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61 心甘情愿被剝削

方源放下酒杯,坐下。塵↘緣√文?學√網
  眾人這才敢坐下。這些人,并非是全部同窗。譬如漠北、赤城等有深厚背景的,皆不再此列。
  “時間差不多了,我也該走了。這酒宴辦的不錯。”方源表明了去意。
  古月定宗被這一夸,頓時心花怒放,連忙站起來,從懷中掏出一個錢袋子。
  袋子里自然裝的滿滿的元石。
  他彎腰諂笑道:“今日聆聽大人一番教誨,實在叫小人茅塞頓開,大有所獲。區區薄禮,聊表下人的感激之情。”
  他滿嘴胡說八道,從酒宴開始,他一直溜須拍馬,哪里討教了什么修行話題。
  但眾人卻仿佛這事情真的發生是的,大聲起哄著,鼓動方源家老收下。
  方源也不推卻,微微一笑,自然而然地將這錢袋接過手中。
  緊接著,就是第二位,第三位一個個上來送禮,皆是元石!
  “好說,好說。”方源瞇著眼臉上微笑,一個個都收了。
  數十袋的元石,方源哪里拿得過來,古月定宗瞧見,立即貼心地喚來幾位家奴,替方源在身后捧著。
  短短功夫,方源就收了近萬塊的元石!
  最后,方源施施然站起來身,他再次舉起酒杯:“相逢即是有緣,這份同窗之情,你我銘記在心,值得飲上一杯。”
  “是!”
  “方源大人說得好極了。”
  “語言精辟,妙到毫巔,正說出了我們心中所想啊!”
  ……
  眾人紛紛站起,一個個贊嘆著,亦舉起酒杯。
  他們或是沒有背景,或是背景并不深厚,方源晉升家老,都害怕方源的報復,同時也想搭上方源這條線。
  方源淺淺笑著,微微抬手,舉起酒杯。
  此時,天外陰云消散,露出月光如紗,照蓋外面的庭院里。清冷的空氣中夾雜著血氣,真實得殘酷。
  而這廳堂中,布置貴雅,燈火輝煌,酒色財氣充溢,各個臉上浮著虛夸的笑容。似乎是溫暖的人間天堂。
  “這就是組織體制的魅力了。”方源的眼眸清光閃爍,盯著杯中醇厚的酒液,心思浮泛開來。
  以前,他搶掠勒索同窗,不過是區區幾塊元石,就引來眾怒。
  現在,他根本提都不提一聲,這些人就眼巴巴地,爭先恐后地送來元石。一袋子都是上百塊!
  前后區別,表面上似乎是方源有了家老的身份。
  但其實是因為,先前他游離于體制之外,如今他出于組織高層。
  在體制之下,成員們都是心甘如怡地被剝削。甚至不需要方源暗示些什么,就會主動有人來賄賂,主動有人脈來投靠依附,有女色投懷送抱。
  這世界如此,地球上更是一樣。
  “這世人幾多可笑。被偷被盜白搶,稍稍有丁點損失,就反抗激烈,大呼不平。向上層賄賂,送禮送身體送貞操,卻都心甘情愿。還唯恐做不到位!我今夜能收獲這么多的元石,無非是借助體制之力罷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冷笑,不由地想起古月青書、漠顏、赤山等人。
  像古月青書這樣的才俊,擁有乙等資質,在修行天賦上比方源其實要高多了!
  但他們這些人,卻修行緩慢,很長一段時間拖在二轉境界。
  這是他們不努力嗎?
  呵呵。
  冷笑兩聲。
  這就是體制的剝削和壓迫。
  然而這種剝削和壓迫,卻往往是隱形的。常人萬萬難以看穿!
  就拿方源眼前來講,這些人送來的元石,若用于他們自身,對自身的修為絕對有推動力。
  所以只要有賄賂,它就是一種剝削!
  無數下層爭先恐后地對高層賄賂,就是高層的集資,更增加高層的權威。
  除了錢財,還有時間上的剝削。
  類似古月青書這等精英,自然不用太賄賂他人,但他們的時間卻被占用。平日里叫你做這做那,叫你跑腿,叫你奔波,還美名其曰——這是高層的重視和青睞!
  如果將這時間用來修行,古月青書早就突破二轉巔峰,達到三轉。再利用木魅蠱,說不得就能殺了白凝冰!
  微妙處就在于,家老們內心并不愿意古月青書這樣的后輩,這么快就晉升三轉。
  這樣得力的棋子,真要成了三轉,和他們平起平坐,還怎么使喚?
  誰愿意自身的權利被瓜分?
  所以要有意識地拖著壓著,還美名其曰——此子我很看好,但需要打磨,才能成玉啊……
  呵呵。
  “這就是體制中的真相。若是看不穿這點,任其多么英雄豪杰,多么天賦才情,都不過是被枷鎖套著的龍虎,只是奴隸罷了。類似古月青書,古月赤鐘等等這些人,哪怕再有才智能干,又如何呢?”
  雖是想到這么多,但思緒如電,外界不過一恍惚之間。
  “請諸位滿飲此杯。”方源將酒杯移到唇邊,然后一仰脖子,飲盡。
  眾人亦忙飲了,不敢剩下半滴。
  “告辭。”方源抱拳一禮,邁步就走。身后家奴各捧著元石,亦步亦趨。
  眾人連忙相送。
  “你們喝,不必送我。”方源雖是這樣說著,但眾人卻不敢,紛紛離座,恭維馬屁此起彼伏。
  方源又說:“我這人喜歡清靜。”
  眾人看其神色,這才作罷,停留在廳堂當中。
  看著方源的背影漸行漸遠,有人唏噓,有人沉默,亦有人嘆息一聲:“方源家老真是奇人,瀟灑啊……”
  他們都是井底之蛙,霧中看月,只是覺得方源瀟灑,還看不透體制這層。
  其實只要加入體制,就會被剝削,利益就會被犧牲。
  哪怕是族長,也在犧牲,為管理家族奉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。
  只是底層成員,被剝削的情況更加嚴重。越到高層,享受的利益就越大。
  方源起初之時,搶元石搞對立,特立獨行,連親弟弟都不放過。就是為了避開這層剝削,因此有了充足的時間和精力,沖刺到了三轉,成了家老,這結果讓無數人驚異連連。
  如今他則搖身一變,成了家老,溫文爾雅,位高權重,享受家老的福利,叫人艷羨無比。
  這游離和加入,一出一進之間,充滿了深沉的智慧。
  但又有多少人,能看得清呢?
  方源少了被剝削,卻享用了利益,這放在凡人的眼中,就是瀟灑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好了,把東西放在桌上就可以走了。”方源關照道。
  幾位家奴不敢有絲毫意見,沉默地放下后,向方源躬身而退。
  這住處已經不再是方源當初租的屋子。
  自從方源晉升家老之后,家族就給他撥調了一棟嶄新的竹樓。
  竹樓中專門有書房,有修行閉關之用的密室。但家奴沒有,需要方源自己尋找。
  “兜率花,出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念頭一動,白銀色的真元灌注,寄居在舌苔上的兜率花的印記,頓時就鮮活起來。
  他張口一吐,只見紅光一現,兜率花如燈籠般緩緩旋轉著,懸浮在半空中,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催動兜率花,頓時紅芒飛漲,將周圍映照得一片紅霞泛濫。
  一塊塊的元石,被這股紅芒覆射照住,受到無形中的牽引,紛紛飛離袋子,投入到兜率花中。
  片刻之后,紅芒消褪。方源微微張口,這兜率花就重新投入他的嘴中,落在舌苔上,化為一道紅色的花燈印記。
  “這兜率花是三轉蠱,能存元石,也能藏其他東西。屬于存儲類三轉蠱蟲中的佼佼者,收藏的元石最多能有三萬塊。但考慮到也要儲藏其他東西,那么最多能存一萬五千的元石。”
  方源雖然是第一次運用這蠱,但依靠前世豐富的經驗,很快就推算出它的極限。
  元石是蠱師修行最基礎的資源,沒有之一。
  少了元石,蠱師就嚴重缺乏了推動力。
  而且元石能夠快速地恢復真元,對于戰斗來講,幫助也極大。
  尤其是孤身在外的蠱師,元石是行走野外最基本的保障。一般而言,元石最少得有一萬,才能保證蠱師在一段時間內的基本供給。并且每隔一段時間,都需要及時的補充。
  一萬五千塊元石的儲備,對于方源來講,這數量有些少了。但處于仍舊可以接受的程度。
  “先前向赤練借了三千塊元石,加上今天這筆收獲,短時間內不愁元石了。如今六大方面,攻防有血月天蓬,有雷翼蠱輔助移動,存儲有兜率花,地聽肉耳草用來偵察。唯獨缺少了治療。”方源暗暗盤算。
  之前有一株九葉生機草,但被方源上繳了。因此才有了兜率花。
  不過這二轉的九葉生機草,就算是留在手中,治療能力方源也是不太滿意的。
  “三轉的治療蠱蟲中,有幾種比較理想。如生生不息蠱,能持續治療,所耗真元也少。在這點上,最適合我這種資質不好的蠱師使用。還有不死草,能存一線生機,吊住一口氣,屬于上佳的保命之蠱。最理想的則是自力更生蠱。這蠱蟲奇特,依附于蠱師自身的力量。只要蠱師力氣越大,它就能促進刺激蠱師的新陳代謝,因此來治愈傷勢。”
  但這三種蠱蟲,方源哪里能尋?
  古月一族方面,連地下蟲洞都被他探查過了,沒有發現。
  物質榜上,更不會外流出這等珍稀蠱蟲。
  真正有些希望的,還是花酒行者的遺藏。
  但這種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,方源幾乎就不抱希望的。花酒行者的遺藏,他已經感覺到快要結束了。怎么可能恰好最后,就有方源需要的蠱?
  如果真是這樣,那真是太理想太完美了。
  但方源知道,這世事多殘酷殘缺。真寄予了期望,那才是天真!
  “不過即便如此,也該將這遺藏一探究竟了。至少那只鋸齒金蜈,應該收服到手里。”方源心中有了思量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