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55 借

“恭喜恭喜啊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”
  “方源家老實在是年輕有為,實乃后輩之楷模!”
  “今后共事,真是期待方源家老的風采啊,哈哈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一眾家老圍著方源,說著漂亮話。
  學堂家老站在人群的外圍,看著方源,眼神十分復雜。
  他從未想過有這么一天,方源竟然晉升成了家老。那一屆中,他最看好方正,然后是赤城和漠北。
  想不到第一個有出息的,居然是方源。
  “我這點小小的成績,和諸位前輩們怎么能比呢。能有今天,還得多虧了家族的栽培。學堂家老,您對我的教導我一直銘記于心呢。”方源臉上浮現著溫和的笑,謙虛而又謹慎。
  學堂家老沒有料到方源這個刺頭,居然主動和他找招呼。
  他楞了一楞,臉上露出欣慰的神情,道:“看來這些年你成熟了很多,方源家老,好好努力罷。家族需要你這樣的新血,我為你感到驕傲!”
  方源再次向學堂家老誠摯道謝,同時應對著其他家老。
  他有五百年經歷,這等逢場作戲簡直是手到擒來。
  他進退有據,言語溫和,態度謙遜,讓人聽了無不如沐春風。
  古月赤練在旁冷眼看著,越看越心寒。這方源處理應對,一言一語都如此老道含蓄,他真的只有十幾歲嗎?難道他天生就是做政客的料子?
  學堂家老則心中驚異。他想到當年學堂的時候,方源是那樣的桀驁不馴,甚至連同窗都要剝削。他為此感到頭疼不已,沒有想到在方源身上竟然有這般翻天覆地的改變。
  倒是古月漠塵,對方源如此表現,卻并不奇怪。
  他早就領略過方源的心機。
  此時看著方源溫文爾雅,成為人群中的焦點和中心,心中越加感嘆古月赤練下了一步好棋。
  這場交流只是泛泛飛,時間并不長。但不管家老們是有什么心思,站在什么立場,都不由地對方源刮目相看起來。紛紛在心中感嘆,傳言果真不可靠!
  最終,方源婉言推辭了一些家老的邀請,和古月赤練一起微笑著,離開了家主閣。
  “哼,這下你滿意了?扳倒了古月藥姬,還把我們赤家拖下水!”在書房中,赤練終于不再偽裝,臉上的微笑被憤怒所取代。
  方源坐在他的對面,悠悠笑道:“說起來,這件事情你還得感謝我啊。古月藥姬一倒,是你赤脈占了大便宜。”
  古月赤練目光閃了閃:“哼,年輕人,你想的太簡單了。赤鐘雖然是我赤脈成員,但他的妻子卻是藥脈中人。族長任命他暫代藥堂家老的職位,只是想平衡我赤脈和藥脈之間的內斗罷了。你究竟是怎么知道赤城這件事情的?”
  說到最后,古月赤練忽然問道。
  他的一雙眼睛,緊緊地盯住方源,閃著如鷹隼般銳利的光。
  方源不以為意地聳聳肩,而是道:“老人家,我身上的元石不夠用了,你先給我三千塊。”
  砰。
  古月赤練狠狠地拍了一下桌面,他壓低聲音,低吼道:“方源!你不要以為知道了那么秘密,你就吃定了我赤脈。我老了,沒有多少年歲可活了,大不了舍了這條命不要!哼,我可以接受合作,但絕不受威脅!”
  “今天這種事情,我絕不允許有第二次發生!如果你再胡亂樹敵,然后隨隨便便地把我赤脈拖下水,事后你絕對會后悔的!你真以為,那個秘密能毀滅整個赤脈?呵呵,你別天真了。”
  方源沉默不語,目光幽幽,任由古月赤練喝斥著。
  古月赤練剛剛拍桌子的事后,氣勢驚人如虎,但是越說氣勢就越弱,直至最后明顯變得氣虛,底氣不足。
  直到他不再開口,方源才悠然笑道:“老人家,火氣不要這么大么。我最近的確手頭緊,這三千塊元石,我也不是白要你的,是向你借的。我可以給你打上借條。”
  古月赤練冷哼一聲,語氣稍緩:“你不會缺少元石的,你剛剛成為家老不久,并不知道家族對家老的優待。只要是家老,每周都有一百塊元石補貼。這還是和平時期的數額。如今狼潮時期,你每周將有三百塊元石的補貼。”
  “不僅如此,你還可以免費取得一只三轉蠱蟲。同時家族的秘方,從一轉到三轉,都會向你開放。你可以盡情地選擇其中的秘方,來合煉出你的三轉蠱蟲。還有一些其他的特權,比如說:尋常蠱師,只能娶一位妻子。成為家老之后,可娶一妻兩妾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這樣。”方源對這些自然心知肚明,但是表面上則擺出一副第一次聽說的表情。
  “不過,即便如此,我仍舊想要借三千塊元石。你也明白,我才剛剛晉升三轉。合煉三轉蠱蟲,自然需要消耗大量的元石。”方源“誠懇”地道。
  古月赤練沉吟不語。
  他思考著:“依方源家老的身份,倒不至于欠債不還。那他的名譽還要不要了?只是萬一,若是他在狼潮中死掉,那么我這三千塊元石豈不是打了水漂?等等,他死掉不是更好?赤城資質的事情就能繼續隱瞞下去了。但是這個秘密,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究竟還有什么其他人知道呢?不妨先借給他,降低他的防備之心,然后再試探他。”
  念及于此,古月赤練也就不再堅持,當即取出紙筆。
  方源寫了借條,并且畫押手印。
  古月赤練叫來管家,囑咐下去。很快就將幾個滿滿的錢袋,取了過來。
  方源將每個錢袋,都掂了掂,并沒發現問題。
  他的確需要這筆元石。
  為了合煉人獸葬生蠱,他幾乎消耗了全部積累。這三千塊元石算得上一場及時雨。
  晉升三轉,才是剛剛開始。他需要合煉出三轉的蠱蟲,才能真正擁有三轉蠱師的戰斗力和生存能力。
  對此,他心中已經有大致的謀劃。三千塊元石還未必夠用。
  但并不要緊,赤脈將是他的大錢莊。
  這一次借元石,只是剛開始。有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,一回生二回熟嘛。
  至于還債,呵呵……
  得了這筆元石,方源卻沒有急著走,而是笑道:“我還想再借一樣東西。”
  “你最好不要得寸進尺。”古月赤練臉色一沉,但終究還是說道,“說吧,是什么?”
  “凈水蠱。”方源雙眼瞇起來,坦言道。
  商隊中曾經售賣過一只凈水蠱,如果誰最有可能購買了這蠱,極大可能便是古月赤練。
  因為他用自己的真元,替孫子赤城溫養空竅,提拔他的修為。令其空竅內存了異種氣息,非得用凈水蠱才能化去。
  “這絕對不行!”古月赤練斷然拒絕。
  他的確買下了那只凈水蠱,但這蠱蟲是給他親孫子古月赤城準備的。要想再買到,非得靠些機緣了。
  “話不要說的這么絕嘛。”方源呵呵笑起來,“一只凈水蠱和赤脈聲譽,孰輕孰重,我相信古月赤練大人,身為赤脈家主,自然能分得清楚。”
  古月赤練的臉色完全沉下來,陰寒一片,他狠狠地盯住方源,咬牙切齒地道:“方源,你要搞清楚你在干什么。你在勒索我,勒索敲詐堂堂赤脈的家主!”
  “不不不,我這不是勒索,是商討。我只是借凈水蠱一用,今后會還給你一只新的。這個我也可以打欠條。”方源微笑著,語氣卻很堅定,顯示出他志在必得的決心。
  “你休想!”赤練的態度也很堅決。
  ……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方源帶著三千塊元石,以及一只凈水蠱離開了赤家。
  而古月赤練,則坐在書房當中,看著桌面上方源寫的兩張輕飄飄的借條,心中的郁憤之情簡直如滾滾江河,滔滔不盡。
  赤脈的把柄被方源掌握住,這讓赤練處于極大的被動當中。方源的勝利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  三天后。
  方源盤坐在床榻上,臉上映照著白光。
  一片白色的光團,懸浮在半空當中——合煉蠱蟲已經進入尾聲。
  方源一邊用意識維持著光團,一邊將一塊塊元石接連拋入光團當中。
  光團驟然消失,一只全新的蠱蟲飛到方源的手掌中。
  它的外形,就像是一只大瓢蟲。半圓形乳白色的甲殼上,點綴著點點黑斑。
  它體積比較大,足有一個成年人的拳頭大小。
  三轉天蓬蠱!
  “終于合煉成了。”方源滿意地點點頭,這是他第二次合煉。
  天蓬蠱是由二轉的白玉蠱,以及一只水行防御蠱蟲一起合煉而成。
  方源第一次合煉,用的是水罩蠱和白玉蠱。結果合煉失敗,水罩蠱因此死亡。
  這一次用的水行防御蠱蟲,是方源用最后的一點戰功換過來的。
  然而,這只天蓬蠱并非方源的第一只三轉蠱蟲。他的第一只三轉蠱蟲,是直接從家族中取來。
  晉升三轉成了家老之后,家族就會免費地獎賞一只三轉蠱蟲。
  于是,方源就選取了雷翼蠱。
  這蠱還是家老們斬殺了一只狂電狼后,得到的戰利品。能凝聚出一對雷光羽翼,令蠱師在短時間內擁有飛翔之能。
  有了雷翼蠱輔助移動,方源最后一塊的戰力短板也就被補齊了。
  (ps:今天就一更,八點多開始寫,卡文卡得我死去活來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