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7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7)     

蠱真人150 我只是幫自己

金色的圓月高懸在空中,浮云朵朵,投下陰翳。塵↘緣√文?學↖網
  明亮的月光,對于蠱師們來講,是個大大的好消息。
  山寨外,是慘烈的戰場。
  狼尸從陷坑堆疊起來,已經接近寨墻的一半高度。這給后來沖鋒的電狼群,提供了良好的借力平臺。
  一些普通的電狼,靠著跳躍和抓撓,甚至能直接越過寨墻,跳到寨內來。
  但這些電狼,往往先是被高度落差,摔個趔趄踉蹌,然后第一時間就被嚴陣以待的蠱師們集火擊殺。
  方源此時站在一座塔樓的頂部,周圍一同站著數位蠱師,正不斷向狼群中激射月刃等等攻擊。
  俯瞰整個戰場,一座座塔樓才是最主要的火力點。蠱師們相互配合,消滅了大量的豪電狼。
  “殺殺殺,殺光這些狼崽子!”
  “娜娜,我要給你報仇!!”
  “堅持,再堅持一會兒。家族的安危就在我們的身上。”
  周圍嘈雜聲一片,有些人瘋狂,有些人仇痛,有些則在高喊著口號。
  方源冷漠地站著,一邊手中月刃不時飛射而出,一邊觀察戰場。
  雖是有著明月,但是能見度終究還是不如白天。三只狂電狼,仍舊站在后方未動,身影若隱若現。
  只要它們未損,再多的電狼都是炮灰,甚至是豪電狼,也只是高級的犧牲品罷了。
  忽然!
  一只狂電狼悠悠地往前踏出一步,張開巨口,吐出一顆雷球。
  三轉,炸雷蠱!
  這顆雷球,體積并不是很大,只有磨盤大小。但是通體幽藍,凝聚著大量的電氣,速度奇快。
  幾乎一眨眼的功夫,就狠狠地轟擊在方源的這座塔樓上。
  激戰到現在,戰況一直僵持著,許多蠱師都在麻木地戰斗,雷球轟擊過來時,他們都未反應過來。
  水罩蠱,白玉蠱!
  方源剛剛撐起防御,下一刻,眼前就一片白熾。
  轟!
  巨大的響聲,差點要震破他的耳膜。
  一股無形的巨力涌來,將他高高地擊飛。
  在肆虐的雷霆當中,水罩只是堅持了兩個呼吸,就分崩瓦解。剩余的電流擊打在方源的身上,饒是他有著白玉蠱的防御,仍舊被電得一陣陣的酥麻。
  撲通。
  他從三四米的高處,摔落在地上。白玉蠱可不是霓裳蠱,不能減少反震力,摔得方源后背生疼。
  他趕忙從地上爬起來,眼睛連連眨動,淚水橫流。
  三個呼吸之后,他的視野才漸漸的恢復。
  原先的厚石塔樓,已經只剩下半截,無數的焦黑碎尸,灑落在地面上。外墻也破了一個大洞,此時不斷有電狼群順著這個洞口,潮水一般向寨內涌來。
  狂電狼終于參戰!
  千獸王級的戰力,就是不同凡響。
  剛剛還在方源身邊,站在塔樓的數位蠱師,已經死無全尸。只剩下方源一人存活下來。
  空竅中,水母般的水罩蠱,顯得十分萎靡。
  水罩一旦連續多次破裂,水罩蠱也會承受不住,導致消亡。
  白玉蠱也是如此。
  蠱蟲往往既強大又脆弱。
  就拿這炸雷蠱來講,發出的雷球威力強大,速度又飛快,很難抵御。但它也有個弊端,不能連續發射,需要緩上幾口氣,才能發出第二枚雷球。
  轟!
  但方源剛剛從地上站起身,又有一顆雷球,飛射過來。
  “想不到這狼王身上,寄居著兩只炸雷蠱!”方源面色一變,急忙躲閃。
  他盡量不再催水罩蠱,只以白玉蠱防御。
  “畜生,休得張狂!”關鍵時刻,一個人影出現在半空中,渾身綻放著金芒,硬生生地攔下這顆雷球。
  是家老出手了!
  但一位家老還不夠。很快,又有兩位家老站出來,并肩而戰。
  一頭狂電狼,至少需要三支配合默契的蠱師小組,聯手狩獵。若是三轉蠱師的話,至少也需要三人,才能抵擋住。
  狂電狼邁著粗重的步伐,越眾而出,所到之處,群狼避退。
  它漸漸開始小跑,然后速度越來越快,垂下頭來,對寨墻發動沖擊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一轉和二轉蠱師們,盡皆倉惶逃離。
  只有那三位家老,仍留在原地。
  這片戰場被默契地騰空出來,留給了他們。
  三位家老和這只狂電狼展開激戰。
  不久后,其他兩只狂電狼亦沖擊山寨,在另外兩處開辟出戰場。
  九位家老,以及三只狂電狼,形成三大戰團。所到之處,雷霆炸裂,竹樓崩塌。被卷入戰團的蠱師或者電狼,大多都沒有好下場。
  電狼群仍舊在突入,方源卻沒有再參戰,而是在戰場的角落里,遠遠地盯著三大戰團。
  毫無疑問,這場狼群的攻擊戰,已經到達了白熱化的階段。
  “三只狂電狼,一只身上寄居著兩頭炸雷蠱,攻擊力強大。一只有雷翼蠱,可以短暫飛翔,機動性最強。還有一只狂電狼,有雷嘯蠱,依靠音波殺敵。”方源觀察片刻,漸漸地就摸透了這三只狂電狼的底細。
  千獸王的身上,大多寄居著三四只二轉的,三轉的野生蠱蟲。
  只要將這些蠱蟲的情況摸清楚,蠱師們就能做到正確的應對。一旦被針對,缺乏智慧的狂電狼,攻擊單調不會轉換,那么戰斗的結果就注定了。
  果然,過不了片刻后,幾位家老退了下去,又有其他幾位家老頂替上來。
  他們之間相互配合,戰術優勢令他們很快就占據上風。激戰片刻后,就控制了戰局。
  勝利只是遲早的事情。
  “大局已定了。”就在藥姬吐出一口濁氣的時候,忽然在東門處,傳來一聲咆哮。
  一只電狼越變越大,從普通的電狼大小的身軀,見風吹鼓,漲大成巨象一般。
  “竟然還有一頭狂電狼!”不少的家老看到這一幕,頓時吃了一大驚。
  先前他們的注意力,都被其他三個戰團牽引過去,整個戰場布局也側重在這三個點上,因此東門處的人力布置,就有些薄弱。
  “不好,藥樂還在那里!”藥姬更是老臉驟然失色,當即身形電射,向東門飛速趕去。
  “咦,不想還有這等變故。這頭狂電狼,應該是有一只三轉的斂息蠱,通過這個偽裝,混雜在電狼群中,蒙騙了東門的那些蠱師。”
  方源凝神看去,東門情形相當不妙。
  狂電狼的突然出現,直接撞破了東大門,造成了巨大的漏洞。
  無數的電狼,跟隨在三三兩兩的豪電狼身后,瘋狂地嚎叫著,沖入山寨。
  古月藥樂看到電狼群,如潮水般涌來,她嚇得呆住。
  好在她身邊有熊驕嫚這等老手。關緊時刻,熊驕嫚當仁不讓地接管場面,命令道:“快快快,都把門窗關緊,只有據守等待支援,才有一線生機!”
  但這話才剛剛說完,砰的一聲,竹樓頂部就受到狂電狼的猛擊,坍塌下來。
  古月藥樂尖叫起來,乍縫劇變,少女完全失去了方寸。
  她到底是太年輕,還只是一轉修為。先前強留在這里,也是覺得安全,從未料想過會身處如此之險境。
  “畜生,住手!”古月藥姬一邊狂奔,一邊大叫。
  她眼睜睜地看著狂電狼一頭撞入竹樓,心愛的孫女身處險境,而她自己卻有力未逮,鞭長莫及。
  危機關頭,還是熊驕嫚挺身而出。
  她心念一動,剩下的那只棕熊就咆哮著,沖向狂電狼。
  狂電狼右爪一拍,就將這頭四百多公斤重的棕熊拍飛。
  它狼嘴一張一合,就將棕熊的腦袋咬得稀巴爛。千獸王級的力量,其實普通的野獸能夠冒犯的?
  但趁著這糾纏的功夫,熊驕嫚已經拖著古月藥樂往前疾奔,拉開了一段小小的距離。
  狂電狼大吼一聲,自然不愿意看中的獵物就此跑掉。它縱身一躍,就跨越十幾米的距離,跳到熊驕嫚的面前。
  驟然看到狂電狼出現在自己的面前,古月藥樂嚇得腿都軟了。
  熊驕嫚拽著她,自然不敢再向前硬闖,只好向寨外的方向急退。
  狂電狼正要撲出,這是古月藥姬將將趕到,一記淡紫色的月刃斬在狂電狼的背上,輕輕地化為一團霧氣,然后鉆入到狂電狼的鼻腔當中去。
  狂電狼頓時咳嗽了兩聲,中了毒素。
  這是三轉的月毒蠱。
  狂電狼大怒,仰頭咆哮,兇猛的聲浪向四周拍擊,形成無形的力量。
  雷嘯蠱是震懾,這不是雷嘯蠱,而是音浪蠱。聲音振動空氣,形成無形的推力。
  被這股推力一推,熊驕嫚、古月藥樂雙雙飛出去,在半空中分散開來。熊驕嫚撞進了一處竹樓,再不見動靜。而古月藥樂則直接從破損的東大門,飛出了寨外。
  她摔得七葷八素,剛要爬起來,就看到一只電狼張開血盆大口向她咬來。
  啊——!
  她發出尖銳的驚叫聲,危機關頭,一記月刃飛來,將這電狼殺死。
  她連忙站起來,就看到她的救命恩人是一位年輕的男蠱師,下半身被埋在倒塌的墻壁下。
  男蠱師模糊的血臉向她笑了笑,下一刻,就被蜂擁而來的電狼咬破了咽喉。
  古月藥樂頓時淚流滿面,她一邊哭,一邊逃。
  這片戰場混亂至極。
  因為她的身份背景,不時有蠱師向她伸出援手。但他們大多自身難保,并不能幫助她走出困境。古月藥姬也被狂電狼纏住,難以顧及她。
  古月藥樂心中一片迷茫,眼前都是電狼的爪牙幻影,慌亂當中,她忽然聽到一個聲音:“往后退一步!”
  她下意識地照做,正巧躲過了一只電狼的撲咬。
  “往右滾。”那聲音又道。
  藥樂意識還在茫然,身軀卻已經動作。一只狼嘴咔嚓一聲,只差一點就咬中她。
  聲音不斷傳來,少女一絲不茍地完成。有時候失誤了,不曉得從哪里就會飛出一記月刃,替她解圍。
  等到身邊再無電狼,藥樂才發現自己已經安全。
  只是她不知不覺間,卻是遠離了山寨,站在了一處偏僻的山林中。
  一個人的身影,在她面前顯露出來。
  她頓時瞪圓了眼睛:“古月方源,是你幫的我?”
  “不,我只是幫我自己。”方源咧嘴一笑,不由地泄露出一絲邪意。
  (ps:累,但寫的很暢快,希望你們看的也爽。不爽的,可以換本書嘛。爽的,請投投票,你們懂的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