蠱真人》 最新章節: 第三百六十八節方源巨陽戰星宿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七節三尊齊攻天庭(04-04)      第三百六十六節天庭覺悟(5月3000加更)(04-04)     

蠱真人177 哥哥你怎么能這樣對我

生鐵蠱是二轉蠱,形如煤球,拳頭大小,漆黑一片,表面還有無數細小的孔洞。
  方源將白銀真元灌注進去,這生鐵蠱就懸浮起來,悠悠自轉,才孔洞中噴涌出黑霧似的鐵氣。
  鋸齒金蜈盤曲在方源的腳邊,它暗金色的背甲傷痕滿布,兩排銀邊鋸齒也破損不堪。
  但鐵氣涌動過來,覆蓋在這些傷痕上,竟漸漸地將傷痕消抹。
  黑霧鐵氣不斷消耗,鋸齒金蜈的兩排鋸齒,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生長出來。
  治療蠱分門別類,有些治療蠱師,有些專門治療各種傷勢,有些則針對蠱蟲。
  對于鋸齒金蜈來講,生鐵蠱就是它的治療蠱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,生鐵蠱越來越小,從拳頭大小的煤球狀,削減成彈珠大小,最終徹底消散。
  它是消耗類的蠱。
  但它的犧牲,換來了鋸齒金蜈的恢復。
  此時的鋸齒金蜈,仿佛煥然一新。兩排的銀邊鋸齒已經嶄亮如新,閃耀著凌厲的寒芒。暗金色的背甲處,傷痕也平復了絕大多數。只有五六道淺淺的傷痕,仍舊殘留著。
  但這已經無傷大雅,過不了幾個星期,這些傷痕也會因為鋸齒金蜈本身的康復能力,而消失不見。
  不過,如果沒有生鐵蠱,但靠鋸齒金蜈本身的恢復力,恐怕至少得有大半年,才能令鋸齒全部長全。
  鋸齒金蜈剛強而少柔,雖然有消耗真元少,攻擊力強等優點,但過剛亦折,在恢復方面有著缺陷。
  萬物平衡,這個世界上沒有全方外強盛的蠱,有優點必有缺點。哪怕是六轉、七轉等等以上的蠱,亦都遵循著大自然的這道法規。
  “這樣一來,鋸齒金蜈的戰力算是完全回復了……”方源伸手,輕輕撫摸著鋸齒金蜈冰冷的甲殼,臉色有些蒼白。
  他蒼白的臉上,隱現冷汗。
  “可惡,居然這個時候……”方源咬牙,左手下意識地捂住自己的腹部。
  心神投入空竅,只見白銀真元海死寂一片,整個空竅中充滿了壓迫力量。
  其他所有的蠱,都被狠狠地鎮壓在一旁。唯有海面上空,空竅中央的春秋蟬,綻放著時黃時綠的絢麗光輝。
  此刻的春秋蟬,不僅雙翅都已經恢復,而且就連主軀干也增添了許多光澤。
  就像是高空墜物,越到下方,墜物的速度就越快。春秋蟬的恢復速度,也同樣如此。渡過了前期艱難緩慢的時刻,時間越往后推移,它恢復的速度就越快。
  因此,麻煩就來了。
  春秋蟬高達六轉,而方源不過是三轉蠱師,他的空竅漸漸難以裝載春秋蟬。
  以前,春秋蟬虛弱無比,空竅的負擔并不重。但如今,春秋蟬漸漸恢復,展露出六轉蠱的強勢,使得方源的空竅如小廟,難容大神!
  “這樣下去,說不定在鐵家父女查出真相之前,我就要被春秋蟬撐破空竅死亡了!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……”
  真正解決之道,就是盡快地提升自己的修為。當他成為六轉蠱師時,空竅就有能力來裝載春秋蟬了。
  但這個辦法,太過于漫長。方源前世五百年,總共用了四百多年,才修到六轉。
  他現在是丙等資質,三轉修為,要修行到六轉,嚴重缺乏時間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一個暫時的解決之道。
  就是將春秋蟬調出空竅,放養在體外。
  但這舉措,也有極大弊端。
  首先春秋蟬并非戰斗蠱,無自保之力,不如藏在空竅中安全。其次,六轉蠱蟲一旦出現,都會干擾法則,形成一定區域內的天地異象。只要在某個地區逗留時間一長,就會有蜂擁而至的蠱師強者被吸引過來。
  方源現在身處在山寨當中,人多耳雜,又被鐵家父女盯住,這春秋蟬一放出體外,幾乎立即就會被外人察覺。
  這樣一來,他只能苦挨。
  “春秋蟬恢復速度越來越快,照此下去,恐怕我沒有多少時間了。等到古月漠塵那邊的四萬元石到手,就摘下天元寶蓮,離開這里。鐵家父女那邊,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
  方源心中嘆息。
  鐵家父女的事情,他只能拖延。但現在,春秋蟬卻不給他拖延的時間。
  他已經被逼入絕境,時間之緊迫,浪費一分一秒,都是在減少他的生機。
  蠱師被自身蠱蟲害死的情況,絕不是少數。很多蠱師強行運用,受到蠱蟲力量反噬而喪命的例子,比比皆是。遠的不說,古月青書的例子,就近在咫尺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六塊紫金石,各個都有拳頭大小。以方源當時的修為,居然當場連續解開了五塊。他怎么會有這么多的真元呢?”鐵若男的目光牢牢地鎖定在信箋中的相關一行上,得意地笑起來。
  鐵血冷點點頭:“你終于發現了這里的疑點,不錯,細心留意才能發現常人看不見的東西。但是你又能從這個疑點中,推斷出什么東西來呢?”
  鐵若男閉上雙眼,暗中催動直覺蠱。
  在黑暗中,她就覺得腦海中靈光一現。她猛地睜開雙眼:“直覺告訴我,方源也許早就有酒蟲了!”
  “但直覺有時候也是錯誤的,它并不能代表證據。”鐵血冷提醒道。
  “要證據還不容易?呵呵,只要他有酒蟲,就得去喂養。只要喂養,總會留下蛛絲馬跡。鐵若男的嘴角漸漸彎成一個弧度,“走!我們再去找古月方正,作為弟弟,他應該最熟悉方源不過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你問哥哥以前的事情?”方正臉色流露出復雜之色。
  他嘆息一聲,回憶道:“哥哥以前,就是很優秀的人。他從小就展現出才情,作了很多詩,令整個山寨都側目關注。那時候,我敬畏他,敬佩他。在我心中,他就像是一座我無法攀越的高山。可能是站得高,摔得疼吧。在后來的資質大典中,他被測出只有丙等資質,因此頹廢了很長一段時間,上課時都在睡覺,晚上都夜不歸宿,整天買醉。從那刻起,我才明白,原來哥哥也是人……”
  “等等,你說買醉?”鐵若男敏銳地察覺到這個關鍵詞,她的雙眼瞇起來。
  “是啊,有一段時間,他酗酒爛醉。唉,可能是現實太殘酷了。自己是丙等,而親弟弟卻是甲等,接受不過來吧。其實設身處地地想一想,我也能理解他的心情和感受。”方正道。
  “那我問你,從那時候起,方源都隔一段時間,都會買酒喝嗎?”鐵若男又問。
  “是啊。從那刻起,哥哥他就愛上了杯中物,為此耗費了不少錢財。有段時間,他迷上了青竹酒。那可是我們山寨特產,很貴的一種酒。他恣意搶掠同窗的元石補貼,就是為了買酒喝。這種行為真的是很過分,以至于沒有一個學員喜歡他的。怎么,這里面有什么問題嗎?”在最后,方正表示了疑惑。
  “有大大的問題。我現在懷疑,你哥哥的酒蟲并非是賭石賭出來的,而是原來早就擁有。你哥哥爛醉頹唐,只是他的一場表演。真實的目的,在于掩蓋自己得到酒蟲,喂養它的事實。”鐵若男沉聲答道。
  “什么?!”方正聞言,吃驚地從座位上直起身。
  這消息太讓人意外了!
  “你剛剛的一番話,更令我懷疑加重了許多。你哥哥平時在哪里買酒?我需要再去調查一下。”鐵若男也站起來,她爭分奪秒,干勁十足,行事雷厲風行。
  “青竹酒整個山寨,只有一家售賣,就是唯一的那家客棧。”
  “那先告辭了。”鐵若男轉身就走。
  “等一等,我……我和你們一起去!”方正猶豫了一下,追了上來。
  半個時辰之后。
  鐵若男走在青石街道上,總結道:“剛剛已經問明白客棧掌柜,情況已經很顯然了。方源買這么多的酒,是有他深層次的目的。那就是喂養酒蟲。在之后,他故意去賭石,就是將酒蟲合理地暴露在眾人眼前。這一切,都是他計劃安排好的。”
  一旁,古月方正有些失神落魄地走著,臉色顯得有些呆滯。
  他沒有想到,真相竟然是這樣的!
  曾經一度,他看不起方源,認為他頹廢,自甘墮落。從那刻起,他覺得昔日的高峰,不再高不可攀。
  但真實的情況是,這一切都是方源他的偽裝,他的表演,他的布局!
  周圍的人,都被他蒙在鼓里,騙得團團轉。
  而他古月方正也不例外!
  昔日對哥哥的看不起,輕視,現在看來,就好像是個充滿嘲諷意味的笑話。
  “哥哥……在你的心中,我算什么呢?你假裝爛醉的眼眸中,我就是一個笑話嗎?哥哥!你是如此的心機深沉,在你心中,我是不是幼稚的讓你冷笑呢!”方正在心中咆哮。
  他羞惱,他憤怒。
  他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方源玩弄戲耍著,一直以來,表演著可笑的幼稚的話劇。
  他感到方源對他的不屑。
  “哥哥,你怎么能這樣對我?!”
  “如果不是鐵姑娘,我還被你蒙在鼓里。你到底要欺騙我,欺騙族人到什么時候?你濫殺無辜,草菅人命。欺騙和謊言,冷漠和殘酷,這才是真實的你嗎?”(未完待續。)(未完待續。)
[kanmaoxian]