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42 古月青書VS白凝冰(下)

方正站在遠處,看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
  此戰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刻,誰勝誰負就看這一次對拼的結果了。
  “青書大人,加油啊!”方正緊張得渾身顫抖,他知道自己過去只會添亂,只能大聲地為古月青書鼓氣。
  仿佛是聽到了方正的聲音,冰刃風暴越來越小,硬生生地被青書壓制下來。
  “該死,我竟也能碰到真元不足的情況……”白凝冰咬著牙,越轉越慢,但他真元的恢復已經跟不上消耗,漸漸無計可施。
  北冥冰魄體的真元恢復速度很快,但是三轉修為時的回復速度,比木魅直接提用天然元氣的效果,還是稍微差了一籌。但如果白凝冰修行到四轉,那么回復速度就要遠遠凌駕于木魅蠱之上了。
  只是,生死激斗,從未有如果可言。
  不論勝敗,結果必須接受。
  最終冰刃風暴停頓下來,但古月青書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  他的雙手如馬車般大小,此刻左手上僅剩兩根手指,右手余下三根,兩個掌心都被冰刃削掉了大半。
  但當他雙手漸漸向中間合攏的時候,新的樹干從手掌中迅速地生長出來,并相互交織在一起。
  兩只手掌形成一個木制的牢籠,將白凝冰困在當中。
  “可惡!”白凝冰咬牙,他體內真元已經干涸,只能任由青書施為。
  “贏了!!”遠遠地看到這一幕,方正雀躍大叫。
  “我要死了嗎……”白凝冰在心中大喊,他眼睜睜地看著兩只手掌越來越近。只要當兩只手掌徹底合實,他就將被巨力擠壓成一塊血肉模糊的肉餅。
  但是手掌的速度越來越慢,在半途中緩緩地停住。
  白凝冰愣了愣,旋即意識到是古月青書身上出現了問題,頓時大喜。
  “可惡,就差最后一下……”這一刻,古月青書心中充滿了無奈。他的雙手已經失去了知覺,完全變成了樹木。
  同時,他也漸漸地感覺不到自己的內臟和肺腑。木魅蠱的力量侵蝕了他的全身,他即將邁入死亡。
  “不,不能就這樣結束了!我還可以動用青藤蠱!”古月青書強撐著精神,調動青藤蠱。
  一根根粗大的青藤,從牢籠的縫隙中向白凝冰襲殺過去。
  白凝冰連連躲閃,但他歷經幾場戰斗,體力消耗實在太大。加上牢籠中空間有限,不好騰挪,終究被一根藤蔓纏住右腳,絆倒在地上。
  “結束了。”青書心中欣慰一嘆,連忙催動十數根青藤緊跟而上。
  生死存亡之際,白凝冰的空竅中,真元終于恢復到可利用的最低程度。
  他毫不猶豫地將這些真元消耗一空,灌注到冰刃蠱中,形成一柄新的冰刃。
  冰刃鋒銳,將纏著右腳的青藤斬斷。白凝冰狼狽一滾,堪堪避過射來的十多根青藤。
  青藤射在地上,瞬間就扎破厚實的地面。泥土飛濺中,青藤再度襲來。
  白凝冰大喘著粗氣,用冰刃艱難抵擋。
  青藤從四面八方襲來,生死就在間隙之中。白凝冰一旦出現一點失誤,就將被青藤擒殺。
  但他到底是天才人物,在死亡的刺激之下,他壓榨出全部的潛力,抵擋躲閃的動作變得簡潔干脆。
  雖然時不時地被青藤絆倒,險象環生,但他終究保住了性命。
  一根根的青藤被冰刃斬斷,青藤的數量也越來越少。
  不是古月青書不想催動青藤蠱,生長出更多的青藤。而是周圍空氣中的天然元氣,幾乎已經被他吸收殆盡了。
  雖然在更外圍,空氣中的元氣正在向此處彌漫,但微薄的元氣含量終究滿足不了青藤蠱的需求。
  還有一個更壞的消息,木魅蠱的力量已經徹底侵蝕了古月青書的身體,并且開始侵蝕他的意識。
  古月青書的意識開始出現了恍惚和不時的間斷。
  死亡的氣息已經噴吐在他的臉上。
  “要結束了嗎?不……”他不甘心,強振精神,為擒殺白凝冰做出最后的努力。
  他已經看不到了,木魅蠱的力量早就侵蝕了他的雙眼,也聽不到了,他的耳朵也形同虛設。
  他只剩下一丁點的觸覺。
  依靠著白凝冰的反擊,他判斷后者的方位,然后施展進攻。
  他的努力得到了回報,白凝冰終于力竭被擒。一根藤蔓繞過他的脖頸,將他整個人提起來,并且漸漸用力收縮。
  白凝冰頓時感到呼吸困難,哪怕張著大口也無濟于事。和青書同時,他也正在步入死亡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喘著粗氣,一場激戰已經結束。
  地上躺著五具死不瞑目的尸體,都是白家的蠱師。
  依靠著隱鱗蠱進行偷襲,月芒蠱和雙豬巨力的優勢,在五百年的戰斗經驗下,發揮出了驚人的效果。
  雖然他對青書說要回歸山寨,但這不過是一個托辭罷了。
  離開一段距離后,他就用隱鱗蠱隱去身形,繞過山道戰場,先后去了蠻石和熊力等人死的地方。
  他將蠻石等五人尸體上的蠱蟲回收,待到了熊力失去的地方時,已經發現尸體不見了。更談不上他們的蠱蟲。
  “看來是熊林收了他們的尸體。可惜了,我本來還希望得到熊力的棕熊本力蠱呢。”方源心中嘆息。
  留下熊林一條性命,并非他所愿。
  但當時,他殺了熊姜,熊林已經警覺無比,要殺他必須得費一番手腳。
  那時,白凝冰就在身側。方源若和熊林內訌,白凝冰就要得意了。
  “不過棕熊本力蠱,也未必在熊力的身上。他已經養成了一熊之力,恐怕早就上繳給家族也說不定。”
  方源凝目,遠眺山道戰場。
  青書等人和白凝冰的激戰,自然動靜巨大,瞞不住周圍過往的狼群以及蠱師。
  方源雖然不看好青書一方,但木魅蠱的威力他在前世,也是親眼所見。和白凝冰的一場龍爭虎斗,必定是少不了的。
  他當然不愿意放棄可能出現的機會,因此選擇在周圍等待。
  不時有蠱師被激戰的聲音吸引過來,方源就引來狼群,將他們牽制住。
  實在來不及牽制的,方源就自己動手。
  “山道戰場的戰斗聲已經幾乎停止了,看來已經快要分出勝負。”他的右耳參須探出,扎根在旁邊的山壁上,使得方源能探聽到山道戰場中的一些底細。
  老實講,古月青書的表現,算得上超水平發揮。而白凝冰斷去右臂后,對他的戰力影響比方源想象中還要更大一些。
  但旋即,方源面色一變。
  他聽到有大量的腳步聲,正從兩個方向上向山道戰場趕去。
  其中一個方向,來源于古月山寨。另一個方向上的蠱師,則顯然來自于白家寨。
  每一個方向上的蠱師,都至少有二十多人。根本不是豪電狼群能夠阻擋的,方源也不能同時牽引兩只狼群去牽制住這群人。
  “看來此戰的消息,不知道被誰探知到了。這些就是兩家特意派遣的援兵,我得趕緊進入山道。”
  方源的距離最近,第一個進入山道。
  戰場中的景象,并沒有出乎他的預料。
  從牢籠縫隙中,他看到白凝冰被藤蔓吊著,奄奄一息,仍舊有一口氣在。
  “冰肌的防御力量,支撐著白凝冰的性命。哼,可惜,你遇上了我。”方源心中殺機涌現,腳下連踏,就向白凝冰奔去。
  刷刷刷。
  忽然一陣松針,如一蓬驟雨,向方源籠罩過來。
  竟然是古月青書的松針蠱,在對方源發動攻擊。
  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連連后退,避過這場松針暴雨。他凝目看向白凝冰所化的巨大樹精,心中了然了,“看來古月青書的意識已經模糊到敵友不分的地步。僅靠著心中的執念,企圖擒殺白凝冰。任何闖入這片戰場的人,都將被他視作了干擾者。”
  就在這時,山道那端出現了白家蠱師的身影。
  看到這樣的慘烈戰場,他們的臉上都露出驚駭之情。
  “那邊的小子,你最好不要妄動!”一位三轉蠱師對方源喊道,語氣充滿了警告威脅的意味。
  “這個白凝冰還真是命大啊。”方源看到這一幕,心中不由地冷笑一聲,頓時知道自己已經補不上這最后一刀。
  首先青書的意識已經模糊,一根青藤根本不足以殺掉擁有冰肌防御的白凝冰。
  方源接近白凝冰,必要突破青書的封鎖。這樣一來,無形中就牽引了他的大部分注意力,說不定反會幫助白凝冰脫困。
  就算是強行突破進去,那么白家的這些三轉、二轉的精英蠱師,絕不是吃干飯的,必會阻止。
  況且對付白凝冰,也是極其危險。
  白凝冰空竅中真元已經恢復,至少藍鳥冰棺蠱是可以使用的。
  哪怕是方源最后殺了白凝冰,那么這些白家的蠱師精銳,絕不會放過方源。必定要殺之而后快。
  方源心中不禁暗暗嘆息一聲:“距離太長了,和白凝冰的距離至少有二十多步。而我的月芒蠱的攻擊范圍,只有十步。而且……為了區區一個將死的白凝冰,而搭上自己的性命,嚴重干擾重生大計,這并不合算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方源不禁退后幾步。
  這個顯得懦弱的動作,讓趕來的白家蠱師都松了一口氣。
  (ps:月初,求個保底褲的月票……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