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54 氣得吐血

古月漠塵心中很沉重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他原本是想招攬方源的,但是因為他的資質而收手。
  現在他的老對頭古月赤練,居然已經和方源勾搭上了。甚至種種跡象表明,一年多前赤練就已經開始投資方源。
  如今,投資得到了回報,赤脈新添了一位家老。這叫他心情怎么能不沉重?
  只是除了凝重之外,漠塵又有些疑惑。
  他是古月赤練的老對頭了,從年輕時就相互攀比作對,對他的了解簡直是到了內褲喜歡穿什么顏色的都知道。
  按照道理,古月赤練此時早就得瑟起來,向他漠塵投來輕蔑和得意的目光。但是此刻看他,卻是一臉的陰沉,好像是吃了什么虧似的。
  這也太古怪了!
  到底他和方源之間發生了什么?達成了什么樣的協議?
  古月漠塵百思不得其解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真是膽大包天,居然敢威脅我!”古月赤練的心中充滿了驚怒和疑惑。
  昨夜方源秘密地找到他,以“古月赤城資質作假”這件事情當面威脅他。
  天!
  這個重大的秘密,只有他古月赤練和孫子赤城兩個人知道。他方源區區一個外人,是怎么得知的?!
  古月赤城只是丙等資質,但是為了整個赤脈的利益,赤練只好冒險作假,營造出一副乙等資質的假象。
  這事情若是披露出去,對于赤脈的打擊將是前所未有的嚴重。赤脈家主失信于人,親自作弊,這幾乎就是身敗名裂了。更關鍵的是,赤脈繼承人居然只是丙等資質,那赤脈幾乎就沒有什么政治前景了。誰還會蠢到依附于這樣的勢力?
  方源掌握了這個秘密,就等若掌握了整個赤脈的把柄。
  在被方源威脅的時候,古月赤練差點忍不住就要動手,直接將他殺了滅口!
  但他硬生生地忍住,因為他不知道這個秘密到底還有誰知道,方源又告訴了哪些人,又有什么書信之類的證據留在某處。
  “先穩住他,摸清楚情況,然后再解決他!絕不能留著這個禍害!”這是他當時的想法。
  但隨后方源展露出三轉的修為。
  赤城驚疑之余,只得將想法改為妥協。
  三轉已是家老,要殺了家老,這事情的嚴重性和作弊沒有什么兩樣。
  況且要對付一位三轉蠱師,短時間內也拾掇不下,動靜鬧大了更不好處理。
  和方源翻臉,對赤脈沒有任何好處,風險更極其巨大。
  “雖然是被方源抓住了把柄,但是共知一個秘密,也是一種聯合啊。”到最后,赤練也只能虛偽地安慰自己。方源的威脅突如其來,他不知道方源究竟有多少后手,只能捏著鼻子認了。
  現在,方源有恃無恐地將他架出來,為方源自己吸引火力,簡直是把他古月赤練架在火堆上烤!
  但古月赤練明知道如此,他又能怎么辦呢?
  這時,又聽方源緩緩地道:“古月藥姬,我知道你心里頭很不平衡。是,你那乙等資質的孫女死了,死無全尸,你藥脈后繼無人了。但偏偏我這樣一個丙等資質的小子,卻晉升了三轉。你感到惱火,不舒服,因此遷怒我,我可以理解你。”
  “你說什么?!”古月藥姬瞪大雙眼,怒不可遏,“小東西,我告訴你古月藥樂她并沒有死。”
  方源哈哈一笑,無所謂地聳聳肩:“她死不死,和我有什么關系?藥姬,你沒有必要這么強調。”
  “但是!”他忽然話鋒一轉,“你古月藥姬為了搜尋你的孫女,征集人員,浪費大量的人力物力。這就和我有關系,和在座的諸位家老,以及族長大人都有關系。古月藥姬,讓你統領藥堂,是大家信任你。但你是怎么做的?你將藥堂的治療蠱師都打發出去,搜尋你的孫女。置那些傷殘蠱師,我們的族人不管不顧。你私心太重了!藥樂犧牲了,的確是家族的損失。但你卻讓這損失更大,你根本就不配當這藥堂的家老!!”
  方源句句誅心,字字揭藥姬心中的逆鱗、傷疤。
  但他說的,卻著實在理。
  聽著方源的話,不少的家老當場都暗暗皺起眉頭。
  哪家沒有受傷的蠱師?古月藥姬此舉的確有些過分,擅自抽調治療蠱師,不做正事,去搜尋她自己的親孫女。
  “你……你!”古月藥姬氣得渾身顫抖,手指著方源,一時間都說不出話來。雙眼似乎都在噴火,恨不得當場把這可惡的方源掐死。
  方源目光冷然,毫不畏懼地和她對視。
  他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。古月藥姬剛剛一番話,說得大義凜然,勾動眾多家老對方源晉升秘密的好奇,引動大勢。方源這番話,同樣如此,說的句句在理,站在家族規矩的至高點上,讓眾多家老都在下意識地維護。
  對于家老來講,維護組織的規矩,就是維護自己的利益。
  古月藥姬這些天的舉動,也的確侵犯了他們的利益!
  “這個方源……混蛋!真是混蛋!”古月藥姬氣得顫抖,殊不知古月赤練亦是氣得差點七竅都生煙。
  方源如此把古月藥姬往死里得罪,方源被藥姬憎恨,方源“投靠”的赤脈恐怕也被藥姬所遷怒。
  但實際上,他赤脈真的是無辜啊!
  他古月赤練是傻子么?怎么會憑白無故地去得罪人脈最廣,資格最老的古月藥姬呢?
  古月赤練下意識地把全身都縮了縮,心中暗自祈禱:其他家老可別把注意力遷移到自己身上,方源如此做,是他自己的意思,和他赤脈毫無關系!
  但方源接下來一句話,徹底將赤練的幻想擊成無數碎片。
  只見他忽然轉身,對族長古月博稟告道:“族長大人,我深刻的懷疑古月藥姬是否有能力,繼續執掌藥堂。我提議,暫時撤銷她的藥堂家老的職位,同時對她進行再度考察。家族的治療蠱師,每一人都寶貴。絕不能讓她這樣揮霍浪費。否則受害的是廣大的,為家族拋頭顱灑熱血,英勇風險的蠱師們!”
  頓了頓,他又接著道:“我的這個提議,赤練家老也是極為贊成的。”
  “什么?!”古月藥姬瞳孔猛地一縮,臉色驟變。
  “什么?!”一眾家老驚詫,古月赤練如此鮮明的態度,是否說明他對藥姬早有不滿,早就覬覦她手中的龐大利益,想摻和一腳?
  “什么?!”作為當事人的古月赤練,更是差點從座位上跳起來。
  他能不憤怒嗎?
  他簡直要被方源氣得發瘋了!
  這個方源自己得罪古月藥姬還不算,竟然還把他古月赤練拖下水。
  他明明對藥脈的政治態度,是親近和合作。但現在,長久的努力都被方源這一句話給毀了!
  方源這是**裸的陷害、栽贓。當著當事人的面,栽贓陷害造謠!
  但他古月赤練,堂堂的赤脈家主,被方源這混球抓了把柄,偏偏對此無可奈何!!
  “哦,赤練家老,你也是這個態度嗎?”古月博目光閃了一閃,問道。
  古月赤練咬著牙,慢騰騰地站起來。
  他梗著脖子,硬是不去看方源一眼,他怕他控制不出自己的怒火。
  事已至此,他又對方源沒有辦法,只能咬牙承認。
  “撤銷藥姬職位,只是方源的個人意思。狼潮在即,突然撤換,并不合適宜。但是老夫的確認為,藥姬大人因為個人的感情原因,過度地偏頗地使用了治療蠱師的力量。若把這些力量用在應該用的地方,想來會減少家族的許多損失的。”
  說著這話,他感到心中在滴血。
  他當然不會照著方源的話全盤附和,因為他有自己的利益需求。這番話中,他已經盡了最大努力,在方源和藥姬兩人之間尋找平衡點。
  但即便如此,他話音剛剛落下,就聽到噗的一聲。
  他回過頭來一看,正好看到古月藥姬怒極攻心,噴出一口鮮血,然而仰頭而倒的過程。
  完了!
  “把藥姬得罪狠了!”這一刻,古月赤練如墜冰窟,心拔涼拔涼的。
  “藥姬大人!”
  “來人,快給她看看。”
  “是昏迷了,不要緊。藥姬大人這三天三夜都沒有休息片刻,身心俱疲,需要好好休養。”
  大廳中忙亂了一會,安靜下來。
  古月藥姬被人用擔架抬走。
  她本來就年齡大了,又操練這么多天,心力憔悴,又被方源和赤練聯合刺激,落井下石,不昏過去才怪呢。
  “藥姬大人這些年主持藥堂,操勞得太久,太累了。其實,讓她休息休養,也是為了她好。藥姬大人昏迷,藥堂不可一日無人主持。我提議不如由方源接手。”古月赤練忽然道。
  這個老頭站在座位前,看著古月藥姬被送出去,眼中閃過冷芒。
  既然已經得罪了,那就徹底得罪,將錯就錯吧!為了防止藥脈的反撲,索性直接將其打壓下去。這就是一個上位者、政客的覺悟和老練!
  大廳內陷入短暫的沉默。
  藥樂的死亡,藥姬的倒下,預示著藥脈的衰落已經不可避免。政治的殘酷,有時候比狼潮還要絕情。
  方源也沉默不語。
  讓自己擔任藥堂家老,呵呵,古月赤練只是這么隨口說說罷了。
  讓一個新晉的年輕家老,擔任這么重要的職務。除非是其他家老、以及族長的腦筋都燒壞了。
  古月赤練故意這么說,當然自有其深意。
  果然,下一刻,古月博開口道:“藥堂職位,先暫由赤鐘家老擔任著罷。方源修為屬實,的確達到三轉,按照家族法規,在此晉升其家老之位。把這消息宣傳下去,讓全寨同慶。”
  說完,古月博站起身來,拂袖而走。
  “恭喜,恭喜……”族長走后,一眾家老都走到方源勉強,拱著手,各個都是滿臉的笑容。
  方源亦抱拳,笑臉迎之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