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44 犧牲常在而信念不死

“我對他說,一個人活著,會有千千萬萬的理由。塵?緣→文↓學√網你為什么活著,我回答不了,只有你自己才能夠回答。自己去尋找罷。”古月博答道。
  “那么族長您自己的答案是什么呢?”方正疑惑地眨眨眼,問道。
  古月博呵呵一笑,在他眼中,方正和青書的形象似乎重合到了一起。曾經,古月青書也問了相似的問題。
  族長沉吟了一番,回憶了一下,然后重復了當年的答案:“一個組織總會有犧牲,一個人從出生的那一刻起,就意味著死亡。在生死之間,人脆弱不堪,但有一樣東西卻能溫暖人心,照耀我們的心靈。那便是愛——這就是我的答案。”
  犧牲常有。
  古月青書是他古月博的義子,撫養了許多年,此時犧牲,作為義父的古月博,自然心存悲痛。
  但是作為族長,他看過太多的犧牲。
  當有了生死的覺悟,悲傷和痛苦就變得能夠接受了。
  方正重新低下頭來,沉默不語,似乎正在思考。
  族長笑了笑,從書桌的抽屜中取出一封信,遞給方正。
  “這是古月青書的信,記錄了他思考多年的答案,現在我將它交給你,你可以看看。這就是他的答案。”
  毫無疑問,這封信在方正的心中,有著無以倫比的吸引力。
  他當即拆開來,看到第一行時,眼淚就止不住地往下流。
  正是古月青書熟悉的筆跡,字里行間中透著他獨有的溫柔氣息。
  信中的開頭,記錄著他的迷茫和痛楚。
  然后是這些年來,他不斷思索的過程,給他觸動的事件。
  方正看著這封信,就仿佛歷經古月青書的一生。他跟隨著古月青書的人生步伐,一直讀到信的末尾。
  在末尾記錄著這么一段話。
  “家族就仿佛是一片森林,我們每一個成員就如同森林中的一棵樹木。老樹延伸枝干,為新生的樹苗遮風擋雨。當新生的樹木長成高大的參天大樹時,老樹將倒下化為泥土中的養分,滋養土地,孕育新的樹木。人總是會死的,天和地不會記住我們。但是新生的樹木,將是老樹存在過的見證。就在這樣不斷地見證中,家族的這片森林將越加廣袤,走向昌盛和繁榮。”
  “人總是會死的。作為蠱師,亦難掩死亡的結局。即便是七轉、八轉,甚至九轉的蠱師,也只是活得更長一些罷了。面對死亡,我感到恐懼。但我深深的明白,終于有一天,我古月青書也會死亡。或許生老病死,或許戰死沙場。但愿到那時,我能平靜而又無憾地走向死亡。”
  在信的最后。
  “義父大人,我曾經問你的那個問題,我想我已經找到了答案。”
  看完這封信,方正泣不成聲。
  他的腦海中,充滿了對青書的回憶。犯了錯,他不責怪反而寬慰的話。受了挫,他鼓勵的目光。失意之下,他用溫暖的手摸摸自己的腦袋。
  古月博收起這封信:“將來,當你思考出答案后,也可以寫一封信,告訴我。去吧,回去好好休息一下,狼潮的危機還沒有結束,需要你貢獻一份力量。”
  “不。”方正緩緩抬起頭來,捏緊雙拳。
  “怎么?”古月博問道。
  “我已經找到了我的答案。”方正的語氣中透著難以言喻的堅毅,“我想要力量!用來守護身邊的親人,保護他們再不受傷害。我想守護家族,壯大家族!我想要看到狼潮再不能折磨我們,想要看到同伴們欣慰快樂和幸福!這樣的悲痛,我不想再上演再繼續。我要用我的這雙手,我的身軀,我的靈魂,來守護住身邊的人!”
  古月博露出意外的神情。在這一刻,他仿佛看到了古月青書。
  “青書,你并沒有白死……”看著方正熠熠閃光的雙眼,族長在心中長嘆一聲。
  一株老樹倒下,就在它漸漸腐爛的泥土中,一株新苗已經開始飛速地成長。
  ……
  人祖難以忍受孤獨之心,因此摳下雙眼,化為一兒一女。這才稍稍排解了孤苦寂寞。
  但是好景不長,這對子女漸漸貪戀起世間的景色,將父親人祖望之腦后,常常嬉戲玩耍忘了時間,更忘了照顧人祖。
  人祖看不見任何的東西,眼中一片黑暗。
  但有時候,他竟能看到一點點的光亮。
  對此,他疑惑萬分,向態度蠱請教。
  態度蠱便告訴他說:“哦,這是信念蠱發出來的不朽光芒。”
  “信念?”白凝冰看到這里,哂笑一聲,將手中這本記載著古代傳說的書,隨手拋飛出去。
  房門恰巧打開,來人險些被這本書打中臉面。
  “凝冰,你這是做什么?”進來的正是白家的族長。
  他皺著眉頭,勸慰道:“我知道你心情不好,但失了右臂,也算不了什么。這個世界上,有許多的蠱蟲,都能治好你這樣的傷勢。”
  “以前我讓家老跟在你身邊,保護你,你總是拒絕,甚至對家老大打出手。這次吃虧了吧?”
  “不過這也是好事。從小到大,你走的太順了,只要不是死亡犧牲,這點虧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。你的傷勢已經無大礙了,但狼潮越來越兇猛,家族現在需要你的力量!”
  “一群小狼崽子,算得了什么?”白凝冰閉上雙眼,躺在床上,無所謂地道。
  族長的臉上卻顯現出凝重的神色:“情況并不妙,甚至說是不容樂觀。據偵察,已經有不下三只的狂電狼群,出沒在山寨周圍了。你的失敗,給族人帶來了極大的影響。我希望你今天傍晚,就要公開露面。只要你不倒下,就能大大振奮我族的士氣。你聽明白了嗎?”
  “明白了,明白了,這點小事而已。”白凝冰嘟囔著,一臉的不耐煩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人這般態度應對族長,恐怕早就遭到嚴懲了。但白凝冰卻又是另一回事。
  白家族長無奈地嘆了一口氣,關上房門,退了出去。
  房間中又只剩白凝冰一人,他緩緩地睜開雙眼,眼中流露出孤獨迷茫之色。
  他并沒有告訴其他人,自己身體中的麻煩,以及對死亡的預感。
  從家族的典籍中,他倒是查出北冥冰魄體的名稱。在那些有限的資料中,十絕體也稱之為必死天資,當竅壁到達極限后,自爆的威力將極為強大。
  別看白家族長撫養了白凝冰長大,對他如此寬縱。若是將北冥冰魄體的事情說出來,白凝冰毫不懷疑,第一個想要殺他的就是這位白家的族長。
  “一個人活著,究竟是為了什么?”
  以前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,白凝冰會感到十分的迷茫。進而產生無聊、焦躁、憤懣等等負面情緒。
  但是如今,他的心中卻有了一股平靜。
  人總是會成長的,更何況他這樣的天才。
  以前,他心知自己必死無疑,在絕望中留戀生命,在內心深處對死亡存在一種懼怕。
  但是如今,當他真的差點死了,他反而看開了。
  任由三轉的白銀真元時刻溫養著空竅,他也再不心焦。
  皆因他不再懼怕死亡。
  盡管他仍舊迷茫于生存的意義,但他卻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在哪里。
  這個答案,早就在方源的心中。
  這種感覺,說不清道不明,玄而又玄,但他就是清楚。
  況且,如今石竅蠱也落在了方源的手中。
  “方源……我們必會再相見。”他輕聲喃喃,眼中綻放出一抹閃亮的光輝,如同鉆石般璀璨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石竅蠱……”在租房中,方源看著手中的蠱蟲,陷入沉思。
  石竅蠱形如骰子,正正方方,通體灰白,堅硬無比。
  這蠱是消耗蠱,用一次就消失,作用是將蠱師的竅壁轉變成堅硬的石壁。
  此舉是將空竅的底蘊和潛力完全榨干,令蠱師能在瞬間達到巔峰修為。
  舉個例子,方源如今是二轉中階的修為。用了此蠱之后,就能在瞬間達到二轉巔峰的境界。
  但因此付出的代價是,方源終生將沒有晉升三轉的可能性,同時喪失自我回復真元的能力。今后,只能利用元石進行補充。
  石竅蠱是給一些走投無路的蠱師們使用。一些蠱師的空竅受到了難以恢復的損傷,有了裂痕,卻無法醫治,只好使用這蠱。
  或者在特殊的情況下,蠱師晉升無望,必須在短時間之內提升修為,才能活命。因此就使用石竅蠱了。
  “合煉石竅蠱的成本相當高。白凝冰合煉這只蠱蟲,恐怕是想將自身的空竅轉變成石竅,來阻止死亡的降臨。可惜這個方法,只能延緩死亡的到來,根本阻擋不了自我的毀滅。北冥冰魄體如果能這么簡單就破解的話,那還稱為什么十絕體呢?”
  這石竅蠱對方源并無用處,倒是從白凝冰身上得來的赤鐵舍利蠱,以及水罩蠱都有大用。
  至于方源從古月蠻石等人身上,收刮出來的蠱蟲,都并不出色,回到山寨后就上繳給了家族高層,換取了大量戰功。
  因為狼潮的關系,青書和白凝冰激戰的事情被三家山寨都默契地壓制下來,隱忍不發。三方都需要彼此的力量,來渡過難關。
  熊林的匯報,讓方源擁有白玉蠱的事實暴露出來。但他以在商隊購買的理由,暫時搪塞了過去。
  (ps:唉,想當年俺也是日更幾萬的強者,只要給我充足的時間!但是時間啊,總是不夠用。俺也不是真正全職的寫手,生活總是充滿了各種各樣的無奈、壓迫和心酸。只是男人嘛,許多事情當然得自己咬牙挺著,何必向外人多說。俺向來不喜歡用此來博取同情,不喜歡這種弱小的感覺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