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6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6)     

蠱真人170 鐵面無私血可冷

方源看著白凝冰的背影,直至他遠去。塵→緣←文↖學×網
  “見證世間精彩……”少年黑色的雙眸閃過一絲凝重。不再迷茫的白凝冰,將比先前要更加危險。
  生和死不再困擾他,他越接近死亡,越會爆發出北冥冰魄體無雙的風采。
  “但是要和我擇日再戰,呵。”方源忽的輕笑一聲,“你注定要失望了……”
  從滾滾狼煙中脫困的那一刻,方源就決定即刻離開青茅山。
  和白凝冰的戰斗雖然有趣,但是毫無利益可言。
  白凝冰將精彩定義在方源的身上,那是他太年輕,眼界局限在青茅山。
  方源卻不一樣。
  在他的重生大計中,青茅山不過是一個起點罷了。
  但凡心中有大志向者,必定心懷寬廣,不拘泥與他人細小過節。
  “該走了,狡電狽比雷冠頭狼更加狡猾,更加難以對付。依白家和古月一族現有的力量,難以抵擋。除非有五轉強者出現,力挽狂瀾。或者兩家聯合。”
  白家和古月一族宿怨糾纏,聯合是大勢,必定聯合。但是聯合起來,卻做不到精誠合作。
  方源并不看好他們的前景。
  “青茅山接下來的局勢,就看這關鍵一戰的結果。如果兩家族長全部被狡電狽殺死,那么青茅山必將成為電狼的地盤。如果剩下一家族長,那么聯合起來,另一家勢必被淪為炮灰犧牲。如果狡電狽被殺死,兩家必定也傷亡慘重,必須修養生息。家族整頓內務,我必將被調查。”
  方源對這大勢變化,洞若觀火。
  這是蠱的世界,個人的力量能凌駕于集體。因此蠱師修為越高,越能力挽狂瀾。
  不管是白家、古月家還是電狼群,任何一方只要再出現一位四轉強者,必能力定乾坤。
  但不管是何種局面,都對方源不利。
  “是該離開的時候了。雖然治療方面仍舊缺乏一只理想蠱蟲,但世事哪能心想事成?回去山寨,將天元寶蓮取了,再在族庫中取一只治療蠱,然后即刻上路!”
  方源最后回望了身后一眼,黑煙中仍傳來劇烈的轟鳴。
  他轉身就走,向古月山寨進發。
  他有家老身份,完全可以憑此強啟族庫,獲取元石和蠱蟲。
  這是最動蕩的時期,人心惶惶,最有可乘之機。
  但若過了這時刻,不管戰斗結果如何,大局都定了。方源難以渾水摸魚。
  雷翼蠱暫時不能用了,方源便在山林中奔馳。
  狼潮沖刷一切,倒令危機四伏的山道變得安全。
  很快,古月山寨遙遙在望。
  “嗯?什么人!”方源倏地停止腳步,兩位陌生人出現在他的面前。
  這兩人俱都是蠱師裝扮,一位年長,個頭高大,腰軀筆直,沉穩如山,深重如淵。最吸引人的地方,在于他臉上戴著一副青銅面具。
  這面具古樸,流露出遠古的氣息。
  面具開了三口,露出佩戴者的雙眼和嘴唇。
  他的雙眼充滿了滄桑,流露出一股堂皇的正氣。他的嘴唇抿著,線條如刀刻般,顯示出此人堅定如鐵的意志。
  面具遮掩不住的耳邊,則是發白的雙鬢,透露出此人年齡甚大。
  另一位則是一位年輕人,雙眉筆挺如劍,一雙眼睛明凈透亮,顧盼間綻射出凌厲的光,如鷹如虎。
  看這相貌,年輕人的年齡和方源相差仿佛。但此人腰帶卻鑲著一面銀片,銀片上刻著“三”字。
  如此年齡,就已經是三轉蠱師,可見其修行天賦!
  這是個少年天才!
  但方源目光一掃,只在年輕人的身上頓了一下,就轉向年長者。
  這個年輕人皮膚微黑,雙唇同樣抿著,全身散發著一股干練精悍之氣,不容小覷。
  但她微微鼓起的胸脯,手腳咽喉上的細節,卻令方源一眼就看破她少女的身份。
  方源從不小覷女子,但和這英氣勃發的少女相比,她身邊的這位中年男子的來頭,大得令人不得不側目。
  “鐵血冷……”方源心中一震,暗中道破這中年男子的身份。
  他戴著青銅面具,腰帶上紫晶方片上,刻著一個字——“五”。
  他就是五轉蠱師,執法天下,破案如神,追捕第一的南疆神捕鐵血冷!
  他大公無私,鐵面無情,多少魔道被其拘拿,多少宵小被其斬首。他是正道楷模,行走南疆,破案無數,有煌煌威名。
  “小兄弟,請教了。”鐵血冷對方源拱手道。
  他成名已久,又是五轉蠱師,但是態度卻很客氣隨和。
  “我看小兄弟你一身傷勢,行色匆匆,是否貴族長和眾家老遇到了麻煩?”他接著問道。
  方源自然而然地換了一副臉色,既焦急,又驚異,還摻雜著懷疑和忌憚:“你們是誰?你怎么知道這事?沒錯,我們追殺雷冠頭狼,遇到了大麻煩,碰到了一頭狡電狽。我正要趕回去求援。”
  “本人鐵血冷,是友非敵,剛剛從古月山寨出來。小兄弟不必回去求援了,獸潮之下,人族一體,當攜手共進退。鐵某自當要貢獻一份綿薄之力。”鐵血冷立即當仁不讓地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可惡,想不到我古月博今日將死于此處!”
  “哼,就算是死,也不能讓這狡電狽好過。”
  古月族長以及白家族長,渾身是傷,真元已經快要耗盡。他們感受到了死亡的濃郁氣息。
  濃重的狼煙已經消散了,家老們全部隕落,只剩下兩位族長。
  狡電狽也不好過,身上有些傷口深可見骨。它咧嘴咬牙,縮在電狼大軍之后,眼中閃爍著狡詐的光芒,并沒有親自上陣搏殺。
  “來啊,你這個膽小鬼!”白家族長怒吼著。
  但狡電狽卻又往后縮了縮,然后發出狼嚎,指揮著普通電狼群,沖殺向兩位四轉蠱師。
  “狡猾的東西,唉……”古月博和白家族長對視一眼,嘆了一口氣。
  他們原準備了一手,是臨死之前的強力反擊。
  但狡電狽有不輸于人的智慧,并沒有上當。
  “吾命休矣……”
  “可恨死在這普通的電狼口中!”
  正當兩位族長憤憤不已的時候,忽然一個聲音遠遠傳來:“二位,堅持住!”
  聲音在山林中回蕩,兩位族長身軀同時一震,回頭望去,就看見一個高大的身影向這邊飛馳而來。
  身影連連晃動,自由地穿梭在狼群中,幾個呼吸之后,就站到了兩人身邊。
  “你是?”兩位族長同時道。
  “在下鐵血冷。”
  嘶……
  白家族長驚的微微倒抽一口冷氣,又驚又喜又疑,不知道鐵血冷如何在此。
  古月博則知道緣由,大喜過望:“原來是鐵神捕!”
  正說著話,狼群沖近。
  “一群孽畜!”鐵血冷舌綻春雷,低吼一聲,催動空竅中的蠱蟲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股無形的氣勢陡然爆發,輻射八方,席卷四面。
  這氣勢如山,頂天立地,巋然不動。又如蒼穹,俯瞰人間,洞徹萬物。
  正氣蠱!
  非得心存正義的蠱師,才能使用。
  正氣勃發而出,能令宵小膽寒,一定范圍內,敵手意志越差,受到的削弱程度就越多。
  鐵血冷曾經用此蠱,令四轉蠱師丟盔棄甲,斗志渙散。這是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利器!
  嗚嗚……
  電狼沖勢頓止,在這股氣勢的壓迫下,兩股顫顫,不敢向前。
  嗷嗚!
  后方的狡電狽長嘯,企圖指揮電狼群。
  “好膽!”鐵血冷雙目一瞪,猛地伸出右手,向狡電狽抓去。
  轟隆……
  空氣漣漪一陣陣擴散,一只巨大的黑鐵大手破空而出,遙遙抓向狡電狽。
  五轉鐵手擒拿蠱!
  狡電狽心性狡詐,缺乏血勇之氣。加上身上傷痕累累,不敢硬拼,連忙躲閃。
  但這黑鐵大手牢牢鎖定住狡電狽,一路追蹤。
  狡電狽逃脫不得,大吼一聲,被激起兇性,和黑鐵大手狠狠對撞。
  大手崩散,而狡電狽亦身受重創,渾身骨骼差點都被震散。
  它發出嗚咽之聲,再不敢找鐵血冷的麻煩,最后怨毒地看了鐵血冷以及兩位族長一眼,然后夾著尾巴,掉頭就跑。
  “它要逃跑了!”
  “快攔住它!!”
  兩位族長大叫,但鐵血冷卻一直站在原地,沒有動手。
  “還請神捕出手。”古月博拱手懇求道。
  鐵血冷微微搖頭。
  這時,方源和少女也趕了過來,正看到狡電狽被鐵手逼走的一幕。
  “爹!你身上有傷,怎么能動手!”少女跑近,氣得跺腳,埋怨的語氣中流露出濃濃的關切之情。
  “若男,這狡電狽狡猾至極,只有強勢將其擊退,才是最恰當的處理方法。”鐵血冷淡淡地說著,忽然身軀微微一震。
  噗的一聲,他吐出一口血。
  他的血,呈現詭異的慘綠色,吐在地上,頓時腐蝕了一片綠草,升騰起一股難聞的煙氣。
  顯然是受了很重的傷。
  “爹,你怎么樣了?!”少女鐵若男連忙舉起雙手,要為鐵血冷治療。
  “不用大驚小怪,這傷勢你也不是不知道,吐吐血就舒服多了。”鐵血冷呵呵一笑,擺手拒絕了治療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剛剛還心懷怨懟的兩位族長,頓時臉露慚愧之色。
  “神捕大公無私,身受重傷,仍舊出手。如此相助,教我等銘感五內。”
  “早就聽聞鐵血冷的大名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,讓人佩服!謝神捕救命之恩!”
  兩位族長先后拱手,道謝。
  “請神捕大人,到我白家寨作客。救命之恩,當要竭力報償!”白家族長又道。
  一旁,古月博怎么可能眼睜睜地看著白家將鐵血冷拉走。
  他知道鐵血冷的目的,得意地笑道:“神捕大人的來意我已經明了,是受賈富所托,來我處調查那起殺人案的吧。我們古月一族一定竭力配合!”
  聽了這話,白家族長頓時臉色一變。
  鐵血冷道:“正是如此,不過,這次調查案件,我卻不是主導。將由我的女兒鐵若男負責。”
  “哦?”一時間,所有人都將目光集中在少女的身上。
  (ps:最近心情不太好,正值清明,也想給自己放個假。接下來三天停更,下個星期一,也就是四月一號,開始更新,重新起航。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