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0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0)     

蠱真人173 白相仙蛇

暮云收盡溢清寒,銀漢無聲轉玉盤。塵√緣×文→學↗網
  白凝冰透過窗欞,遙望夜空。
  一輪明月,晶瑩剔透,懸掛在夜幕之中。遠山時不時傳來的幾聲狼嚎,為這月光平添幾分凄涼。
  書房中,白家族長就坐在一旁,此時臉上顯露出失魂落魄的神色。
  就在剛剛,白凝冰將北冥冰魄體的事情,告知了他。
  “北冥冰魄體……十絕資質……”白家族長口中喃喃不斷。
  “我已感到時日無多,空竅已經漸漸不堪重負。這些年來,實在給您添麻煩了!”白凝冰輕輕嘆息著。
  他神色平靜,昔日的病態的恣意和癲狂,已經消散不見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寧靜平和。
  這種寧靜平和,源自于心。
  他白凝冰已經找到自己的路,再也不為生死而困惑。
  人都會成長的。
  在生死的刺激之下,更能促使人的成熟。
  月光如水,傾瀉而下,照耀著白凝冰白皙的肌膚,光輝流轉中,他的一雙藍眸中有了一絲深邃。
  畫一般的美少年,雪發白衣,宛若云中仙,令人側目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呢?昔日為你測試資質,明明是甲等九成九,根本不是北冥冰魄體啊。”白家族長仍舊有些接受不來。
  “的確是這樣。但是在修行過程當中,忽然有一天,就晉升了資質。我查閱了族中典籍,書上也記錄了這種情況。九成九的甲等資質,都會有可能在修行中,成為十絕資質。”白凝冰道。
  “十絕逆天,大道不容。就算是人祖十子,沒有一個是好下場。唉,難道就真的沒有辦法挽回嗎?”白家族長看著面前的美少年,感到極為可惜和遺憾。
  他是家族的驕傲,崛起的希望。但是他已經時日無多,生命將要走到盡頭。盡管越來越璀璨輝煌,但卻如煙火一般,只能絢爛最后的一瞬間。
  “根除的辦法沒有,但是拖延的辦法倒是有一些。只是這些方法無一不要準備多年,而我卻已經沒有時間了。”
  白凝冰說到這里,反而微微輕笑。
  他云淡風輕,仿佛此時談論的不是他自己,而是一個不相干的外人。
  “沒有關系的。哪個人不死?真正的永生是不存在的!只要活得精彩,就足夠了。”他反過來安慰族長。
  “我不甘心!絕不甘心!!可惡啊,我白家數百年都被古月一族壓著,好不容易盼到了希望,結果竟是這樣的結果!不,還有一絲希望,還有的!”
  白家族長聲音越來越大,忽然一頓,神色堅定,似乎是下了某種決心。
  “你跟我來,我帶你去一個地方……”他站起來身來,說道。
  片刻之后。
  月光如水,映照一方深潭。
  “這里難道就是元泉?”白凝冰問道。他被白家族長領著,走過一道長長的密道,來到此處。
  “不錯。這里便是家族的禁地,元泉之所在。你也知道,每一個家族屹立的根本,就是一道天然元泉,可以憑此產生的元石供給修行。我們白家只算是中小型的家族,只有將古月家、熊家吞并,擁有至少三道泉眼,才能算得上大型家族。”白家族長喟嘆道。
  “那族長你帶我來這里是?”
  白家族長的臉上卻流露出復雜的神色,他轉頭看向白凝冰,神情又變得有些猶豫起來:“原本我從未想過帶你來這里。但是世事難料啊,想不到你成了北冥冰魄體。你唯一的機會,也就在這泉眼之中了。”
  “這泉眼中有什么?”白凝冰問道。
  “有大仙!”白家族長沉聲道。
  “大仙?”白凝冰詫異。
  “大仙是對它的尊稱。它是我們白家一代先祖留下來的蛇蠱,生性好潔,以元泉之水為食,一直秘密棲息在元泉里面。”白家族長介紹道。
  “當年一代先祖逝世之前,設下了傳承密藏,然后留下這只蛇蠱作為線索。如果你能夠得到大仙的承認,那么它就會領著你,開啟傳承密藏。如果得不到承認的話……”說到這里,白家族長欲言又止。
  “那會如何?”白凝冰問。
  白家族長臉色凝重:“那它會殺了你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同一時刻,古月山寨。
  房間里,鐵若男收起偵察蠱蟲,滿意地點點頭:“這里環境不錯,比較干凈。”
  她所說的干凈,倒不是指的房間衛生,收拾得很清爽。而是周圍沒有監視手段。
  但絕對沒有,那是不可能的。
  畢竟鐵血冷高達五轉,太具有威脅性了,必須得有防備。
  但古月一族的防御和監控,恰到好處,程度很低微,并不惹人反感。甚至可以理解為,過于殷切、熱情的招待。
  所以鐵若男評價說“比較”干凈。
  鐵血冷微微點頭:“若男,你跟隨我這么久,的確學到了許多東西。但是有些事情,必須自己做,單單旁觀是不行的。所以這次的案件,就讓你來破。”
  “父親,我一定努力,盡力而為!”
  “嗯,很好。那么我問你,接下來的第一步,你該怎么做?”鐵血冷故意考較道。
  鐵若男笑了笑,忽然側身望向窗外的月亮:“今夜月光明亮,父親可有雅興,隨孩兒游一游這古月山寨?”
  鐵血冷聽了這話,嘴角終于流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。
  著手一樁案件,并非是先急著去了解案件內容。勘察周邊環境,才是破案的第一步。
  鐵家父女在街道上慢行散步。抵御住狼潮最恐怖的沖擊后,古月山寨一派落魄場景。
  竹樓倒塌,血跡斑斑。雜物四處堆放,不時有傷殘者低微的呻吟聲傳來。
  鐵家父女走了一大圈,期間雙人皆沉默不語。
  “方源,你個臭小子,快給老夫滾出去!”忽然間,從一處院墻內傳來一聲咆哮。
  鐵家父女不由駐足。
  半晌后,大門敞開,方源摸著鼻子,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,走了出來。
  “是方源小兄弟啊。”不遠處,鐵血冷主動問候道。
  “小子見過神捕大人,有禮了。”方源笑意一收,拱了拱手。
  “小兄弟,我們二人初來乍到,有些地方不太熟悉,不知可否為我等講解一二呢?”鐵血冷忽然邀請道。
  鐵若男看了父親一眼,并未說話。
  方源目光微微一凝,正要會一會他們,想不到這機會就送到了面前來。
  “二位萬里跋涉,不辭辛苦而來破案,全寨都理當協助。二位,這邊請吧。”方源侃侃而談,絲毫沒有做賊心虛的表現,邁步走在了前方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元泉如沸水般汩汩翻騰。
  忽然間,嘩的一聲,泉水如浪,向上涌起一塊。
  達到一定程度后,這塊泉水分裂開來,四處飛濺。一只渾身雪鱗的修長白蛇,踏著浪花,顯露出優雅的身姿。
  它雙目如玉,淡然翡翠一般,透著冷漠。頭部兩側,長有一對長須,飄飛如仙衣綬帶。
  五轉——白相仙蛇蠱!
  “拜見大仙!”白家族長激動地跪倒在地上,同時焦急地叮囑,“白凝冰,你還不一起跪下。”
  “我從不向一只蠱下跪!”白凝冰冷哼一聲,身軀挺拔如槍。
  盡管白相仙蛇蠱散發著一股飄渺冰寒的氣勢,隱藏著森森殺機。但白凝冰毫無畏懼,一雙藍眸直直地凝視著白相仙蛇蠱的蛇瞳。
  時間仿佛靜止了下來。
  元泉,白家族長皆成為無關重要的背景。
  皎潔的月光下,藍眸少年如畫,銀須白蛇似仙,相互凝望。
  良久良久,白蛇忽然長鳴一聲,化作一道白虹,猛地撞上白凝冰。
  白凝冰身軀一震,虹光落入他的空竅當中,化為一只白蛇。
  白蛇占據真元中央,有霸主之姿態,立即將周圍的蠱,都擠到了旁邊去。
  “這個情況……”白家族長站起身來,表情疑惑,“和家族秘典記載的并不相符啊。”
  家族秘典中,有著相應記載。
  一旦蠱師得到承認,白相仙蛇蠱就會托著繼承者,飛升上天,得到天空中的秘藏。
  但是現在這情況,卻有些古怪。
  白相仙蛇蠱主動投入到白凝冰的空竅當中,沒有殺他,應該是承認了他。但它為何卻沒有馱著白凝冰,直接飛升上天呢?
  難道說,秘典中記載有誤?
  一時間,白家族長也搞不懂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光陰在悄悄流逝。
  “古月山寨大體就是這樣了。再還有,就是地下溶洞。不過那里乃是家族禁地,外人是不能進入的。”方源說著。
  他看了看夜空中的明月,又接著道:“時候不早了,二位不妨早點休息,明日才有精神破案不是?”
  “呵呵呵,方源家老說的極是。感謝方源家老這一路的指點,方源家老也請回吧。”鐵血冷道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告辭了。”方源拱手一禮,走的很干脆。
  鐵血冷饒有興趣地望著方源的背影,直到方源轉入拐角,他這才收回視線。
  “若男,這個方源你怎么看?”他忽然問道。
  “我很不喜歡他,直覺告訴我,他背后似有陰影。”少女鐵若男皺起眉頭。
  鐵血冷點點頭:“我知道你有直覺蠱,能增幅自身的直覺感應。但我們破案講究真憑實據,單靠直覺是不會讓人信服的。不要太依賴你的直覺,這一次破案,你不要再用直覺蠱了。”
  “是的,父親。”
  (ps:前文出現了一個錯誤,“古月赤練”已經改為“古月漠塵”,之前碼字時,因為間隔時間較長,將這兩人搞混了。造成了閱讀障礙,向諸君道歉!)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