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46 強勢

江牙看著身旁臉色鐵青的古月野,心中隱隱有些快意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這個老頭強勢地逼迫自己,讓自己帶他到這里來。江牙只有一轉修為,又是晚輩,天生比古月野低了一頭,因此不得不帶他過來。
  現在居然如此丟臉,江牙心中頗為羨慕方源的瀟灑。
  古月野很想扇方源無數個大巴掌,好好教訓一下這個狂妄的晚輩。但是為了生機葉,他只有忍氣吞聲地道:“方源小友,話可不能這么說啊。你還年輕,不懂人脈關系的重要。總會有有求于別人的時候,想象一下,若是當今后你求到我這里來,我對你也是如此態度,你的感受又會如何呢?”
  “狗屁的人脈關系!”方源心中不屑地嗤笑一聲。
  所謂團結,不過是因為彼此弱小。
  人脈這種東西,在地球上的確需要。畢竟人和人之間,在本身力量上是不會有質的區別。但這世界是能修行的世界,從根本上就不一樣。
  人脈不過是力量的附屬品,只要自身強大,人脈就會攀附而來。
  但凡追求人脈關系,必是有求于他人。
  甚至不需要人脈——只要自身強大無比,什么東西都可信手拈來,不給就搶殺,還需要什么人脈關系?
  這些魔道思想,方源自然不會去主動宣揚。
  不過,既然已經被干擾,倒不妨做一做這生意。
  于是他便開口道:“賣給你也不是不行,一片生機葉,六十八塊元石。你要買幾片?”
  “呃!”門外的古月野被這賣家嚇了一大跳,連忙道,“方源小友,你這價格實在太貴了。”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:“嫌貴可以不買。家族提供的物資中,也有生機葉售賣,你也可以用戰功兌換。”
  古月野苦笑不已:“這點我豈會不知?只是物資中的這些生機葉,都是賣給那些關系戶。藥堂家老古月藥姬在此事上一手遮天,我怎么可能插得上手?方源小友,不妨賣個人情給我,將來必有回報。依我看,六十塊元石是個公道價。”
  “我從不期待別人的回報,你浪費我的時間已經夠多了。七十塊元石,你不買的話,就走吧。”方源回道。
  古月野頓時氣得跺腳:“方源小友,哪有你這樣做生意的?”
  方源呵呵一笑:“此一時彼一時,現在是七十二快元石了。你每說一句話,我就浪費一些時間,我心中不爽就提高價格一次。盼你好自為之。”
  古月野聽了這話,臉上頓時顯露出極端惱怒的神情,他想要說話,但幾次張開口,卻終究沒有說出來。
  他的老臉上青一陣紅一陣,讓身旁的江牙看了,心中暗樂。
  最終古月野狠狠咬牙,道:“好,我買了,我需要五片生機葉。”
  “你現在將元石交給江牙即可。至于生機葉,三天之后,再到他那里取罷。”方源道。
  這話也很過分,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是最基本的公平。
  但古月野仍舊是付了錢,當場他就交給江牙數袋元石。
  他的動作帶著隱約的顫抖,這可是他不多的積蓄,省吃儉用出來的老本,如今就這樣被一個無良的奸商給盤剝了!
  最終,他帶著無盡的憋悶和郁氣,走出這棟竹樓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,您這樣做,真是快意恩仇!但恐怕要將古月野得罪狠了。這老家伙,年輕的時候,睚眥必報的,恐怕不會善罷甘休。”門外,江牙小心翼翼地道。
  “由他去,倚老賣老的家伙,總是要被家族淘汰的。”方源打開門,江牙連忙奉上手中的錢袋子。
  家族要抗爭狼潮,就要損耗大量的資源。資源少了,龐大的組織就維系不下去,自然要裁員。
  這些老家伙活著,就在浪費珍稀的資源,注定要被淘汰。
  狼群中淘汰老弱病殘,是直接將這些殘狼驅趕出去。人類社會中,不會做的如此明顯,惡事上總會披上一層光明的皮。于是就征召這些蠱師老人。
  就算是古月野看破了這世情又如何?
  身在體制,人在江湖,就是身不由己。
  家族仗著保家衛族的大義,征召他們,讓他們犧牲,誰敢不從?
  地球上有句話,叫做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。連自我的生死都掌控不了,但偏偏總有無數人爭相去做這大臣。這就是體制的迷人和殘酷之處。
  “歷代狼潮過后,那些復出的老蠱師活下來的能有幾人?這古月野別說是五片生機葉,就是給他五十片,他也未必能茍活。”方源站在門口,冷笑著。
  江牙聽著這語氣,心中冷不住發寒。
  他感到方源身上有著一種氣度,森冷冰寒,仿佛是呼嘯的北風壓得他不敢抬頭。
  方源看向江牙,眼眸幽深黑沉,繼續道:“今后除非規定時間,你不得主動找我!若是違背,你后果自負。讓你代理出售生機葉,不過是給你哥一個面子。但面子是人給的,也是自己丟的。你要好自為之。”
  江牙聆聽方源的訓斥,不敢吭聲。想到古月野剛剛的慘狀,額頭上更是滲出一層冷汗。
  “還有,今后生機葉的價格,提到每片七十塊元石。”方源又道。
  “七十塊元石?!”江牙驚訝地吞了一口吐沫,雙眼發亮,仿佛是看到了滾滾而來的元石。
  但他又有一些后怕,小心翼翼地道:“方源大人,這樣公然提價,是否會讓旁人覺得我們這是在發戰爭財?會不會有一點趁火打劫的嫌疑?這么做的話,恐怕是會要犯眾怒的。”
  “眾怒?哼,那又算得了什么。叫你做你就做,哪里來那么多廢話。有人要找麻煩,你就明說這是我賣的生機葉。”方源冷哼一聲。
  “是是是。”江牙連忙點頭,方源此話正中他的下懷,他也正準備這么做呢。
  他只是一轉的小人物,不能得罪的人太多了,將這些麻煩推到方源的身上,他剛剛就已經這么做了。
  小人物也有小人物的生存智慧,對于江牙的小心思,方源自然也心知肚明。
  但修為不同,時期不同,方源就會有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  用了那赤鐵舍利蠱后,他就是二轉巔峰,接近三轉。已經算是初步成長起來了,有這力量,人生格局就不一樣。
  以前需要低調,現在卻需要強勢。
  只有強勢起來,才能獲取最大的利益。
  至于這江牙,還有利用的價值。有些小心思,卻不觸犯方源的利益,完全可以容忍。
  甚至顯露出一些不重要的底牌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了。
  和平時期,那些高層閑來無事,說不定有些麻煩。但是現在狼潮,誰能顧得上這些細枝末節呢?
  狼潮之后,古月山寨能不能存在還兩說呢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大半個月后。
  電狼如潮水般洶涌而來,蠱師們節節敗退。
  “熊元貞,你要堅持住!古月山寨就在不遠處了。”熊驕嫚望著地上的族人,眼眶泛紅,大聲喊道。
  “大姐頭,我是不行了。我的心底一直有一句話,想對你說……”熊元貞奄奄一息,他傷勢嚴重,滿臉死氣。
  “好,你說!”熊驕嫚泣不成聲,她心知肚明這熊元貞平日雖沉默寡言,但卻在暗戀自己。此刻,她也知道熊元貞想要對她說什么話。
  但熊元貞張了張口,到底是沒有將“我喜歡你”這些話表白出來。
  他死了,死在失血過多,傷重難治。
  他的身上布滿了傷口,都是電狼撕咬的結果。最恐怖致命的一道傷痕,在他的胸口,從右肩一直延伸到肚臍——這是一只豪電狼造成的。
  “大姐頭,情況不妙,又來了一支豪電狼群!”偵察蠱師叫喊道,聲音中充滿了驚惶。
  熊驕嫚哭聲頓止,將懷中的熊元貞放下。她是組長,她的組員需要她!
  死者已矣,而活著的人仍舊需要面對這個殘酷的世界。
  “這群該死的狼崽子,一支支還沒完沒了了!”熊驕嫚狠狠地咒罵起來,她身材火辣,面目姣好,說著臟話別有一番味道。
  聽著她的話,其他人的內心不由地平靜了下來。
  熊驕嫚一邊咒罵,一邊觀察。
  觀察的結果不禁讓她暗暗氣餒,一支豪電狼群她可以直接剿殺之,兩支豪電狼群她可以殺出一條血路。但現在四支豪電狼群,最明智的辦法是退入身后的山谷,然后發動信號蠱,期盼援兵的到來。
  “退入山谷。”熊驕嫚一邊嬌喝,一邊調動兩頭巨熊殿后。
  這兩只巨熊,都被她養得膘肥體健。一只棕色,一只黑色,皮毛滑亮,但身上已是傷口滿布。
  當熊驕嫚一行七人成功地退入山谷,這兩頭巨熊也只剩下了一頭,黑色的那頭在殺了數十只電狼之后,終于力竭,被電狼群淹沒。
  一只蠱蟲從熊尸中閃電般射出,瞬間回到熊驕嫚的手中。
  這便是馭熊蠱。
  能種在熊的身上,令蠱師能操縱巨熊。
  當然,這種熊只能是普通猛獸。馭熊蠱只是二轉蠱蟲,還奴役不了熊王。
  若是能奴役熊王,那就強大了。因為一只熊王,哪怕是最低等的百獸王,也有上百只的野熊下屬。
  蠱師若能奴役獸王,往往就代表著一只獸群可供其驅策。
  “現在就是等待支援了。但愿他們能早點到來!”熊驕嫚喘了幾口氣,嘆道。
  他們一行人退入了山谷,防御面積大大減少,來自群狼的壓力頓時驟減。但是也失去了退路,鮮血和持續不斷的戰斗會引來越來越多的狼群。
  因此危機并沒有解除。
  “喂。”就在這時,從他們頭頂的懸崖峭壁上傳來一個人聲。
  眾人連忙抬頭望去,就看見上方站著一位少年。
  “是他……”
  “古月方源!”
  熊家寨的七位蠱師,先是精神一振,然后臉上皆涌現出復雜之色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