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8)     

蠱真人149 群狼襲寨

藥樂目送著熊驕嫚一行人走出大門,漸行漸遠。塵↙緣↘文?學↘網
  但這場分別極其短暫,僅僅是一刻鐘后,熊驕嫚等人又再次回到了竹樓。
  “運氣不好,趕上狼潮了。”熊驕嫚苦笑著,解釋道。
  竹樓中的蠱師,聽了這話,均神色一緊。
  熊驕嫚這群人,人多勢眾,都要被逼得退回山寨,可見狼潮的規模。
  “大家快準備一下吧,電狼群很快就要沖擊山寨了。”熊驕嫚又道。
  她話音剛落,當當當的警報聲,就響徹整個山寨。
  山寨靜寂了一下,旋即就沸騰起來。
  “這警報聲……是有大規模的狼群沖擊山寨!”
  “快快快,將組員都召集起來,有一場大戰了。”
  “可惡,我才剛剛回來,還想好好的睡個覺呢……”
  蠱師們有的咒罵著,有抿著嘴一臉的冷漠。一時間,竹樓頂上,街道上都出現蠱師們疾行的身影,紛紛奔赴四座大門,以及寨子外墻。
  寨子外墻內側每隔一段距離,都會豎立架設著一張寬大的木梯,方便蠱師攀登。
  而一座座的塔樓,則高于外墻,如威武雄壯的守護勇士。
  方源夾雜在人流中,來到外墻底下。一位蠱師正踩著木梯,向上攀登,方源一把將他拽了下來,然后自己登上去。
  “是哪個混……”那蠱師剛想痛罵,結果看到是方源,立即緊緊地閉上嘴巴。
  方源攀到木梯上,催動白玉蠱,將頭探出一線。
  就見山寨外,漫山遍野的都是電狼,足有數千頭!
  放眼望去,都是無數綠油油的狼瞳,令人心中涼意陡升。
  這些狼大多饑腸轆轆,甚至有些餓得,軀干都明顯的瘦削下來。
  電狼數量太多了,已經形成了災禍,周圍的野獸被驅逐的驅逐,被啃噬的啃噬,對狼群來說食物越來越少。
  充滿人氣的山寨,對它們來講,是一股歇斯底里的極致誘惑。
  狼是一種充滿耐性的野獸,餓狼更可怕、更危險、更瘋狂。
  吃的飽飽的電狼,是不會進攻山寨的。
  除了這些普通的電狼之外,還有豪電狼。
  雖然是夾雜在狼群中,但豪電狼仍舊顯眼無比。
  它們的身軀,皆是牛犢子般大小。
  足有三十多頭!
  許多人看到這一幕,都不由地暗抽冷氣。
  這已經是今年古月山寨第二次遭受狼群圍攻,但這次的規模,比上次要強盛了兩倍不止。
  這些豪電狼,各個健壯如牛,處在巔峰狀態。普通的電狼吃不到食物,但是作為百狼王,自然擁有充足的食物。
  資源嘛,總是得先供應組織高層。
  下層都會被剝削,然后利益被犧牲,集中供給給上層。
  這點不論是人類社會,還是野獸族群,都有共同之處。
  “這些豪電狼,還不是真正的威脅。”方源轉移目光,不斷搜尋,很快就在狼群后方,找到了三頭巨大的狼影,處在樹林的陰影里。
  千獸王,狂電狼!
  每一頭狂電狼,都有象一般巨大。
  方源看到此處,瞳孔微微一縮,旋即又恢復正常。他繼續觀察,只是發現更多的豪電狼群,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。
  并沒有雷冠頭狼的身影。
  方源暗自吐出一口濁氣,沒有雷冠頭狼,山寨就是安全的。
  記憶中,雷冠頭狼是在八月末期出現。給古月一族造成了巨大的傷亡,若非族長和家老聯手拼死抵擋,古月青書不惜生命爆發戰力,古月山寨就滅亡了。
  重生以來,方源改變了許多東西。古月青書已經提前犧牲了,方源更不敢大意。雷冠頭狼提前出現,是完全有可能的。因此他第一時間就趕來觀察。
  嗷嗚——!
  三頭狂電狼齊齊仰起脖子,發出悠長的狼嚎。
  狼嚎聲中,無數電狼得到命令,直接向山寨發動了沖擊。
  山寨這邊,蠱師們早已經做好了準備,臨陣以待。
  一轉的蠱師們,都站在墻角,雙手貼著冰冷的墻壁。
  二轉蠱師,有些登上木梯,有些則聚集在塔樓的頂部。
  在他們的身后,一座座的建筑改裝的臨時堡壘中,也駐扎著蠱師。一些是后備隊伍,一些是藥堂的治療蠱師,偵察蠱師在之間穿梭,不斷向后方傳達戰情。
  一些家老有的在后方,有的則登上了塔樓,暫時抱臂旁觀,留著力量,鎮壓場面。
  “來了。”方源站在木梯上,眼中冷芒閃爍。
  電狼群漫山遍野,匯集成一股潮水,向山寨拍擊過來。
  撲哧撲哧……
  它們首先掉到墻外挖好的陷阱壕溝當中,然后身軀被根根青矛竹片穿透,仿佛是水鍋里下餃子。
  有的直接命喪當場,有些電狼則殘留著生命,發出哀嚎之聲。
  風刮來,血腥氣頓時彌漫,狼嚎聲充斥耳畔。
  狼群瘋狂的進攻沒有因此停止,反而是受到刺激,攻勢更加狂野。
  一只只電狼掉入陷坑,用生命來為后繼者鋪路。而后的電狼,踩踏著同類的尸體,撞上寨墻。
  一時間,咚咚咚的悶響聲傳來。
  一只電狼如蚍蜉撼樹,但是接連不斷的電狼群,卻撞得整個外墻在搖晃。
  外墻下的一轉蠱師們,強忍著心中的恐懼,拼命將真元灌注到鐵藤蠱、毒花蠱中去。
  寨墻上的一根根荊棘,扎在電狼的身上。毒花蠱又賦予這些鐵藤些微的毒素,毒素侵蝕電狼的身體。
  電狼群撓抓著寨墻,張開狼嘴瘋狂撕咬,然后傷勢越來越深。毒素累積起來,讓它們動作越來越緩慢。
  嗤嗤嗤。
  站在木梯上,以及塔樓上的二轉蠱師們,紛紛發射出月刃。
  月刃射在狼群當中,頓時血花四濺,狼肢拋飛。
  豪電狼開始參戰,立即就帶給蠱師們傷亡。
  方源這處角落。
  一道細長的藍色電流,穿梭而來,打在寨墻上,瞬間洞穿。并將內側一位不幸的一轉蠱師,當場電死。
  那只殺死蠱師的豪電狼,很快就受到重點照顧。
  無數的月刃飛射向它,但它左閃右躲,依靠著周圍電狼的掩護,居然只是受了一點輕傷。
  吼!
  它張開狼口,鋒銳的狼牙中電流激閃,匯聚成一股電流,穿破空氣,向方源直奔而來。
  水罩蠱。
  方源冷哼一聲,從鼻腔中噴出兩股淡藍水汽。
  水汽膨脹開來,形成一具水球護罩,將他罩住。
  電流擊中水罩,令水罩一陣搖晃,險險未碎。
  月芒蠱!
  方源主動撤下水罩,手腕閃電般翻轉,三道月刃呼嘯而出。
  這月刃角度無不刁鉆,豪電狼閃過一道,被第二道切中右前腿,頓時動作一緩。隨后第三道砍在它的腦袋上,造成一道傷痕,將它的左眼擊碎。
  它痛得慘呼,但其他蠱師看出了便宜,旋即又是一大蓬的月刃飛射而出,籠罩過去。
  嗤嗤嗤!
  這只豪電狼瞬間被凌遲,渾身浴血,傷口深可見骨。它身軀搖晃了幾下,然后徹底倒下。周圍的狼群一陣慌亂,如起漣漪波瀾。
  但此時,有三只狂電狼在身后鎮著,狼群只是騷動了一下,又紛紛張牙舞爪,向寨墻發動了沖鋒。
  方源又甩了幾手月刃,就下了木梯。就這么一會兒工夫,他的暗紅真元已經消耗了大半,需要補充。
  見他下來,底下立即有位二轉蠱師頂替他,登上木梯。
  一般掌握著遠程攻擊手段的蠱師,都登上木梯,或者聚集在塔樓頂層。他們重點照顧豪電狼。豪電狼的威脅,比普通電狼要大得多。
  有一些豪電狼身上寄托著輔助跳躍的蠱蟲,甚至能一下子跳進寨子里。
  方源走下木梯,一直往后走。
  周圍人來人往,很多人和他一樣,都是真元快要耗盡了,下來休整的。另一部分蠱師,則是頂替他們,趕上戰場,為家族貢獻一份戰力。
  這簡直就是一場戰爭。
  二轉巔峰的力量,都顯得微小。只有三轉蠱師,才是中流砥柱,能鎮住場面。
  方源來到一處竹樓,這竹樓被改造過,加固了很多。他鉆進門去,不少蠱師正在里面盤坐著,一個個捏著元石,快速補充著真元。
  一些治療蠱師在人群中穿梭著。有的則蹲在地上,為受傷的蠱師包扎傷口,藥箱擺在一旁。
  方源尋了個角落坐下,立即就有一位治療女蠱師走過來。
  他向她搖搖頭,女蠱師會意,便走向另外一位蠱師。
  ……
  如此輪流替換,到了傍晚十分,方源已經參戰了五次。但電狼群不見稀少,反而又有許多支電狼群,聽到狂電狼的嗥叫,趕到了這邊。
  “看來這次狼潮要持續到夜里了。”一位家老遠眺寨外,面露憂愁之色。
  到了晚上,蠱師們的視線就要受到削弱。相反,電狼擁有著優良的視力,反而不受影響。
  “這才是今年的第二次襲寨狼潮,就有這樣的強度。情形不容樂觀啊。”身旁的另一位家老深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古月藥姬也沉著臉。
  她是藥堂家老,統率治療蠱師,第一手的傷亡情況都是先匯集到她的手中。
  薄薄的一張竹紙上,就記錄著白天的傷亡。藥姬捏在手中,感到相當的沉重。
  傷亡情況,遠超歷史同期。
  但她明白,這不是蠱師們戰斗素質變差了,而是今年的狼群實在太多,太瘋狂。
  “九葉生機草,收繳得如何了?”望著血色夕陽漸漸西沉,藥姬吸了一口氣,淡淡地問道。
  下屬立即做了匯報,還有三人沒有上繳,方源就是其中之一。
  藥姬聽了,冷哼一聲,又問:“藥樂現在何方?”
  “藥樂小姐在東門附近,指揮著治療小組。屬下曾多次規勸她,但小姐她執意不肯后撤,要在前線繼續戰斗。”下屬說到這,畏懼地跪倒下來。
  藥姬沉吟了一下,淡淡點頭,揮手讓這下屬退下。
  孫女附近,就有一位家老鎮守著。還有熊驕嫚一行人,在寨墻處戰斗。可以說,是前線最安全的地方。
  藥姬雖然溺愛孫女,但也支持她的勇氣。
  上位者有上位者的考慮。
  這些經歷,將來就是她古月藥樂繼承藥脈的政治資本!
  (ps:250906315,vip群,需要全訂閱,需要進群驗證。明晚開始在線,歡迎大家討論劇情問題,至于私人問題一般是拒絕回答的哦,親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