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28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28)     

蠱真人157 血月蠱

第二天,密室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彩光在白玉盤上聚焦,形成一篇秘方——
  血月蠱。
  利用二轉月芒蠱和血氣蠱相互合煉,形成的三轉蠱蟲。
  一經催發,月刃通體血紅,臉盆大小,若形成傷口,有血流不止之效。
  “就是它了。”方源目光上下掃視,將這秘方記在心中。又閉上雙眼默默回憶,然后又睜開雙眼對照之,如此反復三五次,他確信將這秘方統統記在心中,沒有半點差錯。
  和黃金月、霜霖月、幻影月三大經典相比,這血月蠱就顯得偏門許多了。
  在前三者的合煉秘方中,有洋洋灑灑近十萬字的合煉心得和經驗。但這血月蠱秘方里,只有數千字不到。
  可見在過往的歷史中,選擇合煉血月蠱的蠱師,有多么的少了。
  血月蠱攻擊能力差強人意,射程也只是十米,就算是攻擊之后,形成血流不止的特效,真實效果也并不佳。
  一轉到五轉的蠱師,因為真元有限,通常戰斗并不長久,就能分出勝負。血流不止的效果,在真正的戰場中,也只是一點小麻煩。碰到擅長治療的蠱師,也會有克制的相應手段。
  而且血月蠱,還有一個最大的弊端。
  在每個月的特定幾天內,它就會向外滲出鮮血。鮮血不斷地流淌出來,在這期間,它的攻擊力暴降到平時的三分之一。
  但它有個令方源看中的最大優點。
  它好養活。
  比黃金月、霜霖月、幻影月容易養活多了。
  它需要的食料,不再是月蘭花瓣,而是新鮮的血液。
  血液的量雖然多,但是種類不限。在西漠不好說,但在南疆這片地方,萬里山巒起伏,叢林深處隨處可見各種野獸。
  斬殺掉它們,就能就地提取到血液。對于血月蠱來講,它的食物遍布南疆各個地方,隨處可見。
  “接下來就合煉這只血月蠱罷。”方源心中迅速拿定了主意。
  合煉的詳細步驟,以及注意事項,都已經被他牢記著。他手中已經有了月芒蠱,但另一種蠱蟲血氣蠱,卻是有些麻煩。
  血氣蠱珍貴,能補充蠱師的血氣。擁有血氣蠱的蠱師,常常精力旺盛,就算是受傷,失血過多,也有血氣蠱補充之。因此戰場生存能力比尋常蠱師,都要高出一籌。
  熊姜曾經極度渴望,擁有一只血氣蠱。
  若是血氣蠱和游僵蠱搭配時候,后者的后遺癥將銳減至無。使得他化身僵尸的時間大大延長,再無后顧之憂。
  他已經是二轉蠱師中的佼佼者了,地位較高,但直到他戰死,也沒有得償所愿。
  密室中,方源又將目光轉向中央石桌上,放著的那些照影蠱。
  今天時間還綽綽有余,一刻鐘的時間,他只用了五分鐘,還有十分鐘的余地。
  黃皮的照影蠱中,記載著的是四轉秘方。紫色照影蠱中,則收錄了五轉秘方。
  這些照影蠱的主人,都是歷屆的秘堂家老,但真正負責喂養的,是家族。
  蠱蟲是可以借用的,只需要得到蠱蟲身上意志的承認。
  照影蠱中的意志,和秘堂家老一體。方源晉升家老,其身份已經得到秘堂家老的承認,因此令他能夠自由使用其中的一部分照影蠱。
  但秘堂家老并不認為方源有權利能閱覽四轉、五轉的秘方。因此,黃紫二色的照影蠱,就算是他催動真元,也得不到回應。
  事實上,就算是野生的天然蠱蟲,也能得到它們的意志認可。
  那些獸王就是如此,因此借用了蠱蟲的力量。人類中也有如此情況,就比如那五轉吞江蟾傳說中的江凡。
  方源若是憑借春秋蟬的氣息,頃刻間煉化這些蠱蟲,得到秘方,自然無不可以。
  不過,這樣做的后果,顯然方源目前還承擔不起。而得到的利益,也并不能讓他心動。
  “其實最珍貴的秘方,不是這些四轉、五轉的秘方,而是如何逆煉出一轉的月光蠱。此蠱源自一代族長,正是在此基礎上,經歷數百年,才發展出如此龐大的規模和盛況。”方源暗忖著。
  合煉是將低階蠱蟲,晉升為高階。逆煉則是將高階蠱蟲,降為低階。
  一升一降之間,因為過程不同,得到的也許就是全新的蠱蟲。
  月光蠱并非是天然蠱蟲,而是一代族長逆煉而得的。
  這個世界中的蠱蟲,很多都是蠱師在天然蠱蟲的基礎上,創造出來的全新物種。因此就算是方源有五百年經驗,對于整個蠱蟲的世界來說,也認知有限。
  而在家族方面,都會有一只或者幾只特有蠱蟲。這些蠱蟲,不是稀有的天然蠱蟲,就是逆煉出來的全新物種。
  蠱師們在此基礎上,發展出一個家族的特有力量。
  古月一族的月光蠱,熊家寨的熊力蠱,白家的溪流蠱,皆是如此情形。
  若是使用尋常大眾的蠱蟲,那么就容易被針對。
  一個家族的根基,在于元泉,能產出元石。其次便是至少一種的特有蠱蟲,這樣才能做到自身力量不被完全解讀,然后是血脈。血脈親情是維系家族的重要紐帶。
  因此,別看月光蠱只是一轉蠱蟲,但逆煉的秘方價值甚至能超過很多四轉、五轉的秘方。
  逆煉月光蠱的秘方,向來都被家族族長親自保管。當然除去族長之外,歷屆都會有一位最忠心的家老,秘密知曉此秘方。同時記載月光蠱秘方的照影蠱,也被妥善隱藏著。
  方源顯然不可能從這密室中,找到這秘方。
  “這秘方價值極高,若是能在臨走之前,得到手自然最好不過了。不過也不必強求。”方源對此看得透徹淡然。
  對于他來講,是不準備組建組織和勢力的。月光蠱的秘方對他而言,并非是必須之物。
  “倒是血月蠱之類的三轉蠱蟲,才是我最需要的。”
  方源現在雖然是三轉修為,有了白銀真元,但是蠱蟲還并非都是三轉,發揮不出三轉蠱師真正的戰斗力。
  “我現在擁有雷翼蠱、天蓬蠱,血月蠱若合煉出來,就有三只三轉蠱蟲。但這還遠遠不足。”
  普通蠱師依附在家族里頭,周圍有族人配合,又有資源配給,因此只需要三四只蠱蟲,就可以了。
  但是方源要闖蕩南疆,遠走他鄉,至少需要六只蠱蟲,才能勉強應付各個方面。
  依他的經驗,這六只蠱蟲要在攻擊、防御、治療、存儲、偵察、移動,這六個方面給他提供幫助。
  攻擊上,血月蠱勉強夠格。防御方面,天蓬蠱可以勝任。移動上,雷翼蠱雖然消耗真元較多,但是能令方源短暫飛行,十分強大。
  但是治療方面,九葉生機草就顯得孱弱了。它畢竟是二轉蠱蟲,再往上晉升的結果,并不令方源滿意。
  二轉的九葉生機草,本身治療能力也并不出眾。它的優勢只在于,能夠催生出一轉生機葉。售賣生機葉,能得到源源不斷的元石,等若一棵搖錢樹。
  但是方源今后,要長久行走于荒無人煙之處,就算是催生出生機葉,也找不到其他蠱師換取元石。
  偵察方面,地聽肉耳草范圍廣大,雖然是二轉,倒是可以勉強用著。
  存儲方面,方源根本就是空白。這點卻是重中之重,一人獨行后勤為先,三軍未動糧草先行。可以說,是支撐其他五個方面的基礎。
  存儲喂養蠱蟲的食料,人的食物是一個方面,關鍵是儲藏元石。
  沒有元石,蠱師就失去了修行的動力。
  在這點上,方源還未有絲毫之進展。再沒有搞到理想中的儲藏蠱蟲之前,他是不會出走山寨的。
  “用于存儲的后勤蠱蟲,首先存儲的范圍要廣,能存儲食料以及元石。然后本身也要容易喂養。最后,最好能有延長保質期的功用。但就算是在三家的物資榜中,也沒有合我心意的蠱。看來只能利用赤脈,再榨一榨他們的底蘊。”
  一刻鐘的時間到了,方源一邊走出地下溶洞,一邊在心中思量著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,你好。”一位中年男蠱師,就站在出口處,顯然在專門等待著方源。
  “你是?”
  來者微微一笑:“我是古月赤鐘,目前暫代藥堂家老之職。”
  “原來是他。”方源心中恍然,不由地打量這人。
  古月赤鐘相貌端正,國字臉,渾身上下流露出一股沉穩之氣。和方源一樣,他也是家老身份,但是修為上已經是三轉中階。
  方源把古月藥姬氣昏過去后,古月赤鐘就被族長任命暫時統領藥堂。而他的妻子則是藥脈的重要成員,此舉便是古月博平衡兩脈紛爭的政治舉措。
  但不管如何,古月赤鐘憑此上位了。
  “這里是三百塊元石,這一周家老的補貼。我知道你在這里,已經替你隨手帶來了。希望你不要太介意我的自主主張才好。”古月赤鐘說著,遞給方源一個錢袋子。
  “這個男子……”方源瞇了瞇眼,接過錢袋。
  家老的補貼,非得家老親自領才行。但古月赤鐘卻能代領,從某種程度上講,這是暗示方源他在家族中的人脈和地位。
  但這種暗示又恰到好處,摻雜著主動示好的承認,讓人覺得并不咄咄逼人。
  “實不相瞞,這次主動來找方源大人,實在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  隨后,他開門見山,直接說了來意。
  “哦,你要我上繳九葉生機草?”方源露出意味深長的神情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