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3-31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3-31)     

蠱真人175 壓力漸生

“你問我為什么那蠱師來殺我?我怎么知道!”面對鐵若男的提問,方正眨眨眼,很是無辜。塵↓緣↖文↘學?網
  “若是你做了一些事情,真的希望你不要隱瞞。因為很可能你無心的一句話,卻對破案產生巨大幫助。”少女誠懇地道。
  方正搖搖頭:“我也納悶呢,那段時間我都在悶頭修煉,怎么就招來刺殺。不過事后,身邊的人替我分析,這魔道蠱師很有可能受到其他兩家族雇傭,特意來扼殺我這樣的新星。你也知道,白家和熊家,向來都對我古月家很仇視的。尤其是熊家最有嫌疑,他們曾經就招攬吸收過魔道蠱師。”
  “熊家么……”鐵若男聽了不禁有些喪氣。熊家已經被狼潮吞滅了,看來這條線索又斷了。
  然而就在這時,門外傳來一陣喧嘩聲。
  “快看,那不是熊家寨的人嗎?”
  “熊家寨不是被滅了,怎么還有使者前來!?”
  熊家寨使者的出現,引發了一場波及整個山寨的波瀾,人們議論紛紛。
  很快就有消息,從家主閣傳出。
  “熊家寨還有大量的幸存者。”
  “他們是主動撤離的,利用了先祖留下的一只蠱,同時隱去了許多人的身形,瞞天過海了!”
  “這群混賬東西,消極避戰,讓狼潮蔓延到我們這邊來。”
  “哼,熊家這些人五大三粗,其實心中陰險得很。想要借助狼潮,來削弱我們。太卑鄙了!”
  古月族人皆義憤填膺。
  熊家使者的出現,令青茅山的整個局面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  原本以為今后將是白家和古月家的雙雄之爭,沒有想到,仍舊是三家爭霸。
  不過,想想也釋然。熊家寨是屹立數百年而不倒的家族,同樣懷有底蘊。哪一家沒有老祖宗,沒有壓箱底的手段?
  熊家使者走后,古月博立即召開家老議會。
  “熊家寨的這些狗崽子,真不是個東西。居然直接撤退了!”
  “果然不能小看任何人啊。熊家寨一直排在我族和白家之后,在青茅山屬于墊底勢力。但竟然有這樣的圖謀,今后更要當心。”
  “他們想要借刀殺人,借助狼潮來鏟除我們。還真被他們得逞了,要不是那只狡電狽,我們未必會犧牲那么多的家老。這些人真是該死!”
  “要不是鐵神捕出現,恐怕連兩家族長都要殞命。這些人不能白白地放過他們。”
  “要求賠償是必須的。是我們和白家一齊出力,將狡電狽的麻煩處理掉。但是如何索要賠償,還需要細細推敲。”
  家老們你一言,我一語,商議出最后結果。
  古月一族將派遣使者,出使熊家寨。務必打探出熊家的虛實。
  若熊家強大,就得和白家聯合。若熊家過于弱小,說不定就直接派人剿除,奪取他們的元泉。
  “那么,誰出使熊家寨比較合適呢?”古月博掃視周圍,問道,“哪位家老可擔當此重任!”
  堂中頓時沉默下來。
  家老們你望我,我望你,誰都不愿意去。
  現在正是內斗緊張,分派利益蛋糕的關鍵時刻。若出使熊家,使得自己這一脈群龍無首,被他人所趁,回來后大局已定,找誰哭去?
  “老身覺得,要出使熊家,必須得有一個老成持重,經驗豐富,可獨當一面之人。在座的諸位當中,唯有漠塵家可擔當此重任!”古月藥姬忽然道。
  古月漠塵冷哼一聲,立即反駁:“要說資格,藥姬大人比老夫更加深厚。尤其在人望方面,老夫望塵莫及,甘拜下風。出使熊家寨,看來還得勞煩藥姬大人出力了。”
  “漠塵家老所言極是,我亦推薦藥姬大人。”一位家老站出來。
  “我反而覺得漠塵大人,更為適合。”另一位家老則立即出言反駁。
  場面一陣混亂。
  古月博高座主位,冷眼看著,沒有做聲。
  藥脈已經有脫離自己的意向,不在受他掌控了。所以他兩不想幫,靜看場中局勢。
  這是以藥脈和漠脈的首次較量。
  雙方皆有政治盟友,可見在場下,兩方首腦都做了許多的妥協,和利益交換。但總體而言,藥脈更為強勢一些。
  古月藥姬的人望,以及赤脈的傾向,是造成這個局面的主要原因。
  古月博冷眼旁觀,將個人陣營都暗暗記在心頭。
  作為族長,他當然不希望看到大權旁落,這些家老都是他的對手。但他決定先靜觀其變,隱而不發。
  “漠脈掌握的資源和權柄太多了,又喪失了繼承人,因此藥脈才急著跳出來,想啃上一口。所以這場爭斗的關鍵,就在一個人的身上。”
  古月博暗暗思量,將目光移到方源的身上。
  方源一直端坐在位置上,沉默不言。
  “看來這個方源和漠脈走的還不是很近,還沒有達成利益一致的協約。否則早就出聲相助了。這是否是我的機會呢?”古月博不禁尋思。
  但就在這時,方源忽然從座位上直接站起來。
  他的這個動作,頓時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
  然后他一語驚人:“出使山寨,事關重要,關系到我族興衰存亡。我愿請命,擔當出使之責,為家族探盡熊家虛實!”
  “什么?”
  “方源竟然主動要求去?”
  “他這是什么意思?他是真傻還是假傻?不怕回來時,利益已經被瓜分光了嗎!”
  眾家老紛紛流露出驚疑之色。
  方源自有其打算。若是出使熊家寨,或許能尋找到機會,將三家沖突挑起。即便不能,也有離開的機會。
  “等一等!誰都能擔當使者,惟獨方源不能!”大門忽然打開,鐵若男一馬當先,徑直闖入。
  方源側身回頭,瞳孔微微一縮。就看見鐵家父女邁步而來,同時身后還跟著兩人,一位和方源相貌酷似,正是他的弟弟古月方正。另一位則是古月江鶴。
  “不知鐵神捕此來,有何見教?”古月博站起身來相迎,他語氣有些不悅。這是古月家族內議,你們怎么能直接闖進來。
  “古月族長,以及諸位家老,小女已經調查出來,那個曾經襲殺古月方正的魔道蠱師的真正身份。”鐵血冷開口道。
  “哦?是這樣……”
  “那個魔道蠱師,不就是熊家寨指使的么?”
  “難道這其中有什么內幕不成?”
  “不錯。這名魔道蠱師的真正身份,其實是山腳村子中的一名獵人。只是機源巧合,成了一名魔道蠱師。他名叫王大,之所以襲殺古月方正,卻是因為方正的親身哥哥方源!”說著,鐵若男緊緊地逼視方源。
  “哥哥,想不到你竟然是這種人!”一旁的方正,攥緊拳頭,眼中流露出一股憤怒。
  “小姑娘,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古月漠塵聲音低沉下來。
  “難道說,是方源雇傭了這魔道蠱師,來刺殺他的親身弟弟方正不成?”古月藥姬隱含興奮之色。
  就連古月博也面色動容,在座位上微微調整了姿勢。
  “你們想岔了。”鐵若男卻搖頭,“真實的情況,是方正濫殺無辜,殺害了王老漢一家,引起王大的報復。但王大并不知道方源有一個胞弟,他將方正誤認為是方源,因此出手襲殺報仇。”
  “小姑娘,凡事要講究證據的。”有家老開口道。
  “我當然有證據。古月江鶴,請你把你所知道的,都說出來吧。”鐵若男有備而來,并不慌亂。
  古月江鶴嘆了一口氣,他畏懼地看了鐵家父女一眼,哆哆嗦嗦地走上前來,然后撲通一下跪在地上,哭號起來:“這是屬下失職,請族長責罰!”
  古月博臉色陰沉如水:“有什么事情,你先說出來。不得有任何一絲隱瞞!”
  當初,方源殺死王老漢一家,正是古月江鶴的管轄范圍,被趕到現場的他發現。因為考核評價的緣故,他將這件事情壓了下來,隱瞞不報。沒有想到,今日東窗事發,被鐵若男捅破。
  “事情是這樣子的……”江鶴結結巴巴地說下去,內容倒沒有添油加醋,十分樸實,符合實情。
  此時此刻,他不敢撒謊。方源也是家老,他亦不敢夸大其詞。
  “沒有想到,真相竟然是這樣子的!”
  “方源殺了王大的父親,王大來報復,結果找到了方正。原來如此……”
  “方正是受了無妄之災啊,替方源擋了一劫呢。”
  眾家老竊竊私語。
  方正將拳頭攥得更緊,心中有怒火在不斷地升騰,他終于忍不住,對方源低吼起來:“哥哥,你怎么能這樣子草菅人命呢。那老人和女孩,都是無辜的凡人,你怎么能下得了手?!”
  面對弟弟的職責,方源無動于衷,充耳未聞一般。
  古月方正并不是重點。
  方源看向鐵家父女。能夠在這么短時間內,就挖掘出這層真相,真不愧神捕之名。
  不管他們用了什么蠱蟲,何等手段,能令江鶴屈服,主動揭露出自己的秘密,的確是有本事。
  這樣的本事,讓方源更加篤定,他殺死賈金生的事情,必然會被鐵家父女揭破。這只是時間問題罷了。畢竟這是蠱的世界,可以用蠱來作案,亦可以用蠱來破案。
  壓力漸生啊……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