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1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11)     

蠱真人164 激戰

要對戰雷冠頭狼,就得主動出擊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它的力量太強大了,若是將它放入山寨當中,將會造成巨大的損失。
  這只隊伍實力強大,以四轉修為的族長古月博為箭頭,其他家老為后援,極具沖擊力量。
  狼潮洶涌,而他們則逆流而上,配合嚴謹,宛若一艘戰船,劈開風浪,勇往直前。
  所到之處,簡直是所向披靡!
  越是接近雷光頭狼,來自狼潮的壓力就越大。
  古月博滿臉沉靜,忽然伸出右掌,往前方凌厲地一切。
  刷!
  一輪金黃色的月刃,足有成人大小,霎時間形成,向著前方飛射而出。
  刷刷刷!
  剛飛出幾米遠,這月輪忽然一陣變化,從一輪分化成三片。
  三片月輪,并肩而行,帶出呼嘯的風聲,如刀割肉一般,犁開三道血路。
  群狼無不翻仰而倒,碎肢亂飛,慘叫連連。
  一只狂電狼低吼一聲,從右側,向蠱師們狠狠地撲殺過來。
  “讓我來!”一位家老猛地一口氣,忽然從干瘦的模樣,變成了一個大胖子。
  砰的一聲。
  他用圓溜溜的肚皮,將這只狂電狼直接頂飛。
  狂電狼來勢洶洶,沖撞力量越大,反彈力量就越強,它被高高地拋飛出去,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,然后落到數百米之遠。
  其余家老,亦是各顯神通。
  有的長發如針,不時發射,掃倒一片片電狼。
  有的身罩虛光甲胄,硬扛著電狼的撕咬。
  雷冠頭狼從半坐的狀態,緩緩地站立起來。它緊緊地盯著蠱師們沖向自己,幽亮的雙眼中閃過警惕的光。
  它咧開狼嘴,發出低吼聲,露出尖銳參差的狼牙。
  一只只狂電狼、豪電狼聽到它的吼叫聲,立即調動起來,紛紛向蠱師們撲去。
  蠱師們沖勢頓緩,受到強大的阻礙。
  “族長!”
  “諸位家老拜托了!”
  “一定要贏啊……”
  無數雙目光,都聚焦在他們的身上。無數聲吶喊,在族人們的心中響起。
  這是最關鍵的一戰。
  若是戰敗,整個山寨就要面臨滅亡的危機。若是勝了,狼潮最艱難的時刻,就熬了過來。
  這是決定古月一族生死存亡的一戰!
  家老們無人退縮,浴血推進,雖然沒有損失一人,但是身上無不帶傷。
  他們殺透重圍,直面雷冠頭狼,向它狠狠沖殺過去。
  療光蠱。
  忽然一位中年女家老,伸出雙手,一股潔白的溫暖光流,涌動而出。它先是流到族長的身上,然后相繼折射到一個個的家老身上。
  這是三轉蠱蟲,能群體治療,頓時令蠱師們傷口停止流血,輕傷痊愈,重傷恢復大半。
  “接戰!”古月博大吼一聲。
  五位家老聽到信號,紛紛甩手,朝天空射出一記月刃。
  一位家老忽然咆哮起來,渾身肌肉賁發,硬生生地膨脹三倍,變化為一只白毛大猩猩。
  它縱身一躍,跳到隊伍前方,雙手十指互搭。
  古月博一腳踩在它的雙手上,它低吼一聲,蹬腳拔腰,渾身用力,將古月博拋上天空。
  邀月蠱。
  古月博攤開左手,散發出一團朦朧的,漩渦狀的紫色月光。
  家老們射向空中的月刃,紛紛被這紫月漩光吸引過去,一一吞并。
  “斬!”
  古月博雙眼厲芒一閃,舌綻春雷,由上而下,猛地劈掌。
  呼!
  風雷聲驟起,一記紫色月刃,比馬車還大,狠狠地劈向雷冠頭狼。
  這月刃似緩實快,幾乎剎那之間,就斬中目標。
  雷冠頭狼吼叫一聲,于千鈞一發之際,渾身亮起一片雷光護甲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劇烈的爆炸聲響起,天空被幽藍的雷霆電光和深邃的紫魅月光充斥。
  無數人瞇起雙眼,氣浪澎湃,卷飛周圍無數的普通電狼。
  強烈的光芒消失之后,蠱師們已經和雷冠頭狼激戰在一塊。
  家老們無不經驗豐富,配合默契。
  一位老者白發飄飄,綿綿不絕的發針如雨。一位女子鼻孔火氣如蛇繚繞,噴吐出一**的橘黃火焰,從兩側進攻。
  三位蠱師,一位化身白猿,一位渾身肌膚化為精鋼,牽制雷冠頭狼。一位不斷拋出傀儡蠱,灌注真元,變成藤甲草兵,或是紅槍木卒,充當炮灰,吸引火力。
  治療蠱師們待在外圍,不時催發療光蠱,身邊亦有防御蠱師細心保護。
  雷冠頭狼被一下打懵了,它的右前肢上,有一個巨大的傷口,血流不止。這是剛剛那記紫色月刃的戰果。
  它低吼連連,陷入到蠱師們的精心布局當中。有心發力卻不得施展。
  蠱師們則在它的身邊騰挪跳躍,仿佛是貓狗身邊的跳蚤。不斷騰挪,拉扯空間,配合默契至極。
  但好景不長,雷冠頭狼開始漸漸適應,身上傷口不斷愈合。
  很明顯,它的身上寄居著治療類蠱蟲。這是個很糟糕的消息。
  治療蠱蟲存在,就代表著這將是一場消耗戰。
  野生的蠱蟲可以直接動用空氣中的天然真元,但蠱師們卻只能消耗空竅中儲備的真元。
  戰到一刻鐘后,雷冠頭狼忽然仰天長嘯一聲,渾身激流電閃,速度猛增一倍。
  那家老化身的白猿,沒有躲閃及時,猝不及防之下,被雷冠頭狼一口咬中,頭顱一甩,就撕扯成兩半。
  它把戰線撕開一條縫隙,狼尾連甩,一陣陣的紫藍色電漿噴涌,蠱師們只能連連后退。
  危難時,族長古月博挺身而出。
  他是四轉強者,攻勢凌厲,防御卓絕,如中流砥柱,拼盡全力,挽回危局。
  山石崩塌,光影爆散,戰團擴大,余波肆虐戰場,沒有一只電狼膽敢參入戰團。
  戰況越加慘烈。雷冠頭狼身上的傷勢越積越重,血流不止,有的傷口甚至深可見骨。蠱師們同樣損失慘重,先后犧牲了六位家老。若不是山寨中的家老,緊急出動,進行支援,恐怕早就崩盤。
  “大家堅持住,堅持就將勝利!”古月博殺得雙眼通紅,聲音嘶啞,極力鼓動士氣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雷冠頭狼忽然狂暴起來,渾身籠罩住一層鮮艷的紅光。
  四轉狂暴蠱!
  它的力量、速度、敏捷等等各項素質,均在原來的基礎上,猛地暴漲了兩倍。
  砰!
  一聲巨響,它右爪一拍,將一位家老徹底拍成肉泥。
  它狼尾一甩,霎時間風聲大作,一張電網飛來,將一片的草木傀儡罩住,頃刻間烤成焦炭。
  “不行了!我的傀儡蠱已經消耗光了!”家老倉惶地大叫著。
  情勢急轉直下,萬獸王的恐怖真正展現出來,令人絕望。
  古月博眉頭深鎖,幾乎要將一口鋼牙咬碎,他忽然高喊:“困住他,用鐵鏈蛇!”
  眾家老聽了,紛紛心中凜然。
  早在狼潮開始時,他們就推演了無數戰術。這個戰術,是萬不得已才用出來的手段!
  “風索蠱!”一位家老大叫,從鼻腔中噴出一股綠風,纏上雷冠頭狼的腳爪。
  “泥沼蠱!”另一位家老低吼,蹲下身子,雙掌往地面猛地一拍。雷冠頭狼腳下的土地,立即化為一片泥濘。
  如此雙管齊下,頓令雷冠頭狼動勢一緩。
  趁此良機,其余家老紛紛伸手,從衣袖中,褲腿里射出一道道黑影。
  這黑影均有一個拳頭粗細,每道均有兩米多長。仔細一看,每一道黑影均是一只蛇蠱。
  這蛇形如鐵鏈,渾身黑幽,一圈圈的鐵環串繞著,唯有蛇頭還算正常。
  飛射出去后,它們在地上蜿蜒游走,迅速地攀上雷冠頭狼的身軀。
  它們首尾相連,相互緊緊地咬合在一起,眨眼間就合并組成了一張鐵網,扎根在地上,將雷冠頭狼困在原地。
  但這情形也只是暫時的,隨著雷冠頭狼的不斷掙扎,一根根鐵鏈不斷地崩斷。只消五六分鐘,這鐵鏈蛇陣就分崩瓦解,再也困不住雷冠頭狼。
  “赤光、索平留下,防止狼群沖擊鐵鏈,其余人等,和我撤回山寨!”古月博冷喝一聲,竟然選擇了撤退。
  不過其他家老,卻毫無意外之色,顯然已經知道族長的用意。
  他們撤回山寨,立即有家老接應:“族長大人,一切都準備好了!”
  古月博點點頭,率眾來到家主閣。
  在家主閣前的廣場中,已經席地而坐了許多蠱師,足有上百人。
  這些蠱師,無不是重傷號,短期內根本不能再上戰場,一個個臉上帶著視死如歸的坦然神色。至于那些腿腳還便利的,都在前線奮戰。
  戰斗到此時,家族中已經竭盡全力了。戰況吃緊的時候,甚至連凡人們都被發動起來,用一條條的人命鑄成血肉長城,來暫時擋住狼潮,為蠱師們爭取喘息之機。
  古月博和一干家老,來到家主閣的祠堂中。
  在祖先們的牌位下,他們均跪倒在地板上。
  “先祖在上,后輩慚愧!狼潮洶涌,山寨已經陷入生死存亡之際。懇求先祖出手相助!”古月博沉聲說完,祠堂中就陷入死一般的沉寂。
  滴答滴答。
  一些家老的血液,從匆匆包扎的傷口中滲出來,滴在地板上。
  古月博和眾家老都屏住呼吸,大氣都不敢喘。
  昔年,一代族長預感到死亡將臨,便離開山寨,在臨走前,留下遺囑。若今后家族遭受厄難,有滅亡危機,便可向自己牌位祈禱,倒時就有蠱蟲從天而降,相助家族渡過難關。
  歷史上,古月一族遭受過幾次重大危機,均是如此渡過劫難。
  這是古月一族的最后底牌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