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67 第四頭

“是你逼我的!”白凝冰狠狠咬牙,凝出一柄冰刃。塵×緣?文?學?網
  同時,他暗暗催動旋踵蠱、狂風蠱。
  白色的冰刃風暴再起!
  起先只是一小股,但很快,體積就膨脹起來,冰風呼嘯,霜雪橫溢。地面上堅冰蔓延覆蓋,有效地克制了鋸齒金蜈的地底突襲。
  這冰刃風暴,乃是白凝冰獨創之招數。亦是彰顯了這個北冥冰魄體的戰斗才情。
  這乃是冰刃蠱、旋踵蠱、狂風蠱一齊使用,形成攻防一體的奧義。沒有兩個以上的防御蠱蟲合力,根本無法抵擋。
  狂風咆哮,劍刃冰封,白色風暴旋轉而來,宛若巨獸蘇醒,張開大口,要將方源吞沒。
  這是三蠱齊發,攻勢之凌厲狂猛,能凍結一切生機。方源縱有天蓬蠱防御,恐怕也難以抵擋。
  風暴卷席而來,方源反露出不屑神色。
  身后雷翼一展,頓時電般倒射,和這股冰刃風暴拉開老大距離。
  今時不同往日,若換做以前,他的移動速度根本不及這風暴,但如今風暴卻攆不上他。
  方源眼中精光一閃,身形在半空中一個輕巧轉折,就向山谷飛去。
  身后的冰刃風暴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不要過來!”
  “快滾開!!”
  ……
  不管是白家蠱師,還是古月一族都在怒罵,大叫。
  方源冷笑不語,埋頭直沖。
  身后聲勢驚人的冰刃風暴中,隱約傳來白凝冰的大笑聲,對方源緊追不舍。
  “休想再前進!”一位白家蠱師站在方源面前。
  方源手一勾,從地上跳出一道粗大的金線,落上他的右臂,仿佛是一柄大劍。
  嗡嗡嗡!
  暴躁的鋸齒轉動聲傳來,讓這位白家蠱師眼皮子禁不住抖動起來。
  方源右手持鋸齒金蜈,左手血光閃爍,血月蠱引而不發,渾身罩著一層白色虛甲,背后雷翼狂震,黑發在風中張揚,身后則是小山般巨大的白色風暴。
  他這威勢簡直滔天,雙眼綻射凌厲的殺機,仿佛成了縱橫沙場,七進七出的猛將。要把一切敵人踏成糜肉,將任何對手砍成碎骨。
  “啊啊啊!”那白家蠱師感受到無以倫比的壓力,他額頭青筋直冒,忽然大吼起來,為自己鼓勁。
  但喊著喊著,眼看著方源一往無前地沖撞過來,他忽然收聲,拔腿就跑。
  他害怕了!
  心中的膽怯,讓他斗志渙散。
  方源并不管他,強勢沖過,直朝山谷中瀕死倒地的雷冠頭狼而去。
  勁風呼嘯,沖勢兇猛,他所到之處,蠱師們無不避散。
  雷冠頭狼強振精神,轉過頭顱,對準方源。它銳齒中電光閃耀,萬獸王的尊嚴讓它要不甘受死,臨死也要反撲!
  眼看著方源就要如隕石撞擊大地般,撞上雷冠頭狼。但千鈞一發之際,他忽然腳下一蹬,沖天而起,斜斜地飛出山谷。
  他剛剛飛出山谷不久,就聽到身后傳來劇烈的轟鳴。
  雷冠頭狼的慘嚎聲,以及冰刃風暴的咆哮聲絞在一起。
  冰刃風暴這樣的招數,可以說是白凝冰的匠心獨運,但它亦有缺陷,就是難以收放自如。
  當然,這風暴撞上雷冠頭狼,也有白凝冰的心性因素。
  雷冠頭狼被白色風暴,狠狠地壓制住。
  它本來就傷重瀕死,如今更是難以抵抗。鱗甲被切割成碎片,血肉紛飛四濺,白骨嶙峋裸露出來,又很快被冰刃割成骨渣。
  “該死!”看到這一幕,古月一族無不罵娘。
  白家蠱師也露出心痛之色。
  白凝冰如此搞法,雷冠頭狼死后,身上恐怕剩下不了什么有價值的戰利品了。
  但白凝冰并不介意,反而越轉越疾,似乎享受著凌遲萬獸王的快感。
  一只只蠱蟲,化作一道道光,從雷冠頭狼的身上飛射而出。
  這些野生蠱蟲,都是寄生在雷冠頭狼的身上,互利互惠,協力生存。如今雷冠頭狼即將滅亡,它們便如失事海船上的船員,自然要舍棄掉這艘正在沉沒的船,各自逃生。
  “抓住它們!”
  “快,截住這些蠱!”
  兩位族長幾乎同時大喝。
  場面又是一陣混亂。家老們相互出手,企圖絆住對方。兩位族長均抽不開身,最終,只有兩三個家老擁有移動蠱蟲,僥幸飛出山谷。
  野生蠱蟲四散奔逃,方源凝神望去,極力分辨。
  “可惜我的偵察蠱乃是地聽肉耳草,不能增強目力。這頭雷冠頭狼身上,肯定寄居著治療蠱,能否捉到它,就看我的運道了!”
  這純粹是瞎碰運氣,不過方源也沒有辦法。
  用于偵察的蠱蟲,千千萬萬,他此時手中只有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雷翼一展,他沖向最近的一只蠱。
  這蠱渾身罩著一層藍芒,正向遠方飚射。
  方源追上它,大手一張,向它抓去。
  哧!
  它渾身爆發出一股強烈的電流,向方源襲來。
  雷翼乃是電流凝聚,速度有之,但并不靈活。方源悶哼一聲,靠著天蓬蠱,硬吃這一記電流。
  他完全可以強逆而行,抓住這蠱,但他明智地選擇放棄。
  這蠱能力已經暴露,能激發電流催敵,顯然是用于進攻的蠱蟲,不是方源想要的治療蠱。
  方源舍了它,又撲向另一只蠱蟲。
  靠的近,他看見這蠱全貌,渾身仿若淡藍琉璃,懸空飛行,半圓形的甲殼渾然一體,有著龜殼的紋路。
  雷盾蠱!
  這是防御蠱,能成為一張半圓形的電光護盾。
  方源已打算放過,目光一掃,發現第三個目標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一個白色身影從山谷處奔襲上來,手持冰刃,大叫著方源的名字。
  方源嘆息一聲,知道運氣不在自己身上。只好退而求其次,大手一抓,將這近在咫尺的雷盾蠱猛地抓住。
  雷盾蠱撐起一面雷光護盾,幽藍電芒閃爍不定,企圖抵住方源的大手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春秋蟬的氣息一泄,這雷殼蠱頓時萎了,如死去一般,護盾消散,向下方山林落去。
  方源輕輕一抄,將其撈在手中,真元一吐,瞬間就煉化。
  隱鱗蠱!
  他身形如水般波蕩一下,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“方源!”白凝冰大喊一聲,眼中電芒閃爍。
  這是三轉電眼蠱,能借助雷霆之威,窺破隱形之身。
  但它不具有透視之能,方源這次注意了,雖然是隱著身,但也借助山石叢林隱蔽行跡。白凝冰目光四掃,氣得怒吼,毫無所得。
  方源尋了個隱蔽處,立即盤坐下來,催動兜率花,吐出元石。
  他雖然晉升三轉,但是空竅中真元儲備只有四成二,剛剛一戰雖然占盡上風,但是卻不能持久,如今空竅中已經只剩下一層薄薄的真元,只有三分不到。
  蠱師需要真元,才可催動蠱蟲。
  沒了真元,蠱師的戰斗力將暴降一大截。甚至在極端的情況之下,連凡人都斗不過。
  元石不斷縮小,天然真元不斷地灌注到方源體內,空竅中真元海開始徐徐上升。
  以前一轉二轉的時候,利用元石補充真元的速度很可觀。但是到了三轉之后,因為蠱師的真元質量大大提高,以至于需要消耗更多的元石,更長的時間才能補充完畢。
  蠱師之間的戰斗聲不斷傳來,大約過了**分鐘,方源這才將空竅中的真元填充到極限。
  他從隱蔽處鉆出來,發現已經戰死了五位家老。
  其中古月一族三人,白家兩人。
  每一位家老都是家族的柱石,沒有想到,居然一下子犧牲了這么多。
  古月博和白家族長拼得很激烈,都在為這損失心疼無比,均殺紅了眼。
  除此之外,圍繞著野生蠱蟲,分了三個戰團。
  尋常蠱師可沒有春秋蟬的幫助,要捕捉野生蠱蟲,相當麻煩。
  既要捉到蠱蟲,又不能下重手,其中分寸需要拿捏。
  雷冠頭狼身上飛出**只蠱蟲,不曉得這些家老捕捉了多少,但場中還剩下三只。
  家老們圍著這三只蠱蟲,圍追堵截,一方出手,另一方必定極力干擾。這就導致場面一直僵持著,誰也討不了好。
  “水籠蠱,給我罩!”一位白家蠱師猛地大喝一聲,噴出一口水球。
  水球猛地漲大,直徑超過兩米,罩住野生蠱蟲,將其困在當中。
  砰!
  下一刻,一記金黃月刃就斬上水球牢籠,將其生生射爆。
  蠱蟲揚長而去,逃之夭夭。
  看到這只蠱蟲飛遠,白家蠱師破口大罵,眼看到手的蠱蟲,居然就這樣放跑了。
  古月一族的蠱師更怒,本來所有的蠱蟲都是他們的戰利品,結果被白家橫插一手,什么好處都沒有撈到。
  “白家的孫子,卑鄙無恥,給老子死來!”
  “古月一族,你們已經不行了。我們白家必將崛起,將爾等踩在腳下!”
  雙方皆怒氣沖天,憤恨欲狂。戰得雙眼通紅,慘烈廝殺。
  方源看著蠱蟲飛遠,只好將目光集中在場中其他兩個戰團。戰團中央,還各有一只野生蠱蟲,也許會有治療蠱,但這可能性很小。
  方源深知這個世界上絕沒有心想事成的好事,但即便如此,他仍舊想要試一下。
  然而正當他要沖殺上去的時候,忽然狼嚎聲如軍號,此起彼伏地傳出。
  緊接著,密密麻麻的電狼如潮水般沖刷過來。
  不乏豪電狼、狂電狼的聲音,最讓人變色的是一頭小山般的巨狼。
  雷冠頭狼!
  “難道有第四頭雷冠頭狼?!”家老們齊齊動容,驚惶出聲。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