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68 狡電狽

群狼涌動,呼嘯而來。塵↖緣↗文√學?網
  情勢急轉直下,讓兩位族長以及家老們都臉色驟變。
  他們兩家雖然成功抵擋住狼潮,但也是岌岌可危,極為勉強的。如今再出現一波如此強勢的狼潮,根本就無余力抵抗了。
  一時間,家老和兩位族長都下意識地停止了戰斗。
  “情報上說,不是只有三頭雷冠頭狼的嗎?”有家老失聲大叫。
  “不對,這頭雷冠頭狼身上負著傷,狼群的規模也不是很大。”古月博強制鎮定地道。
  “難道說,這是沖擊熊家寨的那頭雷冠頭狼?”有家老一拍腦門,喊道。
  這可能性相當的大,**不離十。
  家老們心情仍舊沉重無比,有人澀聲道:“這狼群已經出現在這里,那豈不是說熊家寨已經……”
  “該死的熊家寨,怎么如此不濟?居然連一波狼潮都抵御不住!”有人大聲咒罵。
  但也有人心存樂觀:“你們看,這頭雷冠頭狼兩前肢,都受了重傷,肌肉骨骼都萎縮了!”
  眾人循聲看去,失落的士氣微微一振。
  的確如此。
  這雷冠頭狼后肢發達,兩前肢卻短小,肌肉萎縮。這使得它奔跑時,只能利用兩條后肢,像是袋鼠一樣蹦跳著前進。
  “等等,這好像不是雷冠頭狼……”白家族長忽然想到了什么,渾身一震。
  “是狡電狽!”方源心中已給出答案。
  五虎一彪,三犬一獒,十狼一狽。
  狽也是狼屬,但比狼要聰明數倍,往往擔任狼群的軍師。眼前的這頭狡電狽,外形上極為類似雷冠頭狼,被偵察蠱師誤解也很正常。但它是貨真價實的萬獸王,有著不亞于人的智慧!
  這狡電狽雖然在肉搏方面,稍稍遜色于尋常的雷冠頭狼。但是有類人的智慧,讓它的危險程度遠遠超過雷冠頭狼。再加上無數的電狼大軍可供驅策,難怪熊家寨被滅。
  “走!”方源一振雷翼,立即飛上半空。
  眼前的這些家老,早已經激戰良久,戰力損耗極大,根本就難以對狼群構成威脅。更關鍵的是,他們之間彼此猜疑,難以合作在一起。
  方源掉頭就走,萬獸王不是鬧著玩的。盡管場中還留著兩只野生蠱在亂飛,但他也不顧上了。
  必須撤離,晚一點恐怕都走不掉!
  自知之明,能舍能棄,才是行走世界的第一要義。
  “撤吧,狼潮勢大,我們打不動的。”
  “回去山寨,趕緊布防!”
  盡管家老們還沒有認出狡電狽的身份,但他們也都萌生了退意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狡電狽忽然嗥叫一聲,張開巨大的狼口。
  狼牙參差如刃,在狼牙之間,一團黑氣從無到有,眨眼睛就凝成一團黑球。
  嗖!
  黑球暴射而出,在空中劃出一道略帶彎曲的黑色弧線,然后砸落在地面上。
  “射空了?”
  “這雷冠頭狼不行了,準頭太爛了!”
  家老們大叫著,方源則飛得更疾。
  轟——!
  黑色煙球猛地爆炸開來,劇烈的轟鳴聲中,黑煙向四周輻射擴散。
  勢頭迅猛無比,幾乎眨眼間,就覆蓋了方圓百里。
  “這是四轉狼煙蠱!”方源心中一沉,他已經第一時間,做了最準確最明智的反應。但是這黑色狼煙擴散得太快,將他直接籠罩住。
  一時間,他仿佛置身黑夜當中,伸手不見五指。到處是嗆人的濃煙,呼吸不暢,難受至極。
  但好在他有雷翼蠱,只要順著上方直飛,總會能脫離這狼煙的范圍。
  咔嚓。
  就在下一刻,一道霹靂閃電,劈開層層黑煙,如雷蛇似狂龍,跨越百里距離,轟向方源。
  這是狡電狽出手。
  閃電是多么的快,幾乎讓人難以反應。
  但千鈞一發之際,方源的戰斗意識超越了思維速度,優先做出了應對。
  雷盾蠱!
  天蓬蠱!
  一道圓形電光護盾,乍然出現在方源的身側。同時他的身上,亮起一層白光虛甲。
  狂暴的閃電,亮得刺眼至極,仿佛咆哮的天龍,首先轟擊在電光護盾上。
  護盾只堅持了一秒不到,就被摧枯拉朽的閃電霹靂,撕裂撞破。
  閃電轟擊在方源的身上,一剎那間,方源盡管已經緊閉了雙眼,但仍舊覺得刺眼至極。
  一股巨大的力量涌來,將他擊落。
  他幾乎都要昏厥過去,電流纏繞,麻痹著他的渾身肌肉,幾乎讓他忘記了呼吸!
  撲通一聲,他掉落在地上。
  劇痛襲來,這才讓他痛醒過來。
  他忍住渾身劇痛和酥麻,連忙爬起來。
  雷盾蠱已經死亡了,雷翼蠱亦是被殃及,奄奄一息,難堪再用。天蓬蠱也受傷不輕,有些萎靡,畢竟承受了那么強大的電流沖擊。
  狡電狽剛剛那一擊,必定是四轉蠱蟲發威。
  蠱蟲越往后晉升,差一階威能就是天差地別。
  四轉的攻擊蠱蟲,至少得用兩只三轉才能防住。當然雷盾蠱之所以死去,也是因為之前鏖戰很久,積累了許多傷勢。
  “想不到,這狡電狽如此看得起我……”方源苦笑一聲,觀察四周。
  四周黑漆漆一片,全是濃煙,根本分不清方位。
  “小心,那雷冠頭狼變小了,和普通電狼一樣大,就藏在狼群里。”這時,從黑煙深處,傳來一位家老的叫喊聲。
  方源聽了,瞳孔一縮。
  這狡電狽太狡詐了,真的很陰毒。它似乎想把這些蠱師都一網打盡,剛剛出手針對方源,是一個都不想放過。
  周圍很快亮起無數雙狼瞳。
  低吼聲,狼群奔襲帶出的風聲,都向方源傳來。
  在這樣漆黑的環境中,蠱師們的視野受到了極大的阻礙。但是狼群卻毫無關系,因為這些電狼舍棄了嗅覺,視力極好。
  “必須盡快地逃出去,誰知道會不會碰到那頭狡電狽?就算暫時碰不上,被狼群包圍住,我只剩下四成的真元,根本不能支撐消耗戰!”
  方源心思電轉,催動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十多根參須,從他右耳廓生長出來,往外蔓延。
  無數的聲音傳來,有狼嚎聲,有戰斗聲,有家老驚惶的低吼,有電狼臨死的慘叫。
  太亂了!
  地聽肉耳草偵察氛圍很廣,但并不能區分細節。
  方源皺了一下眉頭,只能順著聲音少的一側轉移。
  但很快,他就遭遇到了一只上百頭的電狼群。
  電狼從黑煙中奔襲而來,一只只兇悍無比。
  方源喚出鋸齒金蜈,同時撐起天蓬蠱。
  鋸齒瘋狂轉動,金蜈如大劍,絞動黑煙,砍在狼軀上,無不掀起一陣血雨白骨。
  方源如溺水行舟,披荊斬棘。
  一只只電狼,慘死在鋸齒金蜈之下。但旋即又有第二只,第三只……接連不斷地向它撲殺而來。
  “這狡電狽太陰險毒辣,居然讓狼群繞后包圍。”方源順著一個方向,沖了一陣子,卻總是遭遇電狼,心中頓時恍然。
  他且戰且退,不一會兒,就渾身浴血。
  壓力太大,四周黑幕重重,伸手不見五指,狼群從四面八方沖殺過來,叫他一個人難以應對周全。
  “古月博,你怎么說?”這時,濃煙深處忽然傳出白家族長的聲音。
  “也罷,先聯合一起,突圍出去再說!”古月博的大喝聲,也緊接著傳來。
  這也是形勢所逼,只有聯手才能有生存的機會。
  否則單打獨斗,很快就被電狼消耗光真元,被狼群分食。下場勢必將凄慘無比。
  吼!
  “該死!”
  下一刻,一聲狼吼,激烈的爆炸聲傳來。兩位族長同時爆喝,再無法組織家老。
  很顯然,是狡電狽出手偷襲了。
  它有不屬于人的智慧,一出手就破壞了兩位族長的意圖,打亂了家老們反抗的步驟。
  沒有兩位族長壓著場面,家老們之間能否精誠合作呢?
  這是個巨大的疑問。
  “不行了。真元消耗得太多,我必須借助他人之力!”又沖殺片刻之后,方源感到累了。
  他有雙豬之力,但仍舊感到渾身肌肉酸痛。
  他的真元已經不足,渾身都出現傷口,天蓬蠱只能時停時用。
  鋸齒金蜈渾身黯淡,兩旁鋸齒已經破損不堪。短短功夫,它砍了不下千頭電狼,其中還有幾頭豪電狼。
  其中幾頭,因為有防御蠱蟲,比鐵石還硬。
  鋸齒金蜈也并非無堅不摧,沒有鋸齒,它的劈砍能力頓時暴降,變得慘不忍睹。
  方源沒有戀戰,且戰且走。
  他靠著地聽肉耳草,極力分辨。一旦有狂電狼的沉重腳步聲,就立即轉變方向,努力避開。
  狂電狼這等千獸王,他一人還獨戰不了。一旦被牽制,落入重重包圍當中,那絕對是十死無生。
  “我不甘啊!”濃煙中忽然傳來家老的慘叫,聲音旋即戛然而止。
  黑煙中,狼潮洶涌,許多家老都慘死狼口,發出不甘無奈的怒吼。
  “我也要堅持不住了!”方源感受到死亡的氣息,但他面色冷酷,越是危機,心中越是沉靜如冰雪。
  他的心靈沒有一絲一毫的動搖,前世比這危險的情境多得去了。
  目前情況還不算太糟糕,兩位族長還和狡電狽戰斗著,方源還有希望。
  “嗯?前方有打斗聲!”方源聽到聲音,立即轉了方向。他快支撐不住了,不管是古月一族,還是白家蠱師,對他都有利。
  “殺!殺!殺!”遠遠就聽見這蠱師大聲地咆哮著,正在酣戰。
  方源疾奔過去,沖勢忽然一滯。
  白凝冰!
  (ps:哎喲喂,又涌現一個秀道德優越感的噴子,被惡心了一下。衛道士們,不滿意請繞道。本文簡介中寫了明明白白的四個字“三觀不正”,本文序言也不是白寫的,寫的清清楚楚。這本書我寫到現在滿意的很,也會繼續寫下去。抱歉讓你們失望了,我是不會太監的。呵呵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