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43 答案

隨后,方正也趕了過來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青書大人!”他帶著欣喜的神情,無知無畏地奔向古月青書。但緊接著就被一陣松針打了回來。
  “組長,是我方正啊!!”他驚疑地叫喊起來,第一次意識到不妥。
  但古月青書哪里會答應他。
  “哥哥,青書大人到底怎么了?”方正迷茫和驚惶之下,只好求助方源。
  但方源根本不理他,而是半蹲下來,伸出右手虛握成爪,對著白凝冰的方向。
  強取蠱!
  他暗暗催動這只蠱蟲,很快就感覺自己抓住了一件東西似的。
  他連忙往回拽,從白凝冰的身軀中就飛出了一只蠱蟲。
  竟然是一只赤鐵舍利蠱!
  這是白家族長曾經交給白凝冰的,但是白凝冰并未使用它,就迅速地達到了三轉修為。
  如今卻是便宜了方源。
  看到赤鐵舍利蠱從白凝冰的身上,遙遙飛出,然后落到方源的手中。一群白家的蠱師頓時都急紅了眼,紛紛叫嚷起來。
  “混蛋,不想死的,就快住手!”
  “居然敢當面搶我們白家的蠱蟲!!”
  “還是一只赤鐵舍利蠱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冷笑不語,赤鐵舍利蠱一到手,他就利用春秋蟬頃刻煉化。但并不收入空竅,而是揣入懷中,給人一種并沒有當場煉化的錯覺。
  他緊接著又抓,這一次飛出了一只灰色的甲蟲。
  “石竅蠱……”方源認出了這只蠱蟲的來歷,目光一閃,再次將其煉化,收入懷中。
  “可惡,又是一只蠱蟲!”
  “攔住他,阻止他,他如此肆無忌憚,根本就是沒有把我們白家放在眼里。”
  “救下白凝冰,殺了這些家伙!”
  白家的蠱師們嘶吼著,從山道那端狂奔過來。
  白凝冰受著家族的大力栽培,身上的蠱蟲無一不是精品,此時被方源當眾奪走,讓眾人無不心中滴血。
  這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。
  看著這群人氣勢洶洶地殺過來,方正驚得后退一步,方源卻無動于衷。
  此刻情形,他和方正站在山道的東面,白家蠱師們則在西端,兩方之間堵著古月青書和白凝冰。
  嗖嗖嗖!
  松針如雨,延綿而下。
  “可惡……”白家蠱師們怒罵連連,卻一時被古月青書阻擋住。
  “古月青書離死不遠,剩下的時間只夠我再催一次強取蠱的。這一次,又會是什么?”方源沉下心來,再催強取蠱。
  強取蠱每次催動,都要消耗不少的真元。針對的蠱蟲目標越強大,過程就越艱難,真元的消耗就越多。如果強取失敗,蠱師就會遭到力量反噬。
  因此強取蠱比較雞肋,用途并不廣泛。
  但是此刻,白凝冰奄奄一息,意識也是迷迷糊糊,接近油盡燈枯的狀態。要強取他的蠱蟲,卻并不困難。
  白凝冰身上的蠱蟲當中,最有價值的無疑是霜妖蠱。此蠱可以媲美木魅蠱,能令人化身霜妖。但是使用時間過長,也會令蠱師生命之火熄滅,化為一座冰人雕塑。
  白凝冰也知道它的弊端,從未像古月青書一樣,徹底使用過霜妖蠱。
  除了霜妖蠱之外,價值第二高的是藍鳥冰棺蠱,三轉蠱蟲。現今,寄居在白凝冰的咽喉處。
  若是能抓來藍鳥冰棺蠱,就是最佳的情形。但是強取蠱畢竟只是二轉,想要隨蠱師的心愿,那它還有力未逮。
  最終,方源抓來的是白凝冰的水罩蠱。
  這也不錯了,水罩蠱配合白玉蠱,將給方源提供更好的防御力量。
  古月青書化身的樹精,最終被白家蠱師們推倒。
  他們劈開木制的牢籠,將失去了右臂,已經昏死過去的白凝冰救下。
  正要向方源、方正殺來的時候,古月一族的援軍也趕了過來。
  雙方對峙了一陣子后,皆默契地罷手。
  青書死亡,白凝冰重傷,狼潮之下,這樣的犧牲已經足夠觸目驚心。如果發生大規模的火并,對于家族而言,那生存的壓力就太大了。
  不論在哪個世界上,人們之所以爭斗,大多都是為了利益。
  然而世間上最大的利益,無疑是“生存”。
  最終,古月青書的尸首和蠱蟲,由古月一族的蠱師們帶回。
  雙方相互戒備著,離開這處戰場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天空下著雨,陰沉一片。
  一群人站在山寨后的一處山坡上,這里便是墓地。
  幾乎每隔一段時間,這里總會增添幾座新墳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,人類生存艱難,不管是外力還是內因,總會有幾多的犧牲。
  家老的聲音,嘶啞低沉,回響在眾人的耳中,更增添人們心中的壓抑。
  “……我們有著同一個姓名,我們來自同一個家族,我們的身上流著相同的血脈。”
  “我們距離近在咫尺,卻已經生死永隔。”
  “此刻悲痛充斥我心。”
  “等著我。”
  “將來的某一天,我也將躺在你的身邊。”
  “讓我們化為塵埃和泥土,托起血脈后代……”
  一片新墳前,這群人低垂著頭顱,不少在低聲地抽泣,一些則滿懷哀傷地看著墓碑上的名字。
  生死的殘酷,像一只白骨之手,在所有人的心中撕開一條血淋淋的傷口。
  只是有些人早已被傷害得麻木,有些人的心卻還稚嫩。
  古月方正身處在人群當中,低垂的眼神愣愣地盯著墓碑上“古月青書”這四個字。
  死了?
  他的眼中,有著無盡的迷茫。
  昨天的戰斗,整個過程和情形他還歷歷在目,深印在心。
  他的經驗有限,沒有看懂古月青書的悲壯和犧牲。
  當如今現實擺在他的面前時,他一時間竟然接受不過來。
  “死了?那個溫柔地笑著,總是提點我,照顧我,寬懷我的青書大人……竟然真的死了嗎?”
  “為什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為什么這個世界上,總是好人容易死去,而壞人長存?”
  “這難道是一個夢,我現在正在做夢嗎?”
  方正下意識地捏了捏雙拳,真實的觸覺,更讓他心中悲痛無比。
  耳邊傳來周圍蠱師的議論聲。
  “唉,想不到這一次,居然連青書大人都犧牲了。”
  “人總是會死的。只是太可惜了,聽說白凝冰那家伙還剩下一口氣,終究被救活了。”
  “愿他在地下安眠,保佑我們能渡過這場狼潮罷……”
  人群漸漸地散去,最終只剩下方正。
  少年孤零零的身影,獨自面對著滿山的墓碑和墳墓。
  “青書大人!”他忽然跪倒在地上,眼淚撲簌地掉落下來。
  他迷茫,他懊悔,他無奈,他悲痛!
  啪,啪啪,啪啪啪。
  豆大的雨滴從陰云中垂落,擊打在地面上,將綠草和樹枝壓垂。
  泥土的氣息逆沖到方正的鼻腔,他痛聲哀哭,哭聲和雨聲混雜在一起。十指嵌入泥濘當中,想抓回青書的生命。但他最終只抓住了兩團泥土。
  雨下起來了,白凝冰躺在柔軟床榻上,無神地看著這場雨。
  他的右臂斷處已經做了處理,綁著白色繃帶。他的雙眼也恢復了黝黑之色,修為卻是三轉,沒有再度壓制到二轉。
  當他從昏睡中蘇醒過來,他忽然覺得意興闌珊,了無生趣。
  他靜靜地躺著,睜著雙眼,已經有十多個小時。任由三轉的白銀真元,在溫養著空竅。他都懶得去管。
  這場雨溝動了他內心最深處的回憶。
  就是在這般的夏雨當中,他正式被白家族長收養。族長慈愛又寄托希望的目光,落在他的身上,周圍家老們恭賀的聲音,如潮水般涌來。
  小小的他,赤著腳站在冰冷的地板上,盯著窗外的雨,感到的只有迷茫還有孤單。
  “人活著,究竟是為了什么呢?”這個困擾他二十多年的問題,并且極有可能將繼續困擾他,直到他自爆而亡的問題,又再度浮現出來。
  “是為了親情、家族么……”白凝冰不可避免地想到了古月青書。
  從小到大,這樣的犧牲,他見過很多次很多次。有些是白家的族人,有些是熊家的、古月家的。
  他難以理解這等狂熱,他似乎天生就是一個冷漠無情的人。
  古月青書并不能帶給他答案,于是白凝冰的心頭就浮現出方源的影子。
  他第一次見到方源時,方源正靠著背后的樹,吃著隨手摘來的野果,無動于衷地看著山腳下的戰斗。
  他激動得全身顫栗,興奮的發抖。皆因他從方源的那雙同樣幽深的黑眸中,看到了他自己。
  但現在回想起來,方源的眼眸中似乎比他多了一些東西。
  那個東西,就是能回答這個問題的答案。
  雨越下越大,雷霆轟鳴,狂電閃爍。
  “人活著,究竟是為了什么呢?”昏暗的書房中,古月方正同樣在問這個問題。
  族長古月博嘆了一口氣,他哀憐地看著眼前失魂落魄的少年一眼。然后便將目光投向窗外的雨。
  方正的迷茫可以理解。不可避免的死亡,往往迫使人去思考生命存在的價值。
  “你知道嗎?十多年前,也有一個少年和你這般情形,問了我相同的問題。”良久,古月博緩緩開口道。
  “那個人,就是你的組長,我的義子——古月青書。”
  方正微微一愣,抬起頭來。一雙通紅浮腫的雙眼,透出一股對答案的渴求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