆毀滅。
  打個形象的比方,就如同有人從高空自由落體。越往下,他的速度就越快,等到他掉在地上,摔得就越慘。
  十絕體的修行,就是從最高處往下掉落。修行的速度越來越快,但是帶來的只是掉落過程中的短暫輝煌,以及死亡將臨的恐懼。宛若流星墜地,飛蛾撲火,當達到最輝煌的時刻,就是他隕滅之時。
  先前白凝冰主動將白銀真元,稀釋成赤鐵真元,就是如此緣由。
  如今自己的空竅中,再次填滿了白銀真元,白凝冰每分每秒都能感覺到,自己的修行在一點一滴的積累和進步。
  “居然逼迫我不得不使用白銀真元,甚至還犧牲了霜妖蠱!方源人呢?”白凝冰殺機越加濃郁,一邊問道,一邊藍眸掃視,卻沒有發現方源的身影。
  他自爆的霜妖蠱,可是三轉蠱蟲。是他先后失敗了三次,耗費了大量的資源,這才合煉成功的。如今自爆了,甚是可惜。
  白凝冰雖然晉升了三轉,但是時間并不久。盡管有家族的培養,但是資源到底是不可能給他一人獨享。因此三轉蠱蟲,只有兩只。如今犧牲了霜妖蠱,就只剩下藍鳥冰棺蠱了。
  他越想越是痛恨,從小到大,他還從未吃過這么大的虧!
  如果方源在此,他早就瘋狂進攻了,什么人也阻擋不了他。
  白凝冰的無視,讓古月一族的家老感到莫大的恥辱。
  “目中無人的小子,吃老夫一記月刀斬!”他大喝一聲,飛撲而上。
  “哼!”白凝冰左臂一甩,噴涌的寒氣瞬間形成一柄修長的冰刃。
  他原先凝練的冰刃,只有一米多長,但是如今卻長達兩米,并且冰刃更加鋒銳,寒氣四溢。
  鏘。
  家老高舉的雙手,閃爍著月光。和冰刃碰撞在一起,發出金鐵相交的爭鳴之音。
  老人的臉上涌現出驚異之色,后退一步,雙手成掌合并在一起,斜斜劈出。
  金月斬!
  一記彎彎的月刃,足以一米多長,通體黃金的顏色,顯露出一絲霸道的氣息,瞬間飛射而出。
  金色的月光映照在白凝冰蒼白的臉上,他冷然一笑,舉起左手中的冰刃,猛地揮劈過去。
  鏘!
  月刃和冰刃相撞,金月消失,冰刃亦碎裂成一小塊一小塊的瑣細冰片。
  “這就是三轉蠱師之間的戰斗么?果真好強。不管是冰刃,還是那金色的月刃,我都抵擋不住!”遠處,方正看得目眩神迷,一知半解。
  “怎么可能?明明是二轉的冰刃蠱,居然先后擋住老夫的三轉月手刀,以及黃金月!”家老則瞪圓了雙眼,語氣顯得難以置信。
  北冥冰魄體,對于冰、水相關的蠱蟲,都有增幅之作用。并且這種增幅,隨著蠱師的修為越高,程度越巨大。
  白凝冰三轉修為時,能將二轉的蠱蟲用出三轉的威能。當他四轉時,使用四轉的蠱蟲,效果甚至能趕超五轉。
  先前白凝冰壓制住修為,只有真元的恢復能力保留下來。如今他解除壓制,回到三轉修為,北冥冰魄體的風采才算是真正的展現出來。
  “哼,老東西,你不知道的東西還很多呢。”白凝冰腳下一頓,手中冰刃平伸,開始瘋狂自轉。
  呼呼呼……
  劇烈的風聲中,他越轉越快。
  吼!
  風聲仿佛變成了猛獸咆哮,僅僅過了兩個呼吸之后,原地就形成了一道高達五米的冰刃暴風。
  狂風如龍卷,潔白的冰霜之氣,洶涌彌漫,凍得人四肢發僵。
  “快躲!”哪怕是家老,看到這一幕,也不敢攖其鋒芒,連忙避退。
  但其他的二轉蠱師,卻躲閃不及。
  冰刃風暴席卷而來,速度飛快,足足有原先的三倍不止。
  啊——!
  兩位男蠱師不幸地被卷入其中,慘叫聲戛然而止。他們頃刻之間,就被冰刃斬成無數的碎塊,命喪當場。
  “救我!”古月藥紅驚惶大叫,眼看著就要被卷入風暴中香消玉殞。
  青藤蠱!
  古月青書掌冒青藤,藤條如蛇纏繞住古月藥紅的腰肢。
  正要往回拉她時,冰刃風暴已經席卷而來,將古月藥紅一口吞沒。
  嚓嚓嚓!
  冰刃瞬間切割,將這位女蠱師斬成五六個部分。鮮血還未流出,就被冰寒之氣凍結起來。
  緊接著,這五六個部分又被繼續切割分離,形成一塊塊巴掌大小的凍尸碎片。
  “藥紅!”青書看到這一幕,睚眥欲裂。
  “藥紅姐姐……”山坡上,方正接受不了這樣的慘烈,失魂落魄地跪在地上,臉上眼淚橫流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鋼衣蠱!”家老深吸一口氣,渾身綻放出黑光,仿佛披上了一層鋼鐵戰甲。
  他用雙臂護住臉部,腳下跨步飛奔,向冰藍的冰刃風暴直直地沖撞過去。
  鏘鏘鏘。
  他勇敢地沖入風暴當中。
  在短短的幾個呼吸間,冰刃無數次砍在家老的身上,發出剛烈的脆響。
  膠著了片刻后,風暴猛地停息住。
  白凝冰和家老相對站著。
  “老東西,你這是自找死路。”白凝冰一雙藍眸,更加純澈。白衣白發,在寒風中微微拂動。
  他左手的冰刃,已經斷裂成兩半。但這并不妨礙它洞穿家老的心臟。
  “呃……”家老緩緩地低下頭,凝望著自己的左胸,嘴里發出一聲似無奈似驚愕的聲音。
  白凝冰松開左手,直接舍棄這段冰刃,走向古月青書,與家老擦肩而過。
  在他身后,家老的臉上、渾身都漸漸浮現出一抹淡藍冰霜,然后撲通一聲栽倒在地上,再也爬不起來。
  遠處,看到這一幕的方正,瞳孔猛地縮成針尖大小,強烈的恐懼頓時侵襲了他的整個身軀。
  這一切都超越了他的想象。
  堂堂的三轉家老,竟然就這樣死去。這個白凝冰怎么如此強大?!
  “方源在哪里?說出來,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的死法。”白凝冰走向古月青書。
  “白凝冰……”古月青書發出深深的嘆息,毫不畏懼地盯著白凝冰,“你和我交手不下十次,你越來越強,如今我也不得不承認你已經超越了我。但是你的強大,并不能令我去背叛我的族人。來戰吧!”
  “就憑你?呵呵。”白凝冰不屑地嗤笑一聲,轉眼看向遠處的方正,微微一揚眉頭,“那就是方源的弟弟?”
  古月青書臉色頓變,邁出一大步,攔在白凝冰的面前:“你休想找他的麻煩!”
  白凝冰的臉色沉下來:“你是個蠻有趣的對手,留著你能給我的人生增添幾分樂趣。但是我現在心情很糟糕,你不要不知好歹。乖乖地告訴我,方源逃向什么方向去了。”
  古月青書用實際行動,做了最直接的回答。
  他緩緩地閉上雙眼,然后猛地睜開。
  木魅蠱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