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69 尋路

白凝冰渾身傷痕累累,氣喘吁吁,形態狼狽。塵?緣?文↑學↘網
  當方源趕來時,兩個人都楞了一楞。
  命運這玩意,真是奇妙。前一刻,兩人還是生死仇敵,要將對方置之死地。但這一刻,他們卻需要聯手,才有生存逃亡的機會。
  和白凝冰聯手?
  方源目光幽幽一閃,心中思量:“白凝冰雖然癲狂,也意識到自己的命運,但并不代表他不想活下去。”
  求生是一個人的原始本能,最基本的需求。
  事實上,也正是因為白凝冰一方面有著求生的強烈**,另一方面又面臨著無法改變的毀滅命運,才會形成如此性情。
  在這個世界上,絕沒有永恒的敵人。和白凝冰聯手,大有基礎。但要怎么開口,才能說服他?
  “呵呵呵,方源,想不到竟然是你!”白凝冰先開口,大笑起來,語氣強硬,“那你就陪我一塊死吧。能有你一齊陪葬,我這人生結束的也挺有趣。”
  “有趣么?”方源心中有了思量,微微笑著,緩步走向白凝冰。
  周圍電狼襲來,方源甩手,鋸齒金蜈呼嘯,將兩三只電狼當場拍死,擊飛出去。
  戰到如今,鋸齒金蜈的兩排鋸齒,已經損毀大半,切割攪鋸的能力大打折扣。只能用拍擊。
  “在這群狼環伺之下,我們來一場生死激戰,不是更有趣嗎?”方源緩緩向白凝冰逼近,嘴角勾勒出一抹冷酷的笑意。
  白凝冰眼皮子不禁抖了抖,沒有想到方源比他更強勢。
  不過這卻和他的心意。如果方源態度軟下來,為了生存,一味地要和他合作逃生,他反而會看不起方源,甚至產生一種羞辱感,會忍不住動手想殺了方源。
  這世界上,有些人就是這樣。你一味地對他和善,他反而覺得你好欺負,看不起你。對他態度強硬,卻能得到尊重。
  “你真的想死?那我就成全你!”白凝冰瞇起雙眼,流露出危險的氣息。
  方源朗聲一笑,腳步放緩,以悠然滄桑的語氣道:“人生匆匆百年,如夢幻泡影。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為了什么?無非是走上一遭,見證精彩罷了。我雖然不想死,但卻不畏懼死亡。我已走在路上,縱死不悔。”
  這倒是方源的心底話。
  人生自古誰無死?
  就算是九轉蠱師,就算是人祖,也不過只是長生,不是永生,終究也要面臨滅亡。
  死就死罷,有什么大不了的?就算是下一刻,方源真的死在這狼潮當中,他亦不會后悔。
  皆因他已經為自己的目標奮斗過,努力過,一切都按照自己的意愿活過!
  把生死放下,人生才見大寬宏,才有真瀟灑。
  白凝冰聞言,渾身劇震!
  他口口聲聲不怕死,卻不是真灑脫,而是看不透,放不下這生死。
  當一個人懼怕的時候,他就成了奴隸。
  想他白凝冰,不過是生死之下的一奴隸罷了。
  但這亦不怪他,他畢竟還太年輕。許多事情,需要經歷很多,才能真正看透看破。
  然而,方源的這番話,卻著實給一直糾結于此的他開了一扇窗。
  “見證精彩……已在路上……縱死不悔?”白凝冰口中喃喃,突然問道,“路!什么是路?”
  方源冷笑,繼續逼近:“個人有個人的路,我的路不必向你說,你的路我怎么能知道?”
  這世間,許多人從生到死都沒有路,有些人走在路上,不斷摸索,在黑暗中走向心中圣地。
  白凝冰的天藍雙眸,猛地爆發出一陣奪目的光澤。
  “路……不錯,我要尋到我的路!”
  這一刻,他心中的激動,旁人萬難理解。
  就像是一位男子,苦苦追尋一位女郎而不得,忽然有一天發現了正確的方法。又像是一位尋寶者,被擋在最后一道關卡很長時間,忽然有一天他發現了能夠破關而入的門徑。還仿佛是解一道難題,苦苦思索數年沒有進展,忽然發現了能解題的正確手段。
  白凝冰沒有路,尋不到生活的意義,因此他迷茫。
  方源不可能直接解除他的迷茫,但卻旁敲側擊,給了他一個希望。給他一個面臨死亡的排解勸慰——只要在路上,縱死不悔,死亡也會變得不可怕。
  “我感到我就要尋找到我的路了!”白凝冰握緊雙拳,神情變得振奮無比。
  他看向方源,意味深長地道:“我終于明白了你和我的不同。你已在路上,而我卻在徘徊。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他忽然又笑起來,興奮得近乎猙獰,“方源,你要打我絕對奉陪到底,但現在不行!我們不妨合作,我有電眼蠱,但視線受阻,只能窺探三十步。逃出這里,我們擇日再大戰一場,和昔日的仇敵通力合作一場,你不覺得這樣更精彩,更有趣嗎?”
  “哦,我如何信你?”
  “我沒有讓你信我。你可以選擇相信,也可以選擇不信。你可以把后背交給我,但也可以隨時出手,偷襲我一招。呵呵,這完全看你當時的心意變化!”白凝冰笑著聳聳肩,竟生出一股灑脫氣。
  濃煙滾滾,周圍群狼嘶吼。
  方源微微垂下眼簾,似在思考白凝冰的建議。
  其實說服一個人很困難,但也很簡單。關鍵要準確擊中這人的心思。
  “也好。”方源伸手撫摸著鋸齒金蜈的暗金甲殼,抬起眼,“不過你可要做好被我偷襲的準備!”
  “呵呵呵。”白凝冰咧開嘴,笑得很邪。一陣氣浪襲來,黑煙重重,斷臂處的衣袖,在風中飄蕩。
  在濃煙中,要判斷方向,極為不易。視線越狹小,就越容易迷失方向。
  但白凝冰有電眼蠱,偵察范圍達五十步,如今被濃煙限制,偵察距離就縮小到三十步。但這也比方源的肉眼,好太多了。
  不過白凝冰空有電眼蠱,卻在大局上,沒有清晰的認知。
  他只能看到眼前的景象,有時候沖殺著,反而一頭撞入狼群的包圍網中。
  反觀方源,他有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濃煙能削弱視野,不過卻阻擋不了聲音的傳播。
  周圍都是聲音,地聽肉耳草能偵測達兩百步,但方源卻只能隨波逐流。他視野太狹小,只能看清楚身邊的一株樹,一塊山石,沒有參照物對比,無法分辨方向。
  合作!
  白凝冰的電眼蠱,加上方源的地聽肉耳草。
  兩蠱疊加起來,相互輔助,頓時令場面一緩。
  “這邊是南方,朝這個方向,正對你們古月山寨。”白凝冰雙眼電芒一閃,隨即道。
  “不行,那里狼群太多,得繞道而行。”方源右耳參須飄飄。
  “嘿嘿……那就往東南拐過去,如何?”白凝冰舔舔嘴唇。
  方源蹲下身子,參須扎根在泥土中,仔細傾聽。
  期間,電狼沖來,都被白凝冰打發。
  方源聽了一會兒,站直了身子:“東南方有個缺口,不過得盡快,它快要合攏了!”
  “那就沖吧。”白凝冰說著,卻沒有急著動身。
  他還對方源頗有忌憚,不敢在前面沖殺,把后背暴露在方源的面前。
  方源冷笑一聲,他同樣對白凝冰有所顧忌。
  最終,兩人間距五步,并肩殺過去。
  電狼嘶吼,企圖圍殺他倆。
  但靠著電眼蠱和地聽肉耳草的搭配,方源和白凝冰二人避實擊虛,不斷游走,捕捉到良機,再猛地突圍。
  情報的優勢,在此時展露無疑。
  白凝冰或者方源兩人,單個作戰,無不狼狽困窘。但如今一聯手,竟然就掌握了主動,變得游刃有余起來。
  沖殺了好一陣子,眼前陡然開闊,明亮的陽光照得兩人同時瞇起了雙眼。
  “沖出來了!”白凝冰仰頭大笑。
  方源回望過去,只見身后一團濃重的黑幕,仿佛是黑漆漆的鍋底倒蓋住一片廣袤的山林。
  濃煙中不斷地傳來劇烈的爆破聲,怒吼聲。顯然兩位族長還在和狡電狽交戰。
  “想不到跟你合作,也蠻愉快的。”白凝冰微微側身,微笑著。
  “我也有同感啊。”方源的嘴角也浮現出微笑。
  然后下一刻,兩人眼中突綻厲芒。
  冰刃蠱!
  鋸齒金蜈!
  修長的冰刃,在空中劃出一道寒光。
  粗壯的金蜈,橫掃拍擊,帶出一股呼嘯之風。
  砰。
  兩者相撞在一起,冰刃在金蜈的背上劃出一道傷痕,然后崩解碎裂。
  方源和白凝冰各向后跳躍一步,雙眼中均流露出濃郁的殺意。
  短暫的合作,難改敵對之心。
  方源黑發飛舞,白凝冰白衣飄飄,彼此之間充滿了太多的相似之處。但正因為如此,兩人成了天生的宿敵。
  黑眸和藍瞳對視,在空中幾乎要碰撞出火星。
  雙方的殺意卻漸漸收斂。
  “哼,將死之人,不用我出手,老天就要收掉他的性命。現在最關鍵的不是白凝冰,而是天元寶蓮!一旦狡電狽襲擊古月山寨,恐怕兇多吉少。必須趁此時機,果斷出手……”方源心中思量,眼簾低垂。
  白凝冰的雙眼卻越來越亮,他口中喃喃:“路……不悔……是了,縱然是人祖也要死亡。人有生必有死,只要過得精彩,死去又何妨?”
  念及于此,他眼中驟然爆發出耀眼的光輝。
  “哈哈哈。我也找到了我的路,那就是見證這世間精彩!方源,我們擇日再戰。到那時希望你的死,能給我的人生帶來精彩!”
  說完,他連連后躍,拉開距離之后,轉身就走。
  他雖然狼狽不堪,渾身是傷,臉色黑灰滿布,獨臂殘疾。但他腰桿挺拔如劍,他不再迷茫了。
  他已尋得了他的路。
  換句話講,他真正成了他自己!
  (ps:某些人是不是噴子,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。要秀道德,至少先擺點自己“扶老奶奶過馬路”的例子出來。人人都是平等的,奉勸你一句,別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。如果大家伙都認為你不是噴子,我向你道歉!你在別人書評區被刪帖禁帖,就以為我這邊好欺負?呵呵。給某些人一個忠告,以后看書不喜歡就別看,亂噴也是要負責的。嗯,今后涉及到人身攻擊的帖子,都會刪、禁。不再一味的縱容,嗯,此事情就到此為止。以后書評區,都按此處理。以上是通知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