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9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9)     

蠱真人172 非方源莫屬

酒席上,一時間鴉雀無聲。塵↑緣↓文↙學?網
  所有人都愣住,呆呆地看向方源。
  他們沒有想到方源這么回答,直接承認,還如此坦誠。
  “還是太年輕啊,居然這種話都說出了口。”
  “哼,這話一說,就意味著整個政治前途的毀滅。”
  “今后這方源再也不足為慮了……”
  家老們心中思緒翻騰。
  狼潮進行到這里,大局已定了。接下來的幾個月內,只會有小股狼群出沒,并且隨著狡電狽的不斷召回,以及蠱師們的清剿,到了年末電狼將會基本消失。
  但爭斗卻從不會停歇。
  有人的地方,就有利益。有利益的地方,就有爭斗。
  狼潮下,是人和狼的爭斗。如今狼潮中最艱難的時刻已過,家族之間的內斗則露出水面,轉為主要矛盾。
  狼潮沖擊山寨,很多蠱師身死,舊有的勢力被打破,這些勢力原先掌控的利益,失去原主人,自然需要重新分配和瓜分。
  在古月一族的高層,原先眾多家老,分食著整個山寨的利益蛋糕。但如今只剩下方源等不到十位家老,蛋糕卻仍舊在那里。
  要瓜分這塊大蛋糕,自然就需要較量。政治上的斗爭,雖然沒有狼潮這般刀光劍影,血雨腥風,但是陰謀算計,冷風陷阱,亦是深沉艱險。
  原本方源作為唯一的新晉家老,勢頭很足,風頭極盛。但如今他坦然承認,自毀政治前程,就等若放棄了和其他家老競爭利益蛋糕的機會。
  一下子,方源在眾家老心中的威脅程度,就降低了很多倍。
  看向方源的眾多目光中,蘊含的壓力明顯在減緩。
  這時,族長古月博輕嘆一口氣:“既然方源你已經承認,那么身為族長,不得不對你此番的臨陣脫逃進行處置。按照祖宗傳下來的家法,臨陣脫逃者,將剝削家老的職位。但最終的結果,將由我和其他幾位家老聯合商議,酌情處理。但不管結果如何,都希望你能夠接受。”
  其他人臉色各異。
  方源點點頭,沒有開口,似已認命。
  古月藥姬自斷一臂,保住性命。這樣的狠辣和決斷,方源亦有。只是他舍棄的更多,將家老的身份都舍去了。
  他現在最大的麻煩,是突如其來的鐵家父女。若是摻和到政治漩渦當中,受到政治傾軋,勢必情形將更加危險。
  “舍得,舍得,取舍之間,就是人生。家老這身份,本來就是為了更好的修行,才拿來用的。我為了永生而踏上魔道,連命都可以舍棄,還有什么不可舍的?家老之位,哼……”
  方源心中沒有一絲懊惱和后悔。
  這是最明智的抉擇。
  而且,雖說會有懲罰,但力度必定輕微。
  畢竟現在家老稀缺,他身為三轉蠱師,力量必須得到重視。族長一方面要懲罰,另一方面也要借助方源的力量,來穩住山寨大局,因此也要安撫他。
  至于其他家老,方源已經退出了這場關鍵性的政治博弈,已經沒有威脅性了。更不會對方源趕盡殺絕,萬一逼得方源反擊,豈不是自找苦吃?
  “雖說有著家族制度,但制度是什么?呵呵,制度都是上位者維護利益的工具。一方面它主宰和分割下層群體的利益,另一方面也是上位者之間協調彼此的游戲規則。”方源心中冷笑,對于這些方面,他洞若觀火,看得極為透徹。
  “現在最關鍵的,還是鐵家父女。真是該死,居然比我預料中來得更快。狼潮還未退去,他們就到了。哼,不過這樣的舉止行徑,倒是符合鐵血冷嫉惡如仇,奮不顧身的性情。”
  一想到這里,方源就心生壓力。
  盡管鐵血冷受了傷,但其戰力絕非方源可以比敵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,就是這個道理了。
  “我要離開山寨,又需要避免鐵家父女的追捕,該怎么破局?”
  方源苦惱。
  這鐵家父女,絕非賈富那般容易糊弄。再者,他方源修為低微,縱然有千般妙計,但沒有實施的能力,為之奈何?
  三轉和五轉,這實力差距很大。
  “諸位我有話說。”就在這時,一直沉默的古月漠塵忽然開口。
  他臉色蒼白,拖著重傷之體來此,也沒有能飲酒,只是喝茶。
  但他接下來,卻是語出驚人死不休:“有一件事情老夫必須坦誠,方源大人之所以未能及時出現戰場,乃是老朽所為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一時間,其他家老都微微吃了一驚。
  “哦,此話怎講?”古月博問道。
  方源亦投去一道目光,只是隱藏住了驚訝。
  這古月漠塵怎么會為自己說話?
  要知道自己和漠脈早有舊怨,之前甚至殺了一位漠脈家奴,分尸送禮過去。
  古月漠塵接著嘆氣:“實不相瞞。我的孫女古月漠顏已經深深地愛上了方源家老,在此之前,她親自哀求我,跪在地上哭泣,不愿看到方源去戰死沙場。老夫就這么一個小孫女,起了私心,就將方源強留在府內,迷昏了他。直到追擊雷冠頭狼,老夫才放其出去。所以千錯萬錯,都是老夫的錯。和方源家老沒有關系。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哦,真的是這樣?”
  家老們露出懷疑之色。
  古月漠塵的話,也太扯了點,可信度一聽就不高。
  “年輕人的情情愛愛,實屬正常。”古月博點點頭,意味深長地看向方源,想從他的臉上看出一些端倪來。
  但方源已經垂下眼簾,臉色平靜,看不出任何喜怒。
  “先前方源和赤脈走的很近,怎么這一次也漠脈也搭上關系了?”族長心中暗忖,有些不大托底了。
  其他家老也在交換眼色,一時間沒有搞清楚古月漠塵為何這么偏袒方源。
  他這樣說話,為方源開脫,是在犧牲自己的名譽,毀壞自己的政治前途!
  古月漠塵接著道:“方源家老,為了維護老夫的名譽,甘愿自己承擔罵名。但老夫之前已經錯過一次,怎么能再錯一次。真相就是這樣,該怎么處罰,請族長大人明示。老夫認罪伏法。若是要剔除家老身份,老夫也是甘愿。”
  族長連忙擺手:“漠塵家老勞苦功高,這么做也可理解,人非草木,孰能無情?如今家族百廢待興,正需要您這等肱骨之臣。只是這到底是私情,如何處罰,還需要商量。今日有貴客臨門,先不說這些,來,鐵兄,在下和全體家老一齊敬您一杯!”
  說著,古月博就站起來。
  其余家老也跟著站起,舉起酒杯。
  “諸位客氣了。今后還要叨擾諸位,希望諸位能夠體諒。”鐵血冷不端架子,亦站起來,飲下一杯酒。
  ……
  漠脈大院內,草木芬芳,假山清泉,流水潺潺。
  夜空中,明月如盤而高懸。
  酒席早已結束。
  方源端坐在院中的涼亭內,傾聽著耳邊的泉水之音,面色平淡地放下手中的茶杯。
  在他對面坐著的,正是古月漠塵。酒席散場后,他便邀請方源來此坐談。
  “來,再喝一杯茶,這竹葉青水茶,正好解酒。”古月漠塵微笑著,親自為方源斟水。
  方源神情平淡,看著茶水又添滿,只說了一聲:“的確是解酒的好茶。”
  說完,他就把視線移向亭外。
  只見明月蒼白,灑下一片清輝。月下庭院靜謐幽雅,但風中陰影斑駁,隱約可見這赤脈大院的正由盛轉衰的落魄氣象。
  在酒席期間,方源已經窺破了古月漠塵的想法。現在看這景象,更是心中篤定。
  漠脈沒人了!
  在先前的狼潮中,作為漠脈繼承人的古月漠北,不幸喪生。
  戰場上,總是意外最多的地方。盡管漠脈已經盡了最大可能,對繼承人進行了保護。但在狼潮之下,人人自危,很多時候連自己都照顧不了,更何談照顧他人?
  古月漠北一死,整個漠脈就失去了繼承人。
  雖然漠北還有親姐姐漠顏,但家族體制,祖宗傳法,歷來重男輕女,家業亦只傳男不傳女。
  就算將來古月漠顏,成了三轉,晉升為家老。但她的家業,亦不代表赤脈正統,只屬于她自己。若將來嫁人,這家業就轉為她的夫君名下。
  一個家族中的政治勢力,若喪失了繼承人,那就是沒有了前景,不會有人追隨的。
  漠脈已經陷入了艱難處境,面臨著崩潰的危機。
  但天機常留一線,漠脈并非絕境,還留有一絲希望。
  這絲希望就在古月漠顏的身上。
  她雖是女兒身,但卻可以嫁人。
  這女婿若是入了漠脈的門,在身份上就能說得通,也能繼承漠脈!
  古月漠塵一邊品茶,一邊等候著方源發問。
  但方源一直沒有開口的跡象,這讓古月漠塵有些沉不住氣了,不禁在心中暗罵小子狡詐。
  他有求于人,不得不首先開口,問道:“不知道方源家老,對我漠脈如何看法?”
  他身上有說不得的苦衷。
  自從重傷之后,他的修為就已經落到二轉境地,再無一絲重回三轉的可能。
  他現在只是靠著蠱蟲,遮掩了真實氣息。但紙遮不住火,總有暴露的一天。
  唯一的繼承人已經隕滅,自己落到二轉,也會失去家老身份。古月漠塵現在急需一位撐得住場面的外援,來鎮守住場面。
  昔日,他位高權重,漠脈占據了龐大的利益蛋糕。如今家族勢力重新洗牌,他不求更多的利益,只要將手中的這部分守住,就是最大的勝利。
  他左思右想,最理想的人選非方源莫屬!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