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5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5)     

蠱真人147 這個方源太狂妄

自從白凝冰和青書激戰的事件后,曾追殺白凝冰一路的方源就聲名鵲起,廣為人知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這些天來,方源亦在狼潮中展現出強勢的一面。往往獨身一人狩獵電狼,戰績令人吃驚。
  他是涌現出來的新一代人物。如果不是他性格怪僻,名聲較差,地位恐怕都能和赤山、漠顏媲美。
  但對于熊家寨的人來講,方源亦是殺死熊姜的兇手。
  所以,當熊驕嫚一行人看到方源的時候,臉上都涌現出復雜之情。
  方源居高臨下,晃了晃手中的樹藤,悠然開口道:“你們可以選擇繼續等待援兵,或者選擇借助我手中的樹藤,攀上山來。”
  誰知道援兵什么時候能來?
  戰場上的事情,永遠說不清楚。
  熊驕嫚一行人自然是選擇近在眼前的樹藤,但是方源卻開口索要報酬。
  這令熊家寨的這些蠱師十分氣憤。
  “方源,我們可是盟友,你怎么能這么做!”有人怒喝道。
  “居然想要馭熊蠱,真虧你說的出!”有人嘲諷道。
  方源好整以暇:“一只馭熊蠱,七百塊元石,卻能換取你們七個人的性命,這價格很便宜。你們可以拒絕,我會回去向家族報告你們的處境的。呵呵,只是援兵什么時候能來,會不會在路上遇到狼群的阻擊,我可就說不準了。”
  眾人沉默下來。
  一個個的臉色都很難看。
  “好吧,我答應你。方源,你果真是名不虛傳啊。”最終,熊驕嫚為了大局,不得不選擇退讓。她的話語充滿了對方源的辛辣嘲諷。
  方源無所謂的聳聳肩,這結果并不出他所料。
  他扔下樹藤,心中暗暗冷笑。
  這四只豪電狼群就是他引過來的,本來是想等著這些人死了,回收他們的蠱蟲,又是一大筆戰功。但是他們的信號蠱,已經引來了周圍數支蠱師小組的注意,都在往這邊趕來增援。
  為了不讓這次苦功白費,方源就只好充當一次支援的蠱師。
  熊驕嫚等人借助樹藤,順利從狼群脫困不久,三支蠱師小組就趕到了這里。其中一支,正是赤山小組
  這令臉上本就鐵青的七位蠱師,臉色更加難看。
  熊驕嫚懊悔不已,就在剛剛不久前,她主動撤銷掉馭熊蠱上的意識,配合方源煉化了蠱蟲。如今想要反悔,也不可能了。
  “方源,我記住你了。”熊驕嫚惡狠狠地瞪了方源一眼。
  “記住記不住,那都是你的事情。”方源淡淡一笑,轉身離開。
  “熊小姐,我們又見面了。”那邊,赤山小組迎了上來,語氣十分客氣。
  自從白凝冰那事之后,古月一族死了青書,熊家死了熊力,都是受害者,因此關系走得更近。政治格局上,白家寨成了被兩家共同抵制的對象,盡管盟約還存在著。
  “小妹見過赤山兄長。”熊驕嫚勉強舒展了眉頭,向赤山抱拳一禮,“這一次來,是想求助古月一族,派遣一些援兵的。熊家寨外已經被狼群圍困了六天六夜了。”
  這些天,狼潮越發嚴重。電狼群已經猖獗到包圍山寨,肆意進攻的地步了。
  熊家寨是三寨中,位置最低的一個,處在山腳下,自然首當其沖。事實上這已經是第三次被包圍,需要援兵支援,里應外合的配合,才能打散擊潰這些電狼群。
  “援兵的事情,估計不難,前兩次不是合作的很愉快么?但這事,還得要先匯報給族長大人。請諸位跟我來罷。”赤山道。
  熊驕嫚一行人跟隨著赤山小組,來到古月山寨。
  古月山寨已經布下層層防御,外圍的寨墻經過重重加固,設立數十座塔樓。寨墻下面是挖的陷阱壕溝,里面插著根根青矛竹片。
  寨墻上已經種下了鐵藤蠱,毒花蠱。放眼望去,墻上尖銳的荊棘蔓延,鮮艷的毒花含苞待放,成百上千。
  進入大門,附近的建筑物,不論是民宅還是酒肆,都被征用,改造成一座座的臨時堡壘。
  熊驕嫚七人,從熊家寨一路跋涉,穿越狼群封鎖,各個身上負傷。因此先被引入一座竹樓,接受治療。
  竹樓中駐扎著十多名治療蠱師,大多都是一轉蠱師,也有兩位二轉蠱師。但令熊驕嫚等人稍稍驚奇的是,主持這邊局面的人,并不是那兩位二轉治療蠱師,而是一位年輕少女。
  “把這個昏迷過去的,安放到藤椅上。”
  “這邊有個小腿骨折的,古月星,過來這邊替他治療。”
  “皮肉傷,阿風過來止血,阿信過來消毒。小花先給那個骨折的上好夾板,再來這邊負責包扎。”
  少女烏黑的頭發,櫻桃小嘴,雙眼明亮如水晶,臉蛋有點點嬰兒肥,聲音嬌柔悅耳。但是主持事情來,卻十分干練,令人刮目相看。
  熊驕嫚忽然想到一個人,不由問道:“這位妹妹,可是古月藥樂?”
  “熊家的驕嫚姐姐,你好。想不到你也知道我的名字。”古月藥樂安排妥當之后,這才走過來,客氣地打招呼。
  “藥樂妹妹,可是風云人物呢。繼承了藥姬大人的仁愛之心,本身又有著精湛的醫術,雖然現在只是一轉修為,但仍舊被評為青茅山十大新星。就算是在熊家寨那邊,也有許多人仰慕妹妹你呢。”熊驕嫚知道眼前的少女背景深厚,她此行有求于古月一族,自然說起好話。
  “驕嫚姐姐你過獎了。”古月藥樂到底還是年輕,被夸得臉皮都漲紅,羞澀地垂下了腦袋。
  這時,身旁的一位熊家蠱師沒好氣地道:“雖然都是十大新星,但是那個古月方源,跟小妹妹你簡直是不能比啊。”
  “別提方源,一提到他,我骨子里都來氣!”
  “時無英雄,讓豎子成名!唉……”
  “這人人品實在太差了,居然也能被評為十大新星,還是首位。真是讓人想要嘔吐。”
  這話立即引來了其他人的附和。其中甚至包括古月一族的蠱師。
  “古月方源?他這次又做了什么事情了?”有人好奇地問道。
  “哼,他把我的一只馭熊蠱要了去。還有七百塊元石,當做救我們的報酬。我還從未見過這般無恥,見利忘義的小人!”熊驕嫚冷哼道,發泄心中的不滿。
  “這算什么,還有比這更可惡的事情呢。”
  “他心地簡直比煤碳還要黑,一片生機葉居然要賣八十塊元石,根本就是趁人之危,貪婪無恥至極!”
  “他太狂妄傲慢了,我一朋友想要加入他的組。結果不僅被他拒絕,而且還當眾奚落。拽什么拽啊,不過也就是一個丙等資質罷了。”
  “他就是個活脫脫的敗家子,敗了雙親留給他的遺產,從商隊中高階買了一只赤鐵舍利蠱。后來又從白凝冰身上搶了一只赤鐵舍利蠱。如果我有這兩只蠱,我也可以有他的修為啊!”
  “還是古月青書大人最好,為人謙和溫柔,可惜啊,死的太早了。”
  “倒是他弟弟方正,為人極富正義感,有俠義的好心腸,又有青書大人的謙和風范,和他哥哥完全是兩個極端。”
  熊驕嫚沒有料到,自己的一句牢騷話,居然引起了這么多古月族人的強烈反響。
  她被嚇了一跳,沒有料到方源做人居然如此失敗,被這么多人所憎惡。
  她感到有些奇怪,不禁問道:“既然他這么不得人心,怎么就不見有人教訓他呢?”
  竹樓里頓時沉默了下來。
  古月族人們面面相覷,都沒有說話。
  事實上,當然有人看不慣方源行事的風格,以及抬價高賣所得的利益。找過他麻煩的人很多,但是每一次的結果,都是找麻煩的人陷入到大麻煩當中。
  許多次之后,就再也沒有人來找方源的麻煩了。
  而方源也被公認為,此次狼潮中涌現出的十大新星之首。
  一切的地位,都根源于力量。
  方源的戰力最強,所以他就是榜首。不論他的名聲有多么的差,多么的不得人心。
  “又是那個方源……”古月藥樂眉頭輕皺起來,口中喃喃自語。
  她并未見過方源,但已經聽說過他許多次。對于方源,少女的印象很不好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雖然是我的前輩,但做事也太出格了,做人也很過分。這一次居然要挾驕嫚姐姐,還要了馭熊蠱。根本就不顧及我們兩家的盟約。不行,我得和奶奶說說去,讓她好好教育一下這個方源,不然真是給古月一族丟臉吶。”
  想到這里,少女頓時覺得,從家族的高度出發,整治一下方源很有必要。
  她當然沒有這個能力,但是她認為她的奶奶,藥堂家老古月藥姬必然是有的。
  在她的眼中,奶奶幾乎無所不能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要我整治古月方源?”藥姬看著自己的孫女,神情微楞,旋即就猛地緊張起來。
  “我的好孫女,難道他欺負你了?”她趕忙問道。
  “他沒有欺負我,但是他又欺負別人了。這次是熊家的驕嫚姐姐,居然要挾她,索要了一只馭熊蠱,還有七百塊元石。這實在太過分了,這樣下去,家族的臉面都要被他丟光了。”古月藥樂道。
  “嗯,這件事情奶奶知道了。好孫女,你先下去罷,奶奶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藥姬沉吟了一番道。
  “謝謝奶奶,奶奶你不知道,這人實在太可惡了,哄抬物價,欺負弱小,簡直是無惡不作。”
  少女走后,藥姬便陷入沉思。
  她早就想整治一下方源了。原因當然不是藥樂那般天真的理由,而是方源身上的利益值得出手。
  首先是酒蟲。
  雖然之前,藥姬從商隊處買了一只。但那是給孫女藥樂用的。她還需要一只酒蟲作為材料,來最終合煉出一只她所需要的三轉蠱蟲。
  然后是九葉生機草。
  家族中的大部分九葉生機草都掌控在藥姬的手中,依靠售賣生機葉,她極大地鞏固了自己的權力和地位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太狂妄!先前想要買他的酒蟲,居然不賣給我,真是好膽子。這次又肆意抬高生機葉的價格,大發利市。真當我這藥堂家老是虛設的?哼!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