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60 滿堂叫好

轟隆一聲,狂電狼仿佛巨象一般的身軀,倒在了地上。塵?緣↘文?學↓網
  它嘴巴大張著,雙眼失去了聚焦點,生命已經離它遠去。
  它的身上,布滿了傷口,鮮艷的狼血不斷地往外流淌出來,染紅了周圍的地面。
  大雨仍舊在嘩嘩地下,稀釋著狼血,向四周蔓延。
  地上泥濘一片,站在狂電狼尸體身邊的幾位家老,均大喘著粗氣,渾身都被雨水淋濕,還濺上了狼血和泥濘,好不狼狽。
  “終于殺死掉它了!”
  “這頭狂電狼,具有身上寄居著防御性的蠱蟲,真是難纏啊……”
  “幸好有方源家老的血月蠱,將傷勢積累上去,否則要殺了它,肯定更加艱難。”
  幾位家老說著,紛紛看向方源。
  以前聽到方源合煉了血月蠱,還有些不以為然。如今看來,對付狂電狼的確很有效。
  “幾位大人謬贊了,如果不是幾位的幫襯和掩護,我也不能如此淋漓盡致的進攻啊。”方源抹了一把臉上的雨水,客氣地道。
  “哪里的話,應該的。”
  “我們是老嘍,以前還不覺得,但是現在和方源家老并肩一戰,就有深刻的感覺了。”
  “是啊是啊。”
  幾位家老笑起來。
  剛剛這場戰斗,方源進退有據,攻勢凌厲而又冷酷,很多次對情況的處理都老道無比,令幾位家老均對他刮目相看。
  尤其是方源態度謙和,不驕不躁,絕非傳聞中所說的那般孤高桀驁,這叫幾位家老更添好感。
  “還是有許多方面,要向諸位學習的。”方源說著恭維的話,只是眼中閃過一絲陰霾。
  這血月蠱有利有弊。
  他使用了這么多次,也有些心得了。
  血月蠱擅長持久戰,造成的傷勢無法止血,因此時間越長,敵方傷勢就越重。
  但這也建立在對方沒有治療蠱蟲克制的基礎上。
  大自然是平衡的,沒有最強的蠱蟲,只有強弱一體。
  “血月蠱最大的弊端,還是每個月都會有那么幾天,外溢鮮血,戰斗力暴降。它是我主要的進攻手段,這樣看來,還是不穩定了些。不過,若是收服了花酒秘藏中的那只鋸齒金蜈,就能彌補這個不足。”
  這些天,風頭緊,狼潮不斷襲擊山寨,方源身為了家老,更比以前引人矚目,根本沒有機會前去那石縫秘洞。
  “快,盡全力搶救族人!”
  “打掃戰場,務必不要遺漏一只蠱!!”
  見狂電狼倒下,一群治療蠱師立即疾奔而來。
  “幾位家老大人辛苦了,請接受我們藥堂的特別治療。”為首的一位蠱師,對方源等人鞠了一躬后道。
  “嗯……是藥脈的李晨啊。”幾位家老認出了這人,緩緩地點點頭,立即換了一副臉色。
  他們對方源客客氣氣,滿臉微笑。但對此人,臉上的神情就含蓄起來,帶著上位者的傲然。
  這就是身份的差距!
  這古月李晨,不過是個二轉的蠱師罷了。
  “我身上無傷,就不用治療了。幾位大人,有空再聊。”方源對其他幾位家老點點頭道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才情卓絕,戰后竟然無傷,真是少年英雄!”
  “唉,和方源家老一比,我們真是老了。”
  “呵呵,方源家老請慢走。”
  幾位家老立即笑起來,說著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,請恕下屬冒犯,還是讓我們藥堂的治療蠱師,替你檢查一番吧。”古月李晨卻堅持道。
  他是藥脈中人,方源將古月藥姬氣昏厥,導致后者下位。他對方源自然帶著厭惡,但是在其位謀其職,他身為頭領,自然不能不過問。
  “謝謝你的好意,真的不用。諸位再見!”方源拍了拍古月李晨的肩膀,微笑著告別了其他人。
  家老們或笑著,或點頭回應他。
  等到他走后,他們的臉色這才紛紛轉了,呈現一種凝重。
  這個方源雖然只是丙等資質,但是卻已經成長到了這一步,真是難得!跟他并肩作戰,就能體會到他的冷漠和老辣,想想看,就覺得忌憚。當初自己十七歲的時候,是什么樣的成就?
  尤其是再看他微笑著拍拍藥脈成員的肩膀,這樣的城府和政治天賦,就叫人心驚了!
  ……
  “方源大人,您還認得我嗎?”走在路上,一人帶著恭謹討好的神色,向方源問好道。
  “你是……”方源瞇了瞇眼睛,認出這人正是和他同屆的學員。只是名字卻想不起來,只記得搶他元石的時候,這個人每次都乖乖地主動交出來,可見性情軟弱中藏著一股精明。
  “方源大人,我是古月定宗啊。能有幸和您同窗一載,這是小人的榮幸。其實大人您晉升家老的消息傳出后,很多同窗都十分欽佩和羨慕大人,想找個機會向大人您討教一番修行的經驗。不知道大人您今晚有空么?”古月定宗搓著手,雙眼笑得瞇成了一條縫。
  “哦,是這樣……”方源眉頭一挑,微微點頭,“也好。不過我得換一身衣服,這雨水淋得我渾身都不舒服。”
  “小人蝸居早已經備了熱水和新衣,有幾位處子美婢正等待伺候大人您呢!”古月定宗笑著,表情很是蕩漾。
  方源搖頭拒絕:“不,在此之前,我還要去一次地下溶洞。”
  “原來如此。”古月定宗頓時動容。地下溶洞只有家老才能自由出入,對他們這種層次的人來講,是家族禁地。
  接著,他笑得更加卑微了,腰也彎垂下來,言語中更透著一股諂媚:“大人您盡管忙您的,小人這邊時間不值錢,等候大人您也是一種榮幸啊。”
  方源點點頭,不再言語,邁步就走。
  古月定宗趕忙退后一步,讓出道路,微微彎腰,目送著方源直至離去。
  再進地下溶洞。
  這收藏著珍惜蠱蟲的密室,空間十分寬敞,幾乎有地面上的廣場大小。
  但是里面存著的蠱蟲,數量卻并不多,只有數十只。
  孔宣草,歸空蟬,枯骨蜻蜓,鳳翼蝶……從二轉到四轉皆有。
  只是二轉的比較稀少,其中就有一只愛別離,這是二轉第一毒蠱,造成的傷害就算是三轉的治療蠱,也未必能有效治療。
  這只愛別離,就是當初王二所用。被家族剿殺后得到,一直珍藏在這里。
  最多的是三轉蠱蟲,四轉也較少。
  方源原本抱的希望并不大,家族雖有底蘊,但到底只是中型家族,又有其他兩家競爭,還有狼潮壓力。
  但沒有想到,竟然真發現了一只較為理想的蠱。
  兜率花。
  三轉草蠱,形狀如紅色燈籠,綠色的葉片呈橢圓形,葉肉厚實,肥嘟嘟的,分有三片,相互間距角度一致,分別指向三個方向。
  這兜率花和兜籠草齊名,不僅能存食物,更能藏元石。是方源理想中的蠱之一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,在這古月山寨,也有這兜率花。有了它,后勤這塊,就解決了后顧之憂了。”方源心中歡喜,當即就選了它。
  “其實家族當中,肯定還有五轉蠱蟲。古月一族歷史中出現過兩位五轉強者,他們必定留下蠱蟲。只是不可能放在這里,這種五轉蠱蟲往往都是家族的殺手锏,受到家族的全力喂養。甚至與其說是喂養,倒不如說是供奉。”
  方源出了溶洞,雨已經停了,但天空仍舊陰沉沉的,同時空氣也不是很新鮮,彌漫著一股血腥氣。
  方源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衫,這才施施然趕往聚會地點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,您來了,真是令寒舍蓬蓽生輝啊!”古月定宗早就站在門口,眼巴巴地望著。老遠就從街角看到方源,就連忙諂笑著趕來迎接。
  他將方源迎到竹樓,早有幾桌豐盛的酒宴擺著,一群人都坐著。
  看到方源之后,他們連忙站起來。
  緊接著,各種阿諛奉承的話如潮水般向方源涌來。
  “見過方源家老。”
  “方源家老一日不見,風采更勝往昔,叫小人欽佩萬分!”
  “能和方源家老同窗,真是三生有幸!現在想來都是如夢似幻的經歷啊……”
  方源掃視一眼,見這些人都是自己同屆的學員,都是熟面孔,都被自己搶過元石。
  “都好說。”他淡淡一笑,坐上最高席位。
  “上菜,上好酒!”古月定宗大叫著,家仆們頓時忙得團團轉。
  各種菜肴如流水般端上來,風味上佳,這古月定宗家里還是薄有資產的。能在狼潮之下,備上這樣的菜肴,的確是花了代價,可見其誠意。
  “方源家老,小人斗膽敬您一杯!”
  “方源家老,您隨意,小的干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方源真的很隨意,一杯酒倒下,每次只是用嘴抿一口,但眾人都對此無有異議。
  推杯換盞,酒過三巡。他忽然端起酒杯,站了起來,笑著道:“年少總有輕狂的時候,以前有些不懂事,做了一些事情,希望諸位多多原諒,不要介意。”
  他這一站,全場的人哪里還敢坐下,統統都站起來。
  眾人心知方源舊事重提,是說當年搶元石的事情。
  他們連忙叫著:“哪里哪里!”
  “方源家老,是真性情,是真英雄!”
  “能被方源家老看上小人的元石,那都是我們的榮幸啊!”
  “是啊是啊,方源家老的風采英姿,一直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心中……”
  這杯酒方源干了,頓時滿堂叫好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