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59 這個方源

嗷嗚——!
  四只狂電狼揚起脖子,發出嘹亮的狼嗥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嘩嘩嘩。
  大雨傾盆而下,雨簾交織,陰云密布。使得這天色昏暗,視覺受到極大阻礙。
  “快,東門附近出現了缺口,勝男小組頂上去!”
  “治療師呢?我們這里,有一個重傷號!!”
  “殺,殺,殺!殺光這些狼崽子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和狼嚎聲抗衡的,是蠱師們的呼喊聲。
  每個人幾乎都在浴血奮戰。
  圍繞著山寨周邊,戰線延綿,如火如荼。
  人們的呼喝聲,狼嚎聲,大雨之聲,風聲交織在一起。
  密密麻麻的電狼,如潮水一般向寨墻沖擊。寨墻前方的陷坑,早已經被厚實的狼尸填平。在一只只豪電狼的帶動下,狼群有著極強的沖擊力。
  一轉、二轉的蠱師們,奮戰在前線。大量的月刃射向狼群當中,掀翻一只只的電狼。
  但狼群中亦有電流、電球不斷射向山寨,給古月一族帶來傷亡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,這是藥堂剛剛統計出來的傷亡報告,請您閱覽!”一位傳訊的蠱師,飛奔而來,見到方源之后,行了一禮,將手中的情報雙手奉上。
  方源已經是三轉蠱師,成為家老,被家族分配任務,成為鎮壓這西面一片區域的首腦。
  方源把凝視戰場的目光收了回來,接過這份竹紙報告,對著蠱師道:“你下去吧。”
  蠱師又行了一禮,這才退下。
  他速度飛快,利用了蠱蟲加速,很快就離開,趕往下一處。
  但凡任命傳信的蠱師,都至少擁有一只輔助移動的蠱蟲,甚至有些蠱師還有兩只。
  方源展開報告,微微一瞥。
  戰報上的傷亡數字,頗有一種觸目驚心之感。
  直到現在,狼潮沖擊古月山寨,已經有近十次。家族中蠱師傷亡的情況,十分嚴重。讓家老么焦頭爛額,暫代藥堂家老的古月赤鐘更是壓力沉重,原本是中年,這些天偶然一次看到,竟然是生了些微白發!
  不過方源因為有前世記憶,心里有了準備,倒并意外。
  “這場狼潮,是古月一族歷史上,有數的最嚴重的狼潮之一。有此傷亡,也再所難免。”
  他心中暗道,手掌中月光一催,就將這份報告絞成粉末。
  這些報告只有家老才有資格觀看,若是對大眾公布出來,恐怕會引發恐慌。
  盡管,古月山寨已經足夠恐慌了。不安的情緒,一天重過一天。
  此刻,方源手掌中的月光,再也不是純粹的幽藍之色,而是透出了血紅。
  這是三轉血月蠱。
  方源為了煉制這蠱,還失敗了一次。直到第二次,才成功了。
  至于合煉的素材,自然是壓榨了古月赤練所得。
  方源閉上雙眼,心思沉入體內空竅。
  空竅中,竅壁呈光,時明時暗,但是毫無雜質,一片純粹的白。
  真元滴滴都是白色,又透出一股金屬銀質的光澤,這就是三轉蠱師的白銀真元。
  水積成海,空竅中是一片真元白銀海。
  原先白銀海面上,還泛著一層墨紅色的污澤,但如今卻是沒有了。
  從古月赤練處敲詐得來的凈水蠱,方源早就用了。人獸葬生蠱的后遺癥已經徹底消除。
  但是這也不是沒有代價。
  方源的資質還是下降了一些,原先是丙等四成四,如今因為人獸葬生蠱的緣故,降了兩分,空竅中最多只能裝載四成二的真元了。
  但這代價,方源亦早有心理準備。
  說到底,還得感謝古月赤練。若沒有他的凈水蠱,長期任由那股墨紅污染真元,方源的資質還要下降得更多。
  一只白殼黑斑的大瓢蟲,在海面上空飛舞著。這是天蓬蠱。
  石魚外形的隱鱗蠱,則沉在真元海底。
  四味酒蟲則在海面上戲水。
  至于剛剛煉成的血月蠱,外形和月光蠱類似,如今寄居在方源的右手掌心中,化為一個紅色的月牙印記。
  至于三轉的雷翼蠱,則寄居在方源的后背。如同兩道閃電紋身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春秋蟬。
  它的狀態越來越好,恢復的速度也越來越快。這情況令方源暗暗欣喜的同時,又有些擔憂。
  春秋蟬高達六轉,而他只是三轉蠱師,單以此時的空竅,恐怕難以承載痊愈之后的春秋蟬。
  春秋蟬的氣息越來越強,就好像是紙筒裝石鐵,空竅恐怕承擔不住。
  “實在沒有辦法,就只能將它放養在身邊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嘆。
  此舉有極大弊端。
  六轉蠱蟲,都牽涉到道韻,蘊藏天地法則的碎片。長期放養在外,會引起法則共鳴,除非是沉眠,否則動靜都不會小,會引發種種異象,引來其他強者的關注和覬覦。
  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。
  吼!
  這時,忽然一聲洪亮的狼吼聲傳入耳畔。
  方源陡然收回心神。
  “家老大人,狂電狼參與進攻了!古月姜尖等三位家老正在東門附近抵擋,希望您能前去出手相助。”一旁的蠱師急匆匆地匯報道。
  咔!
  一聲雷電脆響,方源的背后陡然浮現出兩片羽翼。
  這兩片羽翼,皆是藍色的電流組成,形象較為抽象簡樸。但是就這樣猛地一振翅,就帶動方源從原地猛地升空,速度飛快,向東門戰場趕去。
  從空中直線飛行,幾乎是幾個呼吸的功夫,方源就趕到戰場。
  狂電狼企圖沖擊東門,幾位家老正在門口附近,和其激烈交戰。
  狂電狼猛地一躍,跳出戰場,狼尾順勢一甩,掃向角落中的一位一轉蠱師少女。
  這蠱師頓時臉色發白,只聽得風聲大作,眼看著狼尾掃來,心中頓時苦叫一聲“完了!”。以他的能力,恐怕躲不開,也擋不住。
  但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,忽然一道人影從天而降,抱住了她。
  少女只覺得眼前一陣天旋地轉,回過神來時,就看見自己已經飛在半空當中,狼尾從她身下掃過,一棟兩層的竹樓頓時遭受重擊,搖搖欲墜。
  她臉色更加糟糕,若正要被這狼尾掃中,自己恐怕已經成了肉泥。
  緊接著,她意識到自己被救了。
  究竟是誰救了自己?
  她抬眼望向這人,頓時一愣。
  是他?
  古月方源!
  一時間,少女的心中滋味復雜,難以用言語表述。
  她和方源是同窗,方源曾經搶過她的元石,她對方源自然是憎恨厭惡。
  但也不得不佩服方源的成就,尤其是方源晉升家老的消息傳來,更叫她震驚又欽佩。
  和方源一眼,她也是丙等資質,但如今仍舊只是一轉。
  現在,她又被方源救下。
  這可是救命之恩!
  她對方源既感激,又驚訝,敬佩中,還殘留著的那一絲惡感,也似乎消失殆盡了。
  “這邊戰場危險,你退到遠處去吧。”方源雷翼一振,落到地面,將懷中的少女放下。
  他對這個少女有些印象,似乎是同窗,但名字卻想不起來了。
  說完這話,他轉身就走,不再飛行,而是狂奔過去,加入戰場。
  雷翼蠱速度挺快,但消耗真元的速度也不慢。方源是丙等資質,在三轉蠱師中,單論真元儲備的話,他是最低的那個層次,因此真元更應該珍惜使用。
  血月蠱!
  他甩手飛出一片月刃。
  這月刃呈現血紅之色,射中狂電狼的身軀,頓時造成一個傷口,血流不止。
  少女卻停留在原地,愣愣地看著方源戰斗的身影。慢慢的,她的雙眼中開始閃爍出莫名的光彩來。
  十七八歲,正是懷春的年齡。
  “這個方源,你怎么看?”遠處,族長古月博看到這一幕后,問身邊的一位親信。
  親信立即道:“聽說方源家老,已經響應了藥堂的號召,將手中的九葉生機草上繳了。剛剛領到第一筆補貼,他就將其全數交給了他的舅父舅母,以全孝意。這些天來,他屢次出手,參與斬殺狂電狼,攻勢犀利狠辣,多有功績。不僅如此,還多次救下族人。風評越來越好了。家族中已經有一些流言——什么浪子回頭金不換,且看方脈新家老等等。”
  “依屬下來看,方源雖然只是丙等資質,但卻有著相當優秀的戰斗才情。他是趕上了好時候。有雙親遺產,單單那棵九葉生機草,就是一個源源不斷的財源。他先后用了兩只赤鐵舍利蠱,不過能修行到三轉,還是有運氣成分的。”
  說著這話,這位親信就不由地流露出微微嫉妒的神色。
  他也是丙等資質,但是只有二轉修為,爬到今天這一步,用了大半生的時光。而那方源,才不過十七歲,就已經是家老。
  真是人比人,氣死人吶。
  古月博聽著親信的話,不置可否地微微點頭。
  親信的話,代表了大多數族人的看法。但是卻有些淺薄了。
  古月博擔任族長已經許多年,眼界當然高出一籌。
  方源上繳了九葉生機草,必定和古月赤鐘達成了某種交易。將補貼都送于舅父舅母,恐怕也不是出自真心,而是一場政治作秀。
  這件事情的主要宣傳者,就是古月赤鐘。
  至于救人……是否處于真心實意,還要考察。
  但不管如何,方源能再不特立獨行,即便是做作之舉,也是值得欣慰的。
  他晉升家老之后的這些舉動,是主動地向家族靠攏,向家族奉獻。而家族的興盛,自然需要這些靠攏和奉獻。
  這般想著,古月博便吩咐道:“暗堂那些人,這些天的調查也沒有個結果。算了,先暫時撤銷掉對方源的調查罷。”
  “是,屬下這就通知去。”親信退下。
  古月博留在原地,眼睛瞇了瞇。
  他在心中暗暗思量:“盡管有各種理由,修為進度還是快了些。這個方源,身上定然有著秘密!但這時期,狼潮嚴重,每一份力量都要珍惜使用,浪費在方源身上有些可惜了。但調查是必須的,只有等到狼潮之后了。”
  (ps:從明天開始兩更了。中午14點,晚上20點,有變動會提前打照顧的。先前的更新情況,很對不住大家,真是抱歉。有人問我,到底是什么原因,這問題較為私人,不提也罷。如果某個人還能看到這段,我真心希望你能幸福!快樂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