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53 真的老了

“居然真的晉升了三轉。塵×緣?文←學↙網”
  “三轉的氣息貨真價實,還有白銀真元,錯不了的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家主閣的廳堂中,莊嚴肅穆。
  家主古月博坐在最上方的主位上,眾多家老則在左右兩排坐著。
  竊竊私語聲泛起,十多人的目光都或多或少地關注著堂中昂首挺立的一位少年。
  正是方源。
  “想不到竟然是這方源,晉升了三轉。”
  “非是我親眼所見,我也料不到啊……”
  “他不是只有丙等資質么,怎么會這么突然?”
  “其實想想,也不算突然。你們忘了他得到過兩只赤鐵舍利蠱嗎?”
  “是啊,整整兩只舍利蠱,修為完全是被硬堆上去的。想想我修行的時候,唉……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眾家老們既驚詫又疑惑,對這個事實均有些措手不及之感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居然成就了三轉!他區區丙等資質,竟然在這么短的時間里,有這樣的成績,實在是讓人料想不到。”坐在左列首位的古月漠塵,心中感嘆著。
  他想到兩三年前,方源還在學堂時,殺了自家的一個豪奴。
  這豪奴的名字,古月漠塵已經不記得了。但是事后,方源碎尸送禮,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  從那一天起,他就對方源有些另眼相看。
  但是礙于他的資質,他一直沒有對其抱有太大的希望。
  沒成想,他竟然有了今天這樣的成就!
  按照家族的體制,但凡蠱師達到三轉修為,就是新晉的家老。
  一個新家老,勢必將對舊有的政治格局,產生一股沖擊力。
  “如果我提前招攬了他,這股沖擊力就能為我所用,必能有政治優勢。唉,真是可惜了……”想到這里,古月漠塵不由地向對面瞄了一眼。
  他的老對頭古月赤練,就坐在右列首位,此刻也陰沉著臉,眼中閃爍著晦暗不明的光芒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身上,定有秘密。雖然有兩只赤鐵舍利蠱幫助,但是這么快晉升到三轉,是連青書都沒有的成績。”古月博亦在暗暗思量。
  他不可避免地想到義子青書,不由地心中一嘆。
  若是古月青書還活著,恐怕也要有三轉修為了。可惜,現實殘酷啊。
  “藥堂家老古月藥姬大人到——!”就在這時,門童忽然高唱一聲。
  從門口走進一位老嫗,臉色蒼白,滿臉皺紋,聳搭的眼皮子底下目光銳利至極,幾乎一瞬間就盯住了方源。
  古月藥姬一邊快步走近,一邊道:“方源你竟然能晉升三轉?我不信!來,讓老太婆我親自檢查一下,我要查看你的空竅!”
  空竅是一個蠱師最重要的秘密和**,怎么可能如此輕易讓他人檢查?
  方源微微側身,看著藥姬走來,不由地冷笑一聲:“古月藥姬,你要檢查我的空竅,憑什么?”
  以前,自己剛剛修行時,受著學堂家老的定期檢查。但是現在不同了,他已經是三轉蠱師,和學堂家老、藥堂家老等等平起平坐。
  況且,要檢查修為,十分簡單。
  白銀真元并不容易作假,同時三轉的氣息是確確實實的。
  “大膽!你一個小輩也敢直呼我的姓名?”藥姬立即瞪大雙眼:“我怎么就不能檢查你?就憑我的身份,我是藥堂家老,更是你的長輩!”
  “哼,老太婆,叫你名字是給你面子。我們之間的賬還得好好算算呢。先前你想要買我的酒蟲,我不賣,你就懷恨在心。居然想要收刮我的手中的九葉生機草?哼,我想要換了那棵三步芳草蠱,你也在幕后阻止我。我現在也是三轉,你最好少在我面前端架子!”
  方源瞇起眼睛,言語如刀。他十分干脆利落,直接撕破了臉。
  若是一轉、二轉,他說這樣的話,定然被打壓,被群攻。但是如今他三轉修為,地位上已經和家老們等同,格局都變得不同了。
  看到方源直接和古月藥姬對罵,其他家老都沉默地選擇了作壁上觀。
  身處高位,都心思深沉。哪怕沒有城府,也會鍛煉出城府來。
  他們對方源還不太了解,正好可以借此機會,暗暗觀察。
  “小子你竟敢血口噴人!”古月藥姬惱羞成怒,雖然方源說話屬實,但她怎么會當眾承認?
  在座的家老們都沉默著,默默地看著事態的發展。盡管在座的許多家老,也都知道九葉生機草的事情,甚至和古月藥姬有過利益交換。
  但是政治嘛,只有永恒的利益,沒有永遠的敵人,也沒有永遠的朋友。
  見古月藥姬反咬自己一口,方源呵呵冷笑,竟也不反駁。
  大廳內,回響著古月藥姬裊裊的余音。
  這個老人卻是渾身微微顫抖著,這種寂靜讓她感受到自己的勢單力孤!
  不同了。
  情況已經不同了。
  若方源只是一轉、二轉,這些家老都會立即跳出來,和古月藥姬站在一起,聯合制裁方源。高層的權威,絕不容許下層挑戰!
  但此刻方源已經是三轉,族長雖然還沒有正式宣布,但是家老的身份已經是板上釘釘。這樣一來,他和古月藥姬的矛盾,就是高層的內部矛盾。
  方源是新晉家老,跟腳不深,沒有背景,但這也正是他的優勢,光腳的不怕穿鞋的。
  反觀古月藥姬,她已經很老了,雖然掌管藥堂,位高權重,人脈極廣,然而這正是她的弱點。
  她老了,輸不起了,藥脈的繼承人藥樂也失蹤了。她手中掌握的龐大利益,令人覬覦。
  和平時期還好,但如今正值狼潮,就算是家老也有死亡之可能。
  局勢動蕩,新人上位,老人退下。
  這是變革之期,沒有一個家老能保證自己會安然無恙。就算是族長,也有隕落的可能。
  古月一族的歷史上,因為狼潮而死亡的族長,并不在少數。
  對于家老們來講,自保都困難,沒有天大的利益,更無暇去摻和他人的戰斗。
  古月藥姬感到了棘手。
  廳堂里一片沉寂。
  為了孫女的事情,她已經三天三夜沒有合眼,此時站著,一股無形的壓力就籠罩住她的身心,讓她的額頭都沁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。
  她感覺自己就好像是一只傷殘的老狼,孤零零地站在狼群當中。
  周圍的狼群,站在陰影里,用深沉幽綠的狼眸漠然地盯著她。
  站在她面前的方源,就像是一頭剛剛在狩獵中展露頭角的雄狼。他是那樣的年輕,那樣的野心勃勃,那樣的矯健強壯。
  真是——江河后浪逐前浪,一代新人換舊人!
  這一刻,古月藥姬感到自己真的老了。
  蒼老年邁!
  她的眼皮子聳搭得更厲害了,氣勢也在漸漸地降下。
  但是當她的心中又浮現起古月藥樂的身影時,她強撐起昏花的老眼,氣勢又陡然升上去。
  她開口道:“方源,你這三天來,為什么失蹤了?如果你不出現,藥堂的傷亡報告里都已經將你的名字,列在陣亡蠱師的名單里。你失蹤了三天三夜,回來的時候,就成了三轉蠱師。這個過程中,究竟發生了什么?嘿嘿,我相信大家對此都很有興趣了解一番。”
  認識到方源再不像之前那樣容易拿捏,她的語氣已經緩和下來,不再像剛剛那么咄咄逼人。但是辭鋒卻更教人難以抵擋,一番話中潛藏著詭譎的陰險思考。
  到底是資格最老,身處高位的政客!
  家老們聽了這話,各個雙眼發亮,流露出明顯的興趣。在座的,誰都不是蠢貨,方源忽然晉升三轉,的確透著蹊蹺。
  畢竟他的丙等資質,為人所共知。
  古月藥姬一番話,就讓眾家老再次站在了自己這邊。
  不過,方源既然膽敢如此堂皇回歸,自然早有準備。
  在眾目睽睽之下,他仰頭哈哈一笑:“老太婆,你想要知道,我就一定要告訴你么?不過……看你死了孫女這般可憐的份上,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好了。我這些天,都在赤練家老的府中,全心閉關,沖擊三轉。這點,古月赤練家老完全能為我作證!”
  “什么?”古月藥姬聞言,頓時流露出吃驚的神色。
  其余的家老,亦是各個動容,呈現出各種豐富復雜的表情。
  霎時,無數雙目光都投向臉色陰沉的古月赤練。
  這位古月一族,權勢最重的兩大家老之一的赤脈家主,此時的臉色更加陰沉,幾乎能滴下水來。
  但在眾目睽睽之下,他知道必須要給眾人一個交代,于是勉強開口道:“這個事情,的確是這樣的。方源這些天,都在我府中密室里閉關,我為此作證。”
  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。
  家老們涵養很深,不會大吵大鬧,失了儀態。但是嘀嘀咕咕的議論聲是少不了的。
  “想不到古月赤練,居然和方源扯上了關系!”
  “方源的晉升,和赤練有關系嗎?”
  “恐怕大有關聯!先前不是有人推測,方源身后有幕后的勢力支持他么。想不到就是赤脈啊。”
  “方源的修行能夠如此快速,恐怕是赤脈的投資。方源是方正的哥哥,赤練家老此舉意義深遠吶。”
  一些家老議論著,另一些家老則心緒翻滾。
  “這方源原來不是毫無跟腳的后生,他已經投靠了赤脈,以后務必要謹慎對他。”
  “幸好剛剛沒有插手,跳進方源和藥姬的爭斗中去。”
  “藥姬這下慘了,她想要對付一個毫無背景的家老,卻沒想到對方背景太扎實。竟然是赤脈!”
  古月藥姬臉色慘白無比。她剛聽到古月赤練點頭承認之時,就驚的后退一步,渾身都微微顫抖起來。
  對于一個孤單的家老,和對付赤脈背景的家老,這完全是兩個概念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