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1)     

蠱真人162 天元寶蓮

雖是打算探查花酒遺藏,但方源一直脫不得身,他成為家老風頭正勁,狼潮又頻繁活動,許多事情委派過來,讓他沒有機會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真正再到石縫秘洞中來時,已經是十幾天之后。
  夏末夜晚。
  小雨剛停,帶來秋意。
  天空中,一輪黃金之月,圓滿如盤,高高懸掛著。
  耳邊隱約的狼嗥聲,和殘留的蟬鳴相互交融。方源隱著身站在山坡上,回頭一望。
  古月山寨中亮著無數燈火,殘破的寨墻補了又補,早已經失去了往昔的和平和安寧的氣息,仿佛是一頭歷經無數大戰的巨獸,趴在地上喘息著。
  “重生之后,就連狼潮的進程都改變了許多。記憶當中,雷冠頭狼早在三天前就到了。如今卻是不見影蹤。”
  方源看了一眼,就轉過視線。今夜是他好不容易爭取出來的時間,得好好利用。
  片刻之后,他再入石縫秘洞。
  洞口處故意撒下的灰塵一片,并未有腳印出現,可見這處還未被發現。
  這種檢測的小手段,似乎上不了臺面,但在方源的體會里,卻出奇的好用。
  當然,他不僅僅只設下這一個手段,幾個檢查下來,他確認這秘洞暫時仍舊是安全的。
  他輕輕地松了一口氣,自己重生以來,改變的東西越來越多。尤其是狼潮之下,蠱師出動頻繁,說不定就會被人發現這里。
  他走入甬道,進入第二密室,推開石門,來到山體石林。
  石林中,曾經打通的路線上,又遷徙了不少的玉眼石猴群。
  不過如今方源,已經是三轉蠱師。血月蠱雖然在三轉中,攻擊力并不優秀,但絕對遠遠比二轉的月芒蠱好多了。
  方源花了三個時辰,覆滅近十支猴群,重新打開通路。
  他來到最中央,踏著粗糙的石階,深入到第三密室。石門擋在他的面前,石門上刻著——“金蜈洞中殺身禍,可用地聽避兇災。”上一次他就止步于此。
  但這次,他毅然推開石門,邁入進入其中。
  他手持火把,照亮周圍十步之遠。
  這金蜈洞寬敞,主道高有至少三米,寬兩米。還有許多略顯狹窄的支道岔開,四通八達。
  方源所到之處,火光照亮,黑暗消退。起初洞中只回蕩著他的腳步聲,但不久后悉悉索索的聲音,就從四面八方涌來。
  聲音交匯一體,連綿不絕。火光的邊緣,很快就涌現出無數只蜈蚣。
  它們兇性十足,只是一時礙于明亮的火光,沒有向方源發動進攻。但是方源知道,隨著時間的推移,蜈蚣越來越多,后面擠前面,這種僵持的局面很快就會被打破。
  但他并不在意。
  若是二轉時期,只有白玉蠱防御,他絕不會故意造成這樣的動靜,引來蜈蚣群的躁動。但如今他已經晉升三轉,天蓬蠱的防御力,已經足夠他支撐群蟲噬咬,唯一要顧及的只有這里的蟲王——鋸齒金蜈。
  它已經出現了!
  方源故意從空竅中調動出一絲白銀真元,流出體外,泄露出他三轉蠱師的氣息。
  這樣的氣息,讓鋸齒金蜈感到了強烈的威脅。對于它來講,方源這個踏入它領地的強大“野獸”,必須要它來第一時間進行絞殺。
  方源和它對峙著。
  這鋸齒金蜈,長達一米多,身軀有雙拳寬。起先落在火光照明出的范圍邊緣,盤曲著身軀,仿佛是一頭潛伏在陰影中伺機而動的蟒。
  但旋即,它緩緩動了,無數的節足支撐著身軀,向方源漸漸逼壓而來。
  方源的三轉氣息,令其警覺,卻不會忌憚。若是四轉,恐怕就不會主動逼壓了。若是五轉,只要氣息稍稍一流露,它必然轉身就逃。
  方源高舉著火把,火把上火焰燃燒著,照著周圍的洞窟光影波動。
  在火光中,鋸齒金蜈暗金的甲殼,泛著幽光。它的身軀兩旁,長滿了銀色的鋸齒。隨著它慢慢壓來,鋸齒也在緩緩轉動,仿佛是放緩了的電鋸一樣,發出嗡嗡的聲音。
  其他的小蜈蚣,則從地上,墻壁上,向著方源圍攏過來。
  一些蜈蚣攀上洞頂,然后掉下來,落在方源的肩頭、背上。
  方源渾不在意,他撐起天蓬蠱,渾身上下浮現出一層厚實的白晶之光,隱約可見鎧甲的雛形,牢牢地包裹著他。
  蜈蚣的毒肢,絲毫奈何不得這層白晶護甲。
  扭扭曲曲的蜈蚣,有的爬在臉頰上,耳背上,或許有些惡心,但方源心理承受能力早已經視若無睹了。前世落魄在野外,他什么都吃,無毒的蜈蚣他甚至生吃過。其實味道還挺不錯的,當初吃時味道有些怪,但吃著吃著就習慣了。
  他只把注意力集中在鋸齒金蜈的身上。
  鋸齒金蜈緩緩推進,和方源的距離越來越短。
  離著還有三四步遠的時候,方源停住白銀真元的外泄,這就導致他的氣息頓時一弱。
  鋸齒金蜈敏銳地感覺到,頓時速度暴漲,宛若一條金線。
  呼!
  一眨眼的功夫,它就跨越了距離,從方源的腿肚子上攀繞上去。
  這速度真是快,不動則已,一動就是金光一閃。
  待方源反應過來時,這鋸齒金蜈已經如蛇一般,繞過他的腰,張開口器,向方源的臉部襲來。
  方源連忙伸出雙手,抓住這金蜈的頭部。
  鋸齒金蜈劇烈掙扎,方源有雙豬大力,卻竟然感到漸漸力不從心。
  尤其是鋸齒金蜈的兩側各一排的鋸齒,此刻開始急速轉動。
  咔咔咔!
  強大的撕裂力量,磨著天蓬蠱的白晶之光。
  一時間,方源空竅內白銀真元急速下降,同時白光如火花點點,被鋸齒絞磨得飛濺出來。
  方源這真元,還只是初階的淡銀真元,又只有四成二的儲備,自然耐不住這般的消耗。
  但方源臨危不亂,即便擺脫不了鋸齒金蜈的糾纏,但他還有殺手锏!
  春秋蟬!
  他心念一動,空竅中頓時浮現出春秋蟬的身影。
  春秋蟬恢復得更好了,兩片羽翅不僅新嫩如翠葉,同時身軀也泛出一抹高貴名木的溫潤油光。只是總體上,仍舊還是給人枯燥干死之感。
  它已經恢復了兩成多一些,氣息自然更加強大。
  這氣息一流露,強勁掙扎的鋸齒金蜈,頓時就萎了!
  它只是三轉的野生蠱蟲,面對六轉春秋蟬的氣息,根本就不敢動彈。
  方源感覺最明顯,前一刻他還牢牢抓著鋸齒金蜈,就仿佛抓著一只毒蟒,千方百計地阻止它的噬咬。下一刻,它就變成了一根軟趴趴的草繩。
  方源微微一笑,白銀真元催動過去,鋸齒金蜈根本已經繳械投降。方源的意志立即摧枯拉朽,將它身體中的野生意志絞滅個干干凈凈。
  幾個呼吸的功夫,鋸齒金蜈已經被方源化為己用。
  方源松開雙手,鋸齒金蜈無數的節足,有韻律地動起來,攀著白晶護甲,繞過方源腰部一圈,然后纏繞在他的手臂上。
  周圍的蜈蚣群,如潮水般散去。
  野生的鋸齒金蜈,因為有天生的意志,因此能統御蟲群。但如今方源的意志已經取代了它,因此鋸齒金蜈也喪失了和蟲群交流并控制的能力。
  方源也不剿除這蜈蚣群,任其離去。過個十幾年,這蟲群中或許又會有一只新的鋸齒金蜈產生。不過這已經和方源的關系不大了。
  他任由鋸齒金蜈攀附在自己的肩膀上,又向洞窟深處探去。
  這蜈蚣洞四通八達,走了一會兒,先前的主道就分化成了三條分支岔道。
  方源先是動用地聽肉耳草,傾聽了片刻,便排除了中間那一支道。選了右邊一道后,走了半個小時,發現到了死路。只好回撤,換到左邊這道。
  他收了鋸齒金蜈,有著金蜈的氣息,最克制這些蜈蚣,因此所到之處,群蟲辟易。
  這大大方便了他的探索。
  進入左道不久后,他就從蟲群移動開后,裸露出來的洞壁,發現了某些痕跡端倪。
  “這是人工開采的跡象!”方源心頭一振。
  很顯然,這條通道就應該是當初,花酒行者利用千里地狼蛛,開辟出來的。
  方源順著這條道,慢慢踱步下去,耐心探索。
  這道中也生存著大量的蜈蚣,這對方源來講,是一個好消息。
  因為有著蟲群生活在這里,他就可以排除許多的陷阱布置的可能性。
  這通道比他料想得要長得多,方源探索足足花了六個多時辰,走了近三里的距離!
  甬道坡度越來越向下,方源漸漸深入地底深處。
  每隔一段距離,他就停下來,動用地聽肉耳草傾聽,來盡量地排除掉可能的危險。
  嘩嘩嘩。
  “這是什么聲音?”方源漸漸地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。
  旋即,他就意識到這聲音是什么。
  “這是水聲……難道說?”他心頭一動,已經有了模糊的猜想。
  走到道路的盡頭,他看到了一面水晶之墻。
  水晶之墻的后面,是水。
  水中,有一股股灰白色的水流,呈現螺旋狀相互自轉著。仿佛是一道道微型龍卷風,此起彼滅,生生不息。
  “果然和我的猜想一樣,這是天然元泉!”看到此處,方源不禁目光一凝。
  旋即,他又看到這水晶墻壁之后的元泉中,還有一物。
  一朵藍白相間的花骨朵兒,在泉水中悠然飄蕩。
  “這……竟然是天元寶蓮!”方源心頭一震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